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昭,陆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快穿:剑修大佬的病娇攻略手册》最新章节

“宁昭,你发什么疯!”唇上的刺痛令陆城瞬间回神,他一把将宁昭推开,看宁昭的眼神都快喷出火来。这个女人,这两天简直在反复挑战他的底线。

“堂堂碧云宫的宫主,怎么搞得像被调戏的良家妇女似的。而且陆宫主这反应,生涩稚嫩得很,一看就是洁身自好鲜有风月的人,也不枉我喜欢这一场。怎么,平时和悬铃没有卿卿我我,耳鬓厮磨吗?”宁昭竟然还在火上浇油。

陆城这些年来,就算被人拐了未婚妻私奔绿了,似乎也没觉得有比这一刻火大,他咬牙冷声道:“你以为我真不会杀你?”

偏偏对面的女人丝毫不惧,她的手指还轻抚上他的唇,然后坏心眼地在刚刚咬破的伤口上重重一按,语气颇为自信,“我赌你现在不会。”

陆城一把扣住了宁昭的手腕,将对方的手重重带开,同时开始运功细探宁昭的脉息。宁昭这回却不躲不避了,任他探查。陆城清楚地感觉到,从他指尖传来的脉息跳动时强时弱,凌乱又无规则,间或有一股强劲内力在其间涌动。

这脉息,的确像是动用了禁术。

“陆宫主探得怎么样了,我有没有说谎?”宁昭笑盈盈问陆城。她之前没有准备,为了以修真之力扰乱自己的脉细,只能先与陆城动手争取时间,再扰乱对方的心神,影响对方的判断。现在一切妥当,她也不怕他的探究。

陆城的视线牢牢锁住宁昭双眼,观察着宁昭每一分的神色变化。

他还未像现在这样认真仔细地打量过宁昭。不得不承认,她有一副世间鲜有的好皮相。肤色欺霜赛雪,墨发如鸦羽,面上一双美目盈盈而多情,瞳仁极圆极黑,偏偏眼尾微挑带媚,顾盼间竟似要引人醉溺其中。她的红唇丰润,唇形饱满,此刻唇上沾染的一点血迹,让她那张明艳如牡丹的脸庞瞬间添了几分迤逦媚色。

那是他唇上的血。

这个认知让陆城身体里不受控制地滚过一丝燥热,而这个反应让他的心情格外不好。

他不太喜欢有事情脱离自己的控制。眼前这个女人,她的举动一再出人意料,他已然看不明白她的意图。

“宁昭,你到底想做什么,又想要什么?”

宁昭这回笑出声来,“陆宫主何必装傻,我爱慕于你,想要的当然是你的……”说到这里,她的语气顿了顿,勾起唇角笑睨了陆城受伤的嘴唇一眼,缓缓吐出后面的字眼,“人和心。”

之前沐浴的时候,宁昭将陆城和悬铃、唐九思的关系,他们的个性和过往生平细细捋了一遍,认真琢磨了下自己该如何完成这个任务。

悬铃是陆城母亲闺中密友的女儿,今年十六岁,比陆城小上四岁,比宁昭小上两岁。悬铃尚在母亲腹中时,就被父母指给了陆城为妻。幼时不幸父母亡故后,又被陆城的母亲接到了碧云宫,半做儿媳妇半做弟子地娇宠着养大。陆家一家三口都非常宠她,生生把她一个孤女养出副娇弱又清高的性子。

唐九思则出自唐家堡,唐家堡与碧云宫素有仇怨。三年前,悬铃和陆城即将完婚前夕,陆城的父母被唐九思的父亲——唐家堡堡主唐江所害,唐江还污蔑陆城父母密练魔门功法害人,并意欲侵吞碧云宫。

陆城原本行事温和,为人光风霁月,在江湖中有着碧云公子的雅号。曾有人这样称赞过他,道只是看碧云宫少宫主的剑法,都有种飘然世外,摇曳碧云斜的出尘雅致。那时的他,待悬铃如兄长又似情人,极为温柔包容有耐心,两人感情也很好。

可父母陡然离世,碧云宫内忧外患,陆城性情陡变,行事作风变得凌厉狠辣,花在悬铃身上的心思也少了许多。悬铃被娇宠惯了,性子又清高,她不乐意被忽视,又不喜欢陆城如今的行事作风。随着陆城在江湖中逐渐站稳了脚跟,碧云宫的地位也越发稳固,悬铃同他之间的感情却越发淡了。

直到唐九思出现,两人之间彻底出了问题。

君子有九思,以前江湖中人提起少年侠客如玉君子,第一时间想起的是陆城,如今却是唐九思。一方面是因为陆城虽年少,却已是一宫之主,不再算上头有父母支撑的少侠一派。另一方面,却是与他心性与行事风格变化有关。毕竟温和与狠厉,前者更得世人心。事不关己的时候,世人是不会关心你有没有继续温和的资本的。

悬铃意外与唐九思相识,两人一见如故,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唐九思有的是时间和耐心,宠着哄着悬铃,只不过几个月功夫,待陆城察觉之时,悬铃一颗芳心已全然落在她的九思哥哥身上。面对陆城的质问,她在短暂的愧疚过后,断然决然地要求陆城和她解除婚约。

“是我对不起你,可我心里没有你,勉强同你延续婚约,是同时伤害我们三个人!陆城,我只是拿你当兄长而已,我真心爱的人是九思哥哥。而且上一辈的恩怨和九思哥哥没有关系,你就当个祝福妹妹的兄长,放我自由吧!”

陆城不肯,她竟选择了和唐九思私奔。

在宁昭看来,陆城对悬铃的囚禁纠缠,其实不完全是出于爱,还有不甘心和对过往的执念。

少年时意气风发,从来都是旁人追逐艳羡的对象。一朝父母双双被害,大厦倾塌,肩负血海深仇的同时,还要担负起整个碧云宫。可这般艰难,青梅竹马理应相知相守的未婚妻,却投向了仇人之子的怀抱。

悬铃之于陆城,应该是联系如今岁月,与旧日温柔时光的一处柔软存在。是在他那被现实残酷割裂的鲜衣怒马的少年时光,以及负重前行荆棘密布的苍茫今日之间,架起的一座摇摇欲坠的桥梁。

陆城放不下悬铃,其实是放不下过往。所以他才要抹去悬铃的记忆,固执地将“以前”的她困在身边。

既然悬铃是他心头的“白月光”,那她就要把这白月光的不堪一点点撕破给陆城看。而她,则要刻意扰乱陆城的心,帮着陆城复仇,让陆城好奇在意,最后成为他心头的朱砂痣。

自宁昭吐出惊人之语后,屋子里气氛有瞬间的凝滞,两人正僵持对视,门外响起了陆丁急切的声音。

“宫主,悬铃小姐刚刚再次吐了血。”

陆城看向宁昭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森冷,杀意弥漫。

宁昭在他有动作前率先解释,“我绝对没有动手脚。我之前的手段的确不堪,但我答应过你治好她,抹除她的记忆,必然说话算话。她因何吐血,我们不如先过去看看再说?”

“你最好没有!”

陆城丢开宁昭的手,一拂袖大跨步走了出去。宁昭也快步跟上。

原创文章,作者:孤山不梦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44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