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糕小姐,好久不见最新章节,李主管,云清波小说免费阅读

“你这么努力读书为了什么?”他的声音乘着晨光,从一本书页焦黄、装线古朴的书后面飞来。

“因为我想考上S市的大学。”她很认真地想了想,又很认真地回答。

“为什么非要去S市?中国有很多不错的地方。”

“你知道什么。”她伸头想看他读的什么书,却发现曲曲折折的字体,仿佛是某种古篆文,一个字也不认识,只好放弃。

“大学期间我去过几个发展很好的城市,如果你想知道,我不介意给你做一些专业角度的咨询。”他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加了一句:“桂花糕结算费用。”

“你喜欢吃糖吗?”没想到她问他这句话。

看他没有回应,她继续说下去:“小时候我爸每次从S市出差回来都给我和姐姐带一盒牛奶糖,是那种圆圆的铁盒子,上面有一只围着红围巾的大兔子。我最喜欢那个盒子打开时砰的一声,立刻可以闻到盒子里香香的味道,可是每次我们都只能吃一颗。”

“万事离不开‘吃’的出发点。”他从书上抬起眼睛,斜斜地瞄着她。

“你国外长大的不能理解我们中国小孩的童年。不光是因为好吃的啊,我小时候玩的会眨眼的娃娃、装上电池会打鼓的小熊、粉色的公主裙子,都是我爸在S市买给我的,我的小自行车是S市生产的,连我睡觉的床单和毛巾被都是S市的。所以我对那里有一种从小到大的喜欢和向往……哎,说了你也不懂。”

她不再理他,继续背她的英语。

“我确实不懂。”

他耸耸肩,脸色变得沉静:“但我羡慕有这么多喜欢的东西的你,可以为了它们这样努力……”

“你说什么?”

“没什么。”

不知过去了多久,她背完一整页,回头看他,发现他把书盖在脸上,靠在藤编的座椅上一动不动。

睡着了吗?

她蹑手蹑脚地走过去,想吓他一跳。

走到他身边,正好看到有一只肥大的花斑蚊子飞过来落在他的手臂上,豪情万丈地抖抖翅膀抻抻腿,大展拳脚地开始吸血。

她正要抬起手打死它,想了想又放下,慢慢靠近蚊子——

这是一个近距离观察刺吸式口器如何进食的绝佳机会!

似乎蚊子豪迈的叮咬让他有点感觉,他微微动了动,蚊子也许是受惊,也许是吃饱了,马上识相地飞走了。

清波把脸凑近他的手臂,等着看多久能鼓起一个多大的包,却看到他脸上盖着的书轻轻滑落下来。

一张俊颜不期然撞入眼帘……

她一直晓得他长得好看,可平时他都戴着眼镜,遮住了大半光华。现在他的整张面孔毫无遮掩的呈现,竟让她呆住了。

眼波仔细滑过他高而饱满的额头,不算太浓密却斜飞而起的眉毛,覆盖着长长睫毛且危危上挑的眼,刀刻般挺立的鼻子,最后落在那片唇上……

他的嘴唇怎么能比女孩子还好看呢?竟有着这样柔和的弧度和珍珠般的光泽。

他静静地呼吸着,她的眼角鼻端都被他的气息包围,仿佛周围的一切都静止,只有他们两个呼吸声音的存在。

清波脑中有一个开关啪得一声打开了,她现在不是高中生云清波,他也不是一个见面不到两周,连名字也不知道的陌生人——

当吹过的风和流经的云,偶然碰见了对方,既然相遇,既然靠近——

她想不顾一切的试一次!

就大胆尝试一次——

身子一抖,清波睁开眼,盯着空无一物的天花板出神了十几秒,经历了灵魂三拷问,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做了一个梦。

躺在床上的她不是十七的高中生,而是二十七岁的被催婚女青年。

手指抚过嘴唇,刚才的梦,竟然真实到还留有梦中的触感,鼻端似乎还萦绕着他的味道……

清波忍不住把头埋进枕头,她真的是年纪大了,竟然做了这样羞羞的梦……

忆及以前,清波至今无法理解,自己当时是吃了什么突然爆发出那样的胆色——

在那一天,在那个微风的清晨,在他家门口的藤椅上,她真的吻了他!

是真的!

不止吻了上去,还小小地舔了一下他的唇!以至于那种皮肉与皮肉相触的质感仍清晰地存在于她的记忆中!

天哪,她以后该如何面对现在就住在同一层楼的他!在和他接触的某个瞬间,自己会不会又突然分裂,然后会不会又不受控制地扑过去?

千万不要啊!

清波调动起所有的理智告诫自己:以前的事可以总结为少女情怀,现在我是一个成年人,不可以对一个见面不过几十天、一无所知的人产生任何超越正常想法的想法!

