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生爹,锦生《洞玄梅花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洞玄梅花诀

小说:悬疑

作者:云城三千里

简介:玉苏和家有祖传洞玄梅花诀,说是可鉴天地吉凶祸福。可是他们家却是数代贫穷,到了玉苏和这一辈上更是穷困潦倒,一把年纪了,也没有稳定工作,零零星星做着些散工,有一日每一日地过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算个头儿。这本没有让他的祖先改天换命的梅花诀,能否改变他的命运呢?

角色:锦生爹,锦生

锦生爹,锦生《洞玄梅花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洞玄梅花诀》第1章 一个青脸媳妇与六戊反闭法免费阅读

深夜,黝黑大山中的小村庄,大多数人家的灯已经熄了。

一个黑影摸到了玉苏和的爷爷家门口敲了敲门环,院中老狗立刻履行自己的职责,发出了几声低沉无力的吠叫。

屋里的灯亮了起来,一会儿,玉苏和奶奶从屋里出来,但是她并没有像其他农村妇女那样大喇喇地询问“谁呀?”,而是把大门开了一条缝,露出一只三角吊白眼往外看了一下。一见是认识的人,才将脸探出来低声说:锦生爹?咋这晚来?

来的老人有些难为情地说,“嫂子,有点事麻烦老哥哥。”

玉苏和奶奶也没有多问,就把他带进了屋里。

屋里玉苏和爷爷披好衣服等着来人了,小玉苏和还睡在炕上,虽然已经醒了,却只能装睡。

来的老人是本村锦生的爹,自己一个人拉扯锦生长大的。到了锦生要婚嫁的年纪,这个山村太偏僻,没有女人愿意嫁过来,可把锦生爹愁坏了。不能传宗接代在这个小山村可是大事,可巧,半年前有人给锦生爹介绍来一个外地女人当老婆,锦生爹高兴地跟什么似得,掏出老本儿来,在村里热热闹闹办了一场婚礼。

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只是一直不说话,也不知道是哪里人。不知道为何,女人来到锦生家后,一直不老实,老想着逃跑,半年间跑了好几次了。渐渐地,村里面对于锦生这个媳妇的来历,就有了些风言风语。可是因为都是本村本疃的人,相互向着,只要发现锦生媳妇还在自己村,没有人愿意得罪锦生爹,都会偷偷地给锦生爹报信。叫人纳罕的是,村子就这么大,拢共没有几户人家,女人从来没有逃出过村去,人们就当他们小两口闹别扭了,更不当一回事。

玉苏和上个月还在门口见过这个女人一面,因为她藏在了附近人家的厢房里,被锦生爹推搡着带回去的时候,从玉苏和家门前路过过。小玉苏和正在门口玩,面对面碰上了,这真是个漂亮女人!鹅蛋脸庞、高挺的鼻子就和本地大饼子脸塌鼻梁的女人就不一样,看着就大气,杏眼如水,眉毛如切,因为挣扎而纷乱的头发,混着汗水贴在脸上,虽然有些狼狈,也不能减损她的与众不同。只是她脸上有些隐隐地泛出一些青气,又让她看起来有些诡异。这个女人死死地看了玉苏和两眼,就被推走了。每次逃跑被抓回去之后,少不了一顿打,即便是锦生家有什么动静,左邻右舍也不当一回事。

今天晚上,锦生爹来找玉苏和爷爷,就是因为他这个儿媳妇又跑了。

这次逃跑与前几次不同,锦生爹特别紧张,因为锦生媳妇拿走了介绍人给锦生爹的一个包袱。儿媳妇逃跑后,锦生爹没有敢声张,私底下找了两天了,都没有着落。

之所以来找玉苏和的爷爷,是因为玉苏和的爷爷会算卦,周围的人有什么疑难事,便来找他占算,玉爷爷也因此赚到了一些钱,比其他村民苦巴巴地过日子要轻省些。可惜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饶玉爷爷能掐会算,也未逃过命运的摆布,玉苏和的爸爸年纪轻轻就得急病死了,妈妈守不住,几个月之后就收拾包裹回了娘家。玉苏和是爷爷奶奶拉扯大的。

老玉头抽着烟袋,静静完锦生爹说明来意,说:“不就找个人么,这好办,你写个字吧。”

玉家祖传一本《洞玄梅花诀》,里面有各种稀奇古怪的占算方法、咒语、法术,可是是一本残卷,人家在外面传老玉头的本事多么玄乎,他自己是知道的,《洞玄梅花诀》里面的本事是分开写的,自己手中残卷中记载的很多东西都跳在失去的那本书中,自己也不过弄明白了个十之二三,应付村里面丢个猫狗、算个吉日的还行,其他的就不敢说了。但是在外人面前还要装作高深莫测的样子。

锦生爹一看老玉头肯帮忙,十分高兴,向玉老婆子讨来纸笔,就要写起来。可是要落笔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抬头望了望老玉头问:”写个啥?“

老玉头说:“你想写啥就写啥。”

锦生爹:“写老写还是简写?”

