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佳,长孙冲《大唐:我有一座唐人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大殿之上,李二跪坐于上方。

下方数人站立左右,个个眼观鼻,鼻观心,修身养气的功夫极为到家,只有一黑面大汉时不时的动一下,好像感觉很不自在。

此时,唐佳正被两个金吾卫提溜着押到了殿上,一路上是受够了罪,先是被一个叫李君羡的直接扔麻包一样丢在马背上,颠簸了一路,还好肚里没食,不然隔夜饭都要吐出来,昏昏沉沉的进了个大房间,却又听了个笑话。

一个中年男子面色严肃,举止间透露着正气,缓缓走了出来:“启奏陛下,臣弹劾李君羡欺君罔上,蒙蔽圣听。”

李君羡懵了:“陛下,末将冤枉,末将从未欺瞒过陛下,着实不知魏大人为何会污蔑末将?”

李二也是一奇:“玄成,君羡如何欺君罔上了?”

“陛下,李将军说抓到一个黑和尚,这明明就是个白和尚。”那中年男子义正辞严。

唐佳一听,忍不住噗嗤笑出声来,心中暗道不愧是魏大喷子,这也是弹劾人的理由?不笑还好,一笑肚里的气就乱了,“卟!”这声响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两个金吾卫也是不仗义,一松手,唐佳一个大屁墩坐地上了。

“小子,为何在朝堂之上发笑……”李二看向下方眉头紧皱,话未说完就听到了一声屁响,立马就是一脸嫌弃。

那黑面大汉立马哇哈哈的大笑起来,其余人全都长袖捂鼻,生怕被臭到。

唐佳心中一紧,挣扎着站起,定了定神,露出了一个不失礼貌的微笑,微微抬手行了一礼,“草民参见陛下。草民不是和尚。草民是笑满朝文武都是有眼无珠之辈,不识得我之真身!”

心中暗骂:我这是晕马,想当年我也是秋名山马神,你信吗?声音越来越小。

“大胆,自知是草民,为何不跪?”魏征终于向我发难了。

“小子一生只跪天地父母!”唐佳毫不示弱,想要树立一个硬汉形象遮掩过去刚才的丑态。

“你这奸滑的小子,朕看你浑身无毛,怎敢说自己不是和尚?”李二不想在礼节上做纠缠急忙转移话题。

旁边那黑面大汉又是满脸疑惑,“这小子穿着衣服陛下是怎么知道他浑身无毛的。”

“知节,你在哪里嘀嘀咕咕些什么?”李二面色一僵,这老程就是时不时拆台犯轴。

程咬金登时感到后背一凉,“陛下,臣什么都没有说。”那脖子还缩了缩,说不出的滑稽。

唐佳小声嘀咕,“原来是那个程咬金,怪不得这么大嗓门,不过好像很有趣。”

李二将目光重新移回唐佳身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既不是和尚,又怎的如此不堪。”

“陛下!草民原是兜率宫中,太上老君座下一童子。十年前,师祖收我于门下,今日师祖言我尘缘未了,有一千古一帝功业未成,一巴掌就把我打下来了,我醒来就在牢里。至于如何成了现在这副模样,草民也不知道,但草民之前绝对是大帅比。”唐佳一脸的认真的胡编起自己的身世,心中一直告诫自己,是死是活就在今日,忽悠住他们就能活下去。

“你所说的兜率宫在何处,太上老君是何人?朕为何闻所未闻,你说的千古一帝是不是朕?”李二也自恋起来,马屁谁都爱听。

“陛下,兜率宫位于十三天之上,太上老君乃仙道之祖,李耳。”唐佳慢悠悠的开口,自以为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

“大胆狂徒,怎敢辱朕先祖。朕先祖李耳乃是道祖,何时成了太上老君?真真是胡言乱语,来人给朕推出去砍了。”李二确不按常理出牌,一副信你个鬼的模样,大声的怒吼着。

“哼,凡人怎知我天宫之事!”唐佳还嘴硬,但早就慌了,这怎么和预料中的不太一样,谁说的古人好忽悠,那微微颤抖的双腿暴露了心中的恐惧,他才17岁啊,还是个处,还没活够啊!

