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九,李嬷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快穿之宿主她受虐成狂》最新章节

小说:快穿之宿主她受虐成狂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考拉吃树皮

简介:【疯批养成】叶初九受够快穿星球的社畜生活,破釜沉舟参与了S级位面(就是不能自主退出,只能不断完成任务直到积分为满才能离开的Super位面)且绑定疼痛系统。阿痛痛:【很高兴为宿主服务,本系统以收集疼痛值为主,宿主越痛,系统升级越快,加成越多,更有助于宿主顺利完成位面任务哟!赠送额外属性:不灭之身,顾名思义就是死不了!】于是…车祸断腿满头是血?只想找到撞飞的鞋。身中数刀衣衫褴褛?你捅得不累了吗?

角色:容九,李嬷嬷

容九,李嬷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快穿之宿主她受虐成狂》最新章节

《快穿之宿主她受虐成狂》免费阅读

【灵身契合度完整,S级位面传输成功。】

叶初九睁开眼,却根本来不及看清周遭的环境,膝盖处就先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逼得她只能紧闭双眼、咬紧牙关,险些晕厥。

“太子妃,这是太子爷对你的惩罚,若是忍受不住地站起来,那这惩罚可就不作数了。”

【宿主,现在说话的人是太子荣启的奶娘,李嬷嬷。】

【此位面剧情已传输成功,请宿主快速阅读。】

【疼痛值正在积累>>>】

叶初九疼得心慌,身体的重量压在膝盖上,疼痛感在不断的加深,从头到脚都在发散着虚弱无力,光洁的额间更是无数细珠般的冷汗。

她没有闲心听进任何的话,叶初九双手撑地,几乎瘫软的双腿开始尝试发力。

“太子妃!你是没听懂老奴的话吗?若是你现在起身,太子爷可是不会原谅你的!”李嬷嬷微微眯眼,横肉老脸上尽是轻蔑之色。

叶初九哪里会听,跪什么不好,叫人跪钉板?

她现在是堂堂太子妃,竟然还要在一个老奴婢的面前,被安排这堪比酷刑的惩罚,傻子都不会乖乖地跪着。

“容九!你就不怕太子爷休了你?”李嬷嬷见她歪歪倒倒地站起,立刻就怒目而视,厉声威胁道。

“放肆!你最多只是太子的奶娘,而本宫是皇上赐婚的太子正妃,岂容你一个老奴婢直呼其名!”

容九一张惨白的俏脸上,眼神凌厉不减。

尽管单薄的衣料上已经浸满血迹,但鲜红在她浅色的裙服上却显得格外耀眼,宛如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一点都不显脏污。

李嬷嬷一时怔忡,太子妃在东宫一向不受宠,甚至根本不受待见。

容九虽然身份高贵,但是对太子爷的爱意过浓,即使在东宫受了冷落,也一直不敢反抗,只要谁拿休书说事,这位太子妃对谁都肯是唯唯诺诺的姿态。

“老奴一时口快,请太子妃原谅,可这惩罚……”李嬷嬷转溜眼珠,朝着地上的钉板得瑟的示意了一眼。

“这可是太子爷亲自下令给太子妃的惩罚,若是不跪完一炷香,太子爷可是……”

“闭嘴!”叶初九竭力怒斥一声。

随后不管李嬷嬷是什么表情,她毅然的就朝门外唤道,“椿儿,进来!”

门外的侍女踌躇已久,终于听到自家主子的传唤,椿儿几乎是焦急忙慌地把门推开。

踏进门槛后,她便将备好的手炉快速地递到太子妃的手边。

“太子妃,这屋里没有暖炉,小心别冻伤了手!”

