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如海,宫相《凤倾天下之宫商角徵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凤倾天下之宫商角徵羽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虔橙月

简介:皇甫国丞相老来得女,未料是对孪生姐妹,出生在独孤国师的星罗盘上,身份敏感,正好与皇甫国皇室百年预言时间相当,国有明令,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寻常百姓,一律不得生养孪生女婴,违有此令者,腰斩于闹市,连坐九族。丞相与国师瞒天过海,孪生姐妹相生亦相克,一贵为一国皇后,一官至朝廷重臣,官拜一品飞羽将军,一文一武,爱恨痴嗔,皆从太子皇甫端城归京,皇帝爱子心切,广发天下文书,拣择太子妃之时说起……

角色:宫如海,宫相

宫如海,宫相《凤倾天下之宫商角徵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凤倾天下之宫商角徵羽》第1章 偷龙转凤免费阅读

皇甫国丞相老来得女,未料是对孪生姐妹,出生在独孤国师的星罗盘上,身份敏感,一朝一夕之间,极有可能丧命黄泉。

眼下,正好与皇甫国皇室百年预言时间相当,这对姊妹出生的时间又极为微妙。

国有明令,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寻常百姓,一律不得生养孪生女婴,违有此令者,腰斩于闹市,连坐九族。

百年以来,这孪生女婴的下场,皆无善终,死的死,残的残,病的病,无一例外。

……

“恭喜丞相,贺喜丞相!喜得龙凤胎!”众人贺声不绝,几乎是惊动了半个帝都,形形色色的人物都来给丞相贺喜。

“同喜同喜。”丞相宫如海应声答道,虽说有些忙得焦头烂额,可是面上还是得维持着该有的欣喜神情。

……

宫如海老来得子,且为龙凤胎,乃龙凤呈祥之兆,确属皇甫国一大祥瑞,委实可喜可贺。

这放在朝堂当中,是百年以来不曾有的幸事,其名当与皇室同辉!这是当今圣上赐予的恩荣,羡煞一众旁人。

然而,宫丞相于三天前却一脸愁容,急匆匆赶去占星阁,名义上是与国师独孤璟屿商议要事,实则是为顾全大局,求得生机。

“宫相方才所言可是属实?世有并蒂双生花,皇甫却无双凤女。民间童谣尚如此唱道,宫相现如今意欲何为?”独孤璟屿面露难色道。

宫如海身为一朝丞相,他岂能不知这个道理?这欺君犯上,连坐九族,罪名之大,岂是他一人可承担的?

可怜天下父母心,怎能视自己的孩儿于不顾呢?难道他要像民间那些草民一般,自己亲自掐死他那刚出生的孩儿吗?

“璟屿老弟,你也知为兄难处,夫人千辛万苦诞下孩儿,着实不易,如今仅因皇甫王室与先祖预言,便断送我儿性命……”

宫如海难抑悲意,为此事,思前想后好几个日夜,头上已添些许白发,然如此,也都不曾有万全之策。

“宫相莫急,璟屿视你为兄长,定当竭尽全力助你。只是,此事非同小可,需从长计议。”

独孤国师捋了捋他那俊美长须,思量许久,方才开口缓缓道:“然如今,唯有瞒天过海一计,来日若经发现,断是无回旋之地可言的……”

宫如海见状,大抵是对方已经有了法子,这多个人思虑,总是一番好事,这不就有好消息了吗?

“璟屿,不枉你我兄弟多年,此法也算是个折中的上上之策,为兄需你在陛下面前佐证一番。”宫如海洗耳恭听,微微屈了个身子,以示谢意。

“这是自然,局势不容明朗,待我先占上一卦,再下结论。”

独孤国师的卦,不曾出错过,宫如海心中明白,可是他又不肯死心。

国师曾于三年前做出预言,说皇甫国或遇国难,因起女子,此人祸国殃民之色,魅惑君主之身,她若现身,六宫如同虚设。

宫如海清楚地记得,独孤还有另一卦,此女子并非一人,而是来自古老的皇室预言,凤唳九天,假凤虚凰之相。

宫氏先祖出过祸国殃民的双生花,二位孪生妖后之过,却是由他们这些后人来承担了千千万万。

之所以说起自己的孪生女儿,是出生在独孤国师的星罗盘上,也是因为独孤曾说,丞相夫人此胎要么二子,要么二女。

毋庸置疑,一胎二女,那岂不是双生姊妹?

