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嫡女:极品嚣张世子妃》裴安娉,长公主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嫡女:极品嚣张世子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语笑阑珊

简介:南楚人人闻之色变的铁腕的长公主一朝惨死宫中,谁料竟然重生成了她心目中可望而不可得的高岭之花——世子顾念楚心中的白月光裴府大小姐。裴大小姐软弱可欺,而且刚一重生,就遇到了一堆烂摊子,被庶母嫁给一个跟他爹一样大的男人。庶母不仁,别怪她不义!长公主不服,重活一世,她不仅要替自己报仇血恨,还要帮弟弟守住这大好江山。可惜她不知道的是,高岭之花对白月光是假意,对长公主倒是真情。

角色:裴安娉,长公主

小说《重生嫡女:极品嚣张世子妃》裴安娉,长公主完整版免费阅读

《重生嫡女:极品嚣张世子妃》免费阅读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

正是暮色时分,外面起了大风,吹得窗纸哗啦啦作响。

一个身穿青衫子的丫鬟急匆匆跑到屋里,面色惊慌:“夫……夫人,大……大……大小姐撞墙死了!”

正坐在主位上的卢氏登时吓得“噌”一下站起身来,手上的帕子也掉在了地上,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怒道:“她怎敢……”

话未说完面色又缓和几分,依旧坐到椅子上,缓缓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动作显得不急不徐。

倒是一旁的粉衫少女急了,面色煞白道:“娘,还不快请大夫过来瞧瞧,若是出了人命,可就糟了!”

“急什么?她要寻死是她的事情!若是真死了倒也干净,以后这尚书府偌大的家产都是咱们母女俩的,哈哈!”

卢氏笑得张狂,倒是将女儿裴安婷吓了一跳。

“夫……夫人!大小姐又活过来了!”

外面又匆匆跑进来一个丫鬟,站在门口朝里面禀报了一声。

“什么?她竟然没死?”

卢氏面上的笑容僵住了,眸子微眯,站起身朝一旁女儿挥手道:“走,我们瞧瞧去,这个贱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落玉院中,正屋门大开着,风吹进屋里,烛火摇曳,里面隐隐传出哭泣声:“大小姐,大小姐,您可不能就这么去啊!”

丫鬟怜雪坐在地上,抱住小姐裴安娉鲜血淋漓的头,正嚎啕大哭。

“咝!好痛!”

裴安娉缓缓睁开眼,眼前一片猩红,血已经渗到了眼睛里,她根本看不清楚周围情形。

怜雪听见动静,忙止住哭声,不可置信地看向怀中女子。

“……小姐,小姐,您还活着!”

“本宫……本宫还活着?”

裴安娉也不可置信地看向她,眼中尽是困惑。

这番场景和这眼前之人,她如何感觉甚是陌生?

“小姐,小姐,您不记得奴婢了吗?奴婢是您的丫鬟怜雪啊!您是裴府大小姐裴安娉啊!”

裴安娉身子颤了颤:“本宫……我……是裴安娉?”

她本是南楚长公主,杀伐果决,雷厉风行,十八岁便肃清障碍,辅佐自己的弟弟坐上了皇位成为昭帝,她也成为昭帝身边最不可或缺的人。

如今二十四岁,正是风华正茂之时,弟弟性子软弱,她时常帮他打理朝政,众大臣也对她很是信服。

而她却悄悄喜欢上了京城中人人羡慕的高岭之花,那个生得清冷孤傲、面如谪仙的武宁侯府世子顾念楚。

只可惜顾念楚根本不喜欢她,明里暗里却表示自己欣赏的是温柔美人,言下之意嫌她不够温柔也不够美丽。

人人都传言,他喜欢的是京城男子心目中的白月光,也就是艳冠京城的礼部尚书之嫡女裴安娉。

作为长公主,在那吃人不见骨头的皇宫中,倘若是性子太过于温柔,只怕早就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但是她又不想放弃自己喜欢之人,于是三番五次纠缠于他,这样持续了一年多,终于在鼓起勇气表白时,被他严词拒绝。

长公主红了眼,咬牙问他喜欢之人是不是裴安娉,若是,她立刻就派人斩杀之。

可惜顾念楚只是抿嘴冷笑,并不答复她。

于是长公主便将裴安娉作为自己的假想情敌,甚至想过怎么找机会弄死她。

可惜她还没弄死裴安娉,自己就先被顾念楚弄死了。

裴安娉只觉得自己额头上伤口疼得厉害,却顾不得处理,只一叠声让人拿镜子来。

怜雪忙将她扶起坐下,跑去梳妆台上拿出一面铜镜递给她。

裴安娉接过铜镜,迫不及待朝里看了一眼,登时被吓了一跳,只见镜中之人满脸是血,看起来甚是狰狞恐怖。

她忙又吩咐怜雪去拿热水替自己擦脸。

等收拾好伤口,确实看清楚自己的长相后,裴安娉不由倒抽一口凉气。

虽然镜中这张脸看起来又憔悴又苍白,但的的确确与自己原来平平无奇的脸不同,是一张倾国倾城的面容。

抚摸着镜中这张自己既羡慕又厌恶的脸,裴安娉有一刻失神。

莫非,自己真的是借尸还魂了?

还未等她来得及细想,外面便传来了匆忙的脚步声。

“你这下贱的小蹄子,竟然还敢找死?”

她惊愕转过头,便看见一个圆脸的中年妇人怒气冲冲地冲进屋来。

站在一旁的怜雪忙上前去阻拦:“夫人,夫人求您放过大小姐吧,大小姐头上已经撞出了……”

她话未说完,已经被卢氏狠狠一掌推了出去。

怜雪摔在地上,又跪着扑上前去将卢氏的大腿抱住:“夫人,求您饶了大小姐吧!”

裴安娉有些迷惑,她还未来得及弄明白眼前状况,便看见卢氏举起手,一巴掌朝她扇了过来:“我让你个贱货学人家自尽!有本事你就真的死掉,这样我就不会逼你嫁人了,你赶紧去死啊!”

裴安娉彻底被打懵了,再加上这一巴掌让额头上刚刚凝固的伤口重新撕裂,浓稠的血水又流了出来。

烛火明明灭灭,让她满是鲜血的面孔变得更加狰狞起来。

卢氏似乎被吓住了,她讪讪地退后几步,没有再继续打下去。

但是裴安娉却感觉伤口疼得厉害,渐渐有些撑不住了,最后在怜雪的哭喊声中,她又晕了过去。

这回卢氏是真的害怕了,毕竟是因为她打了一巴掌,才导致裴安娉晕过去的。

赶忙让人去请大夫来。

吹了一夜的风,终于停下来了。

裴安娉再次醒来,已经是次日午时。

怜雪不在床边,裴安娉看着床顶那半旧的蚊帐,又转过眼打量屋内陈设,只见屋里简陋到还不如宫里下等宫女住的屋子。

这裴安娉好歹也是京城知名的美人,谁知竟住在这样寒酸的环境中,确实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而自己借尸还魂后,竟然一点关于裴安娉的记忆也没有,满脑子全是长公主的记忆。

她想叫昨晚拼死维护自己的那个丫鬟进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刚想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没记住那丫鬟的名字。

“咳……有人在没?”

原创文章,作者:语笑阑珊,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28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