“且慢,父皇切莫动手。”长乐公主带着哭声跑了进来。“他没有骗您,他真是道祖送给儿臣的夫婿,儿臣此生认定他了。父皇,这是他给我的礼物。”说着长乐把手中的糖果大礼包和精美的巧克力高高举起,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看着令人心疼。

看到长乐公主来了,已经迈出一步的程咬金收回了脚,公主接了戏就不用要俺老程出马了。

战战兢兢的唐佳没有注意到程咬金的小动作,不然他肯定要破口大骂,你们竟然给我下个套,吓死宝宝了。

李二也被长乐手中的东西吸引了注意力,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这东西自己真没见过,“长乐,你手中的是什么东西?快给朕看看。”

“儿臣不,儿臣要父皇不杀他。”长乐可怜巴巴的望着李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

李二一脸的黑线,无奈的挥挥手,示意那两个金吾卫下去,自己演个戏都把这妮子急的,“唉!自己的宝贝闺女变了。”

长乐顿时喜笑颜开:“这,这是夫君凭空变出来给长乐的礼物。”那开心的小模样看的唐佳眼都直了。

李二面色一沉,恶狠狠的瞪了唐佳一眼:“胡闹。你今日并未成婚何来的夫君。”唐佳顿时感觉一股熟悉的压迫向自己压来,唐佳偷偷抬眼望去,对上了李二的眼睛。

熟悉,太熟悉了,和自己父亲生气时的样子一模一样,唐佳不由得低下了头,这不经意的真情流露却让李二的心一颤,一股难以言说的情感升上心头。

长乐很委屈:“唐佳就是我的夫君。父皇,你明明答应儿臣天上掉下来的就是我夫君呀。”然后一挺小胸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傲娇的看着李二。

李二登时语塞,苦涩的笑了笑:“此子现在家世未明,又没有通过朕的考验,做不了长乐的夫君。”

长乐一听不干了:“父皇耍赖,欺负长乐。”说完又想哭。

唐佳的眼眶不由的湿润了,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那时自己是不是也像长乐一样……思绪被李二的怒火打断。

原来是李二管不了女儿,立马把炮火转移到我的身上:“小子,你是怎么哄骗长乐的,还不快速速招来。”

唐佳也是气愤李二打断了自己的回忆,硬钢了一句:“陛下,草民所说句句属实,绝无半句虚言。”

长乐来了,自己应该也死不了了,唐佳摆出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咬死了就是不松口,看你能奈我何。

“小子,长乐说这些东西是你凭空变出来的,现在你就当众在变一次,否则朕就治你欺君之罪。”李二恶狠狠的威胁,但那样子一看就是底气不足。

这李二竟然怕女儿?唐佳刚要答应,意识集中于手臂图纹上,却感觉到一阵严寒袭来,整个人如同冰雕般发不出声音。

李二看唐佳没了反应,以为他怂了,非常开心,大笑:“还不快快招来你是如何哄骗公主的,朕还可从轻发落!”那一脸的嘚瑟,真的不像皇帝。

在唐佳身边的李君羡察觉到了一些不对:“陛下,这小子不对劲,全身散发寒意如同冰雕。”

程咬金不信:“君羡小子,你就别拿陛下和我们开玩笑啦。”

说着伸手向唐佳抓去。“哇呀呀呀!冻死俺老程了。”程咬金被冻得直打哆嗦。

李二闻言,快步走向唐佳,伸手就抓。

李君羡急的浑身冒出一身冷汗:“陛下不可!”连忙就想伸手阻止。

李二的手还没有碰到唐佳,就感觉到了一阵寒意袭来,接着寒意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滚滚热浪,如同靠近火炉般。

“嘿,这小子有点儿意思!”李二心中腹诽,对唐佳自述的来历信了三分。

长乐公主直接被吓傻了,拉了拉李二的龙袍:“父皇,唐佳他没事儿吧?”

李二摇摇头,叹了口气:“朕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回事。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此时的唐佳只感觉左手臂传来一阵疼痛,时冷时热。整个陨石印记好像活了一般开始在全身游走,这时冷时热的气息,就好像铁匠打铁般在锻造着他的身体,浑身都被包裹住了。

唐佳只想晕过去,但是一股寒流却聚集在他的脑部,让他始终能够清醒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所承受的痛苦。这是一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煎熬。

看来我要被这鬼玩意儿整死在这里了,好不容易来到了心心念念的大唐,还没有名满大唐,还没有红袖添香。唉,我不甘啊!”

终于,时冷时热的状态结束了。

唐佳好像又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比强健,一拳能够打死一头牛,但随之而来的是越来越强的饥饿感,唐佳试着动了动,自己又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我没死?

李二看到唐佳活动着筋骨,心中也松了一口气,如果这小子说的是真的,自己岂不是闯下大祸,心中对唐佳的话信了八成。

长乐冲了上来,抓住了唐佳的衣袖:“这是不是你下凡来救我所承受的惩罚呀?”唐佳没想到长乐公主如此给力,神助攻,不愧是我未来媳妇,点了点头。

见到此景的李二,心中也对唐佳的说法不由得又信了几分,换做常人怕早就死了,来历不凡,这是李二的定论。

李二看向长乐:“你说唐佳小子送你这礼物是糖?”

长乐闻言把手中的那包糖藏在身后,警惕地看向李二,明显在说你想干嘛?

