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以,李严《三个大佬被拐卖的妹妹找回来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三个大佬被拐卖的妹妹找回来了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林檎

简介:惊,平日里冷漠无情不近女色的顾总今天居然带过来了一个小姑娘。惊,那个清冷的影帝的直播里,背景音里好像出现了女孩的声音。惊,七班的那个不可一世的校草,居然整日里在那个转学生身后转悠。姜以以,在养父母被逮捕的第二天,突然天降了3个哥哥。温柔耐心的大哥,在商界居然是出了名的冷漠少语。体贴入微的二哥,在娱乐圈是真正的高不可攀。而阳光开朗的三哥,背地表情阴郁的掐着编排她的男生的脖子往墙上撞。

角色:姜以,李严

姜以,李严《三个大佬被拐卖的妹妹找回来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三个大佬被拐卖的妹妹找回来了》第1章 她这次,好像真的要逃出去了免费阅读

十月,b市z港的燥热才褪去。前两天的大雨似乎清洗掉了最后一丝的热意。

今年的凉风来的比往年更早了一些。

早已经放学,姜以以走进教导主任办公室的时候最后几个留下值日的学生也已经离开。一阵凉风袭来,姜以以没忍住打了个寒颤。吸吸鼻子,把校服外套裹紧了几分。

教导主任是个头发掉了一半的老头,这会儿正在打电话,看到她进来点头示意先让她坐下。

姜以以成绩不好,因为精致的面容,平时没少被学校的男生告白纠缠,教导主任办公室来过不少次。

不过这次留下来的原因却是,她的养父母被抓进去了。

因为拐卖儿童。

是的,她已经知道了。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不是那对夫妻收养的,而是拐卖的。

她有记忆开始,就记得自己借住在别人家,一直都没有爸爸妈妈。

爷爷把她送到那户人家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应该是爷爷,她幼时朦胧记忆里的那个老人。

那俩人经手过的孩子要么是被卖到贫困地区,要么就是被卖给更可恶的人贩子,整成残疾人,扔到大街上乞讨。

她比较幸运,被带回来的时候被夫妻俩的儿子一眼相中,抱着她的腿叫姐姐。

她当时害怕的啼哭不止,吓得只想把小孩从自己腿上扒拉下去,推倒了小孩,挨了一巴掌。

精致漂亮的公主裙上被夫妻俩的儿子蹭的脏兮兮一片,挨了打之后更是哭都不敢发出声音。

姜以以当时只觉得自己是第一次被人这么粗暴的对待。

日子过去太久了,姜以以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皱巴巴的校服,低头回忆,好像也回忆不起来什么了。