椿儿是容九的陪嫁侍女,是从小在将军府就服侍在她身边的人,容九对她极好,所以两人的关系也挺好。

叶初九已经读本完毕,她现在名为容九,亲爹是御赐正一品护国大将军,亲娘是相府的嫡长女,怎么看,都是一位家世顶顶好的千金大小姐。

至于此刻为何在东宫受此折磨,也都是恋爱脑惹得错。

“椿儿,扶本宫回去。”容九微抬玉手。

椿儿听太子妃终于提出要回去,忙地放下手炉,为她披上一件绒毛斗篷后,便立刻伸手去搀扶。

一只纤纤玉手轻轻地搭在了椿儿的手心上,就连在屋外等候多时的椿儿,这小手上都比她有温度的多。

容九现在每走一步,伤处就牵扯着浑身,经脉寸断般剧痛一下。

如果没有椿儿的支撑,她只怕很难靠自己走动。

椿儿看着她慢慢侧来的身子。

刚进来时,她光在意太子妃的手去了,全然只顾着手炉,这下才注意到太子妃的裙服上满是血迹。

顿时,她吓得脸都白了。

紧接着,昏暗的烛光下,椿儿终于看清地面上的一处深色到底是何物。

“太子妃!”椿儿没忍住的惊呼出声。

那可不是一块普通的板,而是有着无数铁锥的钉板,再看向太子妃裙服上血迹的位置,椿儿已经明白这里发生过什么。

容九见她跟失了魂似的,便伸出另一只手,轻拍了拍她的手背。

她苍白的脸上,也尽可能地露出一抹安心的笑意,“没事,先回灵鸾宫。”

“太、太医不请吗?”椿儿看着那些尖锐冰冷的铁锥,光是想象太子妃的遭遇,双腿就不禁地颤抖。

“暂时不用。”容九微微摇头。

椿儿见容九的眼底有决意,便专心于搀扶中,没再作声。

“请太子妃三思,老奴可是要向太子爷如实禀报的。”李嬷嬷见容九已转身,便立刻回过神来,一想到太子爷必定会给她撑腰,气焰也再次嚣张起来。

容九忍着疼,深呼了一口气息,声音这才不显得虚弱,“要休妻,直接送来休书便是,若你再多言,本宫就要你死。”

李嬷嬷惊得一哆嗦,眼前的太子妃不卑不亢,一双清眸里似乎还沉蕴着难掩的森冷杀意,显然是真的动了想杀她的心思。

而李嬷嬷深知,虽然太子和皇后都不喜欢这位太子妃,但是正儿八经的太子妃若是真想要她命,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以太子妃现在的态度来看,李嬷嬷活到现在,也是位眼尖的宫中老人。

曾经在东宫对她点头哈腰的太子妃,现在明显身板都硬挺了不少,话语间的坚决更不像是虚的。

虽然很邪门,但李嬷嬷最后还是选择默默的目送着太子妃的身影远去,只是在心里仍暗自不甘。

待容九彻底走远后,李嬷嬷面色怨毒地走向了太子宫殿的方向。

……

回到灵鸾宫。

“来人!赶紧打盆热水,拿条干净的帕子!”椿儿领着太子妃坐下后,便命其他的宫女们马上准备起来,可那些宫女们动作极慢,像是很勉强才行动一下。

容九则不紧不慢地脱下外衣,一层又一层,直到最后一件。

“太子妃,奴婢去加点炭火!”椿儿担心她脱得太单薄会受凉,急忙又去给暖炉里加了几块炭,随后见热水还没来,便自己出去催促了,要不是方才着急,她都忘了这东宫的宫女们,一个个都是什么坏性。

“嘶……”容九将染血的白底裤卷到大腿时,布料和血肉模糊的伤口几乎贴合,拉开的瞬间,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白皙光滑的肤上尽是撕裂的血窟窿,回想铁钉刺入时的剧痛痉挛,多半是严重地伤到了膝盖节骨。

根据原主的记忆,这双腿当时就废了,年纪轻轻就坐上了轮椅,而现在的叶初九若不是有不灭之身加持,估计只能爬或者不久死于破伤风。

“太子爷好狠的心!”椿儿将热水打回来,便蹲在容九的跟前,为她擦拭着血迹,眼泪正如珍珠般啪嗒啪嗒地下落。

“奴婢还是请太医过来看看吧!”

“不用,你去拿点金疮药回来就行。”容九淡笑道。

椿儿抹了把眼泪,“都伤成这样了,太子妃还忍着……”

“无碍,相信本宫。”容九抬手理了理椿儿额前的碎发,眸中温柔似水,本人像是压根没受伤似的,还在一心安抚着她人。

椿儿只以为,太子妃这是怕事情会传到娘家人的耳里,恐会怪罪太子爷,才这般忍着。

她没再作声,因为再想说的话,太子妃也根本不会听。

伤面清理干净后,椿儿便取金疮药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考拉吃树皮,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98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