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如海,宫相《凤倾天下之宫商角徵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宫徵羽只见如烟抚手弄音,拨弦三两下,素手纤长,肤如凝脂,吹弹可破,可是这样一位弱女子的乐声,却是一股倔强之势,余音绕梁之感,不绝于耳。

宫徵羽会心一笑,心中已是明白,她所奏何意,信手取来一支玉箫,与如烟和曲。

高山流水琴三弄,伯牙绝弦无此音。

大抵如烟的心境便是如此,适才乐音之中兜转的,无外乎知音之恨与身不由己之悲。

只是终究,浮世三千,苦痛离愁,多为大同小异,纵弹者有意,听者却无心……

如烟见他如此,能跟上自己曲谱的人委实少数,而那人看起来确实有几分不凡。

再抬眸望去,停下手中古筝,男子所吹箫曲,细听,确实无可挑剔,引人遐想,犹如漫漫黄沙之中的那轮满月,男子坐在沙丘上孤独的吹箫,似乎在等一位故人。

这漫天黄沙,似是遮了故人的眼,他要等的人,大概是迷路了吧,那自己便一直吹着这支笛曲,希望对方借着笛音,能够找到这里来……

如烟心下略惊,眼前之人,分明纨绔外露,也不像是什么藏山不露水之人,这样的人,为何会吹出这般乐音?

她开始细细地打量起眼前这位男子,相貌英俊,衣着不凡,倒也算得上是一表人才,真不知是哪家的公子,她瞧着面生得很。

一曲终了,宫徵羽微微一愣:“如烟姑娘,你这是……”

意识到自己失神良久,如烟方开口缓缓道:“公子,好气魄!方才是如烟失礼了,如烟以为,是他回来了……”

微微回神,淡笑道:“公子适才那番,让如烟想起了自己的一位故人。”

“哦?这么巧。”宫徵羽轻笑着,半是打趣,半是认真,专心听着如烟讲。

台下有男子起哄,“如烟姑娘,按规矩,这位公子,将成为你的入幕之宾。”

也罢,烟雨楼毕竟是寻欢作乐之地,是酒楼,也是不少人寻花问柳之地,管饱的,可不只是肚子,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风月俏佳人,是个有眼力劲儿的,都该抱着漂亮姑娘,寻那温柔乡才是。

虽一时离得案牍之劳形,闻得丝竹不乱耳之音,但女子从来没有掌握自己命运的机会,更何况是在这青楼。

女子的命运,无外乎就是那么几种,生老病死,相夫教子,在这样一个男尊的时代,女子似乎成为了权势的附庸。

如烟的怅惘,眼底藏着淡淡的忧伤,让宫徵羽窥见了去,不觉之间,竟也觉得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必,姑娘误会了,在下不想成为什么姑娘的入幕之宾,只是觉得有缘,想与姑娘交个朋友罢了,若是多有冒犯,还望姑娘莫要见怪。”

宫徵羽冷汗,开荤这种事,真真不适合他,他用余光一扫,觉得独孤北辰是个顶好的个中翘楚,人高马大,身强体壮,不就是那啥的最佳人选吗?

可这家伙竟然一副看戏姿态,悻悻地打趣般看着自己,还用口型作示,飞羽将军艳福不浅,此中功夫定然也是一绝!

好家伙,已经开始了吗?自己一心一意拿他当兄弟,如今自己遇到这样的麻烦,这家伙总是想先逃脱,还真是不够讲义气。

宫徵羽一时惊慌无措,易安大哥又不在,他真的折煞不起啊!

难道他真的要把对方娶回家中不可?

他那丞相老爹还不得把他给吃了呀,本来自己已经纨绔不堪,还非要学别人娶什么青楼女子为妾室,只怕会被旁人觉得是有辱门楣。

他在台上的反应,已经让如烟感到了心里失落,莫非这世间的男子都是一个模样?你将他引为知己,对方却毫不在乎,果真是情之一字,最为伤人!

台下的观众更是好几分不服,凭什么这如花似玉的姑娘,会对这样一个家伙刮目相待?

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风头抢尽,也就算了,如今还要将头牌如烟给抢了去,这些看客们,怎么可能就此放过他呢?

“这可是烟雨楼头牌如烟姑娘初夜的拍卖之夜,由技艺一决高下,这家伙倒好,赢了还不屑。”为首的是一家纨绔公子。

“看样子,应该是富家公子吧,谁又愿意收一个青楼女子呢?”

肥头大耳的老奸商开口,油腻的像是能从他脸上榨出好几斤油,让人看了,没什么好心情,说的话,更是将舆论推到了高潮。

“如烟姑娘这般美貌又有才华,即使为姬妾,也无伤大雅之态。”也有体谅之人。

……

台下议论纷纷,突然一人惊呼道,却又半带猜疑,“这位公子,看着好生眼熟,莫不是在哪里见过?可是,到底在哪见过呢?”

宫徵羽听完一惊,担心自己身份暴露,作势要走,此地不宜久留,玩得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走了。

那人突然爆喊了句:“我想起来了,宫相之子,宫徵羽,传说中的飞羽将军,身轻如燕,面相生的极好。

皇甫国的不败神话,素有皇甫兰陵王之称,战场上带狰狞面具示人,想不到飞羽将军,文武双全,如此有气魄,阁下莫非就是……”

描述自己这人,好像真的见过自己一般,绘声绘色的说着,不过,自己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难道是他自己对于这些优点一无所知?

他平日不以真实身份示人,平常小老百姓更是不得而知他的样貌,那人莫非是个熟人?

就连在边境之城生活的百姓们,也只知道有个爱骑白马身拿红枪的小将军,喜欢到处乱窜,说着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宫徵羽要是换做平日被盛赞一番,心情自是大好,但在烟柳之地,消息极为灵通,要是传到她老爹那儿,后果不堪设想。

要是回府被罚得重些,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将军,十几岁了,还受罚,这样的人,还怎么当大将军?

天哪,能不能派个救星来?自己嘴巴笨,也说不出一朵花来呀,这黑的白的,自己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道不明啊。

彼时,身后突然有人拉住自己,说:“让各位见笑了,这是花某同窗苦读的学友,各位怕是误会了。”

原来是花褚卫救他于水火,谢天谢地,危机总算解除了。

花褚卫执起他的左手,二话不说,就往烟雨楼外走,仿佛那只手是世间的珍宝,他只想一心护着。

那些人识得花褚卫,书生作派,为人正直,对他所言道不生疑,只是一阵叹息,一介书生不好生念书,竟来青楼清遣作乐……

原创文章,作者:虔橙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61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