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王爷江湖行免费全文阅读

梅寒云的父亲梅无咎是朝廷设在金陵郡的“武选司”主事,隶属兵部管辖。

日常负责筑器征兵用于南疆战事的补给,这次阴山一役,武选司首当其冲,不遗余力。

然而当梁王的死昭告天下后,朝中试图搅弄是非之人,愣是给梅无咎扣了顶办事不力的帽子,要求革职彻查。

他们也不想想,且不说这么做给梅家带不来半分好处。

单说梁王萧离自小与梅家的这份交情,他们就不可能如此行事。

萧离从小便受先皇帝萧衍偏爱,可能是出于对白灵素的愧疚,萧衍总是对其言听计从。

五岁那年,“武选司”主事梅无咎带女儿梅寒云,进宫参加“百花宴”,恰好撞见百无聊赖的萧离。

当时的梅寒云虽然对虚情假意、曲意奉承的官场不甚了了。

却也大致觉出了这些大人们的虚伪嘴脸。

于是趁着父亲不注意,便偷偷离开了宴会。

皇宫里百折千回九曲连环,她也就不出所料的迷了路。

但小孩子看什么都新鲜,瞧什么都稀奇,一时之间疯玩的不亦乐乎,竟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后来被两个宫女瞧见,宫女以为是谁家的千金大小姐,或者是哪位妃嫔家的小公主。

也不敢放肆声张,只是紧紧尾随。

等梅寒云回过神来,撒丫子就跑。

好巧不巧的跟同样觉得“百花宴”乏味可陈、出来闲逛的萧离撞了个满怀。

看到梅寒云神情慌张,萧离一把抓住前者,厉声道:

“你是谁?是不是小偷?”

“你才是小偷。”

梅寒云也不甘示弱,扯着嗓子反驳,还与萧离扭打在了一起。

诚如萧离所说,梅寒云几年后的确做了“小偷”,首先偷的就是他萧离的心。

再后来经过两个宫女过来劝解,两人这才自报家名,消除误会。

集先皇帝萧衍的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萧离,并没有养成飞扬跋扈的性格。

相反他从来不会为难苛责于伺候他的下人。

所以他让两个小宫女替梅寒云保密,说他会亲自送梅寒云回去,两个小宫女也就欣然应允了。

那天萧离带着梅寒云去看了碧螺湖“万鲤朝锦”的恢弘气象,也听了仙人台“凤凰于飞”的天籁仙音。

还带去自己的住处,把自己平日里珍藏的宝剑名刀拿出来好一通炫耀。

结果被打娘胎里就听着铸剑炼器声长大的梅寒云挑出来好几处瑕疵。

那日,两个年岁相仿的孩子,玩到很晚才回到宴会,百花宴早就已经曲终人散。

只留下战战兢兢的梅无咎,和雷霆震怒的萧衍。

太监、宫女、禁卫军的人搜遍了大半个皇宫,回话只有一句:

“禀皇上,没找到。”

他们心里也都有一句话:

“萧离殿下那里还没有找过。”

他们不敢去,也想不到梅家幼女竟敢跑去萧离的住处。

要知道,那个地方,除了当时还是太子的皇弟萧宗煜可以自由出入,连皇帝去都需要敲门的。

事后,怕皇帝会责难梅寒云,萧离主动揽错,还破天荒的对他的父皇撒了回娇,

显然这招很管用,没见过如此乖巧萧离的萧衍,顿时怒火全消。

甚至都想好好奖赏于梅家父女二人,颇有千金买一笑的嫌疑。

萧衍心里还不免感怀一番:

“行事做派简直跟你娘如出一辙!”

最后,不痛不痒的罚萧离禁足一日,此事也就此作罢!

一年后,皇帝萧衍驾崩,太子萧宗煜继位。

再没有约束的萧离更加跳脱,不愿呆在皇宫的他,时不时的往梅家跑。

这下害苦了他那个年逾古稀的老恩师,拖着一把老骨头,常年来回往返于京城跟金陵。

他的老恩师冯孝孺:一代大儒兼深通兵家之道,本该致士归田、颐养天年的年纪。

却不想家族遭小人陷害,后被江湖事江湖了的白灵素所救。

这才拖着年迈身躯留在了朝廷,以报白灵素的涌泉之恩。

冯孝孺曾对怀胎三个月的白灵素说过一句玩笑话:

“你说你留了两个人给你的宝贝孩子,一个丢在庙堂,一个丢在江湖。

为何偏偏那个留在庙堂的人是我,要知道这宫墙深深,表面锦绣华庭,实则危机重重。

相比之下,那江湖倒是可爱的多,我倒开始羡慕起留在江湖的那位了。”

白灵素轻挑秀眉,轻声道:

“怎么?不愿?”

冯孝孺只回了八个字:“肝脑涂地,在所不辞!”

后来冯孝孺自请为军师身份,自愿跟随萧离鞍前马后。

在灭北楚的时候,萧离不想再让冯孝孺受颠沛流离之苦,便将老恩师强行留在了那里。

……

萧离突然感到脖颈微凉,抬头望去,天落细雪,他伸出细长手掌去替小乞丐遮挡。

同样的情景还是多年前,他为当今的小皇帝用手挡雪,结果小皇帝撒娇的钻进他怀里……

也不知道隔着千里山河、隔着皑皑白雪,小皇帝是不是也会借着月色思念他这个哥哥。

“梁哥哥,下雪了,咱们回屋吧。”

小乞丐的声音把萧离拉回到了现实。

萧离示意小乞丐先回去,自己则痴痴的坐在原地,千头万绪,百感交集:

十一岁他便挂帅出征,救万民于水火,黑色“梁”字大旆所过之处,敌军更是闻风丧胆。

这次与楼荒大战,战前也做了充分的准备。

比如何时整顿,何时进军,哪里设伏,哪里佯攻诸如此类种种。

期间在三处军事要塞的选择上有些争议,这三处要塞分别是:倄山,华谷,阴山。

最后还是凤字营主将文从武亲自连夜查探后,一致定在了阴山。

原定计划过阴山后安营扎寨,然后一切水到渠成。

可事实是梁王的大军刚行至阴山,便遭遇了楼荒军队的伏击。

临危不乱的梁王,命令全军有序撤军,他清楚的知道,这支部队的战力。

说以一敌百一点也不为过,即使遇百万雄师,要想全身而退也不是难事。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最是精兵强将,却偏偏手中兵刃如枯朽腐木,不堪一击。

最后一场战争变成了一场屠杀与被屠杀。

想来自从梁王驻守南疆以来,楼荒便是噤若寒蝉,如履薄冰以求自保,哪里就敢撸大幽国的虎须。

这次贸然发难,其中疑窦重重,必有蹊跷。

萧离要彻查此事,他要给他死去的亲友挚朋、兄弟同袍一个交代。

可他现在在世人眼里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现在需要先设法恢复自己的梁王身份。

他决定先去一趟“潼关”,在大军出发前,他把潼关交到了一个叫章函丘的人手里。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1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