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火《我在异界开铁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回馆主,确实有此物。”

“不过老……我认为,九星门醉翁之意不在酒。”

陈申同样以神识传音回道。

“哦?”

“此话怎讲?”胡一疑惑道。

“此物名为衍天玉,是由我们老胡铁馆祖上所传下来的至宝。”

“那长青老儿所说的虽然不假,但他却故意隐瞒了衍天玉的一个秘密。”

“那就是,衍天玉之中藏有九星窥天决的下部!”

“此事只有我们老胡铁馆以及他九星门之人知晓。”

陈申讲解道。

“明白了。”

胡一轻轻颌首,而后向陈申使了一个眼色。

此时,他心中已经有了定夺。

那就是:玩够了,不装了,咱摊牌了!

随着陈申将大门合上,胡一对着下方众人露出了一种玩味的笑容,而后说道:“拍卖会到此结束。”

见状,众人皆是一脸诧异,纷纷表示不解。

不过很快,胡一的下一句话让不少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宣布,老胡铁馆最终的归属者为……胡幺子!”

此话一出,众人皆沸,可谓一语激起千层浪。

胡幺子这个名字,在场的大部分人都知道,那就是巡天上使自己的名字。

再加上大门紧闭,此时不少人心里都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同时也思量起了对策。

“胡上使,你这是何意?”

长青老人当即问道。

十天前他并未在场,所以他对此时的状况只是一知半解。

“哦对了,差点忘了还有新的朋友不认识我。”

面对长青老人的询问,胡一并未理会,继续说道:“那么就给你们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吧。”

“听清楚了,我乃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老胡铁馆馆主,胡幺子是也!”

胡一用着极为夸张的口吻说道。

闻言,众人里的不知者们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们虽然听不懂对方所说的全意,但大概也能听得出对方是在介绍自己。

所以,他们踌躇一番后,决定随波逐流,纷纷将目光投向了须弥寺、天道宗、魔元教等顶尖势力。

在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后,须弥寺的领头之人也是不负众望,勇敢地站了出来。

直面着胡一的目光,他开口道:“阿弥陀佛,巡天上使虽乃胡姓,但这老胡铁馆可不是以姓氏来居之的,更何况上使并非天河洲之人。”

“难不成上使要背信弃义,以势压人,辱没巡天圣谷万年的威名吗?!”

虽然对方自称是老胡铁馆的馆主,但他并不相信,只是认为那是对方用来耍赖的说辞。

因为对方在十日前所拿出的巡天令,他可是探查过的,绝对做不了假。

所以他认定,对方绝对是天巡谷之人。

如今若想要保住老胡铁馆,就必须以“信义”来与之对抗。

至于动手,虽然他们人多势众,倒也不怕。

但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得罪巡天谷这具庞然大物。

“谁说我不是天河洲之人了?”

胡一盯着下方的和尚,戏谑道:“我只是说我以巡天谷的名义来担保此次拍卖会,但我何时说过以我个人的名义了?”

“而且,谁说我是巡天谷之人了?”

“我只是说我从巡天谷而来,难道冯天祥说我是,我就是吗?”

“这令牌也只是我偶然间拾取到的,并不代表什么。”

说着,他便拿出了巡天令,继续说道:“就算背信弃义,那也是巡天谷背信弃义,与我胡幺子何干?!”

“再者,论背信弃义,巡天谷似乎都不及你们半分吧?”

言罢,他便朝着身旁的陈申使了个眼色。

对方会意,站到了他的面前。

他继续说道:“想必在坐的各位都认得此人吧?”

闻言,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到了陈申身上。

一番观察后,当即就有人认出,这不就是以前数次阻挠他们“收纳”老胡铁馆的瞎眼老者吗?!

随之,一些受过老胡铁馆恩惠的势力都纷纷低下了脑袋。

不敢与之深邃且明亮的双眼对视。

因为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愤怒与失望,同时也映射出了他们曾经所犯下的罪恶。

见状,胡一继续说道:“行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了。”

“你们若真有良心,就把所带来的灵石留下,而后自断一臂,以偿昔日之恩,以悔今日之过。”

“如此,你们便可出得了此门,否则……后果自负。”

胡一轻描淡写道。

“诸位道友,切莫被这个妖人给骗了,他一会儿说自己是巡天谷之人,一会儿说自己是老胡铁馆之人,我看他哪里都不是,定然是海族派过来的奸细!”

