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雀钗·故人最新章节,赵挽柔,怜儿小说免费阅读

赵安候为了证明自己不是凶手,中元节带着慕晚安出门闲逛了,两人老夫老妻相携一路,外人看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实际两人心中所想天差地别。

慕晚安根本不在意这样的喧嚣,而赵安候是无意于这样的热闹,他心中记挂着今晚赵挽柔的刺杀能否成功。

计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赵安候匆匆回到府中,就遇到要出门找他的小厮,那人很着急一头的大汗,“侯爷,不好了,派去的杀手没有一个活下来,赵挽柔也不见了,不知是死是活。”

“什么意思?”赵安候一把抓起小厮的衣领,“你是说那个人没有被杀死,杀手全没了!”

“侯,侯爷息怒。”

小厮不敢直面回答,不就说明了情况。

赵安候将人猛地一丢,背过身去呼吸的幅度很大,“找,赵挽柔是死是活我都要见到!”

他现在就想撕碎一切,像是一头捕食的恶狼,酝酿着凶狠的力量。

赵挽柔对此有预料,她早就准备好了说辞,如今只需要回去复命的时候说清楚就行,就算赵安候不信他也不会直接杀了她的,只要能拖时间就行。

她既不想回去,又要早些复命才可以。

纠结了许久后才回到侯府,却没想到等待她的不是赵安候的质问,她所准备的一切说辞也没有用上,就见被束上手脚、蒙住眼睛和塞住嘴巴的弟弟。

“洛言?!”

赵挽柔情急之下就要跑过去,被侍卫拦下制住,“洛言,你没事吧,洛言!”

洛言被按在凳子上嘴被塞住,听到姐姐的叫喊只能拼命挣扎着,赵安候从内间出来直接一脚踢翻了凳子,洛言滚到地上发生一声闷哼。

洛言的闷哼像是落在赵挽柔紧绷的弦上,引起铮铮作响,赵挽柔脑袋里全是嗡嗡声,“洛言!侯爷别,您别动他。”

“我不动他?赵挽柔你知道吗,我现在甚至想挑断他的手脚筋骨!”

他真是太傻了,居然会相信了赵挽柔,让一个孩子来耍着他玩,他就是太低估了赵挽柔。

赵安候恼羞成怒,已经满脑子都是废了这对姐弟。

赵挽柔能够感受到,她求了一遍又一遍都没有什么改变,眼看着侍卫要将小刀递给赵安候了,她身子开始发抖,不能这样,洛言为什么要经历这样的痛苦?

她已经哭喊着嗓子都哑了,被小刀一刺激,赵挽柔扯着嗓子喊道:“我是在设局。”

赵安候这么生气的原因才是最主要的,赵挽柔的喊出这句话后,理智终于开始在回归,对,只要解决了璃王的问题,赵安候就不会这么生气,那洛言就不会被挑断手脚筋骨。

“侯爷,我知道您为什么想要杀他,我留着他只是为了从他口中,套出一些您想要的消息。”

赵安候还是接过了小刀,在掌心擦拭了半响,似笑非笑的问道:“设局?你弟弟在我手里,你只要有一句话是假的,我这把到挑断的就不是手脚的筋骨,而是脖颈了。”

他蹲下去,小刀在洛言的脖颈处比划着,只要手上一用劲洛言就没了。

赵挽柔两只肩膀被侍卫死死按住,她不敢动,“侯爷,我不敢骗您,今日的所作所为都是计策,我正准备回来告知您的。”

赵安候的小刀终于离开了洛言,但他走近了赵挽柔,将手中的小刀直接按在她脖颈最脆弱的地方,他在缓缓用劲,锋利的刀锋划破了皮肤,开始被鲜血染上。

这种恐惧感虽然没有比失去洛言强,但亲身体验才能知道那种压迫力,赵挽柔没忍住猛地吸了一口气,憋住。

呼吸困难、心脏提到嗓子眼,这是她如今最真切的感受。

周围安静了下来,洛言听不到任何声响又开始挣扎起来,姐?你没事吧?

姐?你千万不能有事!

他呜呜说不出一句话,明明已经用尽了全力,身上被绑着的手脚的绳索都在用力中陷入皮肉里。

赵挽柔眼角瞥到着急万分,目光收回来撞进赵安候的瞳孔里,心中瑟缩了一下,这哪儿是一个人的眼睛,明明就是恶鬼。

他手上用着巧劲,小刀已经被温热的鲜血沁染,温度就和她的体温一样的,像是成为了她的一部分,每用力划破一层都有种尖锐的刺痛感。

赵安候这个恶魔!

他死后绝对是在地下十八层!

“侯,爷。”赵挽柔说话不敢太用力,很艰难,“我可以,让您得,到,想要的,消息。”

赵安候手上又在用力,赵挽柔感觉下一秒他就能割到那根明显跳动的动脉。

恶魔终于开口说话,“记住今天发生的事,所有事都要记得清清楚楚,明白吗?”

“明白。”

赵安候退开一步,将小刀丢在地上,赵挽柔的心随着‘咣当’一声,也跟着落了下去。

“多谢侯爷,多谢侯爷。”赵挽柔想去替洛言解开绳索,被赵安候伸手拦住,“一个月内,我要得到消息和他的人头。”

赵挽柔瞳孔扩大顿在原地,恐惧感再次升腾起来,张了张口才从干涩的口中说出,“我明白了。”

赵安候这是信了,但是又没有完全信,他没有问赵挽柔知道的原因是什么,隔墙有耳这个典故他深信不疑。

总之,最后一次机会,要是赵挽柔没有做到,那么她的命和她弟弟的命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

“赵挽柔,你可别让我失望哦。”

赵挽柔没有回话,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滚落下去,转眼就没了痕迹。她将弟弟手脚的绳子解了下来,眼睛上蒙的布和嘴里塞的全拿了下来,每拿一样都感觉心在抽疼着。

洛言,你跟姐姐太受苦了。

赵挽柔揉着他的手掌,满心的愧疚不知道该怎么办。

洛言眯着眼睛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他抓住赵挽柔的手,不安叫了声:“姐?”

“我在。”

赵挽柔搂着洛言,她知道这一次她们躲过了,可是她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她真的能将弟弟的解药拿到手?真的可以带着弟弟离开这里吗?

若是做不到的结果,赵挽柔不敢想。

她如今是被逼到这个地步,有些事就不得不去做了。

>>>点此阅读《金雀钗·故人》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咏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4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