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天启帝国》小说章节目录魏忠贤,王守安全文免费试读

“魏伴伴!朕并没有说要处罚客氏,朕请她出宫养老,亦是念她多年侍奉之功、哺育之情;这宫内外的流言蜚语,朕自有其分辨。”

“但客氏倚仗皇恩、日渐骄横,其亲眷多行不法,亦是不争之事。

“魏伴伴乃国之倚重,是朕的肱骨之臣,这些朕自是省得,若卿因客氏所累,以至声名受损;卿觉得,彼时朕当如何处之?”

朱修炎见魏忠贤又用上哭招,干脆跟魏忠贤挑明了来说,语气更是肃冷,对客氏也没了尊称。

“这,这,老奴愚钝,老奴昏聩,还请陛下明示!”

魏忠贤早已没了往日诡谲的心机,毕竟,今天的皇帝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太大,一件接一件的事又是循序渐进,从小至大,表面上是跟他商量,可从皇帝的做法上看却早已有了腹案。

魏忠贤现在是又惊又怕,惊的是皇帝自从醒来的一系列所作所为与往日大不相同,还不知是否会影响自己的权势地位。

怕的是如果真的将客氏请出宫去,这朝堂之上还不知会引发什么样的变动。

毕竟,这件事的影响跟所表明的信号,远远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唉,早知道自己入宫假意请辞还能引出这么大的事情,就把王体乾给带在身边好了。”

只是近来皇帝昏迷,自己又在皇帝身边伺候;朝堂、内阁之中人心惶惶,所以王体乾这个司礼监秉笔被自己派去处理政事。

否则也不会现在自己身边连个商量、圆话的人都没有。

而他老魏所长在于决断,谋划并非他的长项,况且事出突然,他也是一时间没了章程。

“魏大伴,你所虑者,无非客氏之事会影响卿之权势,而朕之所忧者,正是担心客氏日渐骄纵,其所行不法之事,卿亦会有所牵连。朕言至此,何去何从,请卿自抉。”

要将客氏撵出宫去,没有魏忠贤的帮衬,还真就做不成此事,索性就把利害摆到台面,叫他自己选择就是。

“既如此,如此,老奴……领命便是……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魏忠贤再蠢,皇帝话已经说的如此明白,何况他还不是个蠢货。

如何选择?他老魏自然是选择跟皇帝站到一队,不然他这么多年的苦心经营跟谋划,就是镜花水月,一场大梦……

“卿能如此抉择,朕心甚慰,着司礼监即刻拟旨,朕也没什么跟客氏说的,只需圣旨上告诉她,旨到即行,不可拖延!”

朱修炎可真是急着将客氏赶紧撵出宫去,而他跟客氏又没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处理起来更没什么牵绊!

“陛下!何以如此急切?客氏在宫中多年,这随身之物、陛下赏赐的物什等……”

魏忠贤可是真慌了,本来还寻思皇帝是不是临时起意,想着能拖延几日,万一皇帝反悔,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皇帝竟如此急切处置客氏,究竟为何,他九千岁可是怎么都想不通……

“此事既定!就无需再议!卿即刻去办就是。”

眼见着已经快到中午了,朱修炎可不想再跟魏忠贤磨牙,不等魏忠贤说完立刻打断他。

“老奴……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魏忠贤像是被抽走了筋骨,一下子瘫到地上,磕头领旨。

魏忠贤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乾清宫大殿的,路过仍在乾清宫广场上跪着的王守安等人时都没有理会。

待他失魂落魄走到乾清门口时,这才身体突然激灵一下,回身对着跟在自己身后的随侍宦官说到:“速传王体乾、李永贞、施鳯来、崔呈秀、许显纯到司礼监议事。”

随侍宦官见魏忠贤气色不对,赶紧跑去传命去了。

朱修炎走出乾清宫大殿的门口,看着魏忠贤离去的背影,也是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初见魏忠贤,说他不紧张那才怪了,但好在他现在是皇帝,魏忠贤被自己又搞得昏头转向的一时不得分辨,自已一阵眩晕后也不知为何心底却是多了几分底气,此番却是又叫他给混了过去。

“瑞香,告诉王守安他们起来,该干嘛干嘛去吧!朕倒是忘了,他们还在跪着了!”