李二无奈,闺女是真变了:“朕只是想看看,这小子给你的糖和我大唐的有何不同?”

“真的?”长乐用怀疑的目光紧盯着李二。

看着长乐对自己的防备,李二心头像被插了一把刀子。

长乐看了李二一会,终于相信了李二的说法,接着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唐佳,她打不开糖果的外包装。

唐佳从长乐手中拿过糖果,轻轻一撕,然后取出一颗剥好送到长乐口中,长乐含着糖果:“哇,浓浓的奶香味,好甜好香啊!”

接着长乐乖巧的给在场众人人手发了一颗,得到了众多叔伯的交口称赞,嗯,真乖!

李二看着手上的糖果,上面有精美的图案和一串英文,看着就来历不凡,“果然不是我大唐之物啊!”

得,看不懂的,精美一点的就不是大唐的物件,这皇帝是不是傻!放在后世绝对被人忽悠的裤衩都没了,唐佳在心中暗自腹诽。

“此物果然精巧,莫不就是那天宫之物。“魏征含着糖,一脸的享受。

程咬金发出了和公主相同的赞叹:“哇,浓浓的奶香味,好甜好香啊!”

在场的众人纷纷点头称赞。

唐佳听到程咬金的大嗓门说出这样的话,差点没把糖吐出来,你可是纯爷们啊!

唐佳暗自松了口气,应该算是忽悠住众人了,但是长乐的一句话把他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糖是很好吃,只是这殿中是什么气味,真难闻!”长乐皱着秀眉抱怨了一句。

“吃此物可能长生?”李二一脸的希冀,终于化解了尴尬。

听到李二的话,唐佳差点笑出声来,只是配上那通红的脸,有点怪异。

唐佳稳了稳心神,郑重的摇了摇头,心想,“莫不是皇帝都有一个长生梦。”

李二看着唐佳摇头不由露出了满脸惋惜的神色。

一个金吾卫士兵走入大殿,向李二躬身行礼后,凑到李君羡耳边低语了几句。

李君羡点点头,快步走到李二身边,低声耳语:“陛下,我已命衙役和金吾卫在长安及附近各州县寻访,并未查到唐佳此人,他就像是凭空出现的。而且有数百百姓作证,此人是凭空从天而降的!”

李二点了点头 :“你先下去吧,记得命令大唐各州县,仔细查找,只要有蛛丝马迹便立刻来报。”出于保险李二还是吩咐了一句,当然是毫无所获了。

李二和李君羡的声音虽低,但经过陨石能量改造的唐佳却听得清清楚楚。唐佳在心中暗自松了口气,看来现在是把李二忽悠住了,暂时算是安全了。

李二看向了唐佳:“这个什么糖果,你还有吗?”李二面上略带尴尬,身为皇帝要向别人讨要东西。

唐佳刚想回答还有,冥冥之中却有一个感觉告诉他拒绝。

唐佳歉意的看向李二:“陛下,我今日仙力消耗过大,无法在施展仙术了。”

李二失望的看向长乐:“长乐,把你的糖果再分给父皇一些。”这是李二登基以来第一次向女儿要东西。

但是长乐没有给李二面子,一脸不开心:“父皇,你都分走我的一大半糖果了,这可是唐佳送给我的礼物呀。”长乐把程咬金他们的份都算到李二头上了。

李二沉吟一会儿,“可是你母后还没有尝过啊。”

长乐不情愿地抓出几颗糖果塞到李二的手上:“父皇,这是专门给母后的,你可不能偷吃哦。”说着便一蹦一跳的抱着糖果和巧克力,朝着自己的寝宫跑去,生怕李二还想要。

李二摇摇头:“朕的长乐也变得滑头喽,原本还想在她那儿弄点儿什么巧克力尝尝呢。”

程咬金却厚着脸皮搓着双手看向李二:“陛下这糖果俺老程还没吃出啥味呢,能不能在分俺几颗?”

李二顿时气不打一出来的一脚踢出,踢在程咬金的屁股上,笑了:“这是给观音婢的,你没听到吗?”

李二看了看外面高悬的日头:“现在时辰也不早啦,有什么事就明日再议,给唐佳一块出入令牌,明日朝会让他也参加。”踱步向后宫走去,只是那身影怎么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

程咬金一看李二走了,摆出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搂过唐佳十分热情:“贤侄,再给你程叔叔来一包糖果,改日我请你到家中吃牛肉。”

唐佳想起了这程咬金杀牛的光荣事迹,笑了笑:“卢国公,抱歉,真的没有了。”拔腿向着宫外的方向逃,唐佳能够明白李二了。

“贤侄,慢点别摔着,等等俺老程。”程咬金在后面紧追。

唐佳跑的更快了,等等你,还是算了吧。

原创文章,作者:北冥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99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