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火《我在异界开铁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异界开铁馆

小说:玄幻

作者:逆耳

简介:穿越到异界的他被业火困于孤岛,脱困后已是物是人非,于是他以新的身份回归天河洲,并重拾旧梦,追逐被困真相,途中,各种离间、背叛、争夺、灾厄接踵而至,且看他如何巧妙应对,一力破万法,纵横百世间!

角色:胡一,天火

胡一,天火《我在异界开铁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异界开铁馆》免费阅读

茫茫的北海上屹立着一座孤岛。

岛上荒无人烟,怪石嶙峋,不见一草一木。

在岛屿中央的一处洞窟中站立着一位青年。

他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瘦弱的身体还微微颤抖着,仿佛遇到了什么激动的事情。

实则,也正是如此。

就在刚刚,一觉醒来的他,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久违的系统提示音,并且折磨了他不知多少岁月的怪火也消失了。

所以,此时的他,不可谓不激动。

“系统,你能再说一遍吗,我没听清。”

胡一环顾了一下四周,而后试探性地在心中问道。

对于眼前的这一幕,他也曾在梦中见到过许多次。

而每一次醒来后的落差感,都会使他倍受煎熬。

所以,他不得不生出一份警惕心来。

“叮,业火吸收完毕,宿主身体强度已提升至天罪级。”

“叮,发现大量帝级业火原石,是否收取?”

随着系统提示音的再次响起,胡一终是安下心来,而后恶狠狠地回复道:“收!给老子全收了!”

他知道,所谓的业火就是折磨了他无数个岁月的怪火。

至于帝级业火原石……那便是繁衍出这些业火的罪恶之源!

只是此时的它们已经失去了火性,变为了普通的帝级原石。

而恰巧,这原石就是他与系统之间交易的货币。

这一点,在他刚得到系统的时候就知道了。

所以,在系统将四周的业火原石都收取完毕后,胡一习惯性地从系统商城内购买了一盒香烟,而后默默地抽了起来。

……

与此同时,位于天河洲的奉天宗内。

一位童颜鹤发的老者猛地睁开了眼睛,而后将身前熄灭的灯盏缓缓端起,喃喃道:“奉天盏熄,天火即灭,大世将倾……”

……

片刻后,胡一晃悠着晕乎乎的脑袋飞到了孤岛的上空,而后凝聚全身力量,猛地一拳砸下。

“砰——”

随着一声惊天巨响,诺大的岛屿瞬间化为了乌有。

就连海面都被砸出一道巨大的漩涡,百丈高的骇浪冲天而起,仿佛要遮天蔽日一般。

望着下方的杰作,胡一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对于这个不知困了他多少岁月的孽岛,他早就想将其抹平了。

奈何之前的他被业火困于其中,无法使出力量。

“叮,警告!宿主泵感值剩余1点,请尽快补充,否则将进入脱力状态。”

就在胡一沉浸在重获天日的喜悦中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脑海中。

这让他不禁缩了缩脖子,而后迅速地飞向了那块陌生又熟悉的大洲,天河洲!

在这异世界中,天河洲是为四大陆地板块之一,也是胡一穿越到异界来最早接触的地方。

在天河洲中,不仅有着他最初时的美好回忆,还有着他所创立的产业——老胡铁馆。

在穿越前,也就是还在地球时,胡一是一个撸铁狂魔,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铁馆,而后就不用流离于各种令人厌恶的商业健身房里,还可以以此来聚集更多的“撸友”一同交流撸铁心得。

所以,就算穿越到了异世界,他也没有放弃这个理想。

于是在系统的帮助下,他成功地在异界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铁馆。

并且通过不断的努力,他的铁馆在天河洲也是颇有名气。

不过这个名气并不是因为铁馆的设施有多齐全,而是因为铁馆拥有着一项独特的服务。

那就是……垫劫!

而这所谓的垫劫,就是在客户渡劫时,替客户挡下一道或数道最为凶猛的雷劫,从而提高客户的渡劫成功率。

这一项服务是胡一迫不得已才推出的。

因为在这个异世界中,大多数人都是修习一种名为“灵气”的内力,从而达到强化己身,脱凡超俗。

而类似于撸铁这种锤炼肉身的修行方式,有是有,但少之甚少,并且这种修行方式并不叫做健身,而是叫做“炼体”。

因此,胡一的铁馆在初开之时根本无人问津,导致无法维持生计。

最终胡一还是向现实低下了头颅,推出了“垫劫”服务,以此来吸引顾客。

而“垫劫”这种高危的行为,则是依靠着他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撸铁而得来的强大肉身。

至于有多强大?

