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昭,陆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快穿:剑修大佬的病娇攻略手册》最新章节

之后的日子,宁昭一边抓紧时间修炼提升修为,一边帮悬铃调理身体,并准备消除记忆需要的秘药。

悬铃最初不肯配合,死活不肯服药。宁昭直接采取了最简单粗暴的手段,让悬铃要么自己喝,要么被打晕了她灌她喝。

被娇宠惯了的悬铃哪里肯依?但在被强灌了两次药,宁昭却全须全尾没被陆城追究后,她只能被迫选择识时务。又或许是宁昭刻意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过的话,有几分说进了她心里。

“你以为,在背叛过陆城以后,他还会像以前一样,把你捧在手心里?他要的只是你活着,然后忘了唐九思,做以前的悬铃就够了。或许到那个时候,你还会被捧在他手心上,不过那会……你已经忘记了现在发生的一切,不是吗?”

期间,陆城应该在筹备些什么,变得非常忙碌,但他不管多忙,每日都会抽时间来看悬铃。悬铃照旧同他吵闹不休,口口声声离不开她的九思哥哥,期间甚至还试图逃跑了两次,只不过连住的院子都没出,就被陆城的人逮了回来。

她每逃跑一次,陆城的情绪便阴沉几分。但陆城始终没再对她做什么,只是深深望着她,似乎透过她在看什么,他沉着声音劝道:“阿玲,我们都再忍一忍,很快就会一切如前了。”

也不知道是在劝悬铃,还是劝自己。

宁昭掐算着日子冷眼旁观,除了偶尔撩拨撩拨陆城,整体表现得还算安分。

直到这一日,三月初三,春樱纷飞,桃花满头。离陆城的半月之期还有一半,宁昭的修为也成功跨入了炼气期中阶,至少足以从陆城手底下保住性命,开始她下一步计划了。

宁昭曾和系统确认过,在各个小世界,她都可以修炼,使用修真之力,但不能超出当前世界的合理设定。比如当前的武侠世界,她可以飞檐走壁摘叶飞花,但没办法呼雷引电移山倒海。她使用的种种手段,都会以这个世界的合理存在来体现。

于是,在同悬铃施过针,待对方陷入昏睡后,她没有如往常般直接返回自己住的院子,而是去了演武场。据她观察,这个时辰,陆城多半都在演武场练剑。

果然,离演武场尚有一段距离,她便远远听到有剑刃破空之声传来,她想再靠近之时,就被陆丁拦了下来。

“宁姑娘,请勿再靠近,宫主练剑之时,不喜欢有人打扰。”

“我有急事要同陆宫主禀报,事关悬铃姑娘的身体。”

“那你且等一等,我去禀报宫主。”

陆丁是陆城的心腹,自小跟着陆城,对悬铃背叛宫主和唐九思搅合在一起这事,他十分不满,奈何陆城固执放不开悬铃。前些日子,宁昭维护陆城痛怼悬铃,他对宁昭的观感倒有些好转。

陆丁前去禀报,之后很快便来引宁昭过去。宁昭走到演武场边上时,陆城仍未收剑。他着一身黑色劲装,将一套碧云剑法使得如行云流水。

宁昭在旁边看了一阵。

陆城长身如玉,五官轮廓分明,飞眉入鬓,悬鼻薄唇,姿容气度哪怕放在美人云集的修真界,也算是顶尖的。

再看他的剑法,若论剑法威力,这个小世界中的剑客,绝不可能与修真界的剑修相比。但身为剑修中翘楚的宁昭在看了陆城使剑以后,也不得不承认,陆城的剑术天赋极高。

据她所知,碧云剑法始创于陆家祖上,相传感悟于“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一词。剑招缠绵,使来自带一股离恨愁绪。不过,刚才她观陆城使剑,一招一式颇有化繁为简之意,剑法中离愁别恨减淡,杀伐之意增浓,应该是陆城对碧云剑法做了改进。

剑修对剑都有几分痴意,许久不曾碰过剑,宁昭有些技痒。看到一旁的演武架上放着各式兵刃,她上前随手挑了一把长剑,之后足尖一点,便跃入了演武场中。

她的动作太快,陆丁根本来不及阻拦。更料想不到的是,她入场后,竟然持剑直刺向陆城。

宁昭来势汹汹,剑招挟惊雷之势,陆城提剑相迎,却发现她剑下无杀意,只有切磋的意思,索性便与她过起招来。

只见白光如电,剑势如龙,两人一连拆了上百招,越拆陆城越是心惊。

他知晓宁昭擅医擅毒,又以禁术激发潜能提升了修为,但短短几日,她的功力居然又增强了不少。而且他未料到,她的剑术竟会如此精妙?刚刚在与他过招的过程中,她竟然还引导着他,令他悟了一式始终不甚满意,却未找到改进之处的剑招。

还有,她在与他对剑之时,眼中的灼灼神采如日之光辉,照亮她如芙蓉般姝丽的脸庞,耀眼得让人挪不开视线。

她似乎天生就该执剑而生。

两剑相交,一声嗡鸣过后,两人飞速后退分开。

彼此站定,陆城放下剑,抬手擦了下额头渗出的薄汗。他望向宁昭,目光中比平时更多了几分难解的复杂情绪。

这个人,突然耀眼得令人无法忽视。她身上有着太多的疑团,让人禁不住想要探究,却不知从何处下手。想要作罢不去理会,但心头被撩动起来的好奇与探究,总在暗地里沉沉浮浮,扰得人心有痒意。

他问她,“你来这里寻我,是不是悬铃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宁昭将手中长剑放回演武架,轻声回答道:“她的身体没有问题,相反恢复得不错,施术需要的药材也已经在准备,半月期满我便可以再次给她施术。”

原身在施术抹除悬铃记忆一事上动过不少手脚,每每借故拖延。这一回,她主动爽快得有点异常。陆城打量了她一阵,方道:“这一回,你别再乱动手脚。只要你替悬铃彻底抹除了记忆,我便放你回南疆。当初允诺过你的报酬照旧,我们之前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就宁昭前些日子作的妖,陆城肯放她全须全尾离开,还前尘旧怨一笔勾销,他自觉已是少有的宽容。

偏偏宁昭不领他的情,摇头笑道:“陆宫主可别忙着赶我走。我到这里来寻你,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

陆城皱眉问,“什么事?”

宁昭扫了眼他身旁的心腹陆丁,“这件事,最好不要有第三人在场。”

陆城并没有让陆丁退了下去,而是道:“你只管说。”

既然陆城有决断,宁昭也没再坚持。这段时间的冷眼旁观,她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并在两人刚刚交手时得到了印证。她走到陆城面前,勾唇笑得有些魅惑,眼里黠意闪动,“我发现,在这碧云宫里,身体出了问题的人,并不只悬铃,还有你——陆城。”

陆丁闻言惊讶看向宁昭,陆城的面色也一下子沉了下来,语气不善,“宁昭,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陆城,你的内力是不是有些失控了?”

宁昭话音落下的同时,陆城的手掌瞬间扣住了她纤细的脖子,力道缓缓加大,手指慢慢收紧,似乎只要再一用力,就会折断她的颈项。

原创文章,作者:孤山不梦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4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