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雀钗·故人最新章节,赵挽柔,怜儿小说免费阅读

燎原猛地望过去,就见慕寒彻刚好躲过一支又快又狠的箭矢,心中有些不是滋味,要不是这一喊有可能自家殿下就会陷入箭矢之中,难以脱身了。

正当燎原想着给赵挽柔道歉时,就听到几道破空之声朝这边袭来,赵挽柔站在那里就是个活生生的靶子,燎原来不及只能着急喊道,“姑娘!小心!”

燎原赶不及,慕寒彻直接转身朝赵挽柔冲了过去,“别怕,没事的。”他将人揽在自己怀里提剑挡着箭矢。

这一次,燎原也没有多说什么。

赵挽柔被慕寒彻护在怀里,她眼角瞥到燎原已经开始自顾不暇,衣袖下捏着石头的手开始微微颤抖着朝慕寒彻的脖颈伸去。

他因为一番打斗,整个人的体温很高,还隔着一段距离已经能感受到热度,赵挽柔甚至觉得灼热,会烫伤了自己一般。

漫天而来的箭矢中,危险无处不在,慕寒彻毫无察觉。

越是靠近,赵挽柔的手开始发抖。

洛言,洛言…弟弟还在侯府里受罪,她必须要忍下去,绝对不能放手,绝对!

还未触及到薄弱的动脉,她的手掌已经被石头扎破冒出血珠,她不管不顾,直至手中石头尖锐的部分与慕寒彻只是咫尺之间,手背感到麻木炽热仿佛已经被灼伤了,她双手握紧石头朝前用力。

“对不起了,璃王殿下。”

“殿下,小心!”燎原突然吼叫一声,吓得赵挽柔一哆嗦手上收了几分,接着一阵天旋地转中手背一疼,彻底没了握紧石头的气力。

赵挽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眼前一片模糊,耳边似乎还留着响亮可怕的破空声。

“你没事吧?”随着慕寒彻微微后撤,赵挽柔才对上他担心的目光,怔楞楞的摇了摇头。

在慕寒彻正想尽办法救她时候,她在准备着杀他,赵挽柔眼眶发热咬紧了牙齿,没能开口说话。

慕寒彻只以为她被吓到了,将她的手抬起检查一番,“疼不疼?”

赵挽柔才回神过来,看着自己的空荡荡的两只手,“不疼,习惯了。”

只有右手的手背被箭矢擦伤露出了血肉,慕寒彻在专心为她包扎着,但在赵挽柔的眼中这不是被箭矢擦伤的,而是被灼伤的,很疼,疼到骨子里去了。

但她咬着牙,紧锁着眉头愣是不发出一点声音。

盗匪在刚刚的最后一箭中全跑了,周围忽然寂静无比,风吹过森林的树叶沙沙作响,空气中的血腥味被吹散开来。

看到燎原走过来,赵挽柔心中一紧,想起了燎原刚刚是不是看到她的举动了?

“殿下,没动静了。”燎原视线落在两人身上,又落在两人的手上,脸色有些异样,“他们应该没招了,我这就赶马车过来。”

慕寒彻回问道:“有没有受伤?”

“小伤而已。”

赵挽柔仿佛能听到自己心脏‘咚咚咚’的跳动声,燎原是看到了还是没有看到?还是他暂时没有说而已?又或者是他也想慕寒彻死?

没人给赵挽柔答案,她一个女子,一个受了伤的弱女子只能任凭他们的安排,她只能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燎原是真的没有看到。

慕寒彻看她脸色异常,怕是被吓坏了,赶忙带着她上马车,为了不让赵挽柔回头看到地上的尸体,他也没有再回头看去,随着燎原一声“驾”,带动着车厢里的两人微微晃动,远离了这座废庙。

她靠着车厢侧头往外看,马车快速的驶过森林,只剩下沾染着血迹的尖锐石头留在那里,没有被任何人发现。

赵挽柔之所有提醒慕寒彻有弓箭手,是因为知道一时的困境不能让他失去生命,说到底赵挽柔还是不相信任何人,她只相信自己。

刚才突起的情绪褪去,赵挽柔就当是一场错觉,就是可惜那支箭若是没有来的那么及时,她就可以划破慕寒彻的大动脉。

可恶。

一路上三人都没怎么说话,进了城后,赵挽柔见是一条人少的道路,开口道:“殿下,民女在这里下去吧。”

总不能让慕寒彻将人送到赵安候府,到时候恐怕连马车都下不来的,她还有最重要的事没有做,还不想这么早就死。

慕寒彻敲了敲车厢壁,燎原将马车停了下来。

赵挽柔走时,慕寒彻还提醒道:“你的手记得去看大夫,近期不要碰水。”

赵挽柔看着慕寒彻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最后还是没有多说什么,“多谢殿下,民女知道了。”

等马车走后,赵挽柔才绕过几条巷子往侯府走去,这次差点把命丢了的仇,她知道该算在哪位姨娘头上。

赵安候有一位原配,但常年在诵经念佛,很少参与府中的事宜。

如今掌家的小娘是两位姨娘中的芩姨娘,现在在侯府门口指手画脚的年轻女子叫赵挽月,是芩姨娘的亲生女儿,被宠的极为高调也单纯至极。

赵挽月回头瞥到脏兮兮的赵挽柔,被吓的退后一步,“哎哟,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啊,赵挽柔。”

她就算在外人面前,也不会装模作样的叫一声姐姐,喊着名字也是仰着脑袋高高在上的模样。

赵挽柔捏紧拳头当没有听见,径直的就往里走去,来往的下人都一一从她身边走过,但她就是没有张口问上一句,这让小公主赵挽月心中很气愤,她如此高调让这么多下人一块儿,一点一点把东西往里般是为什么?

不就是让外人看看,再让府中的兄弟姐妹,姨娘们看看自己有的好东西嘛。

“赵挽柔!”赵挽月上前几步,想要炫耀又不好直接开口,只好问道:“你这身怎么回事?衣服这么脏,故意搞坏我们侯府和我娘的名声不成?”

赵挽柔心中嗤笑一声,这位便宜妹妹差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称她的亲生母亲为娘了呢,赵安候的原配还在不说,就算不在了芩姨娘没有被扶正,就算是亲生的她们也只能叫姨娘。

在府里可以乱叫,这在门口要是被人传了去,赵挽月怕是会被说哭了的吧。

原创文章,作者:咏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4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