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炮灰后我逆袭了最新章节,陈桂香,陆红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成炮灰后我逆袭了

小说:年代

作者:爱吃紫菜

简介:陆红棉是个孤儿,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成了年代文炮灰,女主的踏脚石。自己的爹娘更是读者眼里的极品狠毒奶奶。全家除了女主的爹基本没有一个有好下场……别问,问就是难过,不用走流程,可以直接哭的那种。为了活下去,奋起,必须奋起!于是,剧情如一匹脱了缰的野马,面目全非——原来,女主和她爹竟然不是老陆家的人!震惊我全家一百年.jpg这是一个关于极品炮灰给女主一家挖坑的故事。

角色:陈桂香,陆红棉

穿成炮灰后我逆袭了最新章节,陈桂香,陆红棉全文免费阅读

《穿成炮灰后我逆袭了》免费阅读

“老二,你看看你养出来的赔钱货,啊,心怎么这么黑啊,故意带我心肝去河边!你妹子要有事,这是要我的命啊!要气死我和你爹啊!”

“滚,都滚!”

陆红棉正在睡觉,冷不丁的听见这中气十足又哭又嚎的声音,吓得一激灵。

她觉得有点不正常,家里就她一个人哪来的其他人的声音,她不会出现幻听了吧?

还没等她清醒过来,脑海里不可思议地出现一些匪夷所思的画面。

【“小姑姑,你来看看,这里是不是有可以吃的鱼啊”一个干瘦干瘦的小姑娘蹲在河边,回头指着河里,对站在不远处的‘自己’说道。

听到有可以吃的鱼,‘自己’就一蹦一蹦地过去了,刚要蹲下来仔细看看,一股巨大的冲击力猛地袭来,直接坠入河里。】

画面到这就结束了,陆红棉内心欲哭无泪,知道自己应该是穿进睡觉前刚看的一本小说了,还是一篇三观不正的年代文同名炮灰。

书中,女主凭借重生在小时候的优势,直接把炮灰推河里,原因是她上辈子找人算过,说是原主天生压着她,只要原主过的好,那她一定落魄。

原主被救起来以后直接变成了傻子,而女主利用前世的记忆找了一个军人丈夫,踩着小姑姑走上人生巅峰。

而作为大哥的妹妹,女主的小姑姑,将成为女主的对照组,一个目光呆滞,动作迟缓,口齿不清的傻子。

原主的父母一夜之间从精神烁烁变成了暮气沉沉,也因为是女主带着原主去河边的,恨上了女主,和女主结下仇恨,给女主走向幸福的路上挖了大大小小的坑。

而她更是在父母去干活的时候被设计走丢了。

在读者的眼里,原主是炮灰,原主的父母,女主的爷爷奶奶就是极品。

陆红棉内心叹气,几乎绝望,自己竟然穿成了重生年代文的炮灰。

穿书都是单程票,她肯定是回不去了。

门被轻松的推开,“娘的乖宝哎,快醒吧,你再不醒,娘也活不下去了。”陈桂香,炮灰的亲妈,摸着陆红棉的额头,语气里是满满的关心和怜爱。

陆红棉想,她既然回不去,必须不能按着原文发展。

故事的转折由她把握!

她睁开眼,一副提不上气的样子,虚弱地唤道:“娘……”

陈桂香一把握住她的手,直接红了眼:“我棉棉呦,你可终于醒了,知道娘多担心吗,可不能有下次了。”

看到陈桂香眼里满满的怜爱,感受着握着她手的温暖,陆红棉深吸一口长气:“娘,是大丫推我,我才掉河里的。”

这句话好像炸雷一样,陈桂香一下子眼睛都睁大一圈,呼哧呼哧喘粗气,猛地提高了声音:“好呀,好呀,我就说乖宝这么听话怎么会去河边,居然是这样,黑心的赔钱货是想害死你啊!”

听到心肝告诉自己,她是被推下去的,陈桂香现在恨不得吃了大丫的肉。

陈桂香抽着鼻涕擦着眼泪,恨恨道:“娘的心肝啊,你放心,娘让那个小贱蹄子给你当牛做马!”

“娘啊……”陆红棉听了心一抽一抽的,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娘啊,我的便宜亲娘啊,你马上就要成为年代文的极品恶毒奶奶了。

她的便宜亲娘陈桂香嫁给她爸后,就像下饺子一样,接连生了三个儿子,有了三个儿子,陈桂香在这个家挺直了腰板,她大哥在她男人又有的是一把子力气,打猎和挣工分都是好手,因此陈桂香走路都雄赳赳,气昂昂。

有了孙子孙女以后,老蚌生珠,把小丫头当成了眼珠子疼,生怕磕着碰着。

又特地找人起了好寓意的名字:红棉,生活像红色的棉花一样红红火火。

她擦擦眼睛,眼眶成功红了,哽咽着,“娘,我好害怕。”

“乖乖不怕哈,等会娘给你报仇。”陈桂香泄下气,轻轻环抱住陆红棉,慢慢抚摸着她的后背。

陆红棉的心倏地一软,享受到了从未享受过的母爱。

陈桂香慢慢放下陆红棉,又摸摸她因为落水而缺少血色的脸,“陆二铁,你给老娘出来。”转身大喊一声破门而出。

没来的及说自己分家计划的陆红棉:“……”

她抹了把脸,赶紧下床跟了出去。她只是想分家,离女主远远的,井水不犯河水而已,并不想引起“家庭大战”。

院子里,是陆红棉记忆中的大哥陆二铁,重生的女主陆大丫,以及她的爹娘陆大根和陈桂香。

其他人还在上工没有回来,工分儿工分儿,社员的命根。

“娘,大丫她知道错了,大丫快过来给你小姑姑赔罪!”陆二铁搓了搓手,直接把站在身后大丫拽过来。

怎么就没死呢!

陆大丫低眉垂眼,“小姑姑,我,我不是故意没看好你的,我也没想到你会掉进去,你别怪我好不好。”

“啪”一声极响亮的耳光重重地掴在陆大丫的脸上,陈桂香这一巴掌直接把气给捋顺了,开口就骂。

“你个黑心肝的东西,要不是有人告诉我是你把棉棉推下河的,我还真就被你唬过去了,小小的丫头片子,心肠就这么歹毒!”陈桂香横眉怒目,一手叉腰,双腿岔开,气势汹汹地站在大丫面前。

院子里一瞬间安静下来。

陆二铁“嚯”一下睁大了眼睛,大丫一动不动,深深的低着头。

陆红棉也诧异,她娘这么彪悍啊。

站在门口的陆大根拿烟袋的手顿时停住,“孩他娘,你说的是真的?”陆大根一脸的凝重。

陈桂香斜了他一眼,“这么大的事,我能说假话吗?”

陆大根一脸的怀疑,也不是不可能。

“奶,不是我,我没有推小姑姑,这害人的事,我怎么敢去做啊。”陆大丫轻轻地抽泣了一声,微微抬头看着陈桂香,脸上的巴掌印子明晃晃。

听到这话,陆红棉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她要是不知道剧情,说不定真就信了她说的鬼话。

陆二铁相信了,“娘,会不会是那个人看错了,大丫平时多老实你也是知道的。”

陈桂香板着脸冷哼一声,“是啊,谁能想到平时表现的老老实实,实际上是狠毒心肠呢,果然是会咬人的狗不叫。”

原创文章,作者:爱吃紫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54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