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君子之刘琨重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末路君子之刘琨重生

小说:历史

作者:陇夜清笳

简介:【重回西晋末年,各路枭雄明争暗斗!】【主角身怀绝世神功,爽就对了!】 回到八王之乱后的西晋,成为中山靖王的后裔——刘琨。以并州刺史之名,凭借一身箭胆琴心,解救公主,招揽名将,收复故土,万古流芳!正是: 少年英姿动京华,琴箭双绝退胡马。 此去晋阳招旧部,闻鸡起舞复山河!

角色:

《末路君子之刘琨重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末路君子之刘琨重生》免费阅读

太兴元年五月初八夜,荧惑守心,有星坠广阳郡。

在蓟县的监狱里,一名眼神温润,玉面薄唇,长须垂胸的男子,静静地凝望着窗棂外的圆月。不论身上浆洗的粗布衣衫多么破旧,也无法让他的光彩减少一分,可钉在手脚上的沉重镣铐,却着实让他难以动弹一步。

月朗星稀,这本该是个宁静的夜,但却是他的死期。

他微微一笑,吟道:“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在半空中回荡:“刘琨,时至今日,你后悔吗?”

刘琨笑道:“大丈夫生于乱世,临危效忠,虽功败垂成,又有何憾?”

“当真如此?”那个声音又开口了,“恃才傲物,知人而不能用,也无憾吗?”

刘琨脸色一变,垂下头去叹息道:“事已至此,悔有何用呢?”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重新来过,你是否还会走上今天这步绝路呢?”

刘琨抬起头来,露出坚毅的眼神,道:“必不如此。”

“那便再给你一次机会吧……”那个声音刚刚落下,刘琨便看到眼前闪过一片耀眼的白光,在这片白光里,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直到完全消失不见。

又过了约莫半个时辰,牢房外响起磕噗噗的脚步声,两个拎着麻绳的行刑兵士大叫道:“刘琨,准备上路吧!”

当他们走进牢房,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本应束手待毙的刘琨,已经不见了!

“啊啊啊!”士兵们嚷了起来,“要犯逃跑啦!”

———

当姜宁再次睁开眼睛,却只看到黄澄澄的一片,正是浓尘滚滚,黄沙漫天,伸手不见五指,天地为之变色。他用力地枕着自己的胳膊,努力不让沙砾从缝隙中钻过来,但风沙却不让他得逞,纷纷漫过他的衣领,钻进脖子里去了。过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风尘渐渐散去,仍余留一望无际的黄沙在眼前。

“天呐,我这是在哪里?刘备的领地不是在四川吗,怎么这里这么干旱?”他正摸不着头脑,就听到身旁有人高喊起来:“刘公,刘公,你没事吧?”

听到别人叫他“刘公”,姜宁这才放下心来,便答道:“这里是何地?诸葛军师何在?”

趴在他对面的精壮汉子一愣,问道:“刘公,咱们这里没有姓诸葛的人啊?”

姜宁也是一愣,便问道:“现在是哪年?”

“光熙元年。”

“光熙?这不是‘何不食肉糜’那个晋惠帝司马衷的年号吗?”姜宁几乎跳了起来,追问道,“我是谁?”

汉子脸色一变,急忙上前捂住他的嘴,低声道:“刘公,刘公,不可当众侮辱陛下……你是朝廷新任命的并州刺史刘琨呐!”

“刘琨?”姜宁方才明白自己为何会置身如此荒凉之地,暗暗骂道,“真是无商不奸,我还是上当了!”

在五十年后的2071年,回到古代、亲身体验历史的穿越旅行已经成为各大旅行社的主打业务,姜宁一直想体验刘备波澜起伏的一生,便在货比三家以后,选择了胡柚旅行社的半价套餐——中山靖王后人之旅。

导游一边数着钞票,一边满脸谄媚地介绍:“尊敬的顾客,您的身份是中山靖王之后,您将会体验他那位高权重、戎马倥偬却又功败垂成的悲剧英雄的一生!”

这些形容词不都是说刘备的么?他怎么会变成刘琨?

姜宁心里正在痛骂,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自内心深处传来:“我只答应让你穿越成中山靖王之后,刘琨也是中山靖王的后人呀!自己读书少可怪不得我……”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穿越的效果已经生效,他的现代记忆开始与刘琨的记忆融合,他的眼前出现了几行亮晶晶的字:

尊敬的游客,您的身份是西晋并州刺史、广武侯刘琨。

您文武双全,尤其擅长弹琴与射箭,为了感谢您的惠顾,您的琴、射技能包都已经植入记忆,祝您旅途愉快!

