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鸢,傅琛《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霸总的白月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霸总的白月光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凉风挽月

简介:【霸总+甜宠+微玄幻+反派】叶鸢穿书了,穿成了小说女炮灰,作为一个上怼天下怼地的女人,叶鸢不愿意就这样当男女主爱情的踏脚石,于是她和男主的对家结盟了。叶鸢:“你看我们这么优秀,天人之姿,为什么要当炮灰和反派呢?”。阎景川,小说中心机深沉、满肚子坏水的男反派,实际上却是个清冷矜贵,身世成谜的霸总。某日,阎景川将叶鸢堵在墙角,幽深的双眸映照出叶鸢惊诧的小脸,“鸢鸢,不要想着离开我,永远不要。”

角色:叶鸢,傅琛

叶鸢,傅琛《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霸总的白月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后,我成了反派霸总的白月光》第1章 是哪个倒霉蛋她穿书了?免费阅读

一月末,天空中有雪花簌簌落下,空气冷冽冻人。

城郊的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就连车辆都少得可怜。

“卧槽!你们这又是个什么玩法?!”

叶鸢站在窗边,指着天空怒骂了一句,整个人郁闷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明明上一秒,她还在吐槽自己看的小说居然太监了,结果就在她眨个眼的功夫,她就出现在了眼前这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她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肯定是天上那几个老东西搞得鬼!

“吵什么吵!大早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就在叶鸢骂完老天爷之后,窗外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略带睡意的骂声,听声音的方向,像是在叶鸢的楼上。

“怎么?又是楼下那个疯子?”

男人的话刚说完,一道相对平和的女声紧接着就响了起来,听起来好像是对这样的情况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可不吗?每天不是哭就是喊的,烦死了!”

男人很是不爽的抱怨着,对于楼下那位时不时就发疯的行为,他们这些邻居真是有苦难言!

要不是城郊的筒子楼租金便宜,只怕他们早就因为受不了叶鸢而搬走了。

疯子?他们说她是个疯子?

听着楼上几人的对话,叶鸢也终于渐渐恢复了清明,她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眼前是一间又小又破的屋子,四周墙壁上的瓷粉已经脱落了,露出斑驳的墙体,有的位置甚至还有青色的霉斑,唯一一扇窗户,玻璃上还有一个极大的裂痕,此刻凛冽的冷风正透过那个裂痕,呼呼地往屋内灌。

除了破败,这屋子还很小,小到只能放下一张单人床,和一张瘸了腿的小桌子。

而且这单人床上连被子也没有,全都是破破烂烂的衣服,小桌子上还放着一些发了霉的馒头。

这地方别说是住人了,你说是垃圾场叶鸢都信。

认清周边的环境后,叶鸢的头突然如针扎一样痛,然后一堆不属于她的记忆疯狂涌入了她的脑袋里。

整理着脑子中的陌生记忆,叶鸢秀眉微蹙,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然后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中

直到这一刻,她才不得不承认……

她,叶鸢,穿书了。

而且,她还穿进了自己刚刚还在吐槽的那本被太监了的小说里!

不仅如此,她还穿成了那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可怜女炮灰!

“你们可别说了,我听说她是得罪了傅家那位,才变成这样的,那可是我们惹不起的人物!”

窗外,楼上几人的议论声还在继续,忽然有一个听起来颇为年轻的男声又插了进来。

“睡觉睡觉,这大周末的!”

