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千,刘叔《墟界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墟界山

小说:玄幻-仙侠

作者:碧色莲台

简介: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青山下,一书生与一老者对坐,书生双目无神:“蜉蝣者,朝生暮死。大椿者,千年一季。此二者,虽期有长短。然终不过归墟。万物尽皆如此。我等,又活之为何?”继而传出一声哀叹。老者淡淡一笑,转而抬头远眺:“天之尽头,那里自有真解。”书生也如老者般抬头:“天之尽头?”老者含笑“深邃宇宙,有一座墟界山,翻越过去,便是天之尽头。”书生颓势尽去,目中现出神彩:“如何能去?”“唯有修仙,踏天!”

角色:许千,刘叔

许千,刘叔《墟界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墟界山》免费阅读

狂风呼啸,大雨滂沱。正是黑山脚下,一行十来人正押送着一辆马车缓步前行。马车四面丝绸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灰色的绉纱遮挡。

众人隐约以一名中年男子为首,此人面色红润,厚实双唇上一副似毛笔勾勒般的八字胡,雨水倾覆般落在他那外露的圆鼓鼓的肚皮上,肚皮之上似还有两条青筋隐隐闪烁。

他的身侧则是一名少年,书生打扮。背上行囊早已浸湿,踉踉跄跄,似就要被风吹倒。

那肥硕男子突然停下,腰间佩刀跟着一振,极目望去,远处似有一寺庙,云雾缭绕间,使人看不真切,只见他转过身来吼道:“兄弟们加把劲儿,前面搁了座和尚庙。咱进去休整一番,等雨小些了在走。”

众人应了一声,转而继续前行。一旁的书生也是松了口气。

不一会儿,众人进入寺庙,庙中残破,正位上的一尊菩萨也只剩了半个身子盘坐。好在屋顶及四壁完整,却也能给众人提供一暂时容身之所。

马车被众人引至寺庙正中,书生放下行囊,从中拿出一块黑布摊在地上,继而盘坐其上。拧干衣袖用以擦拭脸部。

他转头看向那肥硕中年男子道:“刘叔,咱们还有多久的行程?”

那被称作刘叔的男子道:“应许还有七八天吧,穿过了这大黑山,就不远了。”继而大笑:“许小兄弟年纪轻轻就已是秀才,此番进京,若是荣登榜首,不出几年可就是许大老爷了啊!”

“哪里哪里,此番路途,可多亏遇到了刘叔,这一路上才省下了许多麻烦,不然,我这羸弱书生恐怕到了会试之期之后都不见得能到达京城。”书生轻笑向刘姓男子抱拳道。

书生名为许千,出生在偏远云州县周边的一个小村庄,家中有着两亩田地,日子倒也还算好过,据他父亲所说,他许家祖上曾出过一个大官,且见张千自幼聪慧,故而想让他试着去学圣贤之书。这许家小子倒也争气,年仅十七便已通过乡试,成了秀才。

于是才有了现在这赶路进京的情形。

一路行来,许千隐隐知道所遇这刘姓一行人来自邻县的一家镖局,这护送的马车上装的似是十分重要之物。

随着众人的聊天,时间渐渐过去,雨也渐渐停了下来。正当众人欲要出发之时。庙宇之外传来一阵笑声:“里面的,躲雨躲完了,租庙的钱付了罢!”

刘姓男子率先走在门口,向外望去,只见自己一行人已经被密密麻麻的山匪包围,包围者人手一把大刀,兽皮麻衣着装不等。众人正前方是一面容粗旷的大汉,一条伤疤似蜈蚣般盘在左脸上更是给他添了一分狰狞。

至此,刘姓男子又怎能不知,自己一行人已然遇到了山匪。

许千心中一寒,意识到了危机。刘姓男子则是面色难看,心念电转之间露出笑容:“自当如此,不知您需多少银两,只是我们这押运之物并不值钱,可却是京城左将军所需之物。还请诸位要了银两,尽快让我等离去。”

那大汉张狂一笑:“拿大官唬人?我等不怕,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就把命付了吧,这所谓左将军的东西,就由我等代劳送达吧!”语罢,山匪众人皆是大笑起来。

镖局众人连带着许千都是面色苍白,可毕竟镖局等人也非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于是,皆是拔出了腰间佩刀。准备一战。然而这一次,遇到的山匪数目实在太多。

只见那粗旷男子一声令下,战斗一触即发,刀剑混杂,带起鲜血,喷洒在浸湿的泥地上,与泥水混合,给大地染上了一缕异样的颜色。

许千见此,腿脚竟都隐隐开始发抖,书生出生的他何曾见过这等血腥场面。他站在众人背后,轻声喃喃:“不能慌,不能慌,斯~古语有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我、我也不能变。”

继而他想到躲进庙宇,但这一心思一瞬就被抛开,庙内并无掩体,且马车还在庙内,庙内切不可躲。

转眼,他看到身前不远处一人倒下,脖子已然出了碗大一个豁口,血如泉涌。身体尽都还在抽搐。

“唯,唯有此法了。”心里想着,似是下了很大决心一般,乘着众人正在打得如火如荼,干脆向前直直一倒。

乘着众人不注意,缓缓向前移动,到了那已死之人旁,似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将那人的头乃至脖子部分拖拽到了自己胸口,血喷涌般流到许千胸口,尽皆还是热的,浓厚的血腥味冲入他的口鼻。他闭上了眼。

心中不断重复着:“我是秀才,就要去过会试,马上,马上就要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了,不动,不动,我不能死,死了就亏大发了啊!”

或许是许千的祈祷产生了作用,一动不动的他最终竟真的蒙混过关。

等到他耳旁再没有半点儿声音,而后又过了两个时辰,他这才惊惧着爬了起来,眼看着身边不久还与自己有说有笑的众人全然变成了尸体。好似做梦一样,唯有身上粘稠的血液给他带来的不适感这才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的。不远处,刘姓男子的躯体亦已被鲜血染红。

恍惚间,许千已然麻木,回到庙中,马车早已不见了踪影,然而自己的包裹还在,只是包裹已有被翻找过的痕迹,好在干粮和书籍都还在,只是出门前娘亲给的少许碎银已然不见。

整理好包裹,小心的绕开尸体,离开寺庙,远远望了身后一眼,向着庙外众人的尸体一拜喃喃道:“刘叔一行人,不嫌书生羸弱,带我同行,一路上这才顺利到此,这又代我而死,于我算有大恩。本该将你等安葬,然书生力弱,且匪盗或会再度回归。请诸位莫怪,旦等它日许某高中,必然上书请皇上根铲除黑山匪患,以告你等在天之灵!”

许千目露坚定,转而继续前行,包裹里的干粮已然不够回家路途所用,且前往京城,虽然身无分文,但只抵达京城,一切自有办法。

“,”uid”:”3535660429613608

原创文章,作者:碧色莲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29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