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凌,老六《那人那酒那江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那人那酒那江湖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归客问秋风

简介:开局九十酒,谁是赌胜人。一念江湖灭,一念江湖生。迷雾渐渐剥开,迷雾未开。或许,你所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江湖。

角色:秋凌,老六

秋凌,老六《那人那酒那江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那人那酒那江湖》第1章 那人那酒免费阅读

“三百坛大曲,三百坛西凤,三百坛剑南春。他必死!”

“看来我只好赌他长命百岁了”

……

一片叶轻轻飘落,慢慢滑过窗沿,落在这两个相对饮酒之人的桌上,酒已入喉。赌局敲定。

窗外的叶落了一层又一层,但主导这里的,依旧是满眼的绿,不是一点残绿,而是一片绿海。奔涌着松的绿海。

松树是永远保持着绿色的,在万物凋零的秋里,常松山庄正如一片绿翡翠嵌在万里寂寥之中。

而此刻的江漠古镇,却一点绿色都看不见,即便是最繁华的盛夏,这里也只有茫茫的黄土。何况在万物寂寥的秋里。

古镇虽很少绿意,却是去关外的必经之路。因此来往的商人旅客不绝,自然需要在这投宿歇脚,人们也乐于在这里开店,谁会和钱过不去。

近来却看不见经过的商客,只偶尔有几个佩剑的武林人士匆匆经过。

暮色渐临,气温渐渐下降,小镇上行人也少了,几家店早早关上了门。

进镇子所能看见的一个小小的木屋,是一家小面馆,早早升起了灯火。

一个身材瘦长,满脸爬满皱纹,两腮斑白胡须的老人,正往炉子里添着柴火。火上一锅正往外外冒着热气的面。隔着炉子不远处是一张笨重的桌子,桌旁放着四张柴木做的椅子。

小店四周用木板支成墙壁,四个角竖着粗大的木头柱子。能透进风沙的缝都用布蒙上。

外面风咆哮不停,风沙不断,里面安静祥和,自成一个简简单单的世界。

那道破旧的柴门虽紧闭着,却没有要打烊的意思。现在用一块粗布门帘隔着,布比门大,下面压着石块。开门以后还需轻轻掀开门帘,再小心进来,这样能防止风沙趁虚而入。

现在那块门帘却被一双大手粗鲁地掀起,往后一抛。随即和着风沙走进来一个面容宽大,魁梧挺拔的大汉。

老头转身抄起麦草编成的盖子,迅速盖在锅上,五六步跑到门口,拉下门帘,用粗石块压住,接着笑脸相迎:“客官来碗面?”

大汉两步便到桌子旁,伴着吱呀一声坐在那把柴木椅子上,用一种狮吼般的声音道:“好酒好肉都给老子上来。”

老者四五步才到了桌子旁,满脸挤着笑说道:“小店小本生意,只卖些素面,不过这里酒管够。”

大汉一拍桌子,喝道:“那你开什么破店?小心老子给你掀了。”

老者躬着腰,微微抬头望着大汉,笑着道:“这镇子近来来往人少,留些荤食自然要烂掉。您看这素面味道也不错,还有这酒也是上品”

大汉怒喝道:“罢了,要不是老子饿得紧,谁愿吃你这面,这酒老子再不满意,定掀了你这破店。”

“好好,客官稍等,面马上就好。”

老者走到炉子旁时,手上已多了一个黝黑的大碗,左手持碗,右手拿一双长长的筷子。腰一挺,筷子便挑起长长一条面,左手伸碗一接,刚好满满一大碗。

随着咯噔一声,那碗面便放到桌上

“客官请慢用。”老者边说边转身抱来了一坛酒:“上好的女儿红,包你满意。”

大汉圆环的眼睛盯着面,刚想大骂,忽听开门声响起,接着门帘又被人掀开。人未进来,夹着黄沙的风却早已涌进来。

只见大汉手一扬,一道金黄的光闪过,形成一片黄色光圈,在那碗面上停留许久,待风尘落定,那道黄光直飞到对面柱子上,细看是一把金黄的小刀。再看那碗面,竟未落一点沙土。

接着一个身材细长如竹竿的人走了进来,四五步到了桌旁,大汉头也不抬地骂道:“老八你想让我吃灰不成。”

老八坐到柴木椅子上,笑着:“打扰老六在此享受人间美味,实在该死。”

大汉老六压着怒气道:“这哪是人间美味,连点腥都没有。”

老八借着桌上的碗,拍开酒坛泥封,倒了一碗酒边喝边说道:“我们这些手上握着人命的人,也该吃点素了。”

这时面馆老头已走了过来,问道:“客官来点什么?”

