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邪,李小姐《邪门歪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在车上我问老邪为什么会说那个青龙卷水局,老邪没有对说太多,风水这种东西并没有懂得比我多,可是易经这 东西早就烂熟于心,实际就是一个字推,风水八字都是以易经为基础推出来,像这个局就是我自己从易经中推出来。

“师侄啊。你看那个地方的风水适合做生意吗?”

这句师侄叫的我汗毛倒竖,“你又有什么想法。”

根据我对河书洛图的了解,我感觉那个位置及其适合我们这种靠老天爷赏饭吃的人做生意。

我就知道这老邪做事从来是滴水不漏没想到还有这手,可是我 始终没有看出这的风水哪里适合我们这种人做生意的地方。

老邪嘿嘿一笑看出我的心事,拍拍我的肩膀还猥琐至极的说道:“师侄啊,你还是没真正领会风水的含义,人家都说一命二运三风水,像我们这种人从不信命,知道为什么算命的从来不给自己算吗?”

“不是说三缺五弊的原因吗?\”

实际上并不是, 命是指寿命,在阎王的生死簿上早就写好了,但是运和风水我们 都能改。

这玩野我还是真不懂不过阴阳师的手册可不是这样写的。

老邪大怒:“狗屁阴阳师手册,我们要践行社会主义的核心思想,不能拘泥于一本破书。科学是实践才是证明真理的存在。”

我这会终于明白为什么老爸叫这家伙老邪了,从来就不按套路出牌,从来就不走寻常路。

不过我还是特别想知道他对那个地方的风水有何见解,于是我便问道:“我怎么看着都是一个破局,就像你说的白虎回头望要吃人,青龙卷水逃的布局怎么可能会旺我们的生意。”

老邪掏出地图又在上面标注了一些位置,在我看来这些位置没有一个能看。

我没看懂指望着老邪给我一个 合理的解释。

老邪先是指着白虎回头说道;“你看着位置,白虎回头要吃人,白虎属于阴,咱们这行属于行走阴阳界的吧。也就是说这克不到我们,甚至还能旺咱们。青龙卷水,更不用说了,我们挣的 都是阴阳路上的钱这龙属阳卷也克不到我们。”

我他妈算是服了还有这种说法,我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反驳他的理由,可我们都是男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白虎太有不利男丁。

“嘿嘿,这倒是,反正我是一把年纪了结婚传中接待的我是不想了。”

我那个插,你不是不想是你一把年纪身体不允许了吧。

“老邪啊,你这样是不是太损了,我家里的那几位还等着我传中接待了。”

“你不会还真的以为白虎回头会不利男丁吧?白虎回头咱们可以来个武松打虎啊 。”

“我去你妹的。”我已经可以确定这老邪是在胡诌。

老邪嘿嘿一笑又严肃的说道:“看来我又要重操旧业了。”

我知道以前老邪是隶属于政府机构,不知道为什么又半路出家成了个阴阳师,挂名在茅山。

一个小时候我们到了家,坐在家中等着那贵妇的电话,老邪坐在他的太师摇椅上闭目养神,我实在有些无聊,我则是逼着老邪说起一些风水上的一些秘术,“老邪啊你跟爸到底谁厉害些。”

“当然是我啦。不然你爸为什么把你送到我这来偷师。”

我心中暗道这家伙未免有些想太多了,要不是注册阴阳师执照里有一条参考人员必须在年满40周岁的人带领下实习超过3年才能参加注册阴阳师考试的话我会来这地方?

