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医有光(莫意莫意,小兰)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武医有光

小说:神医

作者:一刀破天

简介:乡村小子有光,无意中得到了丈天尺中储存的两段记忆,即武者的一生和医者的一生,其游历江湖,以医救人,以武制恶,伴随着其与进入都市的第一个女友如梦、其青梅竹马的小兰、与一心想要得到丈天尺的富甲天下的乾中子,权倾天下王白幺等人的恩怨纠葛。最终悟得丈天尺的真正奥秘和世界的真相,以一己之力阻碍灭世计划,守护地球和人类。

角色:莫意莫意,小兰

武医有光(莫意莫意,小兰)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武医有光》免费阅读

十八九岁的少年有光,经历千辛万苦从山里来到大都市中州,手里拿着一把黑黝黝的尺子,这尺子可是有光的宝贝,有光经常把它当斧头,当菜刀,当羊橛子。

此时的他如乞丐一般,一双布鞋长途跋涉得只剩下五六根布条,衣服上打了十几个的补丁,脏兮兮的小脸和大多数乞丐并没有两样。

可是一双眼睛却很有光,也很有神。即便是一万个跟他一样年龄的乞丐和他站在一起,你一眼就能够把他认出来,这也是他名字的由来。

来到了自己从未见过的繁华闹市。街道熙熙攘攘,人山人海,犹鱼聚群,如鸟扎堆。这般景象,有光可谓是第一次见。

那可谓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道阔杂鱼跃,街宽群鸟飞。地摊有物,千奇百怪;店里藏花,百媚千娇。

这种司空见惯的闹市,一般人或许不屑一顾,甚至嫌它嘈杂,可对于有光来说,那简直是:山村僻壤早已去,繁华红尘踏歌来,小小牧童今犹在,人间处处是精彩。

有光走马观花,兴致极高,正此时他听到一阵高喝:“南来的,北往的,爬高的,上低的,过来瞧一瞧,看一看,我这把刀可是人间宝刀,削铁如泥,吹毛利刃,只要五万元,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

原来一彪形大汉,要卖刀。

感兴趣的人可不少,有光也不例外。五万元可不是一个小数字,而且不知道这刀有没有他说的那么玄乎。不一会儿就围了个里三圈外三圈。

看人来的差不多了,大汉手起刀落,一块铅板断成了两截。

“好!太好了!”有光忍不住地拍起手来。

闹市中的人们本来没有注意到有光的存在。可这一拍手,众人都向他看去。

看他一身破破烂烂,臭气熏天,灰土裹脸,人鬼不辨,众人纷纷捂鼻避开。

特别是有个红衣少女,看起来:朱唇粉脸,天仙一般,美目流盼,让那池中鱼沉,天上落雁;舞步回转,使得明月帘云,娇花捂面。

可为何她口吐恶言:“哪里来的臭要饭花子,大白天来街上晃悠啥,这不是是恶心人……啐!”

看着人们鄙夷的目光,有光心中感触,山村虽没有闹市这般繁华,可是人总是比这里的和善些。

有光也不理这些个不可理喻的城里人,却看向刚才的卖刀大汉。

卖刀大汉开始吹了起来:“看到没有,我这刀没有砍不断的东西,谁买了谁就赚大发了,我要不是正缺钱,我才不卖呢。”

这刀确实不错,就算是拿到拍卖行也只赚不赔,一些爱好古董收藏的人开始心动了。

“未必,我觉得这刀未必什么东西都能砍断?”说话的正是有光。

红衣女子听到他说话很是生气:“哼,臭嘴别乱放屁,熏死人了。”

“我这里有块金刚石,你试试。”人群中一爱好古董的人站了出来。

人们议论纷纷。

“金刚石据说是自然界最硬的物质,这大汉牛皮吹大了。”

“岂止是吹大,那简直是吹爆了好不好,看一会儿怎么丢人现眼。”

“这会有好戏看了。”

“他要是能砍断,我以后走路倒着走。”一长得如瘦猴一般的人说道。

大汉再次手起刀落。一刀两断,金刚石竟然真的被劈成两半,这怎么可能?

众人惊讶道,瘦猴还挺守承诺,还真是倒着走起来了,引起人们的哈哈大笑。

那些古玩大佬们已经开始叫了起来道:“五万我要了。”

“五万五。”

“六万。”

“八万!”

