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王爷江湖行免费全文阅读

看到小乞丐许久都没能止住哭泣,麻二哥关切的问道:

“小乞儿,你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嫌馒头不好吃?要不明天俺去天琼崖给你找点野味,解解馋?”

这天寒地冻的,野味岂能好找?若能找到野味,今天也不至于吃馒头了。

这话说出来连麻二哥自己都不信。

但小乞丐却信,只是想起悲惨往事,想起穿白衣配黑刀的大哥,不能自已而已。

小乞丐低声说道:

“二哥,我没事。”

麻二哥是个一条肠子通到底的主,哪里能猜到他这个弟弟此时的所想所念。

听后只是在一旁嘿嘿傻笑,再不知怎么劝慰。

这时,更夫凑到跟前,擦去小乞丐脸上的泪,一半正经一半玩笑的说道:

“好了,别哭了,你现在也是个小男子汉了。

你前一阵儿不是还跟你的小伙伴们说过,天下穷苦是一家。

你们呀,都共有一个姓,那就是姓乞。

共有一个家,那就是乞家,你还说长大后要立志像你的白衣大哥。

甚至像梁王那样,征战四方,保家卫国呢。

怎么现在却哭哭啼啼的像个小姑娘一样,啊?哈哈哈!”

小乞丐挺了挺胸膛,噘嘴道:

“我当然是男子汉,我……”

或许终是觉得难为情,眼眶含泪的朝更夫深深作了一揖,以表谢意。

便也不再哭泣,就此作罢。

看到弟弟总算止住了哭声,麻二哥这才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小乞丐的肩膀,说:

“那咱们快回家吧,俺背你。”

“不用,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刚被夸有大志气的小乞丐,自然不会让麻二哥背。

刚迈开腿要走,忽然想起身后还有一具“诈尸”。

他停下脚步,手指指向刚才那小“尸”山处对麻二哥说:

“对了,二哥,那里,那里刚才有人动了。

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要不咱们过去再看一眼吧。”

麻二哥看向小乞丐手指的方向,只见横七竖八的躺着七八具尸体,心里犯嘀咕:

“这战役结束都两天了,怎么可能还有人活着?”

不过嘀咕归嘀咕,身体还是很诚实,拿着火把一马当先。

“你想看,咱就去看。”

麻二哥转头又对更夫说:

“更夫大哥,你如果害怕,就先在这里等俺们。”

更夫大笑道:

“笑话,我走过的夜路比你的年岁还长,你觉得我会怕?”

这个说辞太绝了,绝的麻二哥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三人来到小“尸”山旁,蹲下身将火把凑近,挨个扫视。

“看盔甲,是咱们幽国的将士,”

三人中最见多识广的更夫开口说道,“只是,好像都……”

“快看,最下边那个人又动了。”眼尖的小乞丐突然大喊。

又挪开一具尸体后,果然发现最下边还有一人胸膛在微微起伏,奄奄一息。

小乞丐趴到那人跟前,看得仔细,生怕是自己的白衣大哥。

但见那人头发披散,双眼紧闭,嘴唇干裂苍白,脸上血污难辨相貌,身形推断貌似少年。

身上银白盔甲不似普通甲兵,只是盔甲已经破烂,直嵌肉里。

身上有十数道血洞刀兵破甲见白肉,小腿处也被大戟刺穿。

“二哥,咱们救救他吧,好吗?”

看到这般惨状,小乞丐又快忍不住要哭了。

更夫看到垂死少年的身形,只觉似曾相识,却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更夫皱眉思索间,麻二哥已经粗声说道:

“咱们先带他回草庙村再说。”

……

昏迷中的梁王萧离感觉自己仿佛一脚跌进了冰窟。

无边无际的寒冷侵蚀着他身体的每一个毛孔。

前方忽然有火把出现,火把映照的光渐渐淡去,恍惚如烛火。

就仿佛来自地狱的引魂灯,大限已至吗?

她还没有等到他的捷报。

他萧离从来就不是会言而无信的人啊,看来这次要食言了。

接下来不是应该过奈何桥吗?

怎么他突然就变得轻飘飘起来,像浮云一般飘来荡去。

只是偶尔会有不知名的东西一次次撞击自己的身体,很疼却叫不出声。

到后来便连那点残存的意识也不复存在了。

……

背起像浮云一般的梁王萧离的正是三人行必有一壮的麻二哥。

不曾想,麻二哥这一背,竟然背起了幽国万里河山,百年中兴。

回草庙村的路上,麻二哥看盔甲硌的梁王生疼,便替他把盔甲脱下来。

丢弃在了路边一个小土坡上,后来这个小土坡被名贤大儒黎文安亲自题名为:“卸甲坡”。

草庙村隶属凤凰落管辖,北连金陵,南靠潼关。

此地民风淳朴,虽穷苦却多有大义者。

因早年间传闻常有凤凰栖息于此,故而颇有盛名!

只是后来连年受楼荒滋扰,战火摧残,日显颓势。

直到最近几年,梁王崛起,降鬼方,灭北楚,攻东胡,

并在南疆潼关驻扎大军,将镇远侯之子费才取而代之,

楼荒终有所忌惮,不敢越雷池半步,方才得以休养生息!

小乞丐一行人回到草庙村,把梁王安置在了,三人行必有一富的更夫家里。

说是家,其实也就是一处废弃的宅子,比小乞丐他们住的山神庙强不了多少。

更夫是个仗义的,当晚便腾出了屋子给小乞丐他们,自己则去了凤凰落当值。

更夫走后,看着躺在缺了三条腿的木床上的少年,小乞丐不无担忧道:

“麻二哥,他还能活吗?”

麻二哥把更夫家里所有能驱寒扛冷的败絮残棉都盖在少年身上,才开口说道:

“俺觉得够呛,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现在最要紧的是要请郎中给他好好瞧瞧。

然后再抓些草药,至于能不能活命,就得看他的造化了。”

顿了顿,麻二哥面有难色的接着说道:

“人是背回来了,可严重的伤势总是要花银子请郎中的。

街坊邻居若是救济口吃食不在话下,可借银子看病,就是无米之炊了。”

小乞丐皱眉沉思,眼珠四转,突然心下便有了计较。

“二哥,你不是说明天要去天琼崖给我打野味吗?”

“呃?”

“你明天只管去天琼崖,抓只野鸡野兔啥的。

回来咱们熬汤给他补补,请郎中的事,我去办。”

麻二哥惊诧道:“你有办法?”

小乞丐故作神秘,顾左右而言他。

“二哥,我知道你肯定饿了,刚才背人回来的时候。

你的腿直打摆子,喏,给你吃,我不饿。”

说着从怀里掏出麻二哥讨来的馒头递了过去。

麻二哥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小乞丐拦了下来:

“二哥,快吃,吃完就睡觉,攒足精神,明日一定要打到野味回来。”

蜷缩在角落里的麻二哥很艰难的吃完馒头。

看着趴在床边的小乞丐,眼中泛泪。

他可不懂什么民族大义,什么家国天下。

他只知道小乞丐就是他的天,天说什么就是什么。

明日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打回来野味……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1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