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如海,宫相《凤倾天下之宫商角徵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数日已过。

宫徵羽得知自己的徒弟是当今太子,更是姐姐将来的夫君,她也许是不甘,所以……

不,她宫徵羽岂能吃这亏?

宫商角今天陪母亲去礼佛,最快也要傍晚才能回来。

于是,在房间,命人找来胭脂水粉,将男子妆容褪去,学着平日里那些小女子一样,摆弄起脂粉。

出乎意料的是,不仅一个时辰她的妆容极美,犹得天妒,美如画中仙一般。即便是她的姐姐宫商角,纵使是同一张脸,相比之下也显逊色。

好极了,这就是她想要的效果。小时候她就常干这样冒充宫商角的事儿了,现在倒也得心应手。

宫徵羽,堂堂一代将军,女儿装惊为天人,在府中一上午,都在模仿姐姐宫商角淑女的言行举止。为了见到皇甫端城,借宫商角太子未婚妻身份,适逢宫商角礼佛之时,差遣自己的副将林燚在床榻上借口养病,一切总算没有白费,学的小有成效。

是时候行动了。

皇宫内。

宫徵羽觉得这一身行头实在太麻烦,找皇甫端城是件难事,又得时机适宜,况且谁知道他在哪儿呀?

宫徵羽一阵腹诽。

只见此时,皇甫端成迎面走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嘛。”宫徵羽低语笑言。

双唇微启,刚想喊“小哑巴”,幸亏自己收住了,于是礼貌道:“商角,见过太子殿下。”

皇甫端城稍止一步,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他走向她身边时说:“你这样真好看,”说话时还不忘牵起她的手,“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她刚想问什么地方,他已纵跃于马背之上,他伸出双手,她视作无物,毫不犹豫地踩上马背,第一次与他共骑,并无它色,也许正是那纵马之时的无畏与豪气,他更加确定是她。

从街市,买了很多零嘴儿,吃糖葫芦,还有一些小糖人儿,看看各种好看的,玩玩各种好玩的……

之后,又出了城,赏诸多美景,骑马累了,在一处小溪停下,休息片刻。

皇甫端城从衣袖中取出一支新的毛笔,微笑道:“山野粗鄙,鲜少雅乐,可否以毛笔代之?”

宫徵羽眸中闪过一抹惊讶之色,他怎么还随身带毛笔呢?

她接过那支毛笔,找了个离小溪水源近的地方,用毛笔蘸了一点儿溪水做墨水,在一处比较平滑的石块上,洋洋洒洒地挥舞,她的手耍的了刀剑金枪,举得起千斤铁锤,一只小小的毛笔却难倒了她,只是小心翼翼的画着一些小玩意儿,那副认真的模样,尽收皇甫端城的眼底。

“画的不错,不如试试写几个字?”皇甫端城毫不吝啬的夸奖道:“要不,我带你?”

说着,皇甫端城便抓着她握笔的手,用毛笔微微蘸了点儿溪水,宫徵羽有些傻眼,被他握着的手就跟着他写,他写什么,她跟什么。

一阵默然过后,方才醒神,注意到皇甫端城正在写的那几个字:

皇甫端城和宫……

她意识到后面那几个字,极有可能有商角,她挣开被他握着的手。

“殿下,天快黑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皇甫端城抬眸看了眼天色,这分明还早着呢,他又看了一眼石块上的那些字,她不会以为后面两个字是商角吧?

可他想写的是“徵羽”二字。

“也好。”

回城时,城中已是一派华灯初上之景色。

宫徵羽和他共骑,两人身体靠得很近,宫徵羽见此景,颇有疑问,回头转身,却突然和他四目相对,此刻能清楚的看到彼此的五官,宫徵羽一脸尴尬,问道:“殿下,今天是什么日子?”

“上元佳节。”

她在军中待了多年,从未见过这样的夜景,“真美。”

皇甫端城一个漂亮的下马动作,“不如今日,就去看看。”

也好,以后还不一定能不能见到这样的景色呢,便一口答应了。

皇甫端城礼貌的伸出手,宫徵羽本想自己下马的,可她现在是弱不禁风的宫商角,便将双手递了过去,落地之时崴了脚,重心不稳,幸好皇甫端城反应快,迅速地揽住了她的腰,温柔地关心道:“你怎么样?你还好吧?”

