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佳,长孙冲《大唐:我有一座唐人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长安街上,雨荷拿着那张唐佳给他的卖身契,不可置信,“公子将卖身契给我了,说我自由了。我真的自由了吗?此生此世,我必不负公子。”

这时,一个小黄门远远地向唐佳奔来。“公子怎么在这里呀,陛下宣你去参加小朝会呢?”

唐佳点了点头,虽有些奇怪,但还是将昨日胡人老板找的银子掏了出来,选了一锭五两的交给了小黄门:“多谢公公,还请公公稍待片刻。” 宫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这些太监,还有后宫的那些女人。

唐佳回身看向了雨荷:“拿着这些银子到翠云楼去等着我,我现在要进宫参见陛下。”

雨荷看着那小黄门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想,“他到底是谁呀,是何身份?皇帝竟然会召见他,难不成我捡到宝了?”

叮嘱完了雨荷,唐佳随着小黄门向皇宫而去。

朝堂之上却早已闹翻了天。

“陛下不可,陛下不可。唐佳寸功未立,怎能做长乐公主的驸马呢?”魏征义正言辞地反对。

“臣等附议。”

“臣等附议。”所有人都在附和。

李二揉了揉眉头:“朕已经答应了长乐,这可怎么办呢?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昨日长乐已经哭闹了一夜。”李二面对着这帮自己最信任的臣子毫不避讳的说道。

“这,这。”群臣闻言立马都无话可说。

长孙无忌出列:“陛下,微臣之子长孙冲无缘迎娶公主,只是这驸马之事还需慎重啊。”这话中明显有气。

“是啊,是啊,臣等附议。”一帮老臣又附和道。

李二闻言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道这帮老狐狸。

正在这时,李君羡慌忙而入:“陛下,据百骑司密报,唐佳昨日宿于平康坊花魁雨荷处,今日还为雨荷赎身……”

“此子怎敢如此胡闹。”李二怒了。

“陛下为何动怒?”长孙无忌一脸好奇。

李君羡看向李二,李二微微点头,李君羡便将刚才对李二所说的话对众臣又说了一遍。

“陛下,此子品行不端,目无君上,臣请捉拿此子问罪。”魏征义正词严。

“陛下,此子是真性情啊!俺老程佩服!”程咬金却哈哈大笑。

说完,程咬金突觉气氛不对,看着怒视他的李二和同僚,立刻缩了缩脑袋,小声嘀咕:“说实话也不行?”

这时小黄门来到殿外高声喊道:“启奏陛下,唐佳已到殿外。”

“宣!”

唐佳晃晃悠悠的走进大殿,只是对着李二自以为恭敬的拱了拱手。

一旁的魏征冷哼了一声,也被他赤裸裸的忽视了。

李二压下火气,“唐佳小子,你昨晚跑哪去了,怎么这么晚才来见朕啊。”

唐佳难免还是脸一红:“草民昨日是在雨荷姑娘那里过的夜。”

“大胆,你明知将成为驸马,又怎敢到那烟花柳巷之处,真真是有辱斯文。”魏征的怒斥传来。

“魏大人,此言差矣。陛下并未明旨赐我驸马之身,我又为何不可去那烟花柳巷之处,我又不是官员。”

“魏大人说那烟花柳巷之处我不能去,那你可知昨日又有多少文人墨客齐聚那烟花柳巷之地,他们可曾有辱斯文。”唐佳像开了机关炮毫不胆怯的开口反驳。

“你,你这是强词狡辩,文人是去吟诗作对,你去是有辱斯文啊。”魏征词穷了。

“魏大人又错啦!我昨日本也是去吟诗作对,想看看那诗会盛景,奈何与雨荷姑娘情投意合。”唐佳脸上露出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那你是说你颇具文采吗?”魏征奇怪了。

“小子,你莫要转移话题,你难道不知道驸马不能私自娶妾吗?这可是欺君之罪,你昨日当堂承认是为迎娶长乐公主而来,晚上便和那贱女卿卿我我。这不是欺君罔上吗?你与公主大婚时难道愿意赐死此女吗?”长孙无忌暗恨唐佳砸伤了长孙冲,还夺了长孙冲的驸马之位,此时自然是想要置唐佳于死地。

李二看魏征和长孙无忌纷纷责难唐佳,再想想昨日唐佳的不敬,顿时沉默不语,决定隔岸观火,看大戏。

唐佳也不是好惹的,他穿越前学校正好组织了一场辩论《太极阴阳学说是养生还是迷信?》,正好唐佳死记硬背了不少关于阴阳的资料,现在正好用上,再忽悠一波。

“长孙大人,此言更是差也。天分阴阳,人分男女。男贵阳刚之气,天行健,君子自强不息;女贵阴柔之美,地势坤,君子厚德载物。男尚勇力,奋发图强;女尚包容,宽厚慈悲,男女结合乃是顺意天道的行为。

“前汉班昭《女诫·夫妇》中云:“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离也。

行违神只,天则罚之;礼义有愆,夫则薄之……

故事夫如事天,与孝子事父、忠臣事君同也。

我乃雨荷之夫君,若坐视雨荷被赐死而不闻不问,不怕天罚吗?”

“我现在能因公主抛弃雨荷,以后就不会因故抛弃公主吗?我对公主是真心真意,我必护其此生,让她一生无忧快乐。若违此誓,就请上天降下九天神雷,令我灰飞烟灭,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李二君臣闻言大惊,他非常钦佩唐佳的学识,也很钦佩此子的胆量,此等誓言也能立下。

程咬金哈哈大笑:“我早就说这小子是真性情啊!”

李二和众臣闻言又恶狠狠的瞪了这黑子一眼,那杀气令我们的程大将军又是菊花一紧,背脊发凉。

“好了,此事暂且就此揭过,至于这女子如何处理就交给长乐去处理了。”李二拍板。

“不过小子,你想迎娶朕的宝贝长乐,必须完成朕的考验,你准备好了吗?”

“草民不知陛下想要如何考验草民呢?”唐佳一脸警惕,这皇帝可不是省油的灯。

李二尴尬的笑了笑:“朕如今内库无钱,观音婢都要靠刺绣赚钱维持后宫运转,你只要能够帮朕解决内库无银的问题,朕就让你迎娶长乐,你敢答应吗?”

“陛下,这倒是不难,不过陛下还是定下个数吧。”唐佳松了口气,赚钱不难,自己可是有远超大唐千年的知识,何况他是商业大家族的少爷,虽然对商业没兴趣儿,但耳濡目染还是懂一些,放在大唐妥妥的专家。

“那就定在一百万两银子吧,我听说你为那雨荷赎身花了五万两银子,一百万两不多吧。”李二呵呵笑了,笑容之下有点心虚。

众臣闻言俱都轻吸了一口凉气,一百万两啊,在座的大臣都是家世显赫之辈,独自拿出一百万两怕都要伤筋动骨啊。

唐佳却轻笑:“陛下,草民答应了,就以三天为约吧。”

“什么,三天!小子这可不是开玩笑啊,做不到就是欺君之罪啊!”程咬金大惊。

唐佳一脸轻松:“草民并未戏言,不成功便成仁!”

李二笑了:“好,朕就和立下这三天之约,只要你做得到,朕就把长乐许配给你!不过你得先置办一套宅院啊,朕可不允许长乐和你住客栈。”

“陛下,草民一定在三月内置办好宅院,绝不会委屈了公主。草民想要立马去为陛下赚钱了。”唐佳决定大干一场给大唐的土包子开开眼,另一方面是娶了公主有保障,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争取更多的发育时间。

李二满意的点头:“去吧。”

原创文章,作者:北冥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99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