偶尔会梦见自己被拐卖之前的生活,白茫茫一片看不清,只记得梦里的感觉。温暖,幸福,好像还有许多疼爱她的人。

她只知道她叫姜以以,儿时的记忆还有留存,虚虚实实,不确定是真实的还是自己梦到的。

而现在,她坐在这里,身上的校服从初中穿到高中,有些小了,却没有钱买新的。

她能一直上学,也是因为夫妻俩的儿子。

姜以以一直叫他“小少爷”。

小少爷其实比她大。

因为小少爷喜欢她,夫妻俩看她长得不错,又因为当时年龄太小,动了留着她给儿子当童养媳的想法。

小少爷从小皮到大,夫妻俩都管不了,唯一能听得进去的,就是姜以以的话。

反正姜以以能帮她们干的活,远远大于她每天吃的饭。

这么多年姜以以也不是没有想过要逃离,从八岁到十七岁,快十年。

姜以以一直记得自己的年龄,她记得自己走丢的时候是冬天,刚过了生日没多久,现在,又快到冬天了。

可惜她是个黑户,夫妻俩怕被警察发现,不敢给她上户口。

她没有钱,没有身份,夫妻俩对外称她是自己已故姐姐留在乡下的独女。

z港几乎是被分离出来的地区,三面环山,靠海。

离b市还要几百公里路,中间都是山脉和荒原。

只通铁路,她买不了车票,又不能逃进海里。

姜以以脑子天马行空,几乎是把这么多年一成不变的生活都想了个透了。

她有一种预感,她这次,好像真的要逃出去了。

警察很快就赶到,她跟着教导主任一起去了警察局。

姜以以冷漠的坐在审讯室,对面的警察看着面前清冷漂亮的女孩,有些心虚。

姜以以以前报过警,被养父母发现之后强硬带了回去。她没有证据能证明自己是被拐卖的,而养父母却拿出了“证据”,养父母和“姜以以”儿时的合照。

照片上的婴儿根本就不是他,警察却以为是青春期的小女孩闹离家出走,毕竟z港就这么大,大家都知道姜以以是因为母亲去世被收养的孩子。

姜以以哭着被拽走之前,警察还摸了摸她的头发说,不要这么不懂事。

这次是因为养父母千里迢迢跑到a市拐到的小孩却是z港一人家的远方亲戚。

刚带回来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亲戚一眼就认出了,当街打大出手。

养父母因为涉嫌拐卖儿童被逮捕,小少爷已经成年,涉嫌为从犯。

被审讯完关起来之前,跟警察坦白了姜以以的事。

姜以以听到警察的转述之后没有说话,她是不恨小少爷的。

小少爷一直对他很好,甚至还因为她被小混混纠缠而跟人打架,虽然她回家之后也挨了一顿打。

她偶尔被惹烦了也会冲的小少爷发脾气,小少爷却永远都是嬉皮笑脸的,而且从小到大没有跟父母告过状。

虽然说一口一个叫她小少爷,姜以以还真没帮他做过多少事,反而是他平时照顾她。

她的苦难因那对夫妻而起,却被夫妻俩的儿子挡掉了许多。

她还有一件事要确定,“他们两个,会被判刑吗?”

警察点点头:“会的,不过现在案情还在调查中,具体量刑还是要根据调查结果来。”

警察翻了一下手里的记录,又加了一句:“不过十年以上是肯定的。”

姜以以松了口气,:“李严呢,我现在能看看他吗?”李严就是小少爷。

警察有些诧异,他以为姜以以不会提出探望的请求。

“可以,不过只有十分钟。”警察站起身,“跟我来吧。”

姜以以跟李严面对面坐着,隔着一面透明玻璃。

“吃饭没啊以以。”李严依旧叫的亲热,仿佛没有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刚进来俩小时你就迫不及待来看我了,哥没白疼你这么多年。”

已经是嬉皮笑脸,没个正形。

“你要坐牢了。”姜以以开口,一整个晚上,这会儿整个人总算是放松了下来,“好好改造,我不怪你。”

李严的笑脸顿住了一下,“改造什么啊,我又没犯法。”话锋一转,“那你不能怪我,我这么些年可没对不起你。”

确实。

李严意识到这个女孩跟自己不一样的时候,还是小学。姜以以不能跟他们一起同桌吃饭,只能吃剩菜。

他觉得奇怪,说什么也要和姜以以一起吃。

后来再大了一点,他好像知道了自己的父母是在做些什么。

姜以以去报警,他知道,但是他太懦弱。

他不敢举报自己的父母。

他一直假装不知情,只能在日常生活中以自己的方式补偿姜以以。

跟父母吵架,要辍学,又当着父母的面被姜以以一句话劝好。

如此般的事情数不胜数。

让父母认识到姜以以在这个家里的重要性。借此,缓和父母对姜以以的态度。

李严以暴躁任性的假面巧妙的维持着这个家和谐的平衡,姜以以与他心知肚明。

父母被抓的时候,他甚至有一种解脱了的感觉。

其实他完全可以假装不知道而逃脱罪名,可是却在审讯时承认。

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得知他承认自己知情不报,一直对他百依百顺的妈妈冲着他破口大骂。

李严苦笑,他这么多年的锦衣玉食,都是他的父母用别的孩子换来的,他良心不安,他其实一直在等着这一天。

他知道姜以以没有表面上的这么乖巧,有一次他甚至在姜以以书包看到了做了好几年的逃跑计划,只不过一直没有实施。

他故意把零花钱给她,故意吵架支开父母,甚至放学故意带着姜以以跑到车站去玩。

他一直看不清姜以以内心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在z港的这个家里,姜以以一直罩着软弱的壳子。

但是他觉得不是,至少翻他白眼和故意往他的粥里倒盐的时候不是。

姜以以从探望室出去,警察把她送回了养父母的家。

还是安排她先住在这里。

“这两天就不要去上学了,局里已经在找你的亲人了,有姓名和DNA,很快就能找到的,除非…”