“十万!”

“二十万”

……

大汉没想到这么有市场,兴奋地喝道:“那就价高者得。”

“好多钱。”有光最有钱的时候也不过一百块钱,要是有这么多钱,那该怎么花?

“我这有一样东西,你的刀不一定能砍得动。”

有光说话了,众人一阵鄙夷。

但是大汉不高兴了,本来生意做得好好的,这里竟有人敢坏他的好事,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嫂子不可忍。

“小子,你拿出来啊。咱赌一赌,你能拿出来我把刀送给你。”

“你说真的?”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那瘦猴子也来凑热闹:“死马怎么追,小子,老子说个实在的,你赢了,老子当众吃屎。”

“没必要,没必要。”有光摆了摆手道。

那红衣女子早看这小乞丐不爽了,也来凑热闹说道:“小臭乞丐,你要是赢了,我就嫁给你,你要是输了,你给我当众吃屎。”

有光也不理她,从怀里掏出来一把黑黝黝的尺子。

红衣女子扇了扇鼻子,她觉得这小乞丐浑身都臭烘烘的,今天要好好整治整治他。

大汉手起刀落,尺子纹丝不动,这不可能。大汉连续砍了十几次,看了下尺子,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这尺子是什么东西,天地间怎么会有这么坚硬的东西。

“这把刀,你的了。”大汉愿赌服输。

瘦猴见状兔子一般溜走:“我去找屎去。”

“我,我……”红衣女子欲言又止。

“我什么我,你现在是我的媳妇了,懂不懂。”

人们是唯恐天下不乱道:“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有光凑上前去,红衣女子喝道:“滚,还不撒泡尿照照,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嫁给这样的人,想想他就恶心,她赶紧也快步逃走,唯恐有光追上。

“媳妇你跑啥,跑得了和尚可跑不了庙。”

红衣女子一听,跑的更快了。

有光心道:“我还追你啊?家乡的小兰可比你好太多了,不但不嫌弃我,还给我做馒头吃呢,你算哪根葱啊。”

有光将宝刀卖了二十五万,地上捡了个麻包袋把钱装了,至于那把尺子,他是说什么都没有卖,那可是他的宝贝。

人群渐渐散去,正此时他听到一阵高歌:“生从何处来,死向何处去?清风清风知我意,劝我莫思绪,他来让他来,他去随他去,莫意莫意其中理,莫在套里居;对也不去忆,错也不去忆,梦里追梦何时息,本来没道理……”

歌声像那一杯琼浆玉液一般,灌入有光那贫瘠的心灵土壤。有光那小小心灵似久旱逢甘霖,如鱼得水般贪婪地重复着那人的几句话:“他来让他来,他去随他去,莫意莫意其中理,莫在套里居;对也不去忆,错也不去忆……”

“好!唱得不错!”有光情不自禁地拍起手来。

这老人家坐在地上,脸儿微胖,没有胡子,脸上一颗黄豆粒大小且长着毛的瘊子看起来很是显眼,衣着朴素却很是干净,手里的一双筷子敲着前面放的一个青花瓷碗,敲得叮叮响,看来是一个乞丐。

他唱了歌,时不时的就会有人把钱放到他的碗里。有光从他的眼睛里非但没有发觉他对自己看不起,好像对自己还很和善。

而且有光觉得虽说是第一次见,可是总感觉好像很熟悉的感觉,顿生好感。

他走到老乞丐旁边,将那个只剩几根布条的烂鞋子从脚上解下来,放在地上,并排坐在老乞丐旁边,老乞丐对他既不厌烦,也不鄙夷。

有光心道:“这老乞丐不但唱的歌真好听,人也非常好。”

老乞丐亲切地看着有光,仍旧是慈祥和善道:“你这小娃子不但长得挺可爱,心也很不错。”有光奇怪了,自己只是心里想想,他怎么知道自己想了什么,说的话恰好对着自己想的,像是对对联一般。

老乞丐接着道:“你是不是感到奇怪,你只是自己心里想想,我怎么会知道?”

有光心里一咯噔,忖道:“神了,真是神了,连俺想什么他都知道,真是太厉害了。”

老乞丐很耐心回应道:“这并不神,你以后一样也可以做到。”

“真的吗?真的吗?那太好了。”有光激动地一屁股坐起来,这能知道别人想法的手段,想起来就很厉害,自己有了这般能力,那可不了得。

有光急忙双膝跪地道:“俺拜你为师,以后你就是俺的老师,俺就是您的学生了,您快点教俺吧!”

