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王爷江湖行免费全文阅读

萧离蹲下身,把盖在章函丘身上的白色大氅四角往里掖了掖。

好似生怕章函丘着凉,然后没来由的说了一句:

“我猜疑你在先,你想杀我在后,所以咱俩扯平了,如果有来生,我们再做兄弟!”

好奇于萧离面对仇人还能如此淡定,黄四郎疑惑的问道:

“他已经承认自己投敌叛国,你就这样原谅他了?”

萧离起身,淡淡说道:

“如章函丘这般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投敌叛国者,你见过几个?”

黄四郎摇了摇头。

萧离接着又问:

“他既然没做亏心事,又为何刚才要杀我?最后又为何改变主意选择自杀?”

黄四郎抓耳挠腮,百思不解。

萧离没有准备说下去,而是转身离去。

黄四郎紧随其后,“所以呢?”

萧离头也没回,说道:

“如果你能笑一个,我就告诉你。”

黄四郎停下脚步,捏了捏自己的脸,发现要自己笑一个比杀一个人还难,于是也就作罢!

再抬头看时,萧离居然在前边停下等他。

赶上前去,黄四郎语重心长的说道:

“以我多年的江湖经验,你应该把章函丘的尸体毁尸灭迹。

最不济也要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才好,否则幕后之人还会派人追杀你。”

萧离面色沉沉,沉声说道:

“我之所以把章函丘的尸体放在官道,就是为了让费才他们能及时发现。

一来,费才会厚葬他,以免他暴尸荒野。

二来,我就是要留下这条线索,好叫幕后的人能找到我,引蛇出洞,省的我去找他们。”

黄四郎倒不是怕人追杀,只是嫌麻烦。

碰上个武功高强,能让他拔剑一战的人物还有点意思。

若是来刺杀的,都是些资质平平、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宵小毛贼,反倒无趣的紧。

“接下来,你要去哪儿?

“去京城。”

“为何又不走了?”

萧离捂着肚子,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唉声叹气:

“我现在又累又饿,自然要先找地方吃饭睡觉,不过吃饭睡觉是要银子的。”

萧离说完话,不怀好意的看向黄四郎的方向。

黄四郎听出了萧离话里的弦外之音,急急说道:

“你可别打我的主意,我是答应别人要保你性命,可不是你的仆从小跟班。”

“那如果我被饿死或者被冻死呢?你岂不是也没法交差?”

黄四郎想了想也对,心情沉闷的闷声说道:“前边我知道有一家“四海客栈”。”

萧离嘿嘿笑道:“请兄台带路。”

萧离心里好笑,真是白瞎了这副鹰视狼顾之相,却原来是个憨痴之人。

黄四郎突然摇头叹息,道:

“你越来越不像梁王了?”

“那像什么?”

“像泼皮无赖。”

萧离感觉自己身心俱乏、体力不支,于是便试图用说话来让自己转移注意力,笑道:

“你说对了,有些人呢,看着像王爷,实则是泼皮无赖。

有些人呢,看起来凶神恶煞,实则憨厚老实。

有些人呢,满口仁义道德,背地里却做着那大逆不道的勾当。”

……

满口仁义道德的怀王,此刻正拿着镇远侯递交的一封信出神。

信是费才写给他父亲的。

信上的大致意思是:

经查实,梁王殿下出现在潼关,后杀死章函丘章将军,逃匿!

当然其中免不了要添油加醋的说自己如何聪敏决断。

如何英明神武,奈何梁王太过狡猾之类云云!

少顷,看到怀王放下信,拿起纸笔。

镇远侯殷勤的走过去替其研磨,并小声问道:

“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办?”

萧仁铺好一方小纸条,笔走龙蛇,铁画银钩,匆匆写就。

然后交到镇远侯的手上,说道:

“飞鸽传书给金陵郡郡守许世丞,他知道该怎么办。”

镇远侯不敢细问内容,小心翼翼的将纸条收起,作揖退下。

……

怀王萧仁是当今小皇帝萧宗煜的皇叔,自先皇萧衍相思成疾驾崩以后。

萧仁一面极力辅佐萧宗煜,一面却暗地里培养自己的党羽。

不显山不露水的谋划着自己的春秋霸业。

在他的心里总觉着这皇位本就应该是他萧仁的。

他从小就中规中矩,隐忍不发,论文韬武略、治国安邦,哪点比那萧衍差,

凭什么到头来就便宜了他萧衍。

那个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萧衍只是运气好。

在乌木岭一战扬名,得了父皇的青睐。

而说到底这一切都怪那个江湖中半路杀出的女魔头白灵素。

他只能等,只能忍。

后来萧衍驾崩,白灵素不知所踪,萧宗煜又遵遗诏荣登大宝。

本想着先任由萧宗煜做个傀儡皇帝。

等哪天时机成熟,废了他的帝位,也全看他萧仁的心情。

不曾想在他满心以为,天下唾手可得的时候,白灵素的儿子梁王萧离崛起了。

这次他不想再等了,也不想再忍了。

于是他苦心谋划了梁王的阴山战败。

又逼着小皇帝昭告天下梁王的死讯。

正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他的计划已经开始了,这次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拿回本该属于他萧仁的一切。

怀王平日里做的一手表面文章,瞒上欺下,表里不一。

比如怀王府里的丫鬟仆从没有一个寻常豪门望族的多;

比如偌大的怀王府没有雕梁画栋、亭台楼阁,曲径幽幽;

比如拨给某地的赈灾银,怀王府就填补了过半;

如此等等不足道哉的逢场作戏。

却常常引得不谙朝堂的平头百姓,和若干卖官鬻爵的贪混官吏,好一通歌功颂德。

甚至史官记录有云:

怀王安内则百姓安居乐业,梁王攘外则边境再无硝烟。

此二人真乃幽国之肱股,是幽国之福,万民之幸!

也有那心照不宣的软懦贤臣,背地里过过嘴瘾:怀王,国贼尔!

……

镇远侯走后,怀王轻拍手掌,门外便走进一人来。

“属下参见王爷!”

来人是一女子,着黑衣,黑带束发,不苟言笑,倒也算得上英姿飒爽,只是那双眼睛冰冷的出奇。

怀王捋了捋自己的胡须,开口问道:

“七月,你说梁王该不该留?”

>>>点此阅读《少年王爷江湖行》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1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