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福运娇妻有百亿物资最新章节,秀秀,图灵全文免费阅读

“丑丫,死哪儿去了?也不看看她丑成啥样,有人要她就不错了,敢逃,我打断她的腿,看她怎么跟我作对。”

黄翠娥骂骂咧咧的。

烈日浇头,热得人想成日泡水里。

偏老天爷也不落个雨,连续旱了三个月,地晒裂了,草成了灰,连砖头房的瓦片也晒得乱蹦乱跳。

一个山坳里,宣秀秀猛地睁开眼。

身子躺在冰冷的满是苔藓的巨石上。

黑发汗哒哒的,黏在脸颊上,她感觉不舒服。

宣秀秀刚坐起来,脑子一疼,大量信息冲入脑海。

《我的嫂子是时代弄潮儿》。

特么的。

这不是老孙头在听书app上听的一本书吗?

老孙头还笑称男主是男人的终极梦想,强大到无敌。

还有比这更离谱的吗?

母胎单身solo的她VS患社交牛X症的男主。

活路呢?

她的活路在哪里?

团子说穿越,她还幻想假若穿到古代,要能做个女王啥的最好,最不济来个公主也行。

没想到——

她竟穿到一本男频无敌流的爽文中。

还是个跟她姓名一样,丑到被人戏称“女钟馗”的炮灰。

至于男主孟铁生,开场就无敌。

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伸伸手指,渣渣成灰,顺带装个有格调的逼。

在贫穷饥荒的特殊时期,孟铁生在这个唤作炎国的国度,以一己之力扭转了整个时代的格局,硬生生改写了历史,将GDP提了几个台阶儿,结局就差造个UFO,养个ET玩玩儿。

如此牛叉哄哄的男主。

他不爱红粉钗环。

女人在他眼底,宛如一堆破铜烂铁。

待人性情寡淡的孟铁生,一心守护牺牲在战场的大哥的遗孀,只想带他的大嫂走上人生巅峰。

至于……炮灰宣秀秀。

害。

她就是个衬托孟铁生刚正又深情的垫脚石。

炮灰长着一张满是痘痘,脓疮的脸,痘痘好了又发,发了又长,留下坑坑洼洼的痘印,丑得令人不敢看第二眼……

一番机缘下,炮灰在孟铁生无意跌坑里,摔伤了,喂了男主一口水。

为凸显男主正义与知恩图报的人设,炮灰就被男主花钱从养母手中买走,当偿还她的恩情。

炮灰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后,各种作,各种闹腾,甚至想跟孟铁生发生点什么,好顺利嫁给他。

然后她发现男主的心不在她身上,她就暗地里弄到一包老鼠药,给男主最在乎的大嫂投毒。

于是,孟铁生彻底怒了。

他忍痛亲手送原主上了断头台……

擦!

炮灰跟男主走感情线,又不是女主,还喜欢作,那必死无疑啊。

宣秀秀无力扶额。

呆愣片刻,她慢慢接受了现实。

穿都穿了。

既来之则安之吧。

如果她记得不错,搁以前看过的几本小说,穿书炮灰改写命运的铁律:珍惜生命,远离男主!

行,就这样干。

宣秀秀拍手。

她想看看书中“女钟馗”到底长啥样儿。

摸了摸满是疙瘩的脸,她从空间里转移出一面化妆镜。

对镜扫了扫。

(⊙o⊙)…

险些没把她送走。

这,这——

迅猛龙转世?

哪怕原主五官还没完全张开,瘦得皮包骨,一张脸黑成了包公色儿,但脸颊上的痘痘也太奇特了,叠加地长脓包,脓包还泛着青光……

真是奇葩设定。

作者要突出女主的美,凹炮灰的恶毒,也不至于把原主写成这样吧。

要不要人活了?

“主人,大石后有人——”团子提醒道。

团子是空间器灵,但对周围千米内的人和动物都有感应。

不过,宣秀秀也发现了。

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儿太浓了。

她顺着血迹移动步伐,最后在一块反着白阳的石头后,发现一名寸头,长相刚毅的男人。

他手臂流着血,伤口斑驳一片,像被什么动物咬伤了。

宣秀秀左右扫了一眼。

山野死寂一片,没有人烟。

唯一喘气儿的男人受了伤,人事不知……

纠结几秒,宣秀秀还是决定救人。

反正没人看见。

她咬了咬牙,从空间里转移出镊子,钳子,消毒用品。

男人的伤口狰狞,伤势挺严重的。

再这样出血,他一定会失血过多而亡的,匆匆清理伤口后,她撒上专门止血用的云南白药粉,又用纱布包裹住。

忙完后,宣秀秀累出一身汗来。

天儿太热了。

照这样,纵使伤口止血,也容易感染,还是得给他消炎啊。

好歹救人一场,送佛送到西吧。

手翻转,掌心里赫然是一颗消炎药,以及一杯灵泉水。

空间除了具备储存种植功能,还有一口永远不会枯竭的泉眼,汩汩流淌着取之不尽的灵泉水。

灵泉水的效用,可比这消炎药强多了。

她抬起男人的头颅,将药塞入他的嘴中,想喂他喝一点灵泉水将药给吞下去,没想到男人晕厥了,喂的水流光了。

这可咋整?

