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糕小姐,好久不见最新章节,李主管,云清波小说免费阅读

“现在我相信,你是真的没有恋爱经验了……”于晓雯斜睨着清波,一脸嫌弃加同情。

因为过于好奇事件的来龙去脉,下午茶歇的时候她俩把清波强行架入茶水间审问。

乖宝宝大致交代了徐谷风和郎磊的事情,但选择性地隐去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没说——

比如徐谷风高中时候的事,当然还有她偷亲了那个人的事。

“我不知道怎么办,所以很烦。”

清波手中的茶包被一根线吊着在热水中浮浮沉沉,迫不及待地发散着它内部一缕缕的幽幽绿意,把平淡无奇的白开水渲染成茶。

“这有什么好烦的,如果我有这样两个人出现在身边,怕不是做梦都要笑醒哦。”

范明阳用力拍向清波单薄的小肩膀:“跟随你的心,找到你的爱,姐妹加油!”

“要我说啊,这事要分类处理。相亲对象嘛,处得来就试试,处不来就算了,不相处一下怎么知道有没有感觉?跟优秀的徐医生相处,你不要给自己加压力;至于邻居哥哥,你不要听‘范不明白’的,你问问她谈过几个男朋友,还敢教育你?!人家根本还没有怎么样,是你自己想太多。千万不要想太多!自然点好吗?!”

于晓雯是典型的天蝎座,毒舌功力一流,却常常见解独到,第六感神准。

“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有点喜欢邻居哥哥对不对?!要不为什么烦?哈哈!刚见面就喜欢上他,是什么样的男人?看来很有吸引力啊……”

“……我……”

岂止有点喜欢?!岂止是刚见面?!准确来说她喜欢他十年了!

可是喜欢又怎么样呢?十年前他消失得彻底,就像从没有出现过,现在再见到又怎么样呢?

晓雯说的很对,郎磊并没有一丝一毫特别的表现,他们之间所发生的任何事都没什么特殊意思可值得深究的。不过是他回国见到了一个以前见过的女孩,碰巧成为了邻居,仅此而已。

在对待心动这件事上,由于生理构造的差异,女人似乎永远比男人想的多,付出的多,也极有可能受伤的多。

所以,守住真心,自然点吧。

快到下班时间,清波的手机“嗡”了一下。

还是郎磊的信息。

“今天需不需要加班?我正好在你公司附近办事,等下要去远哥店里吃饭,他也叫你一起。有时间吗?

清波想了想,回复了“好”。

下班后她到了约好的街角咖啡店,第一眼就看见郎磊坐在窗前,全神贯注地盯着笔记本电脑屏幕,偶尔打字,偶尔皱皱眉毛,他的衬衫袖子卷至手肘,没有系领带,黑色的西装搭在旁边椅背。

这是清波第一次见他穿得如此正式,看起来比平时成熟一些,浑身竟冒着与平时的慵懒冷淡截然不同的全神贯注,。

他到底是干嘛的?

难道有工作?

她心中不禁疑问。

清波在店外轻敲玻璃,他抬头看到她,嘴角绽开一个微笑。敲了几下电脑,合起来放进背包,起身走了出来。

“你到这附近有事?”她随口一问当做打招呼。

“嗯”,他似乎不愿多谈,“等很久吗?”

“没有,刚刚到。”

“这附近交通很方便,你平时都怎么上下班?”

“乘地铁。不会堵车,省时间。”

“我也喜欢地铁,可是我还没有地铁卡,你带我去买一张?”

“好。”

下班高峰时间,地铁里人潮涌动,空气混浊,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清波早已习惯。

他会觉得不舒服吗?

“S市的地铁早晚高峰人都很多,你会不会不习惯?”

“不会,美国很多城市的市中心也差不多是这样。而且我在B市、G市都待过挺久的,很习惯这样的人流量。”他神态自若,似乎并不觉得难受。

进入车厢,空间更加狭小,清波被人流挤到靠近里侧车门的地方,当她意识到自己和他面对面站着,等下很可能会靠很近的时候,想要侧身或者背对他,已经来不及了。

他身后涌入的人流推着他,向她压过来!

她紧张地瞪大眼睛,入眼的竟是他衬衫从上面数的第二颗扣子,白色的,平面的,几个看不清的字母,没有花纹。

他的呼吸声就在她头顶,清晰可闻。

她的脸瞬间燃烧起来。

郎磊一只手臂撑在她身后的车门上,尽量保持与她身体的距离,另一只手把刚刚从肩上取下的皮质双肩背包递给她。

“我背着包会影响到后面的人,帮我拿一下好吗,谢谢。”

清波接过,把包拿在他们两人身体之间,这样感觉好多了,不那么尴尬。

她不敢看他的脸,只好盯着他的扣子,心里还在打鼓,不知道自己的发顶会不会很丑,昨晚洗了头发,应该不会有味道吧?

呼!好热啊!

几站路程很快就到,他们终于分开,有了一个对于清波来说能够恢复正常心律的距离,她的脸还是粉红的。

“远哥那里的饭菜你喜欢吗?”看她呆呆地不说话,他暗暗笑了笑。

“我第一次去吃的时候就觉得特别好。”

“第一次?我遇到你和相……那次?”

“……”

喂!他的脑袋要不要反应这么快!

怎么那件事就记得这么清楚?

“你认识老板?”赶紧换个话题。

“从小就认识的。以前回外公老宅住的时候都是去他家吃饭。”

“你们是亲戚?”