我面上不要明示咬咬牙说道:“据我所知你的道术跟我爸比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老邪鄙视的回道:“你爸的那些道术我才不愿意学了。”

我无意跟他争论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学道术这东西主要还是看天分了。像我老爹种半路出家当上茅山名誉掌教的还真的是没有几个,除去茅山就剩下天师钟家。

这几个都是有名的符篆派的领袖。

老邪狐疑了一会眼神停留在我的脸上,“你最近是是桃花开啊,看你一脸桃花像。”老邪一副色眯眯的眼神看着我,我被这眼神盯着实在受不了汗毛倒竖,我真的还就在网上聊了个妹子,不过并不像老邪说的那样走桃花,可能是我这种人比较传统吧。

老邪你说你好几十岁的人了怎么还不找个对象啥的,咱茅山视乎也不爱管这一套,要不你就把那个少妇给收了算了。

老邪眼睛瞪老大,你这小子一天天的也不想点好,我老邪像是那种占客户便宜的人吗?

我随声故意附和道;“当然不是不过,我看啊那女的也是个苦命人。不如你就行行好收了人家呗?”

老邪顿顿若有所思的样子,看来似乎是心动了。

老邪的终身大事我也是有些为他担心

半响后老邪顿顿的说:“我要是收了她,房子是不是就不用……。”

哎我终于知道老邪为啥单身半辈子了。

“老邪。你这样你下半辈子悬了。”这些也都是些玩笑话,毕竟我看了老邪的面相不像是一生孤寡的人,过了许久这贵妇也没打电话过了,倒是这旧筒子楼下吵杂的声音把我们俩给吸引了过去,我们这一条街都是江湖术士,这也让我们这种靠着混江湖饭难免想看看热闹。

我和老邪匆匆上了二楼,冲着那边看去视野极好, 俩个在外面摆摊的吵起来了, 一个还是个年轻人,另外一个视乎是老李头。

我算是来了兴致,李老头算是我们这的一个老江湖,当年我还是在老邪的介绍下跟他学的八字预测。

“老邪啊,这个年轻人真的是不知好歹,竟然在李老头这里找茬。”我不屑的说道。

倒是老邪面色镇定,我很少能在他的脸上看到这种正经的神情,让我有些不适应。

“走咱们下去看看。”

“我说老邪啊,咱们在这里看就可以了,这年轻人八成是想在这里打出什么名号,没什么本事。”

我还没有说完老邪已经下去了。我赶紧快步跟上。

老邪走到李老头身边跟他了解了一下情况,原来是这年轻的家伙来砸场子,抢客户。像干我们这种吃江湖饭的最忌讳的就是砸场子抢客户。

砸人饭碗丝毫不亚于杀父之仇。我心中暗道这家伙胆子还是真大,这里可是灵管会的指定h市的命理街,原本还以为是俩人在争执些什么命理上的问题,现在可以把他这种行为定义为违反职业阴阳师操守,很可能会被灵管会除名。

街上围着的人越来越多,有不少是职业阴阳师,中间还掺杂着少数来解决问题的客户。

老邪不想把事情搞得太大,毕竟他已经是这里的老江湖了。还顶着茅山大师兄的名号。“小兄弟听我一句,得饶人处且饶人。”

老邪这样一说李老头就不服了,这话明显是在帮倒忙,说自己的实力不行。“我说老邪啊咱俩街坊多少年了。你不帮我就算了,还和外人合起伙来贬低我。你这是要和他一起砸我的场子啊。”

我知道老邪这人一向没正行,不过涉及到原则问题上他一向不会开玩笑的。还好我 和李老头有些交情,我就将他拉了下来,“老邪不会是这样的人。先听听他怎么说。那年轻人生的白白净净不像是干我们这行风里来雨里去的,他斗不过老邪你放心。”

老邪回头瞪了我一眼。又对着年轻人说道:“不知道这位道友师承何人啊。”

“在下无门无派。”

我冷哼一声:“看来你连职业阴阳师都不是吧?”