欢迎继续选择胡柚旅行社!

刘琨又怔怔地坐了一阵子,才开口道:“阿盛,我被这阵狂风吹晕了脑袋,咱们这是要去哪啊?”

这个魁梧的汉子名叫令狐盛,是刘琨的护军。他见刘琨恢复了正常,松了口气,道:“刘公,咱们正在去晋阳赴任的路上。可是不巧,路上遭到了匈奴左部的攻击,趁着风沙来袭才死里逃生啊!”

“咱们还剩多少人?”

“随行兵士死的死,逃的逃,现在只剩下两三百名百姓跟着咱们了!”

“唉!”刘琨重重地一拍脑袋,下令道,“日久恐再生变,咱们还是赶紧上路吧!”

忽然,百姓们叫了起来:“匈奴又来了!”

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看去,刘琨见光秃秃的山坡上,卷来泾渭分明的几十道旋风,明显是马扬起的沙尘。他心里“咯噔”一下,低声道:“匈奴来了,快藏起来!”

“刘公,”令狐盛哭丧着脸,“这里一片荒漠,无地可藏啊!”

刘琨正在想辙,但一阵高过一阵的喊杀声已经传进了他的耳朵:

“站住!”

“不要跑!”

“你们逃不掉的!”

事到如今,自己能怎么办?丢下百姓逃跑的想法首先便被否决了,他不是个背信弃义的人,那么剩下的,便只能是殊死一搏了吧?

“既然自己琴、箭双绝,那就先叫这些匈奴尝尝自己的神箭!”他一边这样想,一边摘下了繁弱弓。

他闭上眼,感到一股热浪自脚底涌泉穴喷涌上来,温润了他的全身,本来干燥的皮靴上竟然升腾起一缕缕水汽,叫他看起来如同即将腾云驾雾一般。

这股热浪一路横冲直撞,最后顺着他的掌心传导到了繁弱弓上,繁弱弓仿佛被唤醒了似的,在他手中嗡鸣不已。随着这股热浪溶进他的血脉,先前阴郁的心情如冰雪消融,无影无踪,他的心潮抑制不住地澎湃起来。

他闭起眼睛,仰天长啸,内心生出了一个奇怪的隐喻,他觉得自己就像一尊盛满了热水的鼎,在烈火的助力下,咕嘟咕嘟地冒着泡。一切都是自然而然,一切也都是水到渠成,他内心一片空灵,抽出一支箭来,缓缓搭在了弓上。

他没有睁开眼睛,但他却没有活在黑暗里。他仿佛身处在一片白色的虚无中,周遭的黄沙、杂草、众生皆化为虚幻,在他眼前消踪匿迹,世界安静了。

安静得只剩下自远方而来的杀气。

“五百步。”刘琨默念。

“四百步。”

“三百步。”

“两百步。”

“一百步!”刘琨猛地睁眼,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一阵急促的战鼓声里,他身穿戎装,傲立烽火城楼之上,目光所及之处尸横遍野,鲜血染红山川江河。在他正前方一百步远的地方,成千上万身披坚甲,手持弯刀的骑兵结阵而来,誓要将他千刀万剐。

“这便是我今后要经历的事情么……”刘琨情不自禁地感慨道。他一声清啸,英风豪气直上云霄,随着裂石流云的拨弦声响起,一支羽箭应声而出!

这支箭初时看起来并无什么异常,与寻常的箭别无二致。可它飞着飞着,竟然自箭头处生出一股微弱的气流来,这股气流缠绕着箭杆前行,当到达箭尾之时,已经进化为盖地而来的狂风,将大如斗的碎石齐齐卷起。

空气中隐隐传来如雷的咆哮声,沿途的灌木杂草、石砾黄沙也被裹带着一起上了路。赶上前来的匈奴骑兵还来不及搞清楚这风起自何方,脸上、手上就已经被凌厉的风势割出了大大小小的口子,当即转身逃命,却都被吸了回来!

这一箭在人群中炸开,狂风像是被解开了封印般卷地而起,一跃成为通天的巨龙,四方的云彩无论黑白,纷纷赶来相聚,皆被巨龙一口吞下。渐渐地,这条巨龙身上的黑鳞片片分明起来,它将脑袋探入更高处的云中,一声大吼,周身电闪雷鸣!它猛地低头啄食漂浮在半空中的匈奴兵士,霎时间,哀嚎声此起彼伏!

不知过了多久,巨龙扬长而去,它的身形在空中逐渐消散,直到无影无踪。这时,在它先前升起的地方,下起了血红色的雨。

原创文章,作者:陇夜清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4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