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晴,叶翎《神尊的团宠小娇娇轰炸九天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是谁?”叶翎因为看不见,所以听力很是敏锐,樊克发出了声响,她便立刻停了下来。她侧过头,空洞的眼睛看过来,面上带了几分惊色。

平日里,这个小院是有侍女的,今天因为叶晴生辰,大多人都去前面帮忙招待客人了。而大家的关注点都在前院,自然不会有人跑到后院来。

所以,这突兀的声音传来,叶翎就知道,来的人不是叶家人。

樊克压抑着心中的火热,缓缓起身,呼吸粗重的朝叶翎走去。

他见过无数美貌少女,但是没有一个能与眼前这一个相提并论。虽然年纪尚小,但是已经如此绝色,不知长成之后会美成什么样子。

“是谁在那里。”

叶翎感觉有人靠近,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叶家人不会擅自闯进来,那么来的是宾客?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人,她听见了樊克有些急促的呼吸声,下意识的感觉到了危险。

樊克一怔,仔细的打量叶翎,发现少女微微侧着头,一双美眸毫无神彩,原来是个瞎子!

樊克有些遗憾,但是看着绝美的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尽是茫然的神色,那种我见犹怜的气质,给人一种残缺的美感。

樊克心头起火,觉得这样的绝色怎能能轻易辜负,于是勉强定了定神,摇着折扇悠然道

“在下樊家庄少主樊克,久闻叶家小姐美貌,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叶翎听见樊克带着几分调戏的话,心中一紧。

她听姐姐说过,樊家是能跟叶家分庭抗礼的存在,樊克是樊家独子,又是通天堡的外孙,据说天赋也不差,家中长辈纵容,最是贪花好色。

今天是姐姐的生辰,宾客盈门,樊家前来道贺也是情理之中,可是这是后院女眷的居所,樊家的少主怎么会来这里!

事有反常必为妖,她必须万分小心才是。可是她一个没有灵力的瞎子,要怎么办呢?

叶翎脸上露出一丝惶恐,身体也忍不住向后缩了缩。

她摸索着拿到手杖,想离开这里。

“来者皆是客,叶小姐怎么要躲开,难道这就是叶家的待客之道么?”

樊克一个闪身拦在了叶翎身前。

这个小小绝色少女一脸惊恐的小模样,真是楚楚动人,仿佛正搔到樊克的痒处,他有些急不可耐了。此时的他眼中心中,只有面前这个绝色少女,早已将叶昕抛诸脑后。

“公子,这里是内宅,请您离开。”

叶翎的手紧紧握着手杖,有些微微的颤抖。

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着无比危险的感觉,她隐隐猜到今天的事恐怕不能善了。

此时叶晴正在接受恭贺,未必听得到她的求救,叶家其他人便是在这里也未必会保护她。

她该怎么办!

樊克见叶翎颤抖的模样,心中的邪火仿佛瞬间被点燃一般,一把抓住叶翎的手腕。

“小美人儿,你越是害怕,我就越是兴奋,来,让本少爷亲亲,少爷会疼你的。”

“你放开我!”叶翎惊恐的挣扎,试图挣脱开樊克的钳制。

可是她哪里挣脱的开!反而被樊克淫,笑着拉入了怀中。

“我……我是叶家小姐,你不能这么对我!”

大颗的泪珠不受控制般的从无神的双眼中滚落出来,叶翎挣扎着。

“叶家小姐,那正好呀,我娶了叶晴为妻,顺便纳你为妾,你们同族姐妹,自然能好好相处……你放心,本少爷会好好疼你的。”

樊克再也压抑不住身上的火热,口不择言的说着,一把将叶翎拉进怀里,在叶翎脸上脖子上乱亲,手不安分的撕扯着叶翎的衣服。

听到樊克的话,叶翎心中一凉,这个家伙不但对自己无礼,还在打姐姐的主意!心中恐惧,逐渐被怒意代替了。对于她来说,姐姐是她的全部,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决不允许有人伤害到姐姐!

一股冷意在叶翎心中蔓延,嘴里却哭叫着“不,不要!”

她知道,她与樊克实力悬殊,想摆脱他,只能兵行险招。

樊克早已急不可耐的将叶翎压在花架下的躺椅上,任她的小手在他身上捶打。叶翎没有灵力,小小的拳头没有半分威胁,反而让樊克愈加兴奋。

叶翎感觉樊克身体火热,衣服已经被樊克撕碎,他正埋头在她白皙的脖子上乱亲。

叶翎强忍着恶心感,屈辱与绝望激发了她内心深处的一股狠厉,樊克沉浸在激-情当中,没有发现她毫无章法乱锤的小手上,微微闪过一丝光芒。

压在叶翎身上,樊克感觉自己仿佛卧在柔软的锦缎之中,叶翎没有修炼过,加上身体孱弱,所以也格外柔软。

他从未有过如此销魂的感觉,一时间几乎让他失去了理智。

真是个绝品啊!

他按耐不住,伸手解开自己的腰带。

正当他准备撕开叶翎的裙子寻找宣泄的出口之时,忽然感觉到一股凉意,让他头发根都竖起来。

常年修炼练就的敏感,让他飞速的从叶翎身上跃起。

一股痛感从男人最紧要的地方传了出来,让他头皮发麻。

他定睛看去,衣衫破碎头发蓬乱的叶翎此时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匕首。

刚刚还绝望哭泣的少女已经停止了哭泣,她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看着少女诡异的反映,樊克有些错乱的结巴起来。

“你……你……”

樊克不敢置信,这还是刚刚无助柔弱陷入绝望的少女么?

“哼,太浅了么?”少女软糯的声音喃喃道。“不过,也足够了。”

她的脸上浮起一个妖异残忍的笑容,与之前的模样大相径庭。

“樊家少主可知道有一种叫乌头的植物。”

她挥了挥手中的短刃,“二级灵器,乌头匕,请您笑纳。”

樊克看着表情与气质诡异的少女,不知怎地,他心底竟然生出一阵惶恐。

他仿佛明白了什么,眼中满是森然与恐惧。因为他身上某一处,已经失去了知觉……

“你对我做了什么?”

樊克向后退了半步,那毒性发散的居然很快,以至于他竟然没有站稳,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樊少主,你做如此禽兽之事,我做什么都不过分的。”

原创文章,作者:朗月晨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89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