萧逸,李文斌《穿越后一心想当咸鱼》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直到快要宵禁时四人才从脂粉堆里挤出来,各自回家。

萧逸到家时巧儿正坐在房间里打瞌睡,听到门响一下子惊醒过来,出门一看还真是萧逸回来了。

“少爷你总算回来了,担心死巧儿了!”

“巧儿乖,别担心,少爷我这不是回来了吗,来亲亲抱抱举高高!”萧逸跟着三人喝了不少酒,还好古代没交警,不算酒驾。

“哎呀,少爷别闹了,我扶你回房。”巧儿费了老大劲才给他弄进屋里,用毛巾擦了一下身子,看着他睡下了才回屋睡觉。

深夜,萧逸被尿意憋醒,白天喝的有点多,从来不起夜的他也憋不住了,去了趟茅厕回来,迷迷糊糊的推门进屋,刚要躺下,

嗡~

亮光闪过,一柄长剑架在了萧逸的脖颈上,冰冷的剑锋离他的脖子仅仅几毫米,原本迷糊的萧逸一下子就醒了。

心中一万只神兽奔腾而过:我尼玛,些什么情况,电视剧才会这么演吧,怎么知道平头老百姓还碰见夜行贼了?

“额,大侠这是干嘛?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刀动枪的呢!”萧逸不敢动,只能嘴上拼命求饶。“大侠别冲动啊,我只是个普通小屁民,您想要钱随便拿,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咳咳~闭嘴!咳咳~”是个女人!

萧逸听着声音还有些耳熟,奇怪,怎么会对强盗耳熟?

撕拉~

女人从床单上撕下一条,三下五除二将萧逸绑了起来。

“咳咳~”

当啷!

砰!

一串声音响起,萧逸吓得闭上眼睛不敢动,可是半天没有动静,睁开一只眼睛撇了一下,剑掉在了地上,再一看,女人也躺地上了,身上血红一片。

“我说一直咳嗽,原来受了伤了!”萧逸松了口气,蹦了两下蹲下身子将手凑到剑上将绑着他的布条割断,再割断腿上的布条。

用剑身拍了拍躺在地上的女人,没动静,到桌子抽屉里拿出手枪这才彻底安下心来。

“手枪在手天下我有!”踢了一脚女人的腿“让你吓唬我!”

左手持剑,右手持枪,借着月光看了一眼,顿时惊讶无比,“嘶~雨柔?”地上带着面纱的女人,萧逸一眼就认出来了,正是白天清音坊见过的清倌人雨柔。

作为穿越者一下就明白了,“看来有隐藏身份啊,白天唱曲儿,晚上打架,还打输了,怎么处置好呢?

一剑杀了?有点浪费…送官?这大半夜的…这血越流越多了,待会就流死了吧?这…我竟然想救她是什么鬼?”萧逸心中无比纠结,原地转了十多圈,最终没能抵过良心的谴责,还是选择了救她。

作为一个现代人,救命的时候可不讲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直接给她衣服扒了露出伤口,白皙的皮肤看的萧逸有些眼晕,也不知是本就如此还是因为失血过多导致的,忍住了揭开她裹胸的冲动开始处理伤口。

小腹处一道将近十厘米长的伤痕还在流血,好像不是特别深,没伤到内脏,翻箱倒柜找出第二个月抽奖获得的急救箱。

“没想到要用到一个把剑搭在我脖子上的人身上!”

生理盐水清洗了一下伤口,用酒精冲了一下消毒,给雨柔疼的差点醒过来,吓了萧逸一跳。

棉球止血,然后纱布包扎,他会的只有这么多了,但肯定比现在的疗伤方法要强的多。

看了看药品说明,镇痛消炎的都给强行喂一点。

“我只能做这么多了,生死有命,你要是没挺过来可不要怪我!”忙活半天的萧逸这才想起来她还带着面纱呢,捏着面纱一角轻轻揭开,仿佛在偷看似的…也确实在偷看。

“这小柳叶眉,睫毛也挺长,小瓜子脸,这不比整容的强多了!嘴有点小,吃饭得多累啊!”

品头论足的看了半天,困劲上来了,撕了点布条将雨柔手脚绑在床上,去另一个屋子休息了。

“啊!!!”

一声尖叫猛的惊醒了萧逸,迷糊了一会猛然想起昨天的女人,肯定是巧儿看到被吓到了。

连忙跑到那个房间,满地的医疗垃圾和干涸的血迹,床上还躺着个陌生人,也难怪巧儿会被吓到。

一把抱过脸色苍白的巧儿安慰着:“没事的,昨天夜里起夜就回来的一个女人,别怕,少爷在呢!”

“嗯,巧儿不怕了,谢谢少爷!那这个女人怎么办?”

“先放家里吧,等她醒过来问问什么情况,不过得藏起来,外一是个江洋大盗,被人发现了咱们俩可就得吃牢饭了!”

做了决定后,将家里最偏的屋子收拾出来,把她转移过去,巧儿清理了血迹,把带血的东西都烧掉了。

萧逸心眼比较多,去房子外面转了一圈,还真发现了一些血迹,这都是证据,必须销毁!

刚吃过早饭,李文斌三人又来找萧逸出去玩,但今天显然不行,得在家看着雨柔。

装作身体不舒服,给三人糊弄走了,不然他们肯定得留下吃饭,外一雨柔醒了可就说不清了。

中午吃过饭,萧逸端着一碗皮蛋瘦肉粥去看雨柔,白粥实在是没营养,吃了也没什么用,皮蛋自然是他教巧儿做的。

粥煮的时间够长,肉都煮的烂糊了,巧儿真是够细心的。

萧逸刚一进屋,眼前一花,一只白皙的小手就按在了脖子上,又是脖子,总跟脖子过不去。

“你醒了?”萧逸淡定的问道,既然没有其他动作,就有的谈,根本不怕,更何况,萧逸的右手正摸着背后的手枪,只要不被秒,就能反击。

“你救了我?”雨柔声音清冷,萧逸撇了一眼,眼睛还挺大的。

“对,你应该感谢我,而不是用手掐着我的脖子。”萧逸将手里的粥举高,示意他是来送饭的。

雨柔收回手,稍微放松了警惕,“我的剑呢?”

“替你收起来了,怕你捅了我,先吃饭吧。”萧逸放下粥,却没有出去,而是坐在椅子上看着她将一大碗粥吃的干干净净。

“你不怕我下毒?”

“有这个必要吗?”雨柔淡淡说道。

萧逸笑了笑,确实没有,继续问道:“你是谁?”

“你最好不要知道,对你没好处。”雨柔回答。

“好吧,那你叫什么名字总能告诉我吧,别跟我说你叫雨柔,我想听真名!”萧逸继续追问。

原创文章,作者:疯狂的蜗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91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