“除非我的亲人根本没有找过我。”姜以以说完了警察没有说完的话。

没等小警察再说什么,“我知道了。”姜以以对小警察鞠了个躬,转身上楼。

小警察看着女孩瘦弱的背影,心里叹了口气,实在是有些后悔当年的大意,为什么不多多调查一下。

与整个z港都格格不入的相貌和气质,怎么说都不可能是李家的血脉亲戚。

姜以以一个人回到李家。

这个不到120平米的两室一厅,关了她快十年。

姜以以扫了一眼屋内,熟悉又陌生。

下意识想拿起扫把打扫卫生,下一秒又意识到现在李氏夫妻已经被关在监狱里了。

姜以以关好门窗,回到她平时睡觉的小书房。

她没有床,一直睡在榻榻米的角落,身下的垫子还是李严买新的,换下来给她的。

这个房子里除了几件衣服和书本,根本没有姜以以的几件东西。

没人在家,就不用做饭。姜以以的心情没由来的就好了起来。

虽然重来都没有表现出来过,可是在她心里,她实在是太讨厌那些家务活了。

自己索性也没吃,快速洗了个澡,去李严卧室拿了吹风机,到客厅吹干了头发,顺便打开电视机。

电视上正播着最近大火的连续剧,正演到生死离别的桥段。

姜以以的后座很喜欢这个剧的男主角,听她说还是爱豆转型,两部戏就拿了影帝。

姜以以不关注这些,也不知道什么是爱豆。

虽然没看过前面的剧情,现在看来,只觉得电视机里的男人确实长得挺帅的。

这感觉也太好了,没人会骂她浪费电。

很快把头发吹干,姜以以坐在沙发上等这集播完,然后关闭电视,回书房睡觉。

b市,寸金寸土的市中心的那座摩天大厦。

以耀集团就坐落在这里。

顶层的落地窗前,摆放着真皮沙发。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坐在正中间,面朝窗外,小口抿着手中用来提神的咖啡。

今天的天气不好,窗外被阴云笼罩,看不到路上的行人。

助理匆匆忙忙的闯进来的时候,激的本就烦躁的人额角直跳。

男人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站起转身,“你最好是真的有很重要的消息。”

叶辉的脸上是控制不住的兴奋情绪,大胆的把几张资料往自己老板面前伸“天大的重要消息,姜小姐找到了!”

桌子上的杯子猛的被带倒,地毯上染了一片污渍。

这绝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比上个月与y国签下的合作还要更加重要的消息。

叶辉暗暗的在心里比较。

他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在以耀集团实习工作,成为总裁助理的第一天,他就知道了自己除了日常工作之外的另一个任务。

那就是,寻找姜以以。

具体情况他不知道,只知道这个女孩叫姜以以,身份是顾总的妹妹,丢失的时候才八岁。

这么多年来,他也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个除了工作日常近乎冷漠无情的男人一次次的因为姜以以燃起希望,又失望,坚强且颓废。

叶辉在心里暗暗盘算着目前的信息,昨晚他在收到信息的第一时间进行了消息确认检查,甚至还联系到了人贩子的周边邻居。

大半夜的再次确认。

虽然被打扰睡眠真的很恼火,但是叶辉相信顾总的钱灭灭他们的火气足够了。

“什么时候拿到的。”虽然是询问,男人的语气里却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一张是案情通报单,剩下的几张纸上则清清楚楚的写着这些年来发生的一切,可能还有些邻居为了钱而添油加醋的说法,毕竟一百字三千。

“消息是昨晚,这些是我昨夜至清晨收集的信息。我已经定了去z港的车票,最近几日会议时间都已重新安排妥当。顾总,我们现在就可以出发。”叶辉相当能确认顾宴峋会第一时间出发去z港,他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房子的首付在向自己挥手了。

果然,下一秒男人便抬步走向电梯,“这月开始工资翻倍,今年年终奖翻十倍。”

叶辉跟上步伐,心里暗暗尖叫,果然顾总每次话多的时候总是能使得奇迹发生!感谢姜小姐,他这下直接可以全款了!

原创文章,作者:林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10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