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洛洛洛洛《重生后,病娇大佬在我怀里哭唧唧》顾予琛,时莹小说免费阅读

第二天清晨。

时念醒来没看到顾予琛,便趿拉着拖鞋急匆匆的下楼,看到即将出门上班的顾予琛,出声叫道:“予琛!”

顾予琛转身,温温软软的小女人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

顾予琛垂眸看到女人泛着淡淡红晕的小脸,心蓦地软了。

“醒来了。”

时念黏乎乎的赖在顾予琛怀里,嗯嗯两声道:“你要上班去啊?”

闻到怀中小女人身上特有的淡淡香气,顾予琛身体绷紧,手上也用力的搂住她的纤腰。

低哑的嗓音嗯了一声。

时念踮起脚尖,在男人唇角印下一个淡淡的吻。

“上班吻,顾先生,今天要好好工作,下班也要早点回来,我在家等你。”

顾予琛看着时念脸上灿烂的笑容,微微一怔,有些无错的回道:“好。”

时念嘟起嘴巴撒娇道:“就一个好字呀,顾先生,你对我好冷漠哦。”

顾予琛轻咳一声:“我今天早点下班。”

早点下班回来陪他的念念。

时念眼睛里的笑意又浓了几分,故意道:“还是好冷漠,我知道了,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的上班吻?”

“不是。”顾予琛快速回道。

时念没听到想要的回答,皱起眉头,难过的啊了一声,“真的不喜欢啊,那以后都不要亲……”

“喜欢。”低沉的男性嗓音略有些着急的响起。

时念小脸上装出来的忧郁霎时消失不见。

她踮起脚尖,又在那瓣薄唇上亲了一下,甜甜的说道:“既然你喜欢我的上班吻,那以后每天都亲亲。”

顾予琛眸子里倒映着女人娇俏绯红的小脸,顾不得女孩是不是想逃离的事,脑海中只剩下唯一的想法。

那就是,吻她,用力吻她。

……

顾予琛到了办公室后,郑鑫过来汇报今天的行程,汇报完后,刚要离开,却被顾予琛叫住。

郑鑫以为顾予琛会做出什么工作上的安排,立刻严阵以待。

却没想到,顾予琛开口问道:“上班吻什么意思?”

郑鑫啊了一声。

顾予琛沉下脸,严肃道:“你不知道?”

郑鑫轻咳一声,赶紧说道:“上班吻一般就是老婆在老公临上班前给的吻。”

顾予琛眉头微挑:“老婆给的?”

“对。”

郑鑫敏锐的察觉到在顾予琛回答完上班吻的意思之后,顾予琛周身的低气压都高了不少。

“有下班吻吗?”

“有,上班吻是老婆送老公上班,给老公加油打气的吻,下班吻是老公下班回来,亲吻奖励老公,毕竟上一天班辛苦了。”

顾予琛唇角若有似无向上勾起,今天早点下班,回去有下班吻。

“行,你出去忙,这月奖金翻倍。”

“谢谢顾总!”

果真抱紧总裁夫人的大腿才是升官发财迎娶白富美的人生巅峰之路!

办公室里顾予琛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摸上自己的唇瓣,那里似乎还有时念留下的芳香柔软。

唇角微微勾起,顾予琛心思一动,打开别墅的监控。

时念像只慵懒的猫儿一样窝在沙发上,躺了好一会儿,才起身准备去洗澡。

不过在此之前,时念起身先去了厨房。

她的脸上有伤口,不能见水,要用保鲜膜缠一圈用作保护。

“周婶,保鲜膜在哪里啊?”

周婶赶紧停下刷碗,“在左边的柜子里,念念,我给你拿。”

时念刚要说谢,却在这时传来一道讽刺的女声。

“她是没手还是没脚啊,拿个保鲜膜还要人伺候。”

时念转身看向说话的妖艳女人,眼里闪过一丝不喜。

身上穿着再普通不过的佣人服,但脸上却化着精致诱惑的妆容。

这种不协调明晃晃的揭示了女佣的心思。

来当佣人是假,想方设法勾引顾予琛才是真。

况且,不仅仅是勾引顾予琛,还明里暗里的嘲讽她,侮辱她只是顾予琛养着玩的一只金丝雀,更是和时莹狼狈为奸,陷害侮辱她。

前世,时念之所以对顾予琛的深情视而不见,这些女佣也出力不少。

时念微微勾起唇角,“周婶你继续忙,小洁,你去拿保鲜膜。”

小洁不屑的嗤笑一声,趾高气扬的:“你以为你谁啊,顾总的一个下贱的玩物而已,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做事!”

周婶立马说道:“小洁,念念是顾总的爱人,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小洁翻了个白眼,怒骂道,“死老婆子,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刷你的碗去。”

虽然小洁和周婶都是别墅的佣人,但在小洁眼里,周婶就只是一个打扫做饭的保姆。

但她日后可会是顾予琛的妻子,是高高在上的顾夫人!

周婶皱眉不满,“你!”

时念冲周婶笑了笑:“周婶你继续忙吧,别和她一般见识。”

毕竟,她晚上就会从别墅里消失了。

重生回来,她才不会把这群心术不正的女佣继续留在别墅里。

小洁被时念这幅不屑的语气刺激到了,怒气冲冲的走到时念面前瞪着她:“你说别和谁一般见识?”

“你啊。”时念看着小洁狰狞的面容,淡淡回道。

“你你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信不信等顾总会回来我就跟他告你的状!”小洁靠近时念,威胁道:“说你偷偷塞给我钱,让我帮你逃跑,你看顾总又会怎么惩罚你?”

时念潋滟的桃花眸里一片冷冽。

前世,她偶然听到小洁和几个女佣在一块说她的坏话,她气不过,就去找她们理论。

但回头这几个女佣却向顾予琛告状说是她塞钱给她们,求她们帮她逃出别墅。

她的离开就是顾予琛的逆鳞。

所以顾予琛听后不管不顾的就把她锁进了卧室里,禁止她出卧室一步。

而时念一方面信了女佣的话,一方面生顾予琛的气,别扭的不愿和他坦白真相,两个人便一直那么僵着。

但这一回……

银白色的手机在葱白指尖转了一圈,时念勾唇:“不用等,我现在就给予琛打电话叫他回来。”

原创文章,作者:落洛洛洛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8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