彼时他姑且不信,宫如海此人,传奇一生,一直信奉的便是人定胜天。

却也未曾想到,有一天也得向天低头。

虽与独孤国师交好,那时也只当是个笑话,并未放在心上,岂料如今,竟一语成谶。

300年来,皇甫国开国至今已有13位帝王,其中有七位帝后出身宫氏望族。

南山宫氏与乌衣巷柳氏,星罗独孤氏,沅汀花氏,此四大家为帝都四大望族,其中宫氏稳居其首,影响力自是不凡。

除与王室关系匪浅,渊源颇深,宫氏音律与南山书院是其独门双绝,朝堂之上,皆数出自于南山书院,受宫氏音律礼义教化。

百年之前,宫氏孪生女共同结为先祖帝后,一国双后,殃民之姿,惹得天下人不少非议。

彼时战事纷乱,后宫歌舞升平,时人称宫氏孪生女为妖后,红颜祸水,将士起义赐死二后,永久活埋于地下。

全体将士要求立下传世诏书,宫氏孪生妖后再入六道轮回,凡发现孪生女婴,不问他由,一律杀无赦。

就是因为这一纸荒唐诏令,宫氏上下,合族百余人,无一不惨遭屠毒,因有免死特赦,方留下宫氏一条血脉。

自经历了那场事变,先祖旋踵间进行禅让,西去之时,时任国师留下预言“百年后必有孪生女浩劫”,望诸位后生引以为戒。

先祖亦留下如是遗旨,遂继位者严执此令,不论贫富,都不得擅自生养孪生女。

……

周易之礼,卜卦心诚者,窥得天机密钥,识凡人不懂之变数。

“璟屿,此卦如何?”宫如海急切道,一国丞相可不懂得这些道理,他关心的,唯有这结果,是凶是吉。

独孤璟屿眉头略锁,颔首称言道:“卦相委实奇特,我自任皇甫国国师以来,自诩卜卦技艺精湛,却也未曾见此卦相。

此卦乃极端之卦,按周易一书所言,是大吉,亦是大凶,在占星阁的星罗盘上,也许宫相此事,另有玄机,也未为不可啊。”

宫如海清楚地知道,星罗盘岂有出错之理?可又心有不甘,问:“可否再卜上一卦?”

“这……”独孤国师知他救女心切,总不能连这点小小的要求都拒绝,虽然卜卦说出天机,自己是要承受反噬之力的。

终究是拗不过对方,再卜后,无奈摇头,独孤璟屿道:“大吉亦大凶”。

结果亦是如此,不见转圜余地,宫如海也便作罢,这卦象,可是在暗示他什么?

“唯今,或只有宣称宫相喜得龙凤胎,可解眼前忧虑。不知,宫相意下如何?”

这开弓没有回头箭,独孤璟玙所言,并非没有道理,可若是采纳,这代价……

宫如海急忙道谢致意,一贯的儒雅之气,微微作揖,草草行了个谢礼。

回府之际,独孤璟屿在背后叫住了宫如海,肃言道:“且慢,宫相切记,从今往后,你只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

独孤国师,自然是知道他的心思,若非宫如海走投无路,他今日又怎么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找自己?

宫如海火速回府后,将此计诉诸于夫人,夫人一直涕泗横流,悲苦喃着:“可怜我孩儿怎就如此苦命……”

“终归是妇道人家,这些个道理,你以后就懂了。总归是这朝堂上的事,波诡云谲,今日我还风光,明日或许就头悬城门之上了……”

宫如海叹息,伴君如伴虎,我为君解忧, 君若不许,我无用武之地,那便是杀驴卸磨之时!

原创文章,作者:虔橙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61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