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田国安,田悠悠《空间:全家穿越逃荒的我被团宠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空间:全家穿越逃荒的我被团宠了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奶盖乌龙茶

简介:【团宠+系统+沙雕+空间+病娇+有cp+超甜】  一场车祸事故,令田悠悠全家穿越到古代。  且每人都有金手指!  老爸神医系统,老妈灵泉空间,老弟武神系统,她则靠做好事提高幸运值,还能与家里一起穿越的猫沟通。  不对!  她老公呢?  好不容易找到亲亲老公,惊愕发现她可爱的奶狗老公,竟然变成了白切黑病娇贵公子?  京城有一个传闻,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天才首辅霍临渊是妻奴!

角色:田国安,田悠悠

小说田国安,田悠悠《空间:全家穿越逃荒的我被团宠了》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空间:全家穿越逃荒的我被团宠了》免费阅读

“咕噜咕噜……噗……”冰冷的河水倒灌入口中,田悠悠猛然在水中惊醒。

她水性好,又学过落水自救,下意识憋气,让自己从水下浮起来。

大呼一口新鲜空气后,田悠悠划拉着自己的手脚,努力朝岸边游去。

她满心惶恐,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身体上的异样。

待她好不容易爬上岸,惊愕发现自己整个人缩水了!

“有……有没有搞错?”小风一吹,田悠悠被冻得脑子发懵。

她怎么变成了一个小孩子?

突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在脑海中一闪而逝。

田悠悠欲哭无泪,她竟然穿越了!

还穿成了一个五岁的古代小女孩。

她老公呢?

她爸妈呢?

布鲁斯和老弟呢?

田悠悠失魂落魄顺着自己记忆中的路,朝家走去。

刚走到门口,便瞧见几个人风风火火抬着一个人直奔他们家过来。

田悠悠凑近一看,吓了一跳。

眼前这个干瘦、黑黄的男人,不正是她记忆中的便宜爹吗?

田悠悠明明第一次看到这几人,熟悉的称呼脱口而出:“村长伯伯,我爹怎么了?”

“你爹把李二家的牛治死了,被他打了一顿。”村长指挥着人把田国安抬进屋子,这才抽空瞧了田悠悠一眼。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悠悠,你怎么湿成这样?”

田悠悠浑身湿透,头发还在往下滴水。

入秋了,人人都换上了薄袄。

田悠悠衣服这样湿,不赶紧换下来,洗个热水澡,肯定得风寒。

“我在河边玩,不小心掉水里了。”田悠悠掰了个谎。

她才不是自己掉进河里,她是被人推进河里的!

“那你得赶紧找你娘换衣服,洗个热水澡,否则伤寒就麻烦了!”村长关心道。

“我晓得,谢谢村长伯伯!”田悠悠把人送出门,才跑回去看她这辈子的爹。

床上的男人很瘦,脸却被打得很肿,几乎看不出原本的模样。

太惨了!

田悠悠同情的给这辈子的便宜爹拢了拢头发,心塞得紧。

从原身的记忆来看,这个村子距离城镇很远。

村里没有大夫,要给男人请郎中,坐牛车至少也得一个时辰才能到镇子上。

田悠悠这身子五岁,她一个人去请郎中,人家估计不会跟她来。

更何况请大夫很贵,这家人超级穷。

看着昏迷不醒的便宜爹,田悠悠忍不住叹了口气:“要是爸爸在就好了,他是外科医生,料理这叔叔身上的伤肯定没问题。”

她话音刚落,床上的人醒了过来。

对方哑着嗓子,迷迷糊糊道:“悠宝,你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田悠悠难以置信瞪大眼。

为什么便宜爹会叫她悠宝?

这是她亲爸对她的爱称!

难道说……

田悠悠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她小心屏息问道:“爸,你工作的那家医院,叫什么来着?”

“首都和协医院。”田国安想睁眼,却发现自己根本睁不开,眼前一片血红。

旋即,令人窒息的剧痛从浑身上下蜂拥而至。

田国安忍不住叫出了声:“哎哟,我身上怎么这么痛?”

他艰难的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越发震惊:“我的肋骨断了两根!”

田悠悠的眼泪一下包在了眼里,这是她亲爸!

“爸诶,咱们穿越了!”田悠悠抱头痛哭。

田国安倒吸一口冷气,努力睁开自己一片血红的眼。

他隔着朦胧的红色雾气,打量着可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的破土屋。

窗户烂了半扇儿,掉在一边都没人修。

还真是穿越了!

田国安第一反应便是:“那你妈呢?”

田悠悠似乎已经预料到,老爸第一个会问的人就是老妈,忙回道:“我也不知道,我才从河里爬回来。”

“不是,你怎么从河里……卧槽,悠宝,你怎么变成一个小女孩了?”田国安的目光落在田悠悠身上,吓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剧烈的动作牵动了断裂的肋骨,疼得他又躺了回去,龇牙咧嘴。

田国安是文化人,大半辈子没说过一个脏字,眼下的确是吓狠了。

田悠悠赶紧伸手扶住他:“你别乱动,我先去换身儿衣服,回来再说。”

田悠悠太冷了,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刺骨冰寒。

古代医疗条件差,她千万不能感冒,否则一场高烧可能就要掉她半条命!

田悠悠刚把衣服换完,家里又涌进来两拨人。

田王氏和这具身体的哥哥田华皓,分别被两个中年妇女和一个身高八尺的男子送了回来。【注:古代一尺为23cm。】

田王氏头上破了个窟窿,扯了块布条缠着,血汩汩的流。

田华皓脚上包扎着白色的布条,一股刺鼻的中药味。

“悠悠,你娘跟村尾黄寡妇打架,头被砸破了。你赶紧让她回屋躺着,快把你爹找回来,去给她请个大夫。”负责送田王氏回来的周婶催促道。

一旁的陈猎户也道:“悠悠,你哥跟我们上山打猎被毒蛇咬了脚。大夫我们已经送他去看过了,这是药。”

陈猎户把几个油纸包放在桌上,没提花了多少银子。

田悠悠唇角抽了抽,郁闷回道:“我爹被李二打伤了,在里面躺着。”

“啥?”三人一脸惊讶,同情的看着这一家人。

居然一家人整整齐齐全受伤了,这也忒倒霉了些!

“咳……”周婶神色古怪道:“那先让你娘也进屋歇着,我去一趟村长家。”

田家一屋子伤员,唯一能动的人是个五岁的娃。

留他们在这边自生自灭,恐怕这家人熬不过这个冬天。

周婶是个热心肠,当即决定去村长家商量一下。

大家乡里乡亲,能帮上田家的忙就帮一帮,虽然田家在村里并不招人待见。

“好咧。”田悠悠帮着他们把昏迷的娘送进屋,又把昏迷的哥哥送去她和哥哥同睡的房间。

田家着实穷,穷了三代。

狭小的土房,隔不出第三间房。

田悠悠把他们送了出去,回到爹娘的房间,便瞧见田国安别扭的贴在墙上,根本不敢挨身边的人一下。

他和田王氏中间,拉开了能睡下一个成年人的距离。

田国安见田悠悠进来,似看到救星般:“悠宝,快扶我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奶盖乌龙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5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