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雀钗·故人最新章节,赵挽柔,怜儿小说免费阅读

赵挽月想第一个看到花,让两个丫鬟守在院门口,三人一同进去后又让赵挽柔和洛言守在房门口,可以说赵挽月每一步都在帮着赵挽柔,根本不用她废一点心思。

赵挽月因为贪心,自己大着胆子往房间里走,冷不丁的被人敲了一棍子就没了意识。

之前赵挽月的亲娘让人给她一棍子,如今还给赵挽月一棍子也是应该的。

“姐?”洛言有些慌张。

赵挽柔轻轻放下手中的棍子,笑了笑安抚他后牵着人就往外走,到院门口时吩咐道:“你们小姐想要独自欣赏花,说不叫你们就不要去打扰她,知道了吗?”

她沉稳冷静,还带着赵挽月似的傲慢语气。

两个丫鬟点点头,没有怀疑。

赵挽柔带着洛言往外走去,语气暗含激动,“洛言,上马车出城后我们就自由了。”

两姐弟的手用力握着,像是见到了自由的光景。

外头留着的赶马车夫只是侯府里其中一个而已,他们听从于侯府中任何主子的差遣,赵挽柔带着洛言上了马车后,吩咐道:“出城。”

马夫也就赶马走了。

从这里出发到城门口不过一段路的距离,两人在车厢中时不时对视一眼,笑容掩都掩不住,赵挽柔好久好久没有在弟弟脸上看到这样的笑容,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

下一秒,笑容满面的少年脸色一变,整个人疼痛的蜷缩了下去。

他死死咬着牙没有发出痛呼声,恰在这时,外头的马夫开口道:“大小姐,城门的守卫要例行做个检查,请您稍等。”

马夫跳下去车厢微微晃动,洛言已经翻滚了两次,一会儿捂着肚子,一会儿又抱着头,死死咬着嘴唇还是疼到忍不住闷哼出声。

“洛言,洛言。”

赵挽柔连问他是哪里疼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只能看着弟弟难耐的挣扎。眼见着要撞到什么地方又上前拦住,不多时,两只手都通红带着淤青。

怎么办?带着弟弟去看大夫吗?

这个京城里哪里能逃得过赵安候的眼线呢?

冷静。她必须要冷静下来,洛言莫名其妙的发作,不是病痛就是被下毒。

洛言的病情不会突然而起,只可能是侯府中有人给洛言下毒,如今恰好毒发才会变成这样,可是这个毒究竟是什么毒,会有什么症状,弟弟会不会就这样疼死过去,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束手无策,将弟弟抱在怀里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真是受不了了,明明再往前一步就光明,明明他们姐弟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就是什么困难都要降临在他们身上呢?

赵挽柔死死捏着衣裳,看着脸色苍白至极的洛言,听到外头的马夫爬上马车道:“大小姐,我们可以出城了。”

侯府的马车就算有什么动静,守卫们也就走个过场,没人会真的来掀开车帘查看。

“不出去了,回府,快。”赵挽柔冷漠又带着沙哑的声音从车厢里传出来。

洛言已经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被剥夺所有的气力,虚弱的躺着赵挽柔的怀里,却依旧被疼的一脸扭曲,赵挽柔双手轻抚着怀里的弟弟,死死盯着一处角落。

不管是赵安候还是芩姨娘,或是府里的任何人,他们都在想方设法的折磨着他们,仿佛在说着赵挽柔你永远也逃脱不掉侯府的魔爪。

还未回到侯府,半路马车被拦停下,外头传来王管家的询问声:“马车上是哪位小姐?”

“只有大小姐。”

马夫话音刚落,赵挽柔就听到好多脚步声把马车围了起来,王管家高声道:“走吧,我们护送大小姐回府。”

侯府里的人都不是善茬,这个王管家更不是。

其他小厮将马车围成一个圈,王管家跟在车窗旁低声道:“大小姐,您最好乖乖回去,不然您弟弟可就活不成了。”

赵挽柔猛地掀开车帘与王管家对上,王管家见多了想要杀他的人的眼神,也见过了那些求饶的目光,但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一双眼眸。

因为在哭眼眶红润,睫毛被沾湿本应该像个可怜兮兮的小鹿,却在瞪大的眼睛中盛满了杀意,她真的是个绝色的女子,这样的年纪已然有着如此气质。

让人觉得怜惜,又会让其中包裹的凌厉伤害。

王管家冷哼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回府后及时告知了赵安候,赵安候到赵挽柔的院子时冷着脸,整个人都是肃然的。

赵挽柔开始害怕,这个男人是真的在想着要不要杀了她,再不争取努力一下,就真的什么也来不及了。

在他开口之前,赵挽柔先开口道:“我没有要逃,王管家带人过去的时候,我是在回府的路上。”

“车夫说你本来要出城的。”

“我只是…”

赵挽柔还想反驳,赵安候错过她走向洛言,“你只是看到弟弟毒发不得不回来,我说的对吧。”

不行,弟弟不能有事,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赵安候的所有怒气她一个人来承受。

赵挽柔破罐破摔,伸手拉住赵安候的裤脚,“侯爷,求您放过我弟弟,我再也不会逃了,都是我带着他逃的,不关他的事。”

“只要您给洛言解药,我做什么都可以。”

她眼中恨和恶的情绪都掩藏了下去,只剩下漫天的悲伤和哀求。

“侯爷,求求您给我解药。”她反反复复就是这几句话,像是真的想通了十分的后悔,也像是十分的自责让弟弟陷入这样的危险中。

赵安候将脚抽了出来,蹲下去盯着赵挽柔,“赵挽柔是你的名字,这里是你的家,你怎么能用逃这个字呢,而且还把你妹妹打晕在外面,一定是我平时对你太过纵容才会无法无天。”

他眼中的寒凉逼迫着赵挽柔,站起身就朝外高声吩咐道:“来人,大小姐贪图玩乐竟然鬼迷心窍想要离家出走,带出去家法处置。”

有模有样的,赵挽柔被带走的时候看着洛言,又看向赵安候带着着急的哭腔,“求求您给洛言解药,求求您给洛言解药,侯爷!”

原创文章,作者:咏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4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