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管局》小说章节目录李翕,黄毛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超管局

小说:都市

作者:一字斩知州

简介:超自然力量及神秘物质调查管理局(The Department of supernatural power Operations ),简称超管局或DPO。毕业前日,李翕因一场意外被卷入了超凡世界。《诗和远方》,他看到“佛之化身”;《神踪显影》,他望见凡人被“仙姑”眷顾,拥有了起死回生的力量;《大衍之数》,他加入超管局,看到“知天命”的尽头;《永无止境》,他经历了轮回纠葛,生命无常……

角色:李翕,黄毛

《超管局》小说章节目录李翕,黄毛全文免费试读

《超管局》第1章 金刚怒目免费阅读

天垂万丈清光外,人在三秋爽气间。此时不合人间有,尽入中山静夜看。

中山的今晚不是一个适合入眠的夜。

月光太亮,人心太冷!

中山有七十二峰,在悬练峰的后段半山腰有一座古寺。漆黑的夜将古寺笼罩,寺庙仿佛被黑暗吞噬了一般。天上月光清垂,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屏障隔离开来,照不进寺庙分毫。若此刻有人站在峰顶定睛望去,也看不到古寺一丝的踪迹。

山峰的另一侧便是景区,白天人山人海,喧闹嘈杂。可即使这般也影响不到寺庙的清净、空明分毫。仅是一座山头,却仿佛隔开了人间。

“吱…”

寺庙木门被推开的声音,在这样的夜晚,显得格外刺耳。山谷中偶有鸟鸣,显得更加凄凉。

一个身影从寺庙中跨出,佝偻着身影,不时发出一丝低吟,缓缓走到了古寺外的一座山石上。

山石没有遮挡,若在白天是视野较好的地段,一眼望去,俯视山谷。不过此刻却是一片漆黑,山谷的黑暗和天上的月光泾渭分明,仿佛阴阳的分割,恍如两个世界。

他叫李翕,亲近的人都叫他常之。

名字是母亲起的,后来无意中发现有个古代名人也叫李翕,出身宦官家庭。爷爷知道后很是不悦,觉得不太吉利。后来给他起了个字“常之”。来源于爷爷常说的一句话“人生总有些起起伏伏、磕磕绊绊,我们要学会用平常心待之。因为无论发生什么,终将归于平静”。

一句话就道尽了老人一生的智慧。

几天前,李翕刚刚大学毕业,没几日却跑进了这大山深处,说出来好像那些演义的小说一般。不过他没有主角那般幸运。

大学毕业最后的几天过得特别心塞,天南海北的兄弟终将各奔东西,也不知此生还有没有再遇的机会。可能即使再次遇到,被生活蹂躏后早已物是人非。

宿舍里八个兄弟,有些人准备考研;有些人准备上班,开始新的人生旅途;还有人准备回老家继承家业……人生百态。不过有一样相同便是都很不舍,自然就有了最后一顿疯狂的晚餐。

李翕是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安分守己是刻在骨子里的基因,甚至有些人说他木讷也罢。不过那一晚他却很是疯狂,似乎要迸发出四年来压抑的情感。

他酒量一般,撑死也就半斤白的,而且结果一定是吐得昏天黑地。大学几次酒下来甚至烙下了胃病。不过那顿饭他却喝进了将近一斤白酒。不为别的,就是心塞,因为离别。

酒不醉人人自醉,更何况喝了这么多。

喝得差不多的时候,他便起身跌跌撞撞走向洗手间。唯一的一丝清醒让他还能找到厕所的位置。

快到厕所门口就听到了杨莹的声音。走过去看到三个男的将她围在中间,四人正在争吵。

小姑娘也喝了不少,小脸通红,借着酒劲有一股巾帼不让须眉的胆识,和三个男的吵得有来有往,面红耳赤。

北方的妹子就是不简单!

杨莹是宿舍一个兄弟小郭的媳妇,这媳妇可不是戏言。两人从高中就在一块,然后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据说家里人都准备好了,两人回去安定一段时间直接举行婚礼了。算是李翕朋友中仅有的一对青梅竹马,而且将要修成正果。可谓是羡煞旁人,对李翕这种单身狗的伤害自然是加倍的。

不过看到他们,李翕才相信爱情!

看到一群人吵得不可开交,三个男的欺负一个女的,李翕顿时怒由心生。酒劲都散了一些,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李翕身影左晃右移,好像要跌倒一般,却总是在身子快要倒下的瞬间扭了回来,速度快的惊人。

一眨眼便冲到了近前,二话不说,一把抓住一男子的手腕,李翕脚下一震。一触即发,劲力涌来,将男子一把甩了出去。虽然男子同样喝了酒,但一百多斤如此随意被甩了出去,很难想象是李翕这种精瘦的人能干得出来的。

“三个男的欺负一女的,还要不要脸了!”李翕大喝。

都是来喝分别酒的,没人少喝。平时懦弱的人借着酒劲此刻都有了胆气,更何况对面两人一看就不是善茬。两人都比李翕要高了半头,身上的肌肉隆起,一鼓一鼓的。

体育学院的!

李翕定睛一看,今天恐怕不会善了了。虽然不认识,但一看就知道是对面学院的。

“我擦!”

都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哪受得了这委屈。看到同伴倒下,头脑一热,旁边的男子接着冲了上来,一个勾拳横扫。李翕膝盖轻微一弯,身形不动,便轻轻闪过了这一拳。接着脚后跟一用力,仿佛猎豹出击,酒精此刻似乎没有任何影响,他冲进了男子近前,外人看来,似乎男子将李翕抱住了一般。

李翕四指并拢,仿佛一把扇子在男子眼睛上一扫,男子一声惨叫,接着眼前一黑。李翕左手一掏抓住了男子衣领,往前顺势一带,男子顿时失了重心,“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此时李翕扭头,怒目一瞪。第三个男子顿时停住了脚步,被吓散了胆气不敢向前。

李翕接着向地上看,第一个男子趴在地上竟还没起来。

刚才怒火冲心,忘记收手了。李翕暗自自责。

若有练家子在旁,怕是能认出了李翕的跟脚。刚才的一冲、一扫、一带,是标准的外家拳法。

冲是蹒跚步,扫是袖子舞,最后那一带是象鼻拳。

动作干净利落,一触即发,一发就到,一点就胜。标准的“武子拳”,而且练了有些年岁了。招式老练,施展出来如行云流水。

“怎么了?”

听到了吵闹声、打架声,旁边的包间纷纷都探出脑袋。接着酒劲一个个胆气都大了几分。

接着对面包间冲出来了七八个男子。一个个酒气缠绕,赤目脸红。

“靠!”

李翕暗骂,体育学院这是搞联谊会呢,这么多人!

领头的男子一头黄毛,似乎是队长。扫了一眼地上的两个兄弟,便猜了七八分。

“呼!”

深呼了一口气,黄毛队长大喊一声。

“撂了他!”

话音刚落,一行人冲了上来,连刚才被吓散了胆气的家伙都跟着冲了上来。梯队分明,有攻有守,还有两个人冲到了李翕后面,断了他的退路。

这群家伙平时绝没少打群架,这都练出阵型来了!

李翕咧嘴一笑,随手将洗手池不知谁的外套拿了起来缠到手上,环顾一周,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有些兴奋起来。

老老实实了四年,没想到最后一天破戒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字斩知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1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