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洛洛洛洛《重生后,病娇大佬在我怀里哭唧唧》顾予琛,时莹小说免费阅读

小洁一看时念真的要给顾予琛打电话,立马就慌了。

尽管她们几个私下里都骂时念是玩物,但其实她们心里都清楚时念在顾予琛心里占多大的份量。

要是真让时念把顾予琛叫回来,她肯定没好果子吃。

“别打!”小洁怨毒的瞪了两眼时念,然后去柜子里拿出保鲜膜,狠声说道:“顾总现在是宠着你,可他总有玩腻的一天,我看你到时候还怎么得……”

清脆的巴掌声打断小洁的话,时念清清冷冷的嗓音响起,“别做不切实际的梦,顾予琛是我男人,懂?”

小洁捂着脸,恼怒不已,眼睛里的恶毒越聚越深,“你敢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时念无所谓的轻笑一声,“巧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说完,时念却是已经懒得再理她,伸了个懒腰,拿着保鲜膜回卧室。

纵然她自己也能解决几个女佣。

但这时候,她更想依靠顾予琛。

有句话说得好,想让一个人更有安全感,那就多依赖他一点。

现在她和顾予琛之间欠缺的就是信任和安全感,所以她多依赖顾予琛一点,让他知道她离不了他,这样也能给他多一点安全感。

【予琛,我要向你告状,有人欺负我,嘤嘤嘤。】

……

时念看着一辆漆黑低调的迈巴赫停在庄园,脸颊染上一层明媚的笑意。

顾予琛回来了。

“予琛。”时念开门迎接。

顾予琛紧绷的面容稍缓,关心道:“谁欺负你了?”

紧随其后的几个女佣一听顾予琛这话,当即就慌了起来。

特别是小洁,她刚找过时念的麻烦,如果让时念把真相说出来,顾予琛一定不会放过她!

小洁心一狠,直接跪在了顾予琛面前,哭着道:“顾总,是时小姐硬是塞给我钱让我帮她逃离出去,我不肯背叛您,这才冲撞了时小姐。”

时念眼神冷冷的看着小洁,还真是和前世一模一样的说辞。

不过,这一回,她不会再别扭的不开口。

“予琛,我没做过,你信不信。”

顾予琛垂眸对上女孩清澈的眸子,刚升腾起的怒气霎时烟消云散。

他揽着时念的腰直接将她抱进了怀里,一双手臂仿若钢铁一般箍着她的细腰,霸道强势的道:“信。”

但凡女孩亲口说的,不论真假,他都信。

时念眉眼染上愉悦,凑近亲了下顾予琛的唇角,调皮的眨着眼睛道:“予琛真乖。”

顾予琛眼底闪过一丝宠溺纵容。

时念转头看着诚惶诚恐的女佣,冷冷的勾起唇角道:“你确定是我塞给你钱,让你帮我逃离出去?”

小洁怨毒的瞪着时念:“我确定,你塞给我十万块钱,还说只要我帮你顺利逃离出去。你就再给我十万!”

时念轻轻笑了下,精致的脸上多了一分冷厉。

小洁突然心里一慌,有种不祥的预感。

时念直接拿出手机播放一段小洁和其他女佣聚在一起在背后侮辱她的监控,还有小洁威胁她的录音。

女佣们越听越害怕,有胆小的直接扑通一下跪在地上。

顾予琛眼底闪过一丝冰冷彻骨的杀意,他倒是不知道别墅里的佣人居然敢这么侮辱他的念念!

“来别墅前我告诉过你们什么?”

众人都被顾予琛冷漠至极的目光吓得浑身发抖,哆嗦着不敢说话。

顾予琛嗓音更冰更冷:“说!”

“照,照顾好时念小姐。”

“你们当着我的面都敢口出狂言,又有谁做到了那句话?”

充满寒意的质问声响彻整个客厅上方。

几个女佣都害怕的齐齐跪在地上求饶。

顾予琛眯了眯眼眸,冷冷的勾起唇角,寒意尽现:“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欺负我的人?”

女佣们一个个全都慌了。

她们之前敢肆无忌惮的侮辱时念,就是看准了时念的倔脾气,知道她绝对不会和顾予琛告状。

谁知时念却突然转了性子,不再闹着逃离,也不再和顾予琛吵架,更是学会了告状!

可是她们不能就这么被赶出去,如果真的被顾予琛驱逐,那她们的后半辈子也完了!

“没,没有,顾先生都是小洁说时小姐的坏话,我真的没说过啊,求求你顾先生饶了我吧。”

有了第一个开头的,剩下的人也纷纷把脏水泼向小洁。

利益危难面前,人都是自私的。

小洁恼怒不已,“你们这群贱人都给我闭嘴!”

突然,一个女佣似乎想起了什么赶紧说道:“顾先生我举报,昨晚小洁神神秘秘的给谁发信息,她告密!”

其实说这话的女佣压根不确定小洁是不是告密,但能有一线生机,她都不会错过。

小洁脸色巨变,突然爬向说她告密的女佣要去撕烂她的嘴,两个女人像泼妇似的撕打在一起。

顾予琛垂眸看向时念,时念装作恍然大悟似的想到,“难道是昨晚?”

顾予琛瞬间想到昨晚许彦发来的信息,当时他的心被暴怒侵蚀,此时冷静下来却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昨晚许彦信息发来的时机未免太过凑巧。

顾予琛沉声道:“管家,立马去查!”

管家应了声,赶紧去搜查,很快查到昨晚小洁确实向许彦发了告密信息。

时念吸吸鼻子,委屈巴巴的蹭着顾予琛道:“你现在知道我是无辜的了吧。”

顾予琛低头在时念眼睛上轻轻吻了一下,特意压低的嗓音宠溺纵容,“乖。”

刹那,心里炸开了一朵朵烟花。

白皙的脸颊露出小女人的娇羞。

时念埋在顾予琛怀里觉得自己真是太不争气了,一个乖字,就把她撩的耳酥身软,丢盔弃甲!

这时,顾予琛已经嗓音冷漠的吩咐管家:“把不老实的全都赶出去。”

“不老实”的不单单是指女佣,更是指别墅内任何一个对时念不敬的佣人!

“赶”不单单是赶出别墅,更是赶出A市,让她们彻底无法在社会上立足。

对于胆敢欺辱时念的人,他绝不会心慈手软!

“顾总,求求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真的不敢了,以后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好时小姐的。”

任凭她们哭天喊地的求饶,在场的却没任何一个人同情她们。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小洁临死反扑:“时念你别得意,你就是顾予琛的玩物,等他玩腻了,也会像扔我们一样把你给扔了的!”

原创文章,作者:落洛洛洛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8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