我说完这句话就有些后悔,真怕他下句就问我是不是职业阴阳师,我自己似乎也不是职业阴阳师啊。

那人不说话,老邪又问:“那你在这干嘛。”

“他算的不准我就回来找他,他又死不认账。说我是同行来砸场子的。”

李老头这下真忍不住了,“我给这 家伙批了下流年,他就说我是骗子,我的铁板神算不敢说在灵管会排的上号,可在这h市里我说我是第二绝对没人认第一。”

他说的这些。我是相信的,毕竟李老头的铁板神算是在我们这出了名的很,更甚至有警局的人来找他追查犯人的行踪。

那年轻人嘿嘿一笑:“铁板神算也不过如此。你说我三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可我如今。好的嘛。”

老邪听了他的话的眉头深皱。他也深知,李老头不可能出现这么重大的失误。

李老头有些被噎的说不出话,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一定是你给我报了别人的八字。”

那年轻人呵呵一笑:“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是“丁某年奎某月的生人吧。”语气十分的不屑。

李老头眼睛瞪的老大:“你怎么知道。”

“从你的面相逆推出来的。”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惊讶道。

从面相逆推出八字,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都是水中月,在理论上行的通,而现实中人的面相也是会随着时间变化的,抛去这些不说就算是从面相上推出八字,那计算量也是十分庞大的,短时间里根本不太可能。

老邪听着这话脸上已经看不出变化,从鄂然到鄂然,这人给老邪的惊讶程度看见一般。

倒是其他人不禁的笑了起来,不乏有鄙夷之声:“年轻人吹牛也要打草稿啊。”

年轻人看了一眼那人,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那人浑身一震,不过他打量的时间视乎是有些 久,让本来被看的有些心虚的男人终于笑了起来,“虚张声势。”

“你最好注意下,你家里的老婆”话一出口

老邪便皱了皱眉说道:“都是同道中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那男人终于受不了就准备冲上去打这家伙,终于还是被周围人拉住了。

年轻人眼角微垂转头变向老邪说:“没想到灵管会竟养了一些废物。”

老邪。也是出奇地忍住了这口气。不过们群里的那些人。一阵骚动,灵管会颁发的职业资格证毕竟是他们吃饭的家伙。这上门来打脸的事,他们可就忍不住了。“你这家伙,到底是谁?口气不小啊。zf唯一承认的民间灵异组织你也敢在这叫嚣。”

年轻人嘿嘿一笑。“不知道你们听说过。化气没有。”

化气之说自古有之。相传盘古开天辟地之后。一气化三清。难道这家伙竟是半仙之躯。道家学说在这命理街知道的人应该不会太多,这东西太过于专业以至于我这种隶属于符篆派茅山传人也只是在茅山修真传中略微见过。

我这方面的知识肯定是没有老邪这家伙来的专业。不过看老邪面色有些难看,我便是知道了这家伙可能真的有些本事:“你会化气之术?”

男子微微点头,“略懂,略懂。”

“化气之术,早在老子出出函谷关的时候失传了,你从哪里学来了。”

“我视乎没有必要跟你说怎么多吧。”

男子笑笑。

从他的脸上你完全看不出是个爱装x的家伙,相反还有种书生气。

“看来下回我得去灵管会看看那些老家伙是不是还是那么废物。”

这家伙的气势更胜,又从口袋中掏出铁球丢给老邪“你应该看得懂。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我上前一看这家伙留下的铁球似乎还是一个古物。上面还雕龙纹凤的样子让人捉磨不透。老邪也是看了好一会没看明白怎么意思。

“这是什么东西。”李老头问道

老邪一把将这物件揣进兜里,“大家都散了吧。现在都没啥事了,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我一面惊叹老邪的组织能力,也对老邪兜里的玩野产生了好奇,等人潮散去后我一定要好好问问。

老邪回到屋里就开始摆弄手中的铁球,这玩野真的挺吸引我的,不过我很少看到老邪如此认真,我有不敢开口去问,只好在他边上一起观察。

看到我自己都来火,这铁球真的是做工精细,这龙雕的真的是栩栩如生,拿到古董市场肯定能大赚一笔。

卧槽,我是个 修道什么时候有了这种俗人的想法,我不应该是钱财如粪土的嘛。

老邪把玩了好一会,有跑去将书架上的奇门遁甲有关的书籍全部搬来一一对照,还是丝毫没有结果,难道是阴阳五行?