老玉头有些不耐烦了:“都行,老写有老写的看法,简写有简写的看法。”

锦生爹:“哦哦,那我写了。”

锦生爹在纸上凭空画了几下,憋了半天,写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简写的门字,郑正其事地拿给老玉头看。

老玉头拿过纸来,皱着眉头端详了一下那个字,半天说:“嗯,有了,怪不得你们找不着呢,她跑出村了,在四里地外的榆树林里藏着呢。”

锦生爹:“怎么讲?”

老玉头:“你写的这个门字,前后都有口,按九宫方位,上南下北左东右西,北面虽然中门大开,你家后面是山堵着呢,她跑不过去。唯有东南角上开个小口,东南应巽位,应长女,门字头上这个小点,不就是她溜出去的样子?巽位是杜门,最利伏藏逃亡,怪得你们没有发现。此处为四木宫,今日是辛卯日,卯四为辛金所克,她走不远,必然停留在四里地之外东南方的榆树林。你多找几个人过去,肯定能抓着。”

锦生爹恍然大悟,连声佩服,掏出五十块钱作为感谢,这在这个村子是个大数目了,锦生爹真是肯下血本啊。老玉头和老玉婆子自然要客气一番,在推让之间,老玉婆子把钱攥得死死的,之后又放入了自己口袋里。

之后,锦生爹召集人,连夜就去抓人了。老玉头两口子也熄灯睡下了。

可是第二天天还没亮,老玉头两口子就被砸门声惊醒了。老玉婆子一开门,就看见了锦生爹的一张臭脸,他身后还跟着四五个青年。这是咋回事?昨天没有抓着人?

让进屋里,锦生爹没声好气地对老玉头说:“我说老玉大哥,不带这样耍人的啊,我昨天连夜跑了四里地去找人,那片林子也不大,哪能藏得住人?我们这四五个人都踩遍了,也没找着个人影啊。你算得准不准啊?那五十块钱不老少了。”

听锦生爹这样说,老玉头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自来都是人抬着自己说话的,哪里遭受过这样的质疑,可是锦生爹没有找到人也不可能是装的啊。他并不应对锦生爹的质问,默默在袖中掐算起来,这一算不要紧,老玉头心里一惊。

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怎么了,老玉头神使鬼差地就迷糊起来,以往有人来问事,他都仔细占算过,查明来龙去脉。昨天锦生爹深夜来访,老玉头心烦意乱,不太耐烦,就直接用了测字之法,简单测出女子所在,就拿钱了事,竟然没有发现这个女子原来不是一般人。刚才老玉头默运袖中乾坤,占出此女所伏之地,竟然上有六戊庇护,也不怪锦生爹找不到。

老玉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跟锦生爹说:“走,我去跟你看看,再晚一点,你儿媳妇就真找不着了。”

锦生爹有些莫名其妙只好跟着老玉头,招呼院子里的青年跟着老玉头,往东南的榆树林而去。

来到榆树林,天色已经大亮,只是今天阴天,还没有见到太阳。

老玉头来到榆树林前仔细查看,果然发现榆树林中的土被人挖过,堆起了一些土堆。“哦”老玉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他仔细度量了方位,发现榆树林中的土堆是按照戊子、戊寅、戊辰、戊午、戊申、戊戌这六戊方位排列,每一方位又排列六戊,生出三十六种阵法变化。林中还发现了一些折断的树枝,插在每一生化方位的土堆上。因锦生爹来的时候是晚上,林中又杂草丛生,并没有在意这些小土堆。

老玉头所藏的《洞玄梅花诀》中是有这种阵法的,叫做六戊反闭法,专门用来隐藏行迹的,可惜残卷中也是不全,老玉头只知道其形,不知其变通化裁之法。如今看到有人使用这六戊反闭之法,他似乎有些明白了这阵法的玄机。又因昨夜收了锦生爹的五十块钱,因这女子而被锦生爹抢白,他也不是通达之人,心里面是恨着她的,一心要给她点颜色看看。他如此用心,也是这么多年来,虽然研看秘本,却终究未通玄机,只能靠着小术赚点小钱的原因。

老玉头回忆着梅花诀中的记载,试着破解这六戊反闭之法。只见他先折了一根树枝,从鬼门起,左行六步,画一圆圈,令同来的青年取土一斗,分成六份,分别放在甲子、甲戌、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六甲方位,以甲木克戊土,破坏六戊之间的联系,令六戊反闭阵法无法生成变化。

又以本日壬辰,天门在庚,老玉头从庚向进入六戊反闭阵,次向丁方地户而去,再绕行癸方玉女,忽返身奔向辰方的土堆,抽出随身携带的小刀,猛地扎向戊辰土堆上面插的树枝。

“啊”只听一声惨叫,一个青衣的女子凭空扑倒在地,肩头插着老玉头的那把小刀。

这个女子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看着老玉头,这正是锦生媳妇。

原创文章,作者:云城三千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9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