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禀皇上,皇后她只想养猪(周兰男,周秀玲)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启禀皇上,皇后她只想养猪

小说:种田

作者:孟磊佩泽

简介:在猪场做技术员的新晋社畜周兰男在一次意外中穿越到了千年前的大晟国,变城幸坪村的一个穷苦14岁农家女。即便穿越了,她也没能摆脱重男轻女的原生家庭,而且整个社会环境对女性都极为不公。在女性就业极其困难的古代,她一没有外挂,二没有出众的样貌和强大的武力值,自己仅仅是个刚普通本科毕业的大学生,开局配置如此寒酸该如何生存下去呢?

角色:周兰男,周秀玲

启禀皇上,皇后她只想养猪(周兰男,周秀玲)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启禀皇上,皇后她只想养猪》免费阅读

“还是古人说的对女娃就不该读书,你不仅读,还读个不赚钱的兽医专业。赔钱玩样!”周强兵指着周兰男鼻子凶神恶煞地说道,“老子辛辛苦苦养你22年,还没孝敬老子一分钱就想着迁户离开,想都别想!”

“你养我22年?你怎么有脸说出口的。”周兰男鄙夷地看着自己生物学上的父亲。

打从记事开始周兰男就从未感受到过父爱,甚至都没见过他几面,因为他和母亲总在城里边打工边再接再厉生儿子,而自己跟着同样重男轻女的奶奶长大。

“我怎么没养你了,你上高中的钱不是你大姐二姐给的?”周强兵提了一下裤脚,坐在堂屋门口的石凳上点着旱烟砸吧了起来。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她们的钱,我自会加倍还给她们。”

周兰男上面还有两个姐姐,都是没能读完小学就被迫辍学打工了,自己有幸赶上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上完了初中,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县里的高中,因此学校还给她免了学杂费,靠姐姐们给点生活费熬到了大学。

大学她便靠着奖学金和助学贷款,勤工俭学读到毕业。

“她们都是老子生的,挣的钱自然是我的。”周强兵吐着烟圈,理直气壮地说。

“你真不愧是当代周扒皮啊!连自己女儿都卖的人渣!”

周兰男早已知道他丑陋的本性,对他说出这样的话毫不意外。

在她之后母亲还生了一个妹妹,母亲没能熬出月子就过世了,而他这个人渣父亲在母亲过世后的第二天就用小妹换了四千块钱。

“哪怕你说破天,没有五十万这户口本你都休想拿走。”周强兵在门槛上敲了敲烟锅子,站起身进了屋。

看着他有些佝偻的背影,周兰男脸上露出了一丝讥笑。

深夜她悄悄的爬上周强兵卧房的阁楼,将藏在冬被里的户口本偷了出来。

她悄悄的退出房间,还没来得及关门,一阵秋风吹过,门砰地一声惊醒了父亲,她拔腿就往外跑。

还好自己的手机证件都在身上,行礼不要也罢。她借着昏暗的月光向山下一路狂奔,周强军在后面穷追不舍。

“啊!”周兰男一脚踏空掉下了山崖,崖下正是汛期水流湍急的馥江。

而她是个旱鸭子。

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周兰男,灵魂却意外的穿越到千年前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14岁少女身体里。

少女是为了挣自己和妹妹的口粮钱去在馥江上修河道,结果累倒在河床上因为抢救不及时而死。

这已是她来到这个朝代的第十天,已经熟悉并掌握了原主的所有信息,知道自己是在大晟国梁安县的幸坪村。

她也接替了原主的工作,这不刚从五公里外的馥江边上回来,5岁的小妹周如男从院子门口冲了过来,拽着她的手眉头紧锁地望着她说,“姐姐,奶奶来了。”

记忆里,奶奶章氏那可重男轻女的典范,对她们姐妹二人可是尖酸刻薄得很。

她也没想到自己还真是死都摆脱不了这样的原生家庭,连母亲早逝的设定都是一样。

周兰男提着背篓,牵着小妹来到回到院子里,面无表情地盯着院里的章氏,“奶奶大驾光临,有何事找我?”

“明日我家收稻子,你早些去田里帮忙。”章氏毫不关心她前几日累倒的身体是否康复,直接开门见山的吩咐她做事。

“前几日我背泥巴累倒了,身体尚未恢复干不的活,你还是让周秀玲和周渊博帮忙吧!”

