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雀钗·故人最新章节,赵挽柔,怜儿小说免费阅读

直到被拖到院子里,赵安候都没有反应,赵挽柔陷入无尽的惶恐中,洛言若是因为此毒发身亡了,那她做的这一切到底有什么意思?

赵安候府的家法是鞭刑,一鞭又一鞭落在赵挽柔的身上,她不喊不叫就这么受着。

很疼,疼到全身控制不住的颤抖。

每一次听到鞭子的带动的风声都想躲,想要逃走不顾生死的逃,可是她不敢动,因为洛言还在里面躺着,因为一躲就不知道鞭子会落到什么地方,只会更疼。

赵挽柔怕被洛言听到叫声死死憋着,用刑的人却怕侯爷以为他没有用力,下手一下比一下的用劲,直到赵挽柔开始忍不住呼出声来,他才松了一口气。

她已然经历过太多皮肤不如府中其他的小姐的柔嫩,但一个成年男子用尽力气的鞭子落在她身上,还是皮肉翻裂开来,血红的颜色转瞬就将衣裙全染了。

这一夜,她几次昏厥又被疼醒来,几次想要放弃又坚持了过来,只要坚持过去,只要还有一点弟弟还活着的可能性,她就要活下去。

越是在这样的绝境中,赵挽柔越是坚定不会就这样屈服的,她要带弟弟真正的自由。

这样的念头让赵挽柔撑过了刑法,所有人都走以后赵挽柔才拖着身子挪到房间中,床上躺着的少年呼吸匀畅,已经没有再痛苦挣扎。

赵挽柔心中才安稳不少,不管毒是否已经解了,至少如今洛言的生命是安全的,他已经安然入睡没有痛苦,这对于今晚的赵挽柔来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她趴在洛言的床边,已经无力再有动作。

第二日,侯府的主母拿了一份顶好的药过来关心赵挽柔。

众所周知,侯府的主母慕晚安是皇亲国戚,虽然早已远避尘世,但女儿被打的这么重,她作为‘母亲’还是亲自来看望的。

赵挽柔却知道这是赵安候的手段,若是对于亲生女儿那么狠的话,容易被人怀疑赵挽柔的身份,今日让慕晚安出面挽回名声而已。

赵挽柔知道还是要陪着把这出戏演好,她没有选择的余地,特别是还在有求于赵安候的时候。

慕晚安少言,赵挽柔趴在床上只好开口道:“多谢母亲,您把药放在那儿,我会自己擦的。”

“这里没人你别叫我母亲,我不是你的母亲。”

慕晚安无子无女,专心诵经念佛,佛要普度众生她只是在普度自己,府里的事她都知道,但是世人皆有自己的路要走,她不会去改变上天赐给他们的磨难。

善恶也终有报,人做事都在一线之间,慕晚安却是心无旁骛,赵挽柔不是她的女儿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她不会去心疼这个被折磨的少女,同样也不会去欺压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

赵挽柔点头应了,还未说什么敷衍的话。

慕晚安就拿着药上前,“我过来就该完成该做的事,你不用和我在这里演戏。”

她嘴上说着这样的话,人是坐到赵挽柔的床边准备给人上药,掀开虚虚盖在赵挽柔身上的被子,就能看到被血染红的布条,看来上了几次药后还是在渗血。

慕晚安手上拆布条的动作没有停顿,仿佛看到的只是很平常的事,拿了一块儿沾水的帕子轻柔的擦去血迹,很认真。

赵挽柔在侯府整整十年,与慕晚安的相处少的可怜,甚至可以说这个人她见过几面而已,要不是知道她与常人不同,真要以为这样的温柔是慕晚安独给她赵挽柔的呢。

要是她的母亲还在,应该也是这样的温柔,母亲一定会将她和弟弟护在怀里,一个温柔又安心的怀抱中,没有中毒痛苦,不会被鞭子打,也不会每日想尽办法的要逃走。

赵挽柔想的出神,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呼,紧接着从肩膀处就传来剧烈的疼痛。

外边的婢女们以为慕晚安出了事都闯了进来,“夫人,发生了什么?你没事吧?”

赵挽柔忍着痛意连忙将被子裹住自己,才回头看向肩膀,那里被烧灼出一个洞来,正缓缓冒着黑血,并且有还要继续腐烂下去的趋势。

慕晚安神色冷静下来,“去找个大夫过来看看。”

婢女们应了后也看到那个恐怖的伤口,害怕慕晚安也被感染上,带着慕晚安就往外走。

赵挽柔一着急又扯到背上的伤,一股血腥味蔓延在口中,她紧紧捏住枕头一角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慕晚安的婢女瞪了她一眼,扶着慕晚安出房间。

房间突然就安静下来。

肩膀上伤将整只手都痛到麻木无力,赵挽柔看到被褥上沾染几滴黑血,一边的地上是慕晚安带来的药,如今已经泼洒一地的白色的粉末,还落在床边和被子上一些,赵挽柔捏了点在手中摩擦着,没见什么反应又盯着那几滴黑血沉思。

片刻后艰难的从被子内侧轻轻拍打抖掉粉末,看着在空气中飞扬的粉末,赵挽柔看向了那块沾水的帕子,那块帕子上已经被赵挽柔的血染了半截。

如果想的不错的话,肩膀上的伤口就是白色粉末的药造成的,药被人掉包了,手中干燥没有血就不会有反应,不知是因为有水还是血的原因,与粉末产生反应烧灼出一个洞来。

赵挽柔害怕的同时气愤至极。

她现在动弹不得只能憋着养病,期间将这件事反复的想了一遍又一遍,慕晚安的药是拿来给赵挽柔用的,若不是慕晚安有耐心一点点的洒药粉,直接倒一堆在背上会要了她的命的!

换了药的人是下了杀心的。

赵安候已经用了家法,她自己坚持了过来,是不会再对她下手的,赵安候的二妻柳姨娘还在因为前几年和慕晚安的斗法自闭中,芩姨娘就是因为那两人的斗法得到的掌家利益,自然不会那么傻再来招惹慕晚安。

柳姨娘的女儿赵挽沐城府颇深,也不会做出这样高调的事。

赵挽柔对于侯爷中的人都有些深厚的了解,这么一想罪魁祸首只会那个狂妄的人,之前被自己一棍子打晕了的赵挽月,只有她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做出这样的事。

“赵挽月,就你这点计谋还想骗过什么人。”

原创文章,作者:咏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4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