老人家摇了摇头道:“对不起,我不能当你的老师,因为我也是学生。”

有光并没有反驳,他心道:“怎么可能?这一大把年纪的老人家,看起来七八十岁了,怎么可能有老师?即便是有,那也该一百多岁了吧,这怎么可能?”

“小伙子,没有什么不可能。世人都争着做老师,有几人甘为学生呢?岂不知把自己当成学生才能学者无疆,那便就有无穷无尽的可能。”

老人家说的玄奥,有光听得不怎么懂。

有光退一步道:“老人家,你即便是不做俺的老师,那您也可以教教俺怎么知道别人的想法啊。”

“一定会有老师教会你的,可老师也不一定非得是人。”老人家挤了挤眼,感觉很可爱的样子。

有光一边感觉老人家很厉害,一边又觉得老人家说的话很难明白。

“不明白没关系,等你长大了,自然会明白的。财不外露,你的宝贝和钱最好收起来。不过今天有缘相遇,老夫就送你一首歌。”老人家小声地将一首歌教会了有光。有光学会了歌 ,肚子却咕咕地先唱了起来,他想找些吃的。

走到一个卖卤面的店里,那店主不知怕他闹事还是怎么的,给他夹了一大筷子卤面。

因为没有碗,有光只能双手捧着面条吃。

他边走边吃,碰到一个老人塞给他了一个碗、一双筷子,有光看这筷子和碗怎么这般熟悉,这不是那老人家的吗?等他抬头看时,哪里还有半个人影,看来那老人家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有了碗筷,有光一把把面抓到碗里,开始用筷子去吃饭,虽说只是面条,有光吃的却很是舒坦。

吃饱饭,有光很是痛快,忍不住唱起了老人家教他的歌:“这一回,龙出深潭虎破笼;这一回,寒冬暖暖沐春风;这一回,金玉满堂心不动;这一回,久梦灵魂复又醒;这一回,高山流水知音逢;这一回,善恶不思累无踪;这一回,百邪难侵寿何穷;这一回,天地无私写至情;这一回,返璞归真我道成……”

虽然不知道唱的是什么一个意思,可有光觉得自己唱的舒服,唱的开心。有光纵情高歌,调子深厚悠远,竟让一些人为其驻足,为其喝彩。

一些人看他拿着碗,还往他的碗里放了钱。有光虽然像个乞丐,可他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是个乞丐,而且他的麻袋里还有二十五万呢,这些人真把自己当乞丐了。

有光唱完,将别人施舍的钱撒在了地上。人们纷纷议论:“看来这小子不但是个乞丐,还可能是个傻子……”

天色已晚,有光找了好多家住宿的地方,无论是大的酒店还是小的旅社,可终究也没有一家愿意收留他。

最后他不得不在一处草地上就寝,人们或许觉得寒酸,可有光不这么认为,看这里天为被,地为床,日月星辰明堂堂,他哼着小曲小调,进入了梦乡,老乞丐的话他也没放在心上。

谁知他夜里遭了贼,可能遇到了一个真乞丐,那乞丐拿走了他麻袋里所有的钱,那可是二十五万!

真是悔不听老人家之言,有光伤心生气了一个上午,发现周围的草地没有变,路也没有变,树也没有变。有光忽然觉得伤心生气这种事情看来并没有什么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他刨了几下土,还好还好,黑黝黝的宝贝尺子并没有丢。

从衣服中拿出最后一个馒头,这是临行时小兰送给自己的最后一个馒头,终究也没被偷走。虽然饿,他还是没舍得吃小兰给他的这最后一个馒头。

再次上了街,当然他去的还是昨天遇到老人家的地方。

老人家仍旧一脸和善道:“你看起来好像遇到了什么问题?”

有光就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

“接下来你要去做什么?”

“俺也不知道?”

“仔细想想,我相信你一定是知道的。”

有光坐了下来,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其他的。可是它的肚子又咕咕地唱起了歌。

他不好意思地看了看老人家道:“俺饿了。”

“看来你终于想到了,可是光想还不行,还要去做。饿了就去吃,什么东西有吃重要呢?饿死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刀破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04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