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云惜,顾怜雪《嗜血的病娇王爷每天都要我哄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嗜血的病娇王爷每天都要我哄着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西米格

简介:一朝穿越成将军府废柴庶女,赐婚病娇嗜血王爷,自此顾云惜过上了每天被迫营业的日子。只要哄他高兴,她就能继续活下去。谁想到哄来哄去,王爷竟要跟她来点真格的。真是后悔,为什么自己那么冲动要治好他的顽疾,这才让自己陷入了他的万丈深渊。顾云惜与王爷的互撩日常,本以为会刀光剑影,没想到却到处都是甜蜜泡泡。她渐渐发现,嗜血王爷每日都在哄她。因为只要她高兴,他才能继续活下去。

角色:顾云惜,顾怜雪

顾云惜,顾怜雪《嗜血的病娇王爷每天都要我哄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嗜血的病娇王爷每天都要我哄着》第1章 来人,梳妆免费阅读

今日,将军府内张灯结彩,院中虽挂着大红色的绸缎,下人们却都不紧不慢地忙活着。

院中的宾客不多,来了也只是与顾将军寒暄几句就借口离开了,景象更显凄凉。

顾将军前些日子在朝中得罪了太后,太后仁慈宽厚不予计较,还特地为顾府千金赐婚,可谓是“深蒙厚泽”。

要不是顾家有两位千金,顾将军定是要抗旨不遵。

苍宁国近十年来,谁人不知太后赐婚的这位新郎乃是双腿已废、双目失明还失心疯的杀人狂魔——夜王。

可终究,君命不可违。

闺房内,顾怜雪打发了下人从顾云惜的闺房离开,径自来到镜前看着那位红衣女子,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

“顾云惜,我从没想到就你这样也能嫁人,而且还是嫁给一个颇有地位的王爷。只可惜……他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怪物,过了今日,你也就不会再出现在这世上了。”

镜前的红衣女子回眸望了望她,确定这位应该就是她的嫡姐——顾怜雪。

她穿越过来的两个时辰里,一直不停被下人们沐浴更衣、梳妆打扮,脑海里的画面却一一闪过,让她接受了原主所有的记忆。

记忆里,原主是个丑陋又懦弱的女子,被将军府中所有人在背地里叫做蠢货。

而今日,她便要嫁给一个苍宁国人尽皆知的杀人狂魔。

也许,今日她便会死。

既然如此,她又何必再给这位嫡姐面子呢?

顾云惜缓缓起身,拖着一身红色的喜服来到顾怜雪的面前:“姐姐,在我面前这样诋毁夜王,你就不怕被治罪?”

顾怜雪有些没大反应过来,干巴巴地眨了眨眼,说话开始不利索:“你……你怎么跟我说话的?我是你嫡姐!将军府中的嫡小姐!你一个庶出的死丫头,居然敢这么跟我……”

啪!

未等她话说完,只见顾云惜一个巴掌打了上去,顾怜雪的左脸上顿时显出一个红红的手掌印。

从小到大,她还从未挨过打,一直被捧在手心里的人物,如今竟被一个丑陋懦弱的蠢货给打了,顿时有些傻了眼。

顾云惜倒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低头摆弄着手上的玉镯,看起来有些劣质,轻轻摇了摇头。

“我现在是准王妃,你在我面前如此大呼小叫成何体统?若是将军府没有教会你规矩,我来教你。”

顾怜雪一怔,她一手捂着脸,一边向后退了两步,不敢相信地问:“你……你发什么疯?居然敢打我?你就不怕我告诉父亲,让父亲重重地罚你?”

顾云惜抬眼,将玉镯从手腕处摘下,抬手就撸下了她手上那一只,自顾地戴上,淡淡道:“父亲可没你这般没脑子,今日若是敢动我的人,相信夜王和太后那边都不会放过他,你说是吗?”

“你……那我现在就杀了你,然后说你不愿嫁给夜王自杀身亡。”顾怜雪就这么吃了哑巴亏,心中不快,抬手就拿起桌上那把剪刀向她冲了过去。

顾云惜知道她会一些拳脚功夫,虽然都是花拳绣腿但也惹得父亲喜爱,不像原主,什么都不会,自然不受待见。

好在原主的记忆中早有这样一幕,她利落闪身,一脚将顾怜雪手中的剪刀踢落,发出当啷一声。

接着,顾云惜回手又是一个巴掌,打在了顾怜雪的右脸上。

“顾怜雪,你是真蠢啊!难不成你瞧上了夜王,想把我杀了替我嫁过去?”

“我……”

顾怜雪已经被打得冲昏了头脑,只要能为自己出口气,什么都不顾了。

顾云惜回身走到镜前,稳稳地坐下:“你,身上那些值钱的首饰都卸下来,夜王若是瞧见我戴了这么廉价的东西嫁过去,一怒之下告知太后,到时候将军府又要遭殃。毕竟,咱们将军府只有两个女儿,我若死了,就只有你。”

顾怜雪可不想嫁给夜王那个杀人狂魔的大怪物,她跟明朗哥哥的婚约还有两月就要到了,不论如何,都不能出现任何岔子。

她咬着牙,开始摘下耳环和头饰,一一放在顾云惜眼前。

顾云惜明明蠢的要命,平时更是连话都不敢讲,今天怎么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顾怜雪怎么也想不明白。

“你……你到底耍什么花样?该不会拿了这些金银首饰半路逃跑吧?到时候太后怪罪下来,咱们整个将军府都要受牵连。”

顾云惜冷笑:“别说,你这办法还挺好的,既能让我解脱,也能让我狠狠地报复一下将军府,顾怜雪,你这主意不错。说不定,你连嫁人的机会都没有,长得标准了些又能如何?还不是做鬼?”

“啊?你……顾云惜!我这就去告诉父亲,你休想得逞!”顾怜雪推门就跑了出去,也顾不上什么淑女风范了。

顾云惜白了她一眼,垂眸甄选起桌上那些精致的饰品,对着门外高声道:“来人,梳妆!”

对她来说,嫁给夜王只是从一个坑里爬出跳进另一个坑,但如果不跳进去看看,又怎么知道哪个坑更浅一些呢?

仔细瞧瞧原主这副样子,满脸脓包让人不忍目睹,确实丑了一些。

在她看来,不管活在什么世界,总要有战斗的资本。

好在这些都不过是饮食不当,毒性过强所致,只要调理好饮食,慢慢都会好。

下人们开始仔细为她梳妆,之前脑海里出现的那些画面,她又仔细回味了一番。

原主虽然不是死在这个时候,但也是在嫁到夜王府之后,因着多年被人嘲笑和鄙视,养成了胆小懦弱的性格,最终被夜王给活活吓死了。

所以,是谁让她变成了这样,那人才是真正的凶手。

思及此,她突然灵光一现。

恰在这时,顾怜雪搬来了父亲,二人推门而进。

“云惜,你怎么……”

“父亲来得正好。”顾云惜抬眸看他,“听说夜王府没有女眷,父亲可否让沈姨娘房中的田妈随我过去,两个人到那儿也好有个照应。”

原创文章,作者:西米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90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