就在众人沉默之际,立于中央的长青老人忽然发出一声高喝。

瞬间打破了受恩势力内心之中的挣扎。

一时间,他们回过神来,纷纷运起了体内的灵力。

对于长青老人的话,他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相信。

也许是本性如此,也许是意志力不坚,但他们终究没能压制住内心的欲望。

李真彧望了望他们,默然地叹了一口气,而后拉着自己的两位女儿往后退去。

其实在认出陈申是瞎眼老者时,他便相信了胡一刚刚的话。

因为他与陈申曾有过一段接触,深刻的知道对方的性子是有多顽劣。

如若胡一不是老胡铁馆的馆主的话,对方是绝对不可能任由胡一摆布的。

另外,要真说起来的话,他天道宗也是受过老胡铁馆恩惠的,只不过时间过于久远,很少人知道而已。

不巧,他就是其中之一。

如今见到昔日友人重复光明,他内心百感交集。

虽然他贪财好色又怕鬼,但做人的底线他还是有的。

来侵犯老胡铁馆,也属实是无奈中的无奈。

退到铁馆的角落里后,他便安静地等待了起来。

他知道,如今胡一已引起公愤,战斗在所难免。

他虽然愧疚,但也只是愧疚于老胡铁馆,愧疚于昔日友人陈申。

所以他并不打算去帮助胡一,顶多做个看客。

“所以,你们是想动手是吗?”

胡一望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众人,咧嘴笑道。

本来他就觉得讲道理挺麻烦的,想要直接动手,奈何没有动手的理由,一直忍耐着。

但现在人家都主动把脸凑上来了,这不去抡两拳对得起人家?

而且古人常云,拳头是对付傻*最简单粗暴且有效的方式。

此时下方的这些人,不就正好对应了“傻*”吗?

想到这,胡一便不再啰嗦,直接一个闪身来到了长青老人的身后。

随后,运起半分力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砸在了对方的后脑勺上。

“砰!”

随着一声闷响,长青老人直接炮飞了出去,一头跌在了主座上,头颅瞬间炸裂开来。

至此,他便没了动静。

“下一个。”胡一拍了拍手,淡淡道。

仿佛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而这一幕落入众人眼中,那就不一样了。

只见他们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个个膛目结舌,目瞪口呆。

就连陈申,也是如此。

虽然胡一感觉不到,但在这个世界中,修士之间也是有着强弱之分的,他们以修为境界的高低来衡量孰强孰弱。

目前,世人所知晓的境界有八种,它们由低到高分别为:淬灵境,三花境,灵躯境,天人境,化神境,归尘境,道心境,圣人境。

前三种境界是为最常见,每十人之中,就有三人便是此等境界,气运稍盛者,只要付出汗水即可到达灵躯境巅峰的修为。

从天人境开始,越往后,所达者就越稀少,天人境修为者通常万不存一,每逾越一个境界,所达者就以数百倍,甚至数千倍的比例缩减。

乃至圣人之境者,到目前所知的也只有寥寥数人。

这不仅代表着稀有程度,也相应代表着到达每一个境界的难度与强度。

而刚刚被胡一一拳爆头的长青老人,便是一名踏踏实实的化神境修士。

还是离归尘境只有一步之遥的化神巅峰!

如此强者,就算在霸主级势力中,也会被尊为上宾,人人见而敬之。

可如今却被一个毫无修为气息的青年给一拳砸死了,这可是惊天下之大悚,做梦都想象不到的事情。

所以此时客厅内的众人,不可谓不惊。

“耳聋了?”

望着眼前石化般的众人,胡一不耐烦道:“我说下一个,要打就快点,我赶时间呢!”

胡一的声音犹如恶鬼的呼唤般使众人瞬间清醒了过来。

“巡天……哦不,胡馆主,现在断臂还来得及吗?”

