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王爷江湖行免费全文阅读

相看泪眼、无语凝噎的萧、章二人久久才能平复心绪。

这一幕落在十步开外一棵枯树上的黄四郎的眼里,格外的难以言说,

从第一次摸剑便不可自拔,从此浸淫剑术数十年的黄四郎,早就忘了情为何物,此刻心里居然有了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触。

章函丘收起悲伤情绪,言辞恳切的说道:

“殿下,你现在必须赶快离开这里,去找洛白羽他们,

仅凭费才那个无良纨绔,他还不至于敢这么对殿下。

末将怀疑是朝廷里有人要置殿下于死地,这很可能是对方布的一个很大的局。”

萧离似乎没有在听,眼睛看向远处的阴山方向怔怔出神。

章函丘眉头深锁,好几次欲言又止。

“关于阴山一役,你是否有话要跟本王说?有人提前将行军计划泄露给了楼荒,你可知道?”

萧离突然回头看向章函丘,眼神洞若观火,是试探,也是笃定。

……

就阴山一役,萧离仔细想过其中的繁枝细节。

再加上小乞丐曾描述过战场上的残破兵刃和支离破碎的盔甲。

他分析出战败有两个原因:

一是有人泄露了行军计划。

二是有人临时换掉了大批的兵刃和盔甲。

试想梁王大军突然遭受伏击,如果不是事先有人将行军计划透露给楼荒。

楼荒的大将车布又如何会连夜在阴山设伏?

还有这次出征都是万里挑一的精锐,若不是有人在兵器和盔甲上做文章。

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被被对方的山石滚木,和轻装骑兵所击杀的溃不成军,以致全军覆没。

而做这一切,致使阴山战役失败的人,必定会得到某种好处。

比如兵权,而唯一有望得到兵权的人恰好只能是章函丘。

所以萧离不得不怀疑这一切都极有可能是章函丘所为。

……

被看穿一切的章函丘踉跄跪倒在地,却问了萧离一个不明就里的问题:

“殿下可有文从武文将军的消息,他是否也死在了战场上?”

提起文从武,萧离冷冷的脸上似乎出现一丝笑容。

“那小子啊,脾气跟驴一样倔,明明跟洛白羽一样十足的书生气,却偏偏是个愣头青。

当日双方一交战,那小子一马当先提着一口黑色朴刀,很快就冲进了敌军阵营。

只是后来,局势混乱,敌军越来越多,我军被冲击的七零八散。

直到我昏迷,就再也没见过他,现在想来他必定是凶多吉少了。”

说到后来,萧离眼眶通红,强忍泪水,声音都似有些发抖。

片刻后,萧离恢复冷静,问道:

“你为何向本王打听文将军?”

“末将本是一介草莽,幸得文将军提携才有今日,自然与他的交情要比别人深厚些。”

萧离突然眼神凶狠,语气冷厉说道:

“所以你到底要对本王说什么?”

章函丘意识到了梁王的猜疑,只是他心里清楚,如果说真有人投敌叛国,那个人一定是文从武。

他想起了临出征前的那几日,文从武总是半夜独自出城去往阴山方向,黎明方回。

刚才问过梁王,章函丘推断文从武很可能已经投敌。

所以才敢一马当先冲去敌军的阵营。想来敌军那边当时已经有人在接应他。

但文从武对他来说,有知遇之恩,没有文从武,也就没有他章函丘。

罢了,罢了,欠你的今天就一并还予你!

念想至此,章函丘心一横,开口说道:

“关于阴山战败,我的确有话说,因为是我给楼荒透露了我们的行军计划。

我愧对梁王殿下,愧对文将军,愧对数万兄弟!”

萧离双拳青筋凸起,恨不得一拳打爆章函丘的头,他愤恨道:

“所以也是你偷换了将士们的武器和盔甲?

你知不知道数万铮铮男儿因为你,现在尸骨无存?”

声泪俱下的章函丘神情却异常平静,他并没有回答萧离的问话。

而是缓缓起身,自言自语道:

“我罪孽深重,得知兄弟们全部遇难,早就不想苟活于世了。

兄弟们,现在我就来陪你们!”

说话间,章函丘已经拔出腰畔长剑,寒气逼人。

突然暗影里飞出一人来,握住了章函丘的手,可惜还是迟了。

长剑划断了脖子,鲜血四溅,溅在萧离的白色大氅上梅花点点。

萧离整个人是懵的,他设想过章函丘死不认罪、以死相搏。

那样的话,他心里还会好受一点,

可现在他并没有感受到替兄弟们报仇的快感,有的只是空虚,无边无际的空虚感。

萧离眼神空洞,茫然的俯身抱起章函丘的尸体。

不对,似乎有哪里不对,

他后悔他刚才的猜疑了,他突然意识到他可能错怪了章函丘。

等萧离把章函丘的尸体放在了官道,把自己的白色大氅盖在章函丘的身上后。

他才能开始思考,也是在这时,他才注意到身边有个陌生人。

萧离诧异道:“你是谁?”

“黄四郎。”

黄四郎声音沙哑,字字生涩。

“你认得我?”

“你是梁王。”

萧离心忖道:

“此人身手不似行伍出身,想必是江湖中人。”

萧离又试探着问道:

“刚才你出手是想救我?”

“是,你不能死。”

萧离突然笑道:

“这么说你是保护我的?”

“是。”

萧离自嘲道:

“经过阴山一役,有多少人因我而死。

现在又有多少人想要我这个“死人”再死一次,偏偏你说你要保护我?”

黄四郎没有回答,却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

“你不像梁王。”

萧离冷哼一声:“哦?”

黄四郎淡淡说道:

“梁王常年领兵,杀伐果决,性格坚毅,可像你今日这般失态,属实不像。”

萧离长叹一声,却已少了很多悲苦:

“人嘛,都是会变的,你不也一样,今天的话格外多。”

黄四郎好奇问道:

“你知道我平常的样子?”

“说话跟练剑一个道理,不常锻炼,就会生涩了,我听的出来。”

黄四郎恍然,想当初一心只求剑术精进,终有一日可以在江湖中扬名立万。

抱着朝闻道夕死可矣的心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自己的确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说这么多话了,这种感觉好像还不错。

于是他打算索性再多说些:

“你们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现在似乎并没有怪他。”

萧离答非所问的说道:

“人死了,就什么都结束了。”

也许就在章函丘死的那一刻,萧离和黄四郎都变了。

萧离继续说道,像是说给黄四郎听,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守,都有自己的信仰。

权力和野心无疑也算在其中。

每个人都可能为了这些悍然赴死。

就像练剑之人注定为剑道死。

而我注定要死在战场上。”

黄四郎打断他的话,说道:

“你不会死,”

“为什么?”

黄四郎淡淡说道:

“因为有我在,你就不会死​。”

萧离轻笑道:

“可你应该知道,刚才他没有要杀我的意思。

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出手,这样他就不会死了。”

黄四郎摇头道:

“没用的,他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不是你死就是他亡。

何况他原本就是要杀你的,只是不知道为何突然改变了主意。

我早一点出手他也一样要死,只是会死在我的手上,没有区别。

所以当他拔剑的时候,他就已经注定是个死人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1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