老邪是在是没有什么办法。

终于喊来我,对我说道“师侄啊,你看这铁球隐隐有着一股灵力,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打开这玩野。”

灵力?嘿嘿,可能是我的道行不够就连这灵力都感觉不到。这要说出去肯定被这老邪笑话。

我铆足十二万分精神,细细观察了一番,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灵感,拿起铁球一把拧开,奇迹般的打开了这东西。

老邪甚是惊讶:“我怎么没想到。”

我跟是郁闷,刚刚我也是想了许久,才姑且一试,没想到这一试就开了,差点就被老邪这家伙带到沟里。

里面是一张五雷符,这我还是认得的,可是上面的符印确实没见过。

老邪仔细端详了一番后,忽然间恍然大悟,“这竟是轩辕印。”

轩辕黄帝?

老邪这才给我细细的解释了一番,上古时代,基本上就和m国家诸神之战差不多,道教将老子奉为开山道祖,而轩辕黄帝和上古那老几位才是真正的易学的开创者。轩辕在上古时期就基本上完善了易学的雏形。

我听了老邪的话,我也是已经,这些东西之前我也有所了解,只是当做故事听听,不过经过老邪着一番解释之后我感觉我刚建立起来的易学关开始改变。

“对了老邪你说那家伙说他会化气之术,你觉得可能吗?”

老邪摸摸鼻头若有所思的样子:“这有些悬,不过如果他真的是轩辕后人的话,这也不是没可能的。”

“都是华夏子孙那个不是轩辕后人?”我不屑的说道。

“华夏子孙不错,那也分和直系啊。”

老邪说的有些道理我也就不再反驳,哎本来我还想了解一下化气之术,被老邪这样一说,我也彻底失去了兴趣。这玩野还分直系嫡系传承基本上就玩完。

……………………

转眼就到了暑假,我从原来的已给礼拜老邪这边上俩天班到现在天天值班,工作量巨增加,却也没见他涨过一分钱的工资,这老邪真的是铁公鸡一毛不拔,老邪天天想的从贵妇手中坑来别墅也不了了之,正值夏日,我有了前面的经验,我感觉我管学易学是不够的,又颇为努力的学习了一些茅山道术,还从老爸那里坑来了茅山见鬼录,这玩野在鬼月应该是能排上颇大用处。茅山道术天下闻名,我从一名梦想成为易学大师的伟大理想,转变为成为一位有着崇高思想为民除害的茅山符篆派传人。

老邪这几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上门看事的不少,可总是见不到我们这位当家的,单子我也不敢的啊。我算了下来这半年里除了那贵妇的案子以外,我再也没见到老邪接过什么案子,然道这这家伙趁我不在自己接了不少单?

想想老邪这家伙应该不会那么好心,要是有案子肯定会让我去处理,我这种几乎免费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算算时间在有半个月阴阳师年检又要到了,我这种没有取得执业资格的实习阴阳师也要去那边像参加期中考试评级。

我在房间里细细研究这老邪这的河书洛图,老邪将这些书籍上都做了相当多的笔记,想来当年老邪也为此付出诸多汗水吧,尤其是在奇门遁甲上的笔记明显是比别的书上要多。

我看的正入神,有人推门而入,不用说这人一定是老邪,不过这动静也着实让我吓了一跳.。老邪搬来一个大木箱子,也不知是在那里淘换来的,上面还铺着一陈厚厚的灰。

“老邪啊,你这是从哪里搞来的古董。”

老邪嘿嘿一笑,“这东西是我老早以前从你老爹手上坑来的,茅山法器。为你准备的。”老邪邪魅一笑,别说了老邪一定是准备坑我那点实习工资。

“我说老邪啊最近我是迷上了符篆派,可你那这我爸的东西坑我钱合适吗。”

