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红!重生小撩精靠颜值封神了(苏羡安,彦君)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爆红!重生小撩精靠颜值封神了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饮砚

简介:一朝穿越,商穗岁成了空有美貌的选秀花瓶小明星,一路火花带闪电,在娱乐圈掀起一轮血雨腥风。人不红被剧组删戏?红起来弄死你!被没品综艺剪辑全网黑?打脸警告!捆绑炒作,对家狂死?教你做人!某日,被记者询问感情生活,商穗岁轻蔑一笑——“谈什么感情?赚钱他不香么?”直至一次直播,她因动作幅度过大露出腰肢,观众正要舔屏,突然从旁边走出一个男人,一把把她拎出画面。弹幕:“?????”

角色:苏羡安,彦君

爆红!重生小撩精靠颜值封神了(苏羡安,彦君)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爆红!重生小撩精靠颜值封神了》免费阅读

彦宅。

苏羡安躺在地上,她紧紧抓着胸口,呼吸急促。

不足一米远的药瓶,可望而不可及。

视线朦胧间,她看到彦君蹲下身体,拿起药瓶。

“是要这个吗?”他眼神温柔,声音缱绻。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手指想要抓开气管,让更多的空气进入到肺里。眼神因为听到对方的话,迸发出强烈的求生欲望。

“给,给我。”短短的两个字,已经耗尽她全部的力气。

“哟~彦太太。”一位浑身赤裸的年轻女人,起身从床下捡起彦君的衬衫,披在身上,风姿绰约的赤脚走到她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是在求我们呀?”

“别闹!”彦君一巴掌拍在女人的屁股上,“别耽误我救人。”

看他表情,不像是训斥,更像是调情。

这,就是自己爱了15年的人?

苏羡安不可置信,周身寒冷刺骨。

冷。

太冷了。

苏羡安分不清冷意是自她体内而起,还是地板上的寒冷传递到她的身上。她闭上眼睛,蜷缩着身体,只希望能保留住身体里那最后一丝温暖。

“喏,不是要吃药么?给你。”

苏羡安的脸颊感受到温热的触碰。

她睁开眼,只见男人的手掌之上躺着两粒白色的药片。

看着那两粒药片,苏羡安视线模糊,眼泪终于忍耐不住夺眶而出。

彦君表情是真挚的,但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看清了他完美的面具之下,那极尽赤裸裸的冷漠与厌恶。

男人残忍而又充满诱惑的开口:“你知道的,有一片虽然能治好你的哮喘,但副作用可能会致死……安安,你要选哪一个呢?”

磁性的嗓音,宛如恶魔的低语。

……

两个小时前。

“苏小姐,您不可以出去的!”病房里的小护士推门就见到苏羡安换好衣服,一副打算出门的装扮,立刻制止。

“嘘!”苏羡安连忙扯她进屋,关好病房门,让她放低音量:“小点声。今天是我们10周年结婚纪念日,我想回家给我丈夫一点惊喜。你也知道,住院这几年他很辛苦的。懂吧?”她的眼神亮晶晶,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纯真。

“两位感情可真好!”小护士羡慕地说,然后眼睛一亮:“你之前一直在努力复健,就是为了这一天吧!”

苏羡安点头如捣蒜,真挚的眼神让人不忍心拒绝。

小护士忧心忡忡地看了她的看了眼左腿,更准确的说是那条义肢,“可是……”

断口处的肉被摩擦的还是很痛,但一想到彦君看到她完整的出现在眼前那激动的表情,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苏羡安怀着满腔的爱意与期盼打车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没曾想,打开房门,入目便是一片狼藉。

玄关处躺着一只陌生的高跟鞋。

另一只散落在客厅。

通往卧室的方向,零星散落着男人,女人的衣服。

卧室门半敞,能听到里面传来地板摩擦的声音。

苏羡安有些发蒙,先开始还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猜测是不是在修什么东西。

紧接着就是女人柔媚的声音。

又甜又软又娇。

苏羡一怔,没由来的,自心底生出一阵恐慌。

果然。

“S吗?”

男人声音低哑,久违又熟悉。

久违是因为,他已经好久没用那么性感温柔的语气和她说话,熟悉是因为……

那是她的丈夫。

苏羡安气得浑身发抖,攥紧双手,一步一步走向那个方向。

彦君出轨了。

这毋庸置疑。

但出轨之后呢?

她该怎么办?

要离婚吗?谁离开谁还不能活了?

可离婚后呢?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吗?

在她的腿已经截肢,她的声音也已经嘶哑难听,她真的还能站在舞台上吗?

更何况……

她抬起手,轻轻抚摸脖颈接连前胸后背狰狞的伤痕。

更何况还有这丑恶的烧痕。

她的脚步如有千斤重,有些不敢上前。

那场事故之后,不是没有怀疑过会被彦君厌弃,也想过要离婚放他自由。

只是彦君一直表现得太过依赖自己。苏羡安那时候真的以为自己之前所有的付出,在那一刻都得到了回报。

自己当年没有看错人也没有相信错人。

“你老婆…那副模样,也,也挺惨的。”

“别在这时候提她,你不嫌倒胃口?嗯?”多年事业上的成功,以及丰富的舞台经验,彦君太懂得如何散发出他性感成熟男人独特的魅力,他轻咬对方耳廓,低声打断。

空气里弥漫着X气和汗臭味,几令苏羡安作呕。

里面无人再说话,只能听到两人愈加荒唐的欢闹。好一阵,女人才慵懒的开口。

“她当年舍身救你,你就这么对她?”

“呲,我求她救了?媒体一天天的拿那件事报道,不够恶心我的。火又不是我放的,我也是受害者。”

苏羡安一下想起,29岁那年录音无端燃起大火,吊灯从头顶轰然坠落,她扑上去推开彦君,生生挨的那顿砸。

背部烧伤,左腿截肢,肺部受损,呼吸道呛伤。

那是自她23岁巅峰期隐退,用自己音乐上的天赋扶持彦君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明星,唱成了响誉国际的天王巨星之后,即将又一次迎来事业上的巅峰时刻,却被那次突如其来的事故生生折断。

她在病床上歇斯底里,整天折磨的周围人濒临崩溃,最后还是经人劝导才把所有情绪发泄到创作上。

篇篇经典,曲曲精华。

“听说你老婆,当年在在创作上也是个难得的天才。”

“怎么?我给你写歌还不够?你还想着别人?”

彦君混到如今这个地步,太明白什么叫祸从口出。更知道哪些话能说,哪些话不能说。他绝不会在任何场所给自己留麻烦。

这,也是苏羡安教他的。

“哪有~不过你答应过我,要给我两首歌做下一章专辑的主打歌,你可别欺负我!”女人才不管交到她手上的谁到底是谁写的,反正最后都是由她来唱,这就足够了。

“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欺负你?”

苏羡安终于是忍耐不住,一把上前推开了门。

原创文章,作者:饮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09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