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珲,吴县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厄难之主》最新章节

小说:厄难之主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六月的风

简介:在这个即将崩溃的世家,一位身背法剑的少年砥砺前行,他与好运和厄难相伴,披荆斩棘,终有一日,黑暗散去…

角色:柳珲,吴县令

柳珲,吴县令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厄难之主》最新章节

《厄难之主》免费阅读

大梁朝皇历二千三百八十二年。

大将军韩霄北伐蛮族,战火连烧三月余,硝烟漫天,斩下敌寇军二万七千余人,显我国威浩瀚。

大话谁都会说。

柳珲摸着手中的朝廷的邸报,嗤之以鼻,邸报上的内容,他一个字儿都不信,哪有打赢了还要向对方交岁币的。

自新帝登基以来年年打胜仗,反而向蛮族交的岁币越来越重,写邸报的大臣脸皮厚出了新高度。

心里狠狠地鄙夷那些尸位素餐的臣子,浑然忘记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官不大,宛丘县捕头,副的。

柳珲捋平青色皂衣服上的皱褶,整理好领口,伸着脖子瞅着天空的时辰。

见门口晃进一个身影,柳珲挺起腰杆大步走了过去,看似不经意间与其擦身而过。

“柳副捕头好!”李虎弯腰说道。

“嗯!”

柳珲轻点下巴,喉咙发出声音,缓步走回屋子,眼角余光却紧盯着,期待着下一个人进来。

每进来一人,柳珲便会踱着步子,迎了上去,听着对方捕头的称呼,点头示意。

不厌其烦地重复了一遍又一遍。

忽然,门口闪过一道身影,柳珲瞬间精神抖擞,眯起眼睛,走到其身旁。

吴起山有些郁闷地侧身而过,本来副捕头的空缺非他莫属,可就在十天前,柳珲巡逻的时候,拿了百姓水果摊位上的香蕉,毫无道德的把香蕉皮扔在地上。

巧就巧在,这块香蕉皮刚好落在途行壮汉的脚下,大汉巧合的一脚踩了上去,摔倒后,脑袋巧合的撞在钉子上。

壮汉,卒。

更巧的是,这壮汉是府衙通缉的流窜寇匪。

于是,柳珲从杀人犯变成了智杀匪寇的英雄,晋升副捕头。

“嗯哼!嗯哼!”

见目的未能达成,柳珲小声的咳嗽,锲而不舍地在吴起山面前,来回走动。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周围十几个衙役斜着望来,脸皮不自主地抽搐。

“柳副捕头好!”

吴起山看实在躲不过去,微微低了下头说道。

“嗯!”

柳珲马上感觉精神清爽,拍打着吴起山的肩膀,鼓励道:“咱们巡捕衙役里,我最看好的就是你。好好干,等我升任了捕头,副捕头的位置留给你。”

吴起山拱了下手,口中实在说不出谢字。

“柳副捕头,吴县令让你过去。”

正在吴起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门口小步跑来一个麻布小厮,远远地说道。

“嗯,我这就去。”

柳珲应了一声,溜了过去。

人一走,其余等人围了过来。

“吴哥,柳珲太过分了。”

“是啊!上任了三天,折磨了我们三天。”李虎苦着脸说道。

“行了,该干嘛干嘛去,估计过两天兴致淡了就好。”吴起山开口说道:“谁让他运气好。”

“可不是么,人家是吴县令的小舅子,后台硬。”李伟说道。

“发发牢骚就算了,吴县令的品性端正。柳珲功劳是实打实地,否则也不会提拔他的。”吴起山呵斥道。

衙役里,吴起山颇有些威望。

柳珲哼着小曲,迈着王八步,穿过曲折庭院,惬意的很。

“坏舅舅!”

池塘边上,趴着四岁大的孩童,扎着小辫,趴在水面上,逗弄着游鱼。

柳珲很开心,侄子越来越聪明了,已经能分辨出好和坏,单手抱起吴畏高高的举在空中。

顺手抽出侄子捏在手中的糖人,一口咬掉糖人凤凰的脑袋,嘎嘣嘎嘣地爵起来,接着看见吴畏扁着小嘴,泪水在眼眶内打转,赶紧把糖人塞回侄子手中,一溜烟地跑了。

书房内,吴县令正处理着文书。

“姐夫。”

柳珲没有敲门,嬉笑着进了屋。

吴县令摇了摇头,办公时间喊他姐夫的称呼是不对的,可实在拿这个小舅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后王庄出了怪事,村子里有两只狗被咬死了,里长说是人咬的。”吴县令开口说道:“你带人去看看。”

“人咬的?”柳珲一惊:“疯狗病?”

人要是得了疯狗病,凶得很,六亲不认,见谁咬谁。而这人绝活不过七天,被咬的人或动物也会沾染上这种病。

“还不确定。”吴县令面色严肃道:“你带人去查看一下,若是疯狗病,把尸体烧了,要是遇见古怪的事儿,赶紧跑。”

“是是是,保证撒腿就跑,头都不回。”柳珲嬉笑着说道。

“少贫嘴。”吴县令道:“记清楚了。”

“放心,家姐都跟我说了好多遍了,整个巡捕衙役里,就属我跑着最快,他们私下里都叫我柳跑跑,别的捕快向前冲,我是向后退。”

“这是为你好。”

“知道了!”柳珲眼珠子转动,说道:“姐夫,啥时候把我这个副捕头改成正的。”

“趁早绝了这门心思,你升任副捕头已是运气,正捕头必须上报金吾卫,由朝廷册封。上面已经任命了新的正捕头,这两天该来就职了。”

“哦!”柳珲有气无力地回应着,见吴县令要张开嘴,抢先说道:“我知道,这是为我好。”

“还有,明天是清明节,你姐让我提醒你,别忘了上坟。”吴县令补充着说道。

回到衙役房,喊了四个捕快,调了几匹马,赶往后王庄。

吴起山是一定要带上的,他是战斗力的保证,柳珲摸着肚子上一整块腹肌,很有自知之明。

马不是战马,是挽马,瘦得都能看见骨头,坐在上面膈应屁股。

什么世道,人吃饱也就算了,吃草的也吃不饱。

柳珲好几次差点被马掀出去,屁股上快磨出火来,斜一眼气定神闲的吴起山。起了攀比的心思,不由的腰背挺直,像模像样的坐在马上,拽紧缰绳,只是嘴角不停地抽抖。

距离后王庄有十几里路,到地方估计要中午了。刚好能赶上午饭,午饭自然是庄里管,这倒不算贪墨,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福利。

村里人的饭菜,味道算不上好,但必须要有酒肉,管饱,这是规矩,自大梁开国以来就一直延续下来。

即便是衙役内正直的吴起山,也不愿饿着肚子去办事。

原创文章,作者:六月的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5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