“胡馆主饶命,我不是有意冒犯您的,我是被逼的……”

“……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怀胎的内人还等着我回家照顾呢……”

……

一些胆子较小者当即跪在了地上,哭喊求饶了起来。

长青老人的死仿佛让他们失去了主心骨一般。

“那你们呢?”

胡一并未理会这些人,转而望向那些顶尖势力的人,问道。

目前也只有一些顶尖势力还未吭声。

闻言,几大顶尖势力不禁地往后退了一步,而后面面相觑,无一人敢接话。

比起长青老人的修为,他们之中大部分人都不如。

而眼前的年轻人可是一拳干碎长青老人的存在,说不惧,那是假的。

但若让他们妥协受降,又会丢了颜面。

毕竟他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所以,此时的他们纠结万分。

其中还数须弥寺的领头之人为最。

“行吧,给你们一个机会。”

胡一摇头一笑,说道:“接下来一分钟内,我不出手,任由你们进攻,若能使我受伤的话,那你们便可全身而退。”

说完,他便转而看向匍匐在地的人,说道:“你们也一样,若能使我受伤的话,你们与我老胡铁馆的恩怨一笔勾销。”

“您说的可是真的?”

话音刚落,匍匐在最前面的人问道。

“绝无戏言。”胡一望着他,微笑道。

闻言,众人当即大喜,匍匐之人皆起身,几大顶尖势力的领头之人相视了一眼,而后带领各自的随从走上前来。

一副跃跃欲试之态。

虽然对方的行为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但他们知道,这是一个机会,而且是一个成功率极大的机会。

或许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敌不过你,但若只是让你受点伤的话,那还不手到擒来?

更何况你还不出手!

你强任你强,脑袋是硬伤!

想到这,众人纷纷运起了灵力,对胡一也不再感到畏惧。

“可以开始了。”

随着胡一的声音落下,众人没有丝毫犹豫,迅速地将其围成了一圈,而后纷纷施展出了自己的术法。

“百炼掌!”

“无量印!”

“化骨杀!”

“惊魂爆!”

……

望着迅速朝自己袭而来的数十道灵能,胡一淡定地从兜里掏出了一支烟,而后抽了起来。

此举,并非是他善心大发,而是单纯的想要测试一下自己身体强度。

毕竟这关系到他是否能在如今的世界继续浪下去。

随着各种灵能不断地倾泄而至,胡一默默地用手挡住了香烟,以防它被摧毁。

至于痛感,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感觉到。

哪怕一丝丝都没有。

“唉,无敌真是寂寞啊……”

胡一内心感叹道。

很快,一分钟便过,十七方势力也纷纷停止了攻击。

这短暂的一分钟里,他们都使尽了浑身解数,甚至有些人还燃烧了精血。

但他们所期待的画面却一个都没有出现。

他们的术法虽然造成了很是绚丽的火光,但是连对方的一根毛发都没能破坏掉。

甚至这大厅里的桌椅,也都完好无损。

这让他们不禁怀疑起了人生,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彻底碾碎了他们的自信。

望着前方吞云吐雾的青年,他们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一股深深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行了,别这么盯着我。”

胡一瞥了一眼众人,淡淡道:“现在你们爽也爽了,接下来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闻言,众人连忙称是,而后将身上存储灵石的储物戒拿了出来。

纷纷鞠躬行礼道:“多谢胡馆主不杀之恩。”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胡一轻轻颌首,随后便朝着躲在一旁的陈申使了个眼色。

“遵命。”

陈申心领神会,来到了众人面前。

接下来就是陈申每收取一人的储物戒,那人便自断一臂。

如此,盏茶过后,储物戒收取完毕,十七方众人也都俯首。

须弥寺领头之人站了出来,颤颤巍巍道:“胡馆主,老衲有个问题想要请教您。”

“说。”

“不知您是如何将肉体淬炼到此般无敌之境的?”

闻此言,胡一微微一笑,故作神秘道:“想知道的话就在三日后来我老胡铁馆。”

“届时,老胡铁馆开业,我也将公布此法!”

……

原创文章,作者:逆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5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