朱修炎看见还跪在广场的王守安等人,叫瑞香传旨叫他们散去。

“陛下,是不是该用午膳了?”

朱修炎刚要进得宫门,门口的一名值守宦官问道。

“嗯!朕就在这吃吧。”

确实有些饿了,他又懒得动,更因为他也不知道皇帝用膳是不是有专门的地方,就随口答到。

进得乾清宫内,朱修炎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打量着眼前陌生的一切事物,他内心却有一股酸楚涌了上来。

“唉!自己这是又活了一把,虽然这个皇帝的江山已经风雨飘摇,可自己好歹是又捡了一条命,只是不知道自己那一世的父母现在又是怎样的光景,也不知道那该死的开发商最后该怎么赔偿一下自己。”

“现在铁定是回不去了,自己目前也只能勉强维持现状,等搂足了本钱,还是满天下找个世外桃源的地方过完下半辈子好了。”

“陛下!午膳到了。”小林子的声音轻轻的传了过来。

“噢!”朱修炎见偏殿的桌上,已经摆好了碗碟,于是走到桌前坐下。

今天的菜肴样式倒是多了些,只是仍以清淡为主,因心中有事,朱修炎也没心情评价御厨手艺的好坏。

胡乱吃了几口,朱修炎却是瞥见躲在门后不时向自己这边偷看的瑞雪,小丫头这时却是咬着手指,一双秀目直往桌上的饮食盯去。

“瑞香、瑞雪,朕一个人吃不了这些东西,这剩下的也是浪费了,就赏给你俩吧!”

心里觉得好笑,又看这个小丫头那副馋样像极了自己前世的妹妹,心中不由升起了一股爱怜之心。

而他又没有,也不知道什么皇家规矩,就招手叫两个小丫头过来吃饭。

“陛下!奴婢不敢,陛下恕罪!”

瑞香一听,却是赶忙跪下,顺着扯了一把已经迈腿要进去的妹妹。

这皇帝吃不完的东西,一般都是赏给嫔妃以示恩宠,而这次却是要赏给两个宫女,这要是传扬出去,宫内还不知要传出什么话儿来。

自己两姐妹在这宫中除了跟小林子有些关系,其余可是一点根基都没有,若是哪位娘娘起了妒心,想捏死自己两姐妹,还不是如同捏死蚂蚁一般。

小林子见状,也是赶紧跟皇帝说到:“皇爷,御膳若有所余,依例当由陛下降诏赐予后宫或在京诸王公大臣,以示皇爷恩宠之意;若陛下无诏,则御膳房会将所余择品相尚佳者售与京中富户,余者或折价贩与京中百姓,或赐予京中贫者;我朝向遵此例。”

“噢!还有这么一说!既如此……这里面要是有皇后平日喜欢吃的,就叫瑞香、瑞雪送去坤宁宫吧!”

“毕竟你二人是坤宁宫人,熟门熟路,也正好跟皇后知会一声,以后就在朕身边了。”

也不好一上来就打破惯例,更何况这皇帝若是突然对哪个宫女表现得有所偏爱,势必会引发其他嫔妃、宫女们的集体嫉妒,那后世的宫斗剧里可演得很是明白。

“奴婢遵旨!”

见皇帝收回承命,瑞香这才放下紧张的心,而瑞雪依旧眼巴巴看着桌上的饭食,样子很是叫人可怜。

“呵呵,不过你二人回来后,朕叫小林子去御膳房另给你俩准备些好吃的如何?”

看着瑞雪的模样,心里终是不忍,还是赏了姐妹二人一顿好饭。

“奴婢谢陛下恩赏!”瑞香无奈,赶紧跪下谢恩!

“嘻嘻!婢子谢皇上恩典!”瑞雪也是眉开眼笑的跪下谢恩!

“哈哈!快去快回!回来还有好吃的哟!”

对瑞香着毕恭毕敬的样子却是没什么感觉,但瑞雪这副天真可爱,还没被宫内规矩束缚住的性子他却是越看越是喜爱。

毕竟他是后世之人,而这份喜爱也是兄长对待妹妹的感觉,他小朱同志可还没禽兽到对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娃娃起坏心思的地步。

原创文章,作者:三斤九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5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