况且那件事的后续,让她此刻砰砰直跳的心脏渐渐平复,甚至感到沉沉的,因为那个突然实现的初吻故事有一个挺无奈挺伤感的结尾。

当时她偷偷亲了他,趁他没醒就匆匆逃走了,感觉自己无法再如常面对他,清波第二天没有去念英文,第三天也没去,第四天也没去……

若干天过去,等她终于攒够了勇气,再次去到那里的时候,发现已经大门紧闭,人去楼空……

从那以后的十年时间,她都没有再见过他。

人在早上起床时,一旦被忧郁的情绪占据,一天都难以恢复。

午饭时间,清波和同事们一起下楼吃饭,还是闷闷地不想说话。

公司的餐厅位于明棠大厦的二楼和三楼,设计风格明快温馨,食品种类齐全,且价格便宜,是名副其实的员工福利餐厅,据说是董事长唐先生要求创办的,为的是让员工有家的感觉。

中午休息时间不多,明棠员工们的午饭多数都会在这里解决。据说在顶楼办公的董事长前些年还会过来用餐,年岁渐老之后,会由餐厅的工作人员给他送上去。

“波波啊,你最近是几魔啦?你截个状态很不OK噢?”于晓雯噘着嘴巴惟妙惟肖地模仿他们的现任CEO——埃文斯先生。

“这里是餐厅啊,疯了吗你!被人看到你工作还要不要?!”清波丢下餐匙赶紧捂住她的嘴巴。

埃文斯先生自从5年前被董事会聘请担任明棠的CEO以来,他怪腔怪调的中文经常被员工们私下讨论说笑,其实他是一个谦和有礼且没什么架子的英国人,五十来岁,在商海中打拼多年,可谓经验丰富、手段了得。

董事长选中他来做明棠的经理人应该是独具慧眼的,几年来明棠在他的管理经营下形势不错。公司的大小会议上他经常把“很OK”或者“很不OK”挂在嘴边,是以大家私底下有时会模仿他的口头禅。

清波很喜欢他拿腔拿调说长句时浓浓的英国口音,总觉得比起瓮声瓮气、鼻子难受的美式口音优雅很多。

“你这盅冬瓜排骨汤都快被你搅到泻掉了还不喝,你不想喝给我啊,什么事让你这么没食欲。”

范明阳指指她餐盘中的汤:“你最近一时亢奋一时低迷,到底有啥事啊?”

清波低头看着手里的汤,慢慢舀起一勺送进嘴巴:“没什么大事,就是有点事情想不明白。”

平时她很喜欢这个汤,食堂大厨把猪小排、冬瓜和大枣枸杞,放在炖盅里隔水炖上三个小时精制而成,鲜甜滋补,可今天喝起来怎么都感觉差点味道,少点火候。

“你啊,非常善于钻牛角尖……”范阳明抬眼看她郁郁的表情。

唉!清波哪里都好,就是想太多这点不好。

这时走过来一个人,拉开这张桌边剩余的一把椅子,竟是一身白裙、长发如波、美丽惊人的“棠装之花”——戚芳芳。

“这里有人吗?不介意我坐这里吧?”她笑着问,没等她们回应,就已经坐了下来。

清波顿时感到周围男同事们的眼风向这边扫得热烈很多,美女的吸引力就是强大啊。

于晓雯和范明阳比清波他们这批人早两年进公司,和戚芳芳本不认识,打了个招呼就各自低头吃饭,不忘彼此交换一个“她为什么坐过来”的眼神。

“清波啊,”戚美人娇俏地唤出她的名字,清波不禁暗暗抖了抖,她们之间是可以有如此亲密称呼的关系吗?

“我有个事情想找你了解下,能帮个忙吗?”

“嗯,你说。”

“听说你租的公寓条件不错哦?是在我们上次遇到的商场附近吗?”

清波不知道她为什么提起租房的事,懵懵地点点头。

“我目前住的地方不太满意,正在考虑换个房子,有机会想去你那里看看。你公寓不错,去到商场还挺近的哦?上次还碰到你和朋友一起逛街,不知道他是?”

戚芳芳状似无意地发问,却一眨不眨地死死盯着清波,把她的每一个细微表情一丝不漏都收入眼中。

“啊?他?就是……是邻居啊……上次说了啊。”

“哈哈我就说嘛,邻居之间互帮互助最好了,大家都孤身一人在这里,有个人帮忙提提重物也是好的,那位男士挺绅士的,特地跟你去购物帮你拿东西噢。”

“不是他帮我提,而是我帮他。”清波郁闷地小声说。

“哈哈哈清波你太幽默了。”戚芳芳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抬手拂去遮住眼睛的长发,引得周围的男士们目光又热烈了几分。

“他看起来蛮有气质的,是做什么的?”戚芳芳一边吃鸡胸肉玉米花椰菜沙拉,一边状似不经意地说。

“大概是无业游民吧。”

他不是设计师,早上又不去工作,很大可能是待业青年,吃穿用度都很普通,也不大可能是什么有钱人。

“哈哈你真会开玩笑……那,我吃好了,你们慢用。”似乎得到了某些想要的信息,戚美人起身端着餐盘婀娜地离开了。

余下的三人同时呼出一口气,处于餐厅焦点中心的感觉真不好,她一走,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终于可以舒服地吃饭了。

“你跟她很熟吗?”

“不熟,同期进公司而已。前两天在超市遇到了一次。”

“她为什么来管你的事情?你还老实的什么都说?”

她俩真是对清波无语,对不熟的人为什么要解释这么清楚?

“……习惯了认真回答每个问题,上学时养成的……”

“等等,她刚才说你和谁在一起逛超市?”

于晓雯捕捉到她们刚才谈话中一个重点。

“一位男士?”

“然后,你说那人是你的邻居?不是医生?”范明阳接着问。

“你到底怎么回事?!”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眼前无比八卦的两张脸迫近,清波忍不住用手撑住额头——

拜托,她真的已经够烦的了!

手机嗡得震了一下:“晚上有空吗?”

发件人——郎磊。

原创文章,作者:卡卡穆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4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