“远哥的奶奶以前在我外公家做工,她做的饭菜非常好吃,特别疼我妈,也特别疼我。每次我回来都会去看她,后来她年纪大了手脚不灵便,就是远哥常常做好吃的给我。李奶奶去世以后,远哥就来到S市开了那家小店。”

“哦。”

原是旧社会被剥削的劳动人民啊,清波的脑中顿时浮现出一个穿着破旧、在炉灶前终日凄风苦雨地劳作的妇女身影。

“我们之间不是你所想象的电影里那种地主和佃户的关系。”他似乎一眼看出她的想法,“而且我外公家不是地主,他家世代都是读书人,待人很温和厚道,我们和李奶奶一家像亲戚一样相处。”

“……你会读心术吗?”

“你的表情中带有一丝怜悯和一丝不平,合理推断而已。”

她的表情出卖了她?

“我哪有?!”

“你知不知道自己的心事都挂在脸上,很容易被人一眼看穿?像个单纯的小孩子。”

他抬起手,往她的方向移动了点,似乎是想揉揉她柔软的头发,想了想,又收了回去:“这些年你的年纪只有数字在增长吗?”

“巧了,一直以来,这也是我对你地疑问。”她不客气地回嘴。

进了店面,远哥依旧在后面的厨房忙碌,同样胖胖身材、笑容可掬的远嫂在前面招呼客人。

看到郎磊和清波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来,远嫂亲切地让他们坐下,又去后厨叫远哥,他边走出来边大声喊着——

“阿磊你可来了,好几天不见人干嘛去了?你爷爷那边……”

“远哥,”他适时出口截住远哥的话头,再指指清波,“给你介绍一下,她叫云清波。上次你见过的,是我们的同乡。”

“啊……我当然知道桂小……不是……云小姐是同乡啊,”远哥停下,随即笑着问清波,“云小姐刚下班吗?喜欢吃家乡菜吧,欢迎你以后常来。”

“好啊,谢谢。”

“你们饿了吧?想吃什么?我现在去做。店里还有你阿嫂弄的黄酒,你们也来一点。”

据郎磊说,远哥的手艺来自李奶奶,各种家乡菜都做的极好。果然端上的每样菜都好吃,远哥为了招待她又着意发挥,清波一直吃到撑才停下筷子,真的是像在家里吃饭一样。

架不住远哥的盛情推荐,还喝了一盅远嫂自酿的黄酒。

本来她就是只要面对美食,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人面前都不会作假的性格。

“你是不是比较少见到像我这么能吃的姑娘?”偷偷摸了下圆鼓鼓的小肚子,她心虚地小声问他。

他微笑不语。

“我奶奶最喜欢吃相有福的孩子,她如果看到你肯定喜欢!”远哥忙完一阵,用毛巾擦擦手,在他们桌坐下,抱着一个大茶缸子开始喝茶,“别像他!阿磊小时候不肯好好吃饭,奶奶都恨不得拿棍子逼着他吃,打又不能打,只好哄,吃一口给五毛钱,他就满院子跳来跳去……从小真是调皮的很呐,只有大爷爷能治他,谁成想长大变成这样……”

清波很好奇他以前到底怎么调皮了,现在又变得哪样了,没等远哥进一步细说,郎磊长身立起:“我们有事先走了远哥。”

“啊?有事啊?好吧你们去忙。云小姐,你要经常来哦,他不来你自己来也好。”他热情地说。

“谢谢老板,那我以后真的要常来的,你别嫌我烦。”

“不要叫老板,”他朝她连连摆手,“叫远哥!”

“好……远……远哥。”

吃的太撑,清波走不快,血液可能都流向胃的方向,导致她的大脑也有种变慢的感觉,再加上那一点酒精的作用,现在这样和他并肩走着,她觉得很适应,很平常,不复之前的敏感。

怪不得大家都喜欢在饭局上拉近彼此的距离,原来真的很有效。

“你之前在B市和G市都住过?”她记得刚才他说过。

“大学期间作为交换生在北大学习过一学期,去G市是研究生期间在那里一家咨询公司做的实习。”

“好厉害啊!”

清波从小就有崇拜学霸的情结,尤其是天才型的学霸。

“你呢?考上你想上的大学了?”

“考上了啊,然后直接在本校读研。不过我的经历可没有你这么丰富多彩,我一直就是在学校读书。”

她用一种崇拜天神的星星眼看着他:“你去过我们泱泱天朝这么多大城市,应该知道各地有各地不同的好处吧,每个地方都有让人着迷的味道。你为什么不留在G市?那里的早茶好吃得不要不要的,还有烧鹅!我去过几次,每次回来都胖几斤。”

“我差点忘了你高考择校的出发点就是为了吃,没想到现在还是这样。”

“才不是,我哪有你说的这样!”

她喝了一点酒怎么变了许多?胆子似乎变大了,声音变得软糯,还有点撒娇的味道?

郎磊突然有点后悔,刚才应该让远哥再多拿一点酒出来。

“你还没说为什么不留在G市……”

她还在惋惜G市的早茶。

“有家庭方面的原因。”

“哦。”

她脑子转不动,完全没想到,如果他没来这里,怎么能再遇到呢?

一起慢慢地穿过狭窄的街道,路灯朦胧,头顶有一轮明亮的圆月。

“你看,月亮……”

“危险!”

他突然轻喝一声,清波只觉腰间被一股大力挽起,不知怎么就被一双长臂圈住,落入一个坚实的怀里。

他的鼻尖不经意擦过她的脸颊,呼出的气息拂动她耳边的碎发。

入目的依旧是他衬衫上第二颗扣子,清波今天第二次近距离观察了它——

她怎么跟这粒扣子如此有缘?

>>>点此阅读《桂花糕小姐,好久不见》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卡卡穆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45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