宣秀秀有点犯难了。

“汪汪汪——”

远处,传来狗吠的声音。

“秀儿,秀儿,你在哪里?你妈到处找你,你再不回去,翠娥又要把你吊起来打,你不要再躲了,躲也躲不过去的。”

宣秀秀一时情急,喝了一口水,对准男人干涸得发裂的唇瓣,毫不犹豫堵了上去,将水全送了进去。

咕咚。

男人果然喝了水。

但他似乎太渴了,渴得他碰见啥就下意识地吞咽,还狠狠咬了她一口,口腔里瞬间弥漫着血腥味儿。

于是——

宣秀秀浑身触电一样。

她脑子轰地爆开。

活了一把年纪,她虽然出生在现代社会,可早年她是公司白领,坐格子间的,基本与男人绝缘。

得了空间后,她一心挣钱,男人都被她发展为致富的合伙人。

她至今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

母胎单身solo被她发挥到极致。

所以……

这尴尬的接触,与她,是一种从未体会过的心跳加速。

“汪汪汪——”

狗子朝他们的方向奔了过来。

宣秀秀耳听八方。

有人来了。

万一被瞧见,她指不定要背上什么污名……

她摁住男人的肩膀,用力一推,匆匆逃也似地跑开了,而她没注意的地方,裤子脚撕开了一块碎布。

回到宣家时,黄翠娥正生气呢。

她一见丑丫回来了,对方还迈着二五八万六亲不认的步伐,顿时来了气。

想也不想的。

黄翠娥抓起房檐的细小篾条,铺天盖地朝小女儿身上抽去。

唰唰唰——

杀气腾腾啊。

一来就这么猛?

宣秀秀刚穿过来,这身子弱弱的。

好在灵魂之力在空间多年滋养下,抵御危险是本能的反应。

她抓起地上破败的竹簸箕一阵格挡。

簸箕挡住狠辣的篾条。

随后,她又主动出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儿,用力一捏,吃痛的黄翠娥“啊”了一声,篾条掉地上。

“贱货,表子养的,你敢反抗?反了天反了天,你吃我的喝我的,挣的那点工分,都不够养狗的,你敢捏我,找死啊——”

黄翠娥就一泼妇。

丑丫竟敢反抗她!

她脑海里得来这个认知,一颗心瞬间被怒火烧了个底朝天。

她立马叉腰,张嘴就骂。

什么话脏就捡什么话,一箩筐地往外倒,比豆子还蹦得快,蹦得欢。

宣秀秀可管不着。

她肚子饿得咕咕叫,想找个地方从空间弄点吃的。

可惜,有人显然等不及了。

路口浩浩荡荡来一波人。

他们冲她来的。

跑得最欢的是最前方顶着癞痢头的老拐,瘸腿,瘦得皮包骨,尖嘴猴腮,丑得宣秀秀也不想看第二眼。

她一穿过来,关于原主的记忆早蜂拥冲入脑海。

原主这张脸堪称婚姻粉碎机。

一听说老古村的宣秀秀,是个男人都摇头,不愿意要。

导致她18了,还没能说门亲。

前些日子,上村的老光棍黄癞头,在黄翠娥一番话的刺激下,愿意出2块钱娶宣秀秀。

两家决定把婚事办了。

原主长得丑,天生胆小,家中又有个脸蛋儿白净的漂亮姐姐衬托,显得她更卑微。

卑微归卑微。

这不妨碍她怕黄癞头。

怕到一见瘌痢头,她的双腿直打颤,连路都走不稳。

一大早,黄翠娥说今天是迎亲的日子。

原主一想到要嫁黄癞头,吓得跑了,躲到后山峡谷天坑里。

藏起来的她,越想越害怕。

最后,女孩硬是被活活吓死了。

造孽啊。

宣秀秀心中叹息一声。

她这人说不上是圣母,可也不是什么好惹的。

对讲理的人讲理。

碰上胡搅蛮缠的,她没在怕的。

“翠娥,你家丑丫嫁我,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换个人都不愿意要她的。”

黄癞头一脸的傲气。

“丑归丑,但只要她能生娃,给老黄家留个后,2块钱不算白花,一切从简,我接她回家,这婚事就算成了。”黄癞头嫌弃道。

他选宣秀秀,是冲着宣家漂亮大丫去的。

大丫人美心善又能干,思想觉悟还高,一直说要为老古村做贡献,两年内不谈婚论嫁,所以她拒了所有的提亲,一门心思念书。

黄癞头有自知之明。

他配不上大丫。

但没关系,做大丫的妹夫,他一样可以隔三差五见见大丫,饱饱眼福……

黄翠娥哪知他心中邪恶的念头。

她凶恶的三角眼,嫌恶地扫着瘦成一道闪电的宣秀秀,这个在雪夜里被宣红兵捡回来的野种,冷声道:“成。”

2块钱可以买15斤白面。

丑丫这么丑,找下家那是难于登天。

继续留家里,白吃白喝,损失更大,索性嫁了。

“丑丫,跟老子走啊,老子动起手来,你可没好果子吃。”

黄癞头瞪了宣秀秀一眼。

2块钱都付了。

她就是他媳妇儿啦。

他见她身子连动都不肯动一下,甚至用一种鄙夷夹着几分同情的眼神瞅着他。

刹那,他火冒三丈。

扬起手,黄癞头就朝宣秀秀脸扇去。

边上的黄翠娥抱着手臂看戏,神色间,更是一脸的天经地义。

女人不听话就该打,狠狠地打。

打焉儿了,就乖乖不闹腾了。

啪——

巴掌声响亮。

原创文章,作者:凌萌宝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62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