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刀人》小说最新章节,江大爷,黄皮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借刀人

小说:悬疑

作者:凝眸七弦伤

简介:飞星掠日,少年借刀,于是鬼谷封印消除,蚩尤旗现,大兵起。狐、黄、白、灰、柳五仙日夜出行,判、贡、虫、尸、畜五邪奔走江湖。土地、城隍,僵尸、缢鬼,龙女、怨灵、魍魉,雷公、旱魃行走阴阳之间。更有湘西赶尸、江北造畜,仙童行雨,番僧化鹤;借刀人、观亡人、入殓师、箍桶匠,总能在危难之际点拨开化、救人于水火。一切民间不可思议的道法尽在本书。(注,切莫用本书所提道法害人,否则后果自负!)

角色:江大爷,黄皮子

《借刀人》小说最新章节,江大爷,黄皮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借刀人》免费阅读

十六年后,一个老头指着我的脸说:“你们既然这么讨厌这个孩子,那就叫他江厌吧。”

————————————-

我是早产,我娘怀胎七月就生下了我和我哥哥。

我出生的那天,据说替我接生的稳婆差点被活活地吓死了。

我是双胞胎之一,稳婆从我娘肚子里把我哥哥带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吓得不轻了,因为当时他浑身都是血,身上仿佛有着野兽啃过的痕迹,而一只耳朵也不翼而飞。

我是从娘胎里面自己爬出来的。

所有的小孩一出生都会哭——当然也有不会哭的——但是从来没有小孩一出生就会笑。

替我接生的稳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第一次看见我的时候,那一张脸,她说我从娘的肚子里面爬出来的时候,就一个劲的冲着她笑。

然后她看见了我嘴里面长出来的乳牙,和含在嘴里的半个耳朵。

从此以后,接了一辈子的生的张婆便再也不敢接生了,逢人便说我是一个妖怪,甚至只要听到了小孩子的啼哭,就会浑身吓得发抖。

为此,我爷爷不惜花重金,请了终南山的道士做了七天七夜的法事。

但是道士仅仅只在家里呆了三天就匆匆离开了,钱一分没拿。

道士临走前,爷爷送他,当时在场的还有替我娘把过喜脉的大夫,他也很疑惑,明明肚子里面只有一个孩子,为什么会多出来一个?

道士说道:你知道为什么会早产吗?那是因为哥哥在求生,若是等足月出生的话,肚子里面就只有一个婴儿和一个死胎了。

爷爷不解,问道,为什么。

道士深吸一口气道:因为这个小的,是在肚子里面靠着吸哥哥的血活下来的,而七个月后,他便不会满足于吸血了。

“这个小孩子被恶灵附身了,要赶紧处理掉,否则遗祸无穷。”道士临走前留下一句话。

爷爷听了道士的话,回去之后,便将我丢进了猪圈之中,可是三天之后,他一夜起来小解,却听见猪圈中传来了啼哭之声。爷爷吓了一跳,赶紧去查看,借着月光,他看见了两只黄皮子手中捧着果蔬,正在喂我。

爷爷也许害怕了,也许是良心发现,他赶走了黄皮子,然后把我抱回家中,关在家里面最里面的一间小黑屋里面。

爷爷怕我逃走,在我的脚踝子上栓了一根很粗的铁链。

我第二次大难不死,是在三岁的那年,爷爷生了一场很重的病,三天三夜没有下床,家里人因为害怕我是恶灵附体,都恨不得我死了最好,自然不会给我送饭,三天后,爷爷打开了我的房门,整个人都吓傻了,我浑身是血的躺在一堆排泄物上面,而旁边散落着很多啃了一半的老鼠。

三天,我靠着吃这些蛇虫鼠蚁,又活了下来。

爷爷不得不感慨我命硬,连这都死不了,于是便认命了,开始教我说话,认字。

偶然间,我在无聊的时候,会透过门缝看着外面,有时候会看见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他的脚似乎有一点跛,常年带着一个长耳朵帽子,但是穿的我从来没有看见过的漂亮衣服,而他看见门缝里面的那双眼睛,就会投来厌恶的目光,扔起石子砸进来。

有的时候,他 还会带着一群小孩把抓到的癞蛤蟆、小老鼠,从门缝里塞进来,可是他不知道,这么多年,这些毛毛虫,癞蛤蟆,小老鼠,是我唯一的伙伴。

当然,他不知道我的身世,只是知道,在院子后面的破屋里面,关着一个疯子,千万不要靠近。

每天晚上,爷爷都会准时来给我送饭,透过一个门下面的一个小孔送进来,然后他会坐在门外陪我聊会天,虽然每天无非就是一些家长里短的闲事,但是那是我一天中最开心的时间。

我懂事之后,问过爷爷,为什么我不能出去。

爷爷沉默了很久,将我的故事告诉了我,末了,他叹口气说:娃儿,你也莫怪爷爷心狠,这是你的命,你得认。

我第三次大难不死,是我十五岁的时候。

一群凶神恶煞的人,冲开了我的房子,砸断了我的铁链,把我从房子里面揪出来了。

我当时却一点都不害怕,只是用手遮住了眼睛,我记得那天的阳光好刺眼,我好像要瞎了。

他们把我扔进了一个土坑里面,然后填土,只留我一个头在外面,爷爷扑了上来,把我的头搂进了怀里面,哭着道:“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啊!”

“江大爷,我们已经忍了这么多年,实在忍不住下去,今天一定要杀死这个怪物!”

“他不死,总有一天会害死我们全村人的!”

爷爷不说话,只是死死的把我搂在怀里,哭得好伤心。

很快,一群壮汉就拉开了爷爷,然后好多人用石头砸我。很疼,我没哭。

我只是恶狠狠的冲着他们呲牙咧嘴,大声叫着,而他们则更是疯狂,吼着道:“看,妖怪现身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救下了我。

我没有办法扭头,所以我不知道救下我人是谁,但是我听见一阵风晃动的声音,叮叮哐哐的不断的响,那人和村里面的人说了很久,具体说什么我也没有听清楚,然后大家就一哄而散,而我也被我我爷爷从土里面挖了出来。

爷爷用来挖土的工具是一把刀,一把闪着寒光的菜刀。

夜深人静的时候,爷爷又把我带回那间黑暗的屋子里面,重新把我用铁链栓了起来,但是却把那把菜刀也留给我了。

我明白爷爷的意思。

第二天,爷爷照例来看我,发现我还在,浑浊的眼睛中不由得淌出泪水来,哽咽地道:“娃儿,你咋个就那么傻呢?”

我说:“爷,我没有爹,也没有娘,也没有兄弟,只有您一个亲人,我走了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爷爷哭好久,然后对我说:“你莫要怪他们,他们也是没有法子……”

于是我抱着那把菜刀,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屋子里面,又活了一年。

直到有一天晚上,爷爷没有过来给我送饭,第二天,我的门被人打开了,走进了一个驼背老头。他背着一个大大的箱子,箱子上面吊着好多把和我手中一模一样的菜刀。

他说:“走吧,你爷爷死了。”

原创文章,作者:凝眸七弦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86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