这两人分别是二叔的女儿和儿子,虽然自己父亲是哥哥先于二叔成亲但娘怀孕的晚,所以周秀玲比自己还大一岁多,反而老二周渊博和自己同岁。

“渊博得在家读书,他以后可是要当秀才中状元的人,怎能干这活?以往都是你下田割稻子,怎的河床上摔一跤就不能割稻子了?”章氏一脸不悦地瞪着她。

“这帮你家割稻子,他是给我是分粮还是算工钱?”周兰男低头从背篓里拿出刚割草的镰刀,清理着刀上沾的泥巴。

“你个挨千刀赔钱货,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这些年你那不成器的爹只知道跑出去喝酒,全靠都是你二叔二婶养着你俩,你怎么有脸说出要工钱这种话的?”章氏指着她鼻子骂到。

提到二叔周得才她就来火,原主手臂上全是他拿木工凿子戳的半寸左右的伤痕。他表面和大哥兄友弟恭,对侄女和蔼可亲,在村里挣得良善的名声实际上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但凡原主稍有让他不称心的地方,他便偷偷将她捆住屋里用凿子戳她的大臂,还不许她出声否则戳得更深。二婶胡氏更是压榨她,连自己的亵裤都要她洗。

原主性子软弱,胆小怕事,只能隐忍。但她不一样,她天生反骨,傲雪欺霜。

“不是奶奶先说的分家了就得各过各,那怕是我死了也别去找你收尸,如此冷漠决绝,那我为何不能向你提工钱?”

“好啊!你,还记恨上奶奶了。从前你温顺听话,看来全是装的。”章氏低头四下张望,寻找着趁手的棍棒,最后从院里凉棚下破烂堆里抽出半根发了霉的扁担,一端还支棱着许多木刺。

“看来几天不收拾你,皮子又紧了,今天得好好给你松松。”章氏疾步上前挥着半截扁担就要打周兰男。

周兰男也没有要闪躲的意思,双手攥紧了镰刀,瞄准时机使出吃奶的劲挥出镰刀打掉了章氏手里的扁担。

这力道震得章氏握扁担的手发麻,直接愣在了原地。

“奶奶,你要是再动不动就打我俩,我可就不客气了。兔子急了还咬人,我可不是兔子。”周兰男眼神坚毅的盯着她,一只手握镰刀一手只背到身后悄悄都抖了抖。

“你个不肖子孙,天打五雷轰的,你连自家奶奶都敢打,还有没有王法啊?谁来评评理啊?”回过神的章氏,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大声哭嚎。

“别演了,这里老宅,离村里还有一里地呢!没人听得见。”

对于章氏这笨拙的伎俩,周兰男嗤之以鼻。

上月分家前,他们和章氏,二叔一家都住在村子中心位置的院子里。因为二叔现在要修建村里唯一的砖瓦房子,不想他们一家三口跟着沾光便闹着分家。

自古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章氏也不例外,向来偏心小儿子的她爽快的同意了分家。

最后就将这地处偏僻的老茅草房分给了他们三,一口粮都没分。只将这院子前的一块田和屋后半坡上的地分给了她家。本来还份了些银钱,结果全被原主的渣爹圈跑了,鬼知道他现在在那醉生梦死。

章氏环顾四周,确实无人经过,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指着她恶狠狠地说,“我要上官府告你去!你把屁股洗干净等着坐牢吧!”

“你赶紧地去,去晚了城门可关了。就是不知道与堂姐议亲的人家知道你沾染了官司,还愿不愿意和她结亲?”

分家前,周秀玲就在议亲,听说是个县里的富庶人家,二叔就是打算用她的聘礼建砖瓦房。

“你个天杀的,有娘生没娘养的,你迟早要遭报应……”

章氏骂骂咧咧地离开了院子,心想着眼下什么事也没有周秀玲嫁入豪门的事要紧,等这亲结成了再来收拾这小蹄子。

晚上周兰男又是吃的那难以下咽的野菜糊糊。她想着自己家田里的稻子还是青色的不能收割,便决定先去县里看看有没有什么赚钱的门路,正好今日结了三百文的工钱可以顺道买点粮食,家里连麦麸也快吃完了。

今晚上床睡觉前,她事先将盆和桶摆在了漏雨的位置上,以免之前一样半夜再起来接雨。

原创文章,作者:孟磊佩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103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