对于这个问题,他可以很自信地回答:无敌!

是的,就是这么流批。

因为在他游历四大洲时,他曾做过无数回测试,不论是号称无坚不摧的金枪宝戟,还是毁天灭地的劫雷都无法击破他的皮肤。

甚至就连后来的灭世天火——业火,他都能硬抗无数个岁月而不灭,还硬生生地将其吸收殆尽。

不过,就算肉身如此强大的他,也有着自己的软肋。

那就是泵感耗尽,进入“脱力”状态。

顾名思义,这个状态会使他全身脱力,无法使用任何力量,就连说句话都是奢侈,尽管任何攻击对他来说都如同挠痒一般,但是挠多了也会烦呀,总不可能像只缩头乌龟一样任凭人家打吧,这不得憋屈死!

并且曾在一次战斗中,肆意挥霍力量的他就进入过这种状态。

当时的场面岂止一个“惨”字就能形容的,那简直就是惨无人寰!

好家伙!装逼到一半的他被数千人当成人肉沙包打了一天一夜!

想到这儿,胡一默默地加快了飞行速度。

他可不想被海里的妖兽当成磨牙棒。

……

天河洲,扶云城。

在城中央的位置上座落着一座极其豪华的阁楼。

其雕梁画栋,丹楹刻桷,嵌于玉柱之上的奇珍异兽栩栩如生,若是不知者路过,定然会以为此处乃是某个名门大派的盘踞之地。

此时,楼前忽然飞来一行衣着青色长袍之人,其中三男三女,共计六人。

他们来势汹汹,身上散发着凌人的盛气,吓得周围想要围观的人撒腿就跑。

“老胡铁馆的人听着,我等奉掌门之命前来收纳铁馆,主事之人速速前来觐见!”

六人之中,一位尖脸猴腮的男子朝着阁楼内喊道。

“哼!你们九星门还真是贼心不死啊。”片刻后,一位闭目老者从阁楼内缓缓走出,而后用着沙哑的声音说道:“难道上次的教训你们还没尝够?”

他的眼睛虽然是瞎的,但凭借着天人境强大的五感六识,他一探便知对方是前段时间来过的九星门之人,不过依旧只是弟子辈。

毕竟对方的气息并不强大,只是与他堪堪持平。

“老瞎子,你就别装了,我家掌门已经看破你的技俩了。”九星门六人中,一位女弟子想起路途中师兄与她说的话,而后得意地说道。

闻此言,瞎眼老者心头一震,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继续说道:“是吗……那你们尽管动手就是了。”

其语气不卑不亢,面色毫无涟漪,犹如一口枯井一般,让人琢磨不透。

“这……”

果然,瞎眼老者的一番话让九星门女弟子犹豫了起来,不知如何去接。

“师妹,这老家伙狡猾得很,不要被他给唬住了!”见状,位于六人中位的男弟子站了出来,而后大声喝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护门大阵已经失去灵能了。”

“我们掌门的九星窥天决从未有过差错!”

“而且就算灵能还在,我也愿牺牲小我,成全大家,回报宗门对我的栽培之恩!”

撂下一句令人激昂的话后,他便取出自己的灵剑,朝着瞎眼老者冲了上去。

这一幕落在其它五位弟子眼中,三位女弟子是两眼直泛波光,透漏着深深的仰慕之色。

而另外的两名男弟子,则是满脸鄙夷,还对其伸出了中指。

这个逼,他们给九十九分,再多一分怕对方骄傲。

因为上一次来收纳老胡铁馆的就是他们三个男弟子。

在上次收纳失败后,九星门的掌门便使用九星窥天决窥觎其由,发现了是老胡铁馆的护门大阵给导致的,同时也发现了其护门大阵的灵能已消耗殆尽,而后便告诉了他们仨。

所以,对于此次前来收纳老胡铁馆,他们仨是有着势在必得的信心。

而这一同前来的三位女弟子,则是他们仨特意请来的。

至于为何?

