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糕小姐,好久不见最新章节,李主管,云清波小说免费阅读

自从和郎磊成为邻居,被他拉着逛了超市吃了饭之后,清波的脑袋就像变成了一盆浆糊,浑浑噩噩,简直到了精神恍惚的境地,两三天来都觉得像在做梦,眼神无法聚焦,精力无法集中,深感事件发展走向非真实,充满了玄幻。

这是她几乎不曾有过的状态,她自认为一直是冷静清醒的人,一向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这种大脑拒绝工作的感觉很不好,似乎一点小事都有着出差错的可能,让她很没有安全感,工作效率也低到令她汗颜。

快下班时接到徐谷风的电话,她认为在脑筋不清醒的条件下和他通话会加重不清醒,还不如挂断。出于礼貌,她回了条微信给他,说明自己现在不方便接听。

另一条信息也见缝插针跟着添乱,清波一看发信人是妈妈,不由得一哆嗦……

“相亲效果如何啊?”

短短几个字仿佛是霍格沃茨猫头鹰带来的吼叫信,把她的耳朵炸得嗡嗡作响……

其实云妈对心爱的乖乖小女儿一直骄傲地不得了,从小到大没有为她费过一丝精神,听话懂事,学习成绩自不必说,关键长得可爱漂亮却没有一点早恋的苗头,要知道好些人家孩子不是叛逆就是恋爱,真真愁死家长。

女儿考上大学后,云妈突然转变了想法,暗示她功课完成之余可以试着谈谈朋友,遇到优秀的男生可以适当接触接触,小女儿却像从头到脚包裹了一层橡胶皮,整个一个绝缘体,就是和男生不通电,七年求学时光没听她提过任何一个男生的名字。

等到工作稳定了,云妈燃起的希望又变成了失望,两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任何消息……

无奈的云妈只好发动亲朋好友,搜集在S市的适龄男青年,无一遗漏地报给女儿征询意见,结果没一个满意的。

好不容易对一个优秀的医生另眼相看同意见面,云妈高兴了好几天,希望的曙光出现了!

如果云妈知道此刻她的乖乖小女儿挂掉了那位曙光医生打来的电话,恐怕她的高兴大概率会转为愤怒,且不排除使用暴力的可能。

清波闭眼使劲晃了晃脑袋,把里面黏住她的思绪甩出去。你需要提振状态!加班也要把当天拖下来的工作进度补上!

“加班狂小姐,今天又要发功了?!”于晓雯边收拾包包边探过头看她手里的工作。

“对啊,今天的进度没完成……”

“别光顾着工作了,数据中可没有黄金屋,更没有颜如玉,你需要乘着青春的浪潮尽情地荡漾啊美少女!”

这都什么词!清波挤出一秒白了她一眼。

“优秀的医生哥哥还没有联系你吗?”

“联系了,但是我没空。别说哥哥这个词好吗?我肉麻。而且所谓的医生哥哥其实是医生弟弟,他比我小一岁。”

“非要提年龄这么丧心病狂的话题吗?”于晓雯咬牙切齿着,“你看人家韩国女孩子天天欧巴欧巴的叫还不过瘾,非要喊出阿jio西来才显得自己多么娇嫩多么可爱多么小鸟依人!不管多大或者多小的男人都是小哥哥好吗?”

“你有没有想过大男子主义为什么在韩国那么普遍?”清波实在受不了她的聒噪,决心赶快把她撵走,“有一部分原因是小女子主义惯出来的!女人们都做出柔情似水的样子把自身位置摆的特别低,男人们能不感觉自己高高在上吗?女同胞们其实需要从自身心态建设做起,提升女性地位,双方才有慢慢平等的可能……你不是要去和你的他约会吗?快走快走,别耽误我对账。”

一旦真正地投入工作,清波就会专注到忘我的境界,等到工作告一段落,她才发现已经九点多,走出明棠大厦回望,亮着灯的房间还有很多,周围的高楼大厦也都隐隐发出还在运转的声响,每盏亮着的灯下都还有工作着的身影。

谁的工作不辛苦?谁的青春不付出?付出可能会有收获也可能没有收获,但是不付出就注定什么也得不到,人生的选择就是一场场赌博,手里的筹码只有努力的意愿和能力,上了赌桌,推出筹码,起手无悔,之后输或赢都是选择的结果……

努力着、成长着、收获着——收获成功或者收获失败,自己的人生就是有意义的吧。

清波乘了地铁,再步行一小段到家附近已经快10点了,她并不感觉累,多年的苦读生涯早已养成晚睡早起的习惯,这样的工作强度对她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电话又响了起来,还是徐谷风。专注于工作的几小时让清波的神志清醒多了,她点了通话。

“不好意思下午没接你电话,我刚加完班。”她说。

“快到家了吗?”电话里他的声音仿佛带着温度,说出口的每个字伴着让人舒缓的频率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

她想象着徐谷风如果用这样的语调跟病人讲话,应该能很大程度缓解病人紧张焦虑的情绪吧,让人无形中就有种想要信赖他的感觉。

他一定是个很受欢迎的大夫。

“马上到了……”

“我在你公寓楼下。”

什么?在她家楼下?他知道她住哪里?上次见面她好像并没有跟他提过。

远远看到他挺拔地站在花坛边,格外醒目,几乎同时,他也看到了她。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清波快步走到他面前。

他看着她满脸的惊讶温声解释道:“你别误会,我不是跟踪狂,是你家人给我你的地址。”

“我家人?!”