老八放下酒碗慢悠悠地指着那根柱子道:“先把那把刀拔出来。”

只见老者颤颤巍巍走到柱子旁,忽然一愣,瞪大眼睛,这才惊奇地发现柱子上插着的金刀,上面沾满灰尘,下面竟然洁白如新。

老八拈着碗笑道:“快快拔来。”

老者左手按柱子,右手握住刀柄,一咬牙一使劲,刀便脱柱而出。

“哈哈哈!”老八放下碗狂笑“想不到你这刀竟然连一个老头都能拔出来,不如让娘们使算了。”

老六脸已涨红,眼睛睁得更圆,一拍桌子,怒喝:“你那根绣花针不见好到哪去。”

“是吗?”老八似笑非笑,手轻轻一扬,眼前那根柱子忽然出现一道裂纹。“这力度如何。”

老头刚把金刀放桌上,身后便一阵吱呀吱呀声音响起,回头一看,只见裂纹如毒蛇般往上爬。越往上越粗,接着变成四五条。随即整个柱子四分五裂。

柱子裂了,这个小店也该塌了。

但老六依旧安稳吃着面,老八依旧安稳倒着酒,老头依旧呆在那里。

小店没塌,此时正被一把大刀支撑着。刀不知何时来的,何处来的。刀的主人,此时已慢慢走了进来。

“连老四也来了。”老八放下碗,起身说道,“看来这次要对付的,是个棘手的人。”

“不光我来了。”老四声音沉重而有力,“老二也来了。”

这时众人才吃惊地发现店里已经有五个人,那第五个人,此时正坐在桌子靠内的柴木椅子上,面容枯黄,身材矮小,握住酒坛的一双手,粗壮有力,与身体极不相称,却似乎有一种摄人的魔力。

外面的夕阳只剩最后一点光辉,大地被染得一片血红。

常松山庄也在一片红中。斜阳穿过窗子铺在那张汉白玉的桌子上,桌子旁一个优雅从容,谈笑自若,一身白衣的男子,对着对面一个青衣男子说道:“你用什么作赌注?”

“我没有那么多酒,也没有那么多钱,所以我只好拿我的命赌”青衣男子回答道。

“能赌木秋凌一命,此生无憾。”白衣人大笑。“但我可不想你这条命早早没了。”

木秋凌淡然地说:“我未必会输。”

“你可打听过去杀他的都是什么人?”白衣人问 。

“阴杀四神。”木秋凌回答,“神拳老二,大刀老四,金刀老六,银针老八。这不是他们的排行,而是他们以阴数作名。”

木秋凌接着说道:“金刀老六,一把暗器金刀在他手里控制自如,即便刀脱手飞出,也如他在手中操控一般。

银针老八,一根极细的银针,常人很难看见,针虽细,力度极大,据看过他出手的人所言,只看见他手一扬,对手的某个部位就已裂成几块。

大刀老四,一柄大刀不仅快,而且狠,任何武器在他面前,都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玩具。

至于老二,至今还没有活着的人见过他出手。”

“那你可知道他们要杀的是什么样的人?”白衣人问。

“一个瞎子。”木秋凌说道。

“你应该知道阴杀四神的可怕。”白衣人眉头微微一皱。

“阴杀四神,手无活人。四神齐出,鬼神皆哭。”木秋凌说道。

“那你还用命赌?”白衣人说。

“能赢常松山庄庄主九百坛美酒,也是此生无憾”木秋凌又倒了一杯酒,慢慢喝着。

原创文章,作者:归客问秋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200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