那人的话一说完,楼上突然就安静了几秒。

很快,一群人也不再守着窗户闲聊了,全都窗户一关,滚回去睡回笼觉了。

没人再说话,四周突然就静了下来。

傅家那位……

想着刚才几人提起的那个人,叶鸢愣了愣神……

脑子里飞快划过了原主的记忆,和全部的小说内容。

他们口中的傅家那位,就是她穿的这本小说的男主角傅琛,也是原主的前夫……

在小说里,原主叶鸢,是一个炮灰女配!就是那种对男主爱而不得的,最后还要不得善终的存在。

况且这还是本古早玛丽苏霸总文,写的就是女主林莞心是男主傅琛的契约情人,在两人漫长的契约关系里,他们互相爱着对方!但他们不说!互相虐心,相互误会。

每当这种时候,就要有一个炮灰,挺身而出,为男女主那轰轰烈烈的爱情添砖加瓦,来让男女主看清自己的心意。

而叶鸢,就是那个男主为了气女主,而匆匆娶回家的白月光替身……

“我错了,我就不该看这种文!”

叶鸢泪目,按照这种小说的套路,她这个前妻,肯定是要和男主离婚的,还要有一个让读者大快人心的结局。

再看看眼前这破败的小屋,很明显,现在她已经被傅琛赶出来了。

按照现在的情况,就是叶鸢已经完成炮灰使命,功成身退了。

但是她这个炮灰的命运确实是惨了点,和傅琛离婚后,叶鸢家的企业也倒闭了,她的父亲,也因为被傅家揭发偷税漏税,锒铛入狱了。

而她,也因为承受不住打击,精神出现了问题。

而这间屋子,应该是原主精神失常以后,被人骗着,用叶家的传家之宝租下的屋子。

是的,租下。

叶家那个玉镯子,无论是水头还是色度,都是极品中的极品,而且还有近千年的历史,明明是个无价之宝!

所以别说租了,那镯子当掉以后,哪怕是买下北城市中心的一栋楼都是绰绰有余的!

原本只要当了那个镯子,叶家多少还能好过一点,但是叶鸢的爸爸很重视那个镯子,宁愿自己坐牢,也不愿意将镯子当了。

然而,却有人趁着叶鸢精神不正常的时候,骗走了那个镯子。

传家宝被骗,住在人家随意给她安排的一间小库房里,浑身上下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都被人扒走了。

这么冷的天气,叶鸢只能穿着一身薄薄的睡衣,连双像样的鞋也没有,只好光着脚,穿着一脏兮兮的人字拖。

此情此景,把叶鸢气得头疼,这人明明和自己同名同姓,怎么就能混得这么差呢?!这就是小说女炮灰的卑微吗?

“罢了罢了,天上那群老东西既然要我来顶替你,那我一定会替你活得风风光光的!放心吧!”

冷风裹挟着一股发霉的味道钻入鼻腔,让叶鸢冷静不少,也让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面对眼前这种情况,她能怎么办?既然天上那群老家伙把她扔到这里来了,那她就只能既来之则安之了。

她虽不知道自己被扔到这里来的原因和意义,但是按那群老东西的性格,她估计自己一时半会应该是回不去了。

叶鸢抬起自己的右手,左手轻抚上自己手腕处那颗殷红的痣,片刻之后,叶鸢粲然一笑:“还在,很好~”

既然回不去了,那她就只能先替原主好好活着了,而且还要活得风风光光的!

毕竟原来的叶鸢是炮灰,但她可不是,她可受不得委屈。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绪,叶鸢悠悠伸了个懒腰,扫视了一圈这脏乱差的屋子,眉头皱得老高了。

她必不可能继续住在这种地方了,但在搬走之前,她总得先把那个镯子要回来才行。

毕竟那东西对原主来说还是很重要的,拿不回来,她也没办法向原主的父亲交代。

就在她伸个懒腰的间隙,门外传来了一阵沉重匆忙的脚步声。

“开门!!叶鸢!我知道你在里面!你有本事就开门啊!”

脚步声停在了叶鸢屋子门前,随即,一道尖锐刻薄的女声隔着门传入了叶鸢的耳中。

而那扇本就脆弱的大门更是被门外的人锤得哐哐作响,一副随时都会倒下来的样子。

见状,叶鸢十分镇定地勾唇一笑,没想到自己还没去找那个倒霉房东算账,这房东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倒是省了自己不少的功夫。

原创文章,作者:凉风挽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74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