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加身后,小农女又又被娇宠了(阿福,李氏)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福运加身后,小农女又又被娇宠了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桂香十里

简介:阿福在村里是人人喊打的扫把星,被舅母当做牛马使。可是她没想到有朝一日时来运转,竟会进入兴国公府做丫鬟,还做了公子的大丫鬟……做了大丫鬟不说,有一天她阴差阳错的成了小通房。她想着做个通房大概是她这辈子最大的成就了吧……谁料到有人凑过来:“小丫头,你的福气不止于此呢!”她哪里能想到,昨天还跟苦菜根似的农家女,有朝一日竟福运亨通,万千宠爱集于一身!

角色:阿福,李氏

福运加身后,小农女又又被娇宠了(阿福,李氏)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福运加身后,小农女又又被娇宠了》免费阅读

阿福从梦中醒来,门外是舅母凶狠的骂声,几乎每天清晨都将她吵醒。

“死丫头!睡得跟头猪似的!还不起来?马桶子谁去洗?”

阿福慌忙从被窝里爬起来,慌张的穿好了衣裳,打开房门时,装满屎尿的桶子已经搁在门口了。她瞧着里面黄黄绿绿的颜色突然有些作呕。

抬眼,便看到李氏瞪着乌眼鸡骂道:“愣着做什么?拎出去洗啊!扫把星!什么都做不好,瞅着你就倒霉!”

阿福垂了头,拎着桶子出了门去。将近冬月,天气渐冷,一阵冷风吹过来,冻得她一哆嗦。

冷冽的河水冰的得她双手红肿,她熟练的洗好了桶子拎着回家时,遇见隔壁的兰婶子迎面过来。

“阿福啊……”兰婶子瞧见她欲言又止。

“诶,婶子早。”阿福有礼貌的说。

兰婶子听了这话,不由得叹了口气,站住了脚,“你还不知道吗?”

阿福愕然,知道什么?

兰婶子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实情告诉她了。

“你舅妈要把你嫁给邻村的孙二麻子了,三两银子的聘礼。”兰婶子伸出了三根手指,摇晃在她的眼前。

阿福呆住了,嫁人?她从来没有想过。

邻村的孙二麻子?听说这人养了一只狗被他打死了,后来养了几只猫也被他打死了。这样的人,要是娶个媳妇,会不会也将她打死?

想到这里,她不寒而栗。

兰婶子瞧着她懵懂的样子,有些同情。

“你才十三岁啊,都没到嫁人的年纪,他们怎么……”但同情归同情,毕竟是别人家的事情,她即便想说什么,也没得立场。

村里的女孩子一般十四五岁出嫁,十三岁是早了些,可即便是阿福被舅母一家卖给人做童养媳,她们做邻居的又能说些什么?

“要怪,就怪这孩子运气不好。”兰婶子最后留下这么一句,转身就走了。

阿福拎着桶子,木木的往家里走。严格来说,那算不上她的家,那是舅母家,她就是给她家做丫鬟的,只不过落得一口稀饭。

她爹娘去世后,她便住在舅舅家。

她记得她七岁到舅舅家那天,天便下了冰雹子,舅舅为了去接他,驴车被砸烂了,自己还被砸了一头包。

到家第一天,她便被舅母狠狠骂了一顿“扫把星”。

八岁那年,舅母让她带表弟出去玩,结果表弟调皮非要爬树,一不小心从树上摔了下来,差点摔断了腿。那一次,舅母拎着扫把追打她半个村子,一口一个“扫把星”。

自那以后,“扫把星”这称号跟她如影随形,仿佛一辈子都摘不下的标签。连村里女孩子见了她都退避三舍,生怕她这个扫把星给自己带来了霉运。

三年前,她随舅舅去山东贩枣,回来的路上被山贼劫走,山贼瞧着他们没什么钱,便抓回山寨里做奴才,一呆就是半年。直到官兵剿灭了山贼,她和舅舅逃回了家,可是这一趟出去血本无归,舅舅还落下一身病,治病花了不少钱。

对穷人家来说,钱就是命,没了钱,比没了命还要命。

自此后,舅母看到她都恨得咬牙切齿,仿佛要一口把她给吞了。

阿福想着想走,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这个家,是一个让她看到就背心发寒的家。

他们终于要将她这个拖油瓶甩掉,扔给一个可怕的麻子了。

想到这,她的泪珠儿滚落下来。

李氏一出门瞧见她在那掉眼泪,不由得骂道:“真是晦气,大早的号丧呢!快点去烧灶,你不去没人烧了!等着吃饭呢!”

阿福抹了眼泪,径自去厨房烧火。日常家里头做饭都是她,烧水、做窝窝头、煮粥、做菜,她都十分熟练。

李氏瞅了一眼她的背影,嫌弃之中又带着几分欢喜。孙二麻子昨儿让人带话,说一早就过来。他过来领了人,不但赶走了这个扫把星,她还能白得三两银子,这买卖划算。

她翘首盼望,看了几次,终于在小道尽头看到了一个走路一瘸一拐的男人,她眯着眼定睛一看,真是孙二麻子。之前都是中间人联系,瞧见真人,原来这厮不但一脸麻子还是个瘸子。

李氏瞅了一眼厨房,幸灾乐祸的想,瘸子拐子麻子,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算她倒霉!

阿福才忙完厨房的活儿,便听到表弟阿牛在院子里叫嚷:“扫把星要嫁人咯!扫把星要出阁咯!扫把星嫁麻子咯!”

她惊的浑身冰凉,麻木的擦了擦手,硬着头皮挪动了自己的脚,站在厨房门口悄悄往外看出去。只见院子门口舅母正在跟一个黄瘦的男人说话,他不但长得不好,还一脸麻子,身子似乎站不稳,一瘸一拐的。就连说话,也夹缠不清。

这一刻,阿福背心被冷汗都打湿透了。

她慌张的转过身,靠着墙,绝望的望着屋顶。

她不想嫁人!真的不想嫁!

心里突然鼓起几分勇气,她想进房里收拾自己的小包袱逃走。可是逃走,她能去哪儿?她哪儿都没去过。如今到处都在闹饥荒,她听说有的地方还饿到人吃人。万一逃出去被人吃了怎么办?

听说孙麻子来了,她慌张的想往自己屋里躲,却被舅母一把拦住,她脸上带着久违的笑容:“来,跟你未来相公见见面!”

她被舅母硬是拉到了那个男人面前,当她的目光触到那男人的目光时,生生的被他眼里的贪婪和欲望吓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那男人带着让人恶心的笑来摸她的手,她躲闪开了,舅母拍了她一巴掌,对那男人笑道:“小孩子不懂事,还得调教!”

男人用奇怪的油滑腔调笑着说:“我最会调教人了!”

阿福的眼前蓦地浮现出几只满身是血的猫狗,突然胃里一阵翻涌,她想吐。

男人交付了三两银子,说好三天后花轿来接人。舅母破天荒的上街给阿福扯了红布做了一件红衣裳。

一向不敢说什么的阿福,终于鼓起勇气对李氏说:“舅母,我……我不想嫁人……”

原创文章,作者:桂香十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43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