“我表哥今天到S市出差,你姐姐托他带了点心给你,你的地址就放在袋子里。”

他递过来一个手提袋,清波接过打开,里面好几个保鲜盒,都是云妈拿手的点心。

这拙劣的伎俩她一眼就看出肯定是云妈的主意,摆明就是为了制造她和徐谷风见面的机会。现在又不是几十年前手提肩扛的时代,想给她带点心用快递更方便吧,这样转好几手麻烦好几个人,真是司马昭之心。

她的智商尚能马上堪破其中深意,想必徐天才肯定比她更快明白。他应该也很无奈吧,为了几盒点心还要这么晚特地跑来送给她,他的工作比她要忙多了累多了。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她由衷说道。

“不会。我倒是很好奇有什么好吃的。”他察觉到清波窘窘的,指指餐盒中的点心。

“应该是我妈妈经常做的各种糕啊团啊。”

袋子底部放了两包湿巾,清波越发对母亲大人做事的能力佩服得五体投地——

为了让她和徐谷风在见面之后能一起吃掉这些身负红娘重任的点心,连湿巾都准备好,真是机关算尽、煞费苦心。

他俩找个长椅坐下,用湿巾擦干净手,清波把盒子都打开,她的肚子似乎感到了好吃的近在咫尺,按捺不住地狂吼几声。

加班到这么晚,确实很饿。

桂花糕、绿豆糕、紫薯糕、豆沙团、芝麻团,糯米团……清波眼睛酸酸的,除了被点心感动之外,还被云妈妈想利用美食套来一个女婿的天真而急迫的想法蠢哭了……

“你喜不喜欢吃这些甜点?”

“我们家从来不会做这些,也没怎么买过,我很少有机会吃到。”

“那你吃吃试试,我妈做这些很拿手。”

几乎每样都尝了,徐谷风似乎更加偏爱桂花糕,他指了指金色的桂花糕说,“这个真好吃。”

清波顿时想起了钟情于云妈妈桂花糕的某一个人,想起他一口气吃了那么多,过后还要求无辜的饭店老板原样做给他,简直就是一个一米八多却在要糖吃的小孩子!

这样的反差似乎有点可爱。她不禁笑了出来。

她一笑,眉眼弯弯,徐谷风虽不知原因,却也跟着笑了。

“云清波。”

“嗯?”突然听到他叫出她的名字,有点不习惯。

“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指,高中的我。”

“……我当然听说过你啊……你一直是年级前三名嘛,还有,我同桌也经常提到你的……”

他是什么意思?在高中的时候,其实她并不认识他。

“那,你记不记得你被篮球打到过几次?”

被篮球打到?

啊,想起来了,记得,这件事她真的记得很清楚。

高中的自行车车棚在篮球场旁边,每天早上她停好自行车走回教室时必定路过球场,几乎都有一群男生在打篮球,有几次她莫名被球击中,或者经常有篮球向她滚过来,好几次没留神差点被绊倒,弄得她后来都绕着篮球场走。

当时还以为自己跟篮球犯冲,难道不是?

“打球的男生中有你吗?”

“有我。其实——咳咳——我坦白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挨打——当时打到你的球几乎都是我扔过去的……”

他不好意思地笑,露出白白的虎牙。

“为什么?”

“你先答应我不会生气。”

他的声音中都浸着暖意,看她摇摇头,他继续道:“因为——我想引起你的注意。”

清波傻了,手里的绿豆糕啪嗒一声,掉回了空掉的餐盒里。

她虽然没经历过一次真正的恋爱,大学和研究生期间还是被表白被追求过几次的,不过被高中同学兼相亲对象表白还是第一次。

“你……”

“还记得我们高一暑假有一期全年级的培优班吗?每个班的前十名都要参加,当时我就坐在你后面,记住了你是高二二班的云清波。”

“暑假结束后,我经常早上去打篮球的时候都会留意看,你有没有从旁边经过,看到你过来就很幼稚的做出一些大幅度动作,想让你注意我……”

“可每次你都低着头、目不斜视走回教室。有一次我不小心把球丢过去砸到你的腿,你生气地瞪了我一眼,虽然没跟我说话,我还是高兴了半天,以为终于找到吸引你关注的办法了。以后经常就会把球向你投过去,我再跑到你面前捡球。为了尽量不打到你,要特别小心力度和角度,还要投得自然,尽量不被队友发现……那段时间我的篮球技术和演技进步得都很快。”

他微笑着徐徐道来,像是在讲一个已经泛黄却依旧洋溢着青春的故事,一个关于高中时代盈满心头的微微苦又微微甜的故事。

“看来我的办法不对,还是没有让你记住我。”

他的嘴角自嘲地微微勾起,眼睛却流露出坦荡自信的神气。

他当然是自信的,他是各方面均如此出色的男子。

“没想到等到现在才以这种方式与你相识,希望不会太晚。”

他仿佛自带一种让人安心宁静的魔力属性,让人相信他说的每个字都是真的。

清波看着他真诚的眼,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想着……

春天真的来了吗?

桃花开了一大朵?

原创文章,作者:卡卡穆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4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