那当然是借助此次百分百成功的任务来俘获对方的芳心啦!

不过此时的风头都快被先前那小子抢光了,所以剩下的两名男弟子也是不甘寂寞,迅速地取出武器冲了上去,并且嘴里还不断嚷嚷着一些大义凛然的话。

“呔!一群宵小之徒,也敢来此造次!”

见三人袭来,瞎眼老者也不敢怠慢,顷刻间取出自己的武器,而后迎了上去。

“砰砰砰……”

霎时,老胡铁馆上空传出一道道武器间摩擦的声音,紧接着灵能四溢。

随着时间推移,战斗慢慢进入白热化,先前还压着瞎眼老者打的三人,此时已落入了下风。

不过之前伤过他们一次的铁馆护门大阵果真没有被触发,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九星门今日必定能拿下老胡铁馆,毕竟旁边还站着三位女弟子没动手呢!

想到这,他们仨便互相对视了一眼,而后由其二顶住瞎眼老者的攻势,其一迅速抽出身来,对着一旁的三位女弟子喊道:“过来帮忙!这老瞎子燃了五成的精血!”

闻言,三位女弟子也不迟疑,各自拿出武器加入了战斗。

战局也随之变成了六对一。

“若我主上他们尚且有一人在,岂能容得你们放肆!”瞎眼老者一边抵挡一边咆哮道。

其声音中充满了愤怒与不甘!

“呵,你这皓首匹夫还挺嘴硬,如今我九星门掌门神功已成,莫说是胡澜之等人,就算是你老胡铁馆历代最强的馆主胡痴君在世,也不过我掌门的一合之敌!”尖嘴猴腮的男弟子讥讽道。

“呔!白眼狼子!休得乱吠!”

听得此话,瞎眼老者瞬间怒发冲冠,直接将精血燃掉了八成,而后化守为攻,欺身横压,一柄七尺大刀力扫六人,弃破绽而全然不顾,舍命相攻!

一合之下,六人皆退。

瞎眼老者也随之断掉一臂,五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流淌着滚烫的鲜血。

此时,他单臂持刀,立于空中,犹如关公在世一般,令人望而生畏。

“老瞎子,不就拿老胡铁馆的历代馆主与我九星掌门比较了一下嘛,你至于如此吗?!”被震退的尖脸猴腮男悬于低空中,望着瞎眼老者,心中不由得生出一份惧意来。

平息片刻后,他继续说道:“而且你又不是胡家的人,你说你至于吗?”

“至于!”瞎眼老者斩钉截铁地回道。

对于老胡铁馆,他早已将其当作了自己的家。

且不说他在铁馆生活了数十年,就凭上一任馆主胡澜之待他如故亲,还救过他数次性命,并且授与他修行之法来说,他都得以胡家人自居。

所以,在胡家人走后,他一直守护着老胡铁馆,至今已有三十年。

在这期间,前前后后有过数十批势力对铁馆发起袭击。

有蛮横强攻的,也有像九星门这样“收纳”的,无非就是想要吞掉老胡铁馆里的大蛋糕——“天级原石”。

当然,这些势力都被他借助老祖留下来的护门大阵给拒之门外了。

不过自上一次抵御完九星门的收纳后,护门大阵的灵能也随之殆尽了,从而导致现在的场面发生。

守不守得住,他不知道,但是他得守,哪怕为此丢掉性命!

这是老胡铁馆的尊严,也是他的尊严,容不得一丁点的秽亵。

另外,在这些“强盗”之中,也有着老胡铁馆曾经扶持过的势力,而且还不少!

九星门就是其中之一,其门内的立世神功“九星窥天决”便是老胡铁馆的某一代馆主所赐予的。

而现在,九星门不知感恩倒也罢了,反而还回过头来侵袭给予它造化之恩的老胡铁馆!

甚至其门下的弟子还出言蔑视老胡铁馆的历代馆主!

这让瞎眼老者怎能不气?!

可谓是把他前生的愤怒集在一起都不及此时的十分之一。

所以他才舍命相搏,欲要撕下这六名不孝不义之人的嘴脸,以慰先祖之灵,以平心头之恨!

原创文章,作者:逆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5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