“还好,就是崴到了脚。”

“怎么这么不小心?”

本来平时她也没那么柔弱,可是那只脚正好是前几天在军营中旧伤复发的脚,现在可疼了呢,可是她也想去玩玩儿呀。

“那我还能去玩吗?”她底气不足,弱弱道。

“那怎么行?你都伤到脚了,不过我可以背你去玩。”

你背我?为了这么美好的景,我还是向眼前这个人妥协,反正也不会少块肉,掉根头发……

“那多谢啦。”

他的背很温暖,给人一种很舒心的感觉。

他的背是不是也有其他人曾经停留过?

猜灯谜,看烟火,放花灯……

最后,他们来到一棵挂满红布条的树前。

“这上面有字。”宫徵羽略惊道。

“你等我一下,马上回来。”皇甫端城走向一个老妇模样的小贩摊桌上,回来时手里拿着两条红布绦子。

“那里有笔,不如我们也试试?”

“好幼稚,不写。”

“这可是姻缘树,你这么不屑,难怪你嫁不出去……”

“我可是你未过门的妻子,谁说我嫁不出去?”

“那,我的小妻子,看在你相公辛苦一趟份上,赏个脸成吗?”

“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吧。”

“还是娘子最善解人意。”

“过奖过奖”,等等,她是不是被套路了?

……

“你写的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宫徵羽写的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皇甫端城: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下雨了。”

街上行人匆匆各回各家。

“我们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在一处亭落驻留,皇甫端城将他背上女子轻轻放下。

宫徵羽扶着栏杆,“这样看雨,也挺有一番别致。”

皇甫端城转过头,深情望着她,“哪有你别致啊。”

她微微一愣,“什么?”

只见她后退一步,他向前一步。

突然,宫徵羽崴伤的那只脚,猛然吃痛,身子不稳,眼看就要摔倒之际,皇甫端城揽过她,拥在怀中,这距离太近,动作太过亲密,他现在正把低头靠向自己……

她是不是戏做得太好了?这家伙不会以为自己就是宫商角吧?不会小哑巴就喜欢宫商角那种类型的吧?

于是,宫徵羽下意识将自己收敛的力气一使,他就暂时放开了她,她用细绢挡在脸前,可皇甫端城被她挣开,并不死心,倒是忘记了眼前这人怎么说她也是个将军。

他动作迅速,再次将她拥入怀中,她耳畔响起皇甫端城邪魅的声音,“不许推开我。”

宫徵羽这次没有推开他,想着反正有手绢在,他也不能对她怎么样。

结果,皇甫端城迅速的将双唇隔着细绢贴上了她的双唇,那一吻极为深情,过了好一会儿,见有人向这边赶来才停下。

她愣在原地,脸色通红,为了打破气氛的尴尬,抢先道:“外面在下雨,这亭子好像会漏雨,拿个手绢挡挡雨……”

皇甫端城一脸宠溺地看着她,他的小傻瓜,这个亭子明显是新建的,连漆都是新上的,怎么会是新建的?恐怕只有她会这么想吧。

“雨好像停了,我们走吧。”

一脸慌乱,将手绢遗落,欲还于她,“绢子掉了。”

“啊?呃……我不要了,你要送给你好了!”

他拾起,微微一笑,获若至宝。

他执意送她回府,她却一再婉拒,只好送她至街口,“我今日在集市,见着一个荔枝核手串很精致,本想着送你,但却忘记了,现在把它送给你。”小哑巴,你可知,宫商角是碰不得荔枝的?她一顿,“好啊,那就谢谢殿下了。”

回府后,换上男装,一打听才知道,宫商角明早才回来。

看着那手串,有些出神……

东宫,书房内。

皇甫端城一气呵成,作完一幅上好的丹青人物画,那画上之人,此刻正在握笔作画……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不知倾国与倾城,佳人难再得……

徵羽,也许是他此生难得的佳人……

原创文章,作者:虔橙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61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