老邪猛一听熊,“爱要不要根据灵管会传达的系列精神,全面发展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四有青年。因此特别增加了镇尸考试的项目,而且是必考题哦。”

我感觉我像被晴天霹雳一般,镇尸的法术,在茅山中是最低等级的,而且现在全面实行火化制度,拿来的僵尸给你抓,自然我是没有学的。

老邪看到我的脸一会青一会白的,强忍住笑意:“咱们虽不是师徒关系,可我和你还跟你同事一场,也算半个兄弟,俗话说亲兄弟明算账,这钱我不要你都不好意思,你就随便意思一下吧。”

我那个去,这套路可以,名义上老邪是我上司,实际上基本属于师徒关系,老邪这家伙真的是真他妈扣。

我忍住了心中的怒火,笑盈盈的说道:“老邪啊咱们这关系,你看咱们这关系要是算兄弟的话,我爸跟你有是师兄弟,这辈分太乱了。”

老邪丝毫不示弱十分阴损的说道:“好吧那就勉强算师徒。”

我看的出来他没坑到我的钱还有些心疼,不过着并不能阻止我内心中对箱子里的东西充满期待,我快步向前,打开盖子,狼牙棒,流星锤,我的那个去,这他妈要有一个双截棍,我转头呆呆的看着老邪希望他给我一个解释。

老邪一摊手:“这些东西都是你老爹给我的说是都开过光,那个双截棍还是用雷劈桃木做的,打僵尸特别好用。”

“呵呵,你还不如在给我些豌豆。就这些东西还好意思让我意思意思。”

老邪尴尬一笑:“这东西都是从你爹手上拿来的,他也没少坑我,不就是回回血吗。下面还有一张镇尸符了。”

老邪的话我可不信,我老爹的品行可比这家伙好多了,摆明了想坑我被拆穿了找个垫背的。

我也不想在理会他,我把近期来,压在我们这的案子放在桌上,“这几天你没来,案子我都先压在这里了,还没给他们回复。”

“是嘛鬼节快到了,咱们的旺季来了。”老邪随手就拿起来翻开看来看说道:“这都是些什么案子,不接不接。”

嘿嘿,其实这是我故意做来,逗下老邪的,他手中的案子是我已经推掉了的案子,没办法,封建迷信害死人啊,这些案子里有,月经失调的,睡觉说梦话的,还有尿尿时候感觉阵痛。这都托马快赶上泌尿科医生了,这玩野我可是,不敢接的。

老邪摆摆头,鬼月快来咯,你好好学习下茅山术,别到时候还要我这一把老骨头上场。

我斜眼瞪了他一下,他明知道我主攻的命理方向,最近才迷上的茅山术,现在啊,竟然想要我在短短20天里摆平鬼月的案子,这着实有些难办啊。

老邪假装没看见,可我也能猜到他在想什么,老爸啊,到底是不是你当年造的孽啊,得罪了这个小人。

我将抽屉里的真案子拿了出来,递给老邪,“这才是我接了的案子。”

老邪兴匆匆的接过来一看,脸上阴晴不定,“这前几个案子还好说,后面这个视乎是件命案啊。最好还是交给警察来处理吧。”

我皱了皱眉,我把这个案子的详细情况跟老邪一说,老邪脸色就更不好看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天我在这里上班闲着没事,我便想出去走走,可是还没走出门口就看见一个中年男子急忙把我拦住,说是他们的村子里出了大事,有人接二连三的死亡,脖子上还有俩个牙印,这就有些悬了。这不经意的让我感觉像是僵尸作案。可是始终是没能找到一个确切的证据,我就只能叫他先报警,案子我暂时存这。

老邪脸色变得很厉害,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现在全国上下都实行火葬, 就算有僵尸危害也不是特别的大。

