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颐,容卉《穿越之攻略反派拯救世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目标们出现得也太快点了点儿。

容颐一个踉跄,咬牙:“你们这是要累死人不偿命啊,哪有攻略游戏这么频繁地出现任务目标,到时我都分不清谁是谁了!”

一个沐子渊,一个赵公公。

接下来会是谁呢?然烦扰于任务的密集程度,但容颐还是有些好奇接下来又会遇到什么样的人……

循着系统指引,她离开净室,来到禅院后方。

整个寺庙是一座阶梯形的建筑,穿过所有佛殿之后就是禅院和净室之类的地方。再往后走,则是两三间平房,房前屋后都有药田和葡萄架。

凌凌七充当导游角色,介绍:“这是护国寺周边一处有名的风景,存在很多年了,如今由寺庙内的僧人轮流居住和打理。”

而容颐的第三个攻略对象,碰巧正是最近住在这里的僧人。

没错,就是僧人。

“系统这是一步步地把我往非常规男主爱好者上引导啊……”

比起之前的赵公公,容颐觉得僧人这个任务目标更为猎奇。

如果这真的只是一个游戏,她恐怕看都不会多看僧人这个攻略选项一眼!

凌凌七意味深长地道:“非也非也,等你见到了他,就知道对方是所有攻略对象中最帅的啦~”

一个出家人能帅到什么程度?

在亲眼看到空尘之前,容颐对此一直都没有什么概念。而这个人,也成为了她生命中首个出现,导致她对出家人整个群体都有所改观的存在。

“施主,前来何事?”空尘双手合十,语调谦逊。

但并不是往日里围绕在容颐身边那种阿谀奉承,更与众不同的是,他面庞虽然清秀,但身材却非常壮实,整个人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

容颐有些疑惑:“凌凌七,这些师父们难道是武僧吗,怎么能锻炼得这么有型!”

“奴隶不一定是奴隶,太监不一定是太监,和尚也不ー定是和尚。”凌凌七说着,刻意拉长了语调,显得很有哲理似的。

容颐觉得它说的不错,只是目前为止还没看出需要她做些什么来给空尘解围。

她想了想,瞪着眼睛做出一副无知像,却又扬声问道:“你就是空尘师父吗,我在禅院中听到有人议论你,这才前来查看。”

“阿弥陀佛,施主……”

空尘放缓声调正要说话,二人却听房屋后面传来一道柔软的声线:“我苦命的雀儿,只是放它到山林间游玩一阵,谁知道却遭到了恶猫袭击。

是容卉的声音。

这白莲花也是朵奇葩,前来礼佛还要带着豢养在笼中的金丝雀,最终落得被猫叼走的下场。虽然可怜,却也只能怪她自己。

空尘眉头一皱,显然不大欢迎这等不速之客。

方才容卉已经来过一趟,以寻找雀儿为由践踏这药田,毁掉好几株品质极好的药苗。这还不算,捉到野猫之后她身边的宫人就要将其带走处置,最后终是逃脱。

当下,空尘自然不允许他们在自己院中胡作非为。

空尘直接挡在容颐身前,道了声阿弥陀佛,语气却不容置:“野猫也是生灵,既然雀儿已死,便是天命所致,畜牲不懂人之常情,郡主又何必跟一只猫计较?”

一大早便知女帝带着皇室众人进山礼佛,空尘虽然认不得她们,方才也听宫人唤容卉郡主,知道她的身份。

容卉还从来没被区区一介平民这般教训,她脸色白了白,却还是假惺惺道:“猫的性命是命,鸟雀的性命就不是命了,还请这位师父休得包庇。”

说着,她又啜泣两声,听起来真惹人怜。

有一跟上前来看热闹的小和尚道:“那猫儿在寺庙里生活很久了,平日捉捕鼠都是一把好手,怎么这就飞来横祸……”

“放肆!”

跟在方丈身边的大师兄怒斥:“郡主爱鸟心切,岂容你在这里胡乱开脱?方丈有令,不得怠慢皇室成员,空尘让开,让宫里的人将此处好生搜查一遍。”

空尘岿然不动。

看样子,他是打算跟这些人硬碰硬了。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容颐心知自己的任务就在这里,果断从这健壮的僧人身后迈出步伐,傲然道:“真没想到贵为皇室,来到寺庙里竟成了一帮土匪。如此为难庙里的师父们,怎么对得起方才刚烧的头柱香?”

她已经在容卉面前掉了不少好感度,如今崩人设的程度也比之前的限制小了一些。

众宫人没想到有人敢跟他们这么叫板,正要发作,抬头看清了发话之人的容颜,纷纷胆战心惊,低下头去……

空尘有些奇怪地看了容颐一眼,“女施主,您不必如此。”

容颐却不再理他,只管一步步走向容卉:“鸟儿是笼中雀,你却把它带到深山里来,猫儿是天生的掠食者,你却想要压制它的天性。”

“花草树木也是生灵,你却肆意践踏,如今我在你身上只能看到蠢钝无礼,何尝是爱鸟心切,不过是在这大寺庙里找属于自己的存在感罢了!”

这话说得太有道理,就连容颐自己都觉得系统恐怕准备下一刻就要惩罚她了。

说话间,已然行至容卉面前。

后者难以置信地后退两步,委屈道:“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想知道姐姐我什么意思,就先反省反省你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俯身低声说罢,容颐直接道:“今日之事,本公主做主,休得再为难众位师父,违者宫规处置!”

“怎么,还不走,想让善男信女们都知道郡主带人在护国寺撒泼?!”

这话说得包括容卉在内的人皆是一个激灵。

最终也只得听从容颐的话,灰溜溜地从葡萄架前离去,偷鸡不成蚀把米。

方才靠着容颐的大嗓门儿,郡主带人在护国寺撒泼一事已经被附近香客们听到。好在因为皇室祈愿的缘故,寻常香客不多,有的也是达官贵族,自然不会传这闲话。

当晚,容颐就再次被女帝传唤。

赵公公亲自前来通报,行过礼后,唇角噙着笑意:“今日公主可做了什么让陛下不满的事,她似乎心情不甚愉悦。”

“不愉悦?”容颐拍了拍手,大步向前走去:“正好,本公主心情不好,也不希望别人开怀!”

莫名其妙地,赵公公的好感度再次+5……

原创文章,作者:橘子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6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