“这事棘手了,本来这事不能跟你说的,灵管会前几天下达了一份秘密文件,丢失了一件前年吸血鬼。”

卧槽,我终于把事情搞清楚了,什么争做四有青年,原来是为了抵抗吸血鬼啊。

“老邪你的这些东西都是拿来对付吸血鬼的吧。”

老邪尴尬一笑,“也不全是,你老爹还是希望你能继承茅山一脉道统。”

我感觉上了一个大当,妈的这家伙该不是又在哪里挖坑等着我吧。我必须问清楚这来龙去脉。

“老邪这前年僵尸是什么来历?”

“什么僵尸,这叫吸血鬼,和僵尸有很大的却别,人家的基因可不同那是……。”

我可不想听老邪唠叨,赶忙接到:“老邪说重点。”

老邪顿了顿:“这千年僵尸,啊呸千年吸血鬼,来历还真的有些怪,在抗日时期有个英国飞行员死在了咱们国家,被当地人埋在养尸地形成了吸血鬼,在1978年的时候被一批盗墓贼挖了起来。”不对啊老邪不是说是前年吸血鬼吗?怎么变成抗日时期了啊。

“领会精神,不要拘泥于细节。”老邪没好气的接着说道:“这 尸身不化,并没有让他尸变,不过这批盗墓贼中却有一位湘西的赶尸人,用了湘西的赶尸秘法,将其起尸。何耐这货不服咱们古法就此尸变.\”

湘西赶尸人一直是咱们这镇尸法术中最强的,难道到这外国尸体还会水土不服了??

老邪摸摸口袋掏出一张红头文件,上面就跟通缉令似得还有个老毛子的头像,怎么形容了,这家伙还长得真的 有些非主流喜洋洋的卷毛灰太狼的刀疤,也不知道是不是被那个家伙在脸上画上了妆脸上的都有一丝带着笑意的看着格外的瘆人,老邪也不言语又把这红桃文件塞到包里,此时的他分外像个政府部门的公务员。一本真经的看着我,我也不知道这么说,“这红头文件也着实让我头疼,职业阴阳师的执照对我来说诱惑力实在太大了,有多少人,到了老邪这个年纪还只是个资深实习阴阳师,我自认为,我的天赋一般,努力还谈不上,只是家中有些人脉资源,不然我可能连实习阴阳师的资格都没有。”

老邪坐到他的办工桌上,掏出一叠镇尸法术的书籍排列在桌子上,不光他是个什么玩野,终归是逃不出阴阳五行,外国的僵尸也是怕光的,老邪这倒是给我了我很大的信心,虽然说我是真没见过外国的吸血鬼,不过还是听说的他们还是很畏惧阳光。

老邪瞪大双眼看着我,眼中充满了对我的期待。

我在老邪这些连蒙带骗的蛊惑开始觉得有些开始动摇,“老邪你确定这个怪物好解决、”

老邪有些血气上涌,“你师叔还能坑你不成。”

我心中暗道:“你这老东西也没少坑我啊。”

老邪把从桌上挑出几本书递给我,我看了一眼,这几本都是茅山入门级别的镇尸法术,我感觉自己像是伤了贼船。

老邪这时候还不忘损我,“知道你的基础薄弱,给你入门级的通俗易懂,趁这几天还有时间你赶紧恶补一下。”

接着又将那几本茅山秘法放了回去,,老邪似乎想到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十字架,“这个你也带着,万一茅山术不管用,这个说不定能排上用场。”我接过之后看见老邪意味声长的眼神,我仿佛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东西连湘西赶尸的秘法都制服不了我这茅山入门级的实习阴阳师怎么可能是对手。

我这么多年始终坚信我的第六感,老邪是算起来是我的师叔,虽然做事十分没谱,为人还十分抠门,但是在这种大事上,我绝对不相信他会坑我。

原创文章,作者:行走的象拔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65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