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天启帝国》小说章节目录魏忠贤,王守安全文免费试读

“内臣能得陛下信任,委以国事,已是陛下天恩浩荡;这天下之事,乃是陛下圣明,广修德政,威仪震慑海内,以至历代先皇护佑,臣所为者,皆是本分,不敢居功!”

魏忠贤见皇帝嘉勉,心里虽是痛快,可也不敢在皇帝面前居功自傲,也很是恭维了皇帝一番。

“好了,好了,爱卿的功劳朕都记在心里,你自不必菲薄自身,只是这土豆推广之事,还需用银子,这钱……”

朱修炎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推广土豆种植的事儿,这事儿说说容易,可是就现在的条件,就算只在这二十处皇庄上推广,也是需要花费不菲的银钱。

单说这购买种子就是一笔开销,而且现在的土豆究竟何处有出产,何处有良种,这些都要事后详查才好办理。

择熟悉土豆种植之人去各个皇庄上指导种植,又是一笔花费。

以他知道的皇帝内帑存银,恐怕是不足支撑此事!万一要是哪里再出点儿乱子,荷包见底之下岂不是反而更惹麻烦。

魏忠贤见皇帝忧心银钱不足,却是赶紧答到:“启禀陛下!这内帑之事,陛下暂不必忧心,陛下所见之内承运库,乃是老奴为了应付内阁跟各部朝臣的,真正存银之所,尚有白银不下千万两,黄金之数,亦有二十余万两,足以支撑这土豆种植之事!”

“啊!这……这么多,依魏伴伴所说,朕还有钱?这钱是从何处来的?”

听到魏忠贤报出的数字,朱修炎只觉得这就是中了彩票!

“启禀陛下!这些银钱本就是皇家内帑的,其中大半,乃是万历皇爷留下的家当,另一部分乃是自天启元年,各处皇庄孝敬及各地矿税、商税中抽得慢慢积攒起的。”

“只是自天启四年起,内阁及各部朝臣均以户部无银为籍,不断上奏表请乞,请陛下开内帑支银,以付辽饷、赈灾和兴建边塞堡寨。”

“老奴唯恐长此以往,内帑终会难以支应;这才将库中存银之大部,移存他处,以备陛下取用。”

“更何况这些朝臣自身私相贿赂,私纳商贾孝敬,每年更是有炭敬、冰敬和门生贄见的孝敬供以日常用度,每日里更是大宴不断,小宴不绝,呼朋引伴,喝花酒,养歌妓,却要陛下务存节俭以养德行,老奴却是替陛下不甘,这才出此下策!还请陛下恕罪!”

魏忠贤果真不愧是皇帝的私人管家,将这内帑、朝臣之间的事,一五一十的跟朱修炎解释清楚。

“原来如此!既如此,卿何罪之有!”

朱修炎听了魏忠贤的话,倒是不由得佩服起这后世宣扬的千古以来第一大奸宦来。

可不是么,你们这帮大臣一个个吃喝玩乐,却叫皇帝节衣缩食,一个个还一张嘴就是仁义道德,作为皇帝的家奴,这相比之下,魏忠贤倒是忠心耿耿,维护皇权跟皇帝利益也是不遗余力。

单说他在征收矿税、商税这两件事上,那更是没错,他作为后世人可是知道商业兴起后这商业税上占财政收入的比例是多少。

就单指着农业那点儿税收还真就没什么油水。

就以现在的生产力而论,一味的压榨农民,不激起他们的反抗都怪了!

要不然自己也不会想靠着土豆缓解一下即将到来的大饥荒—他可不想皇椅还没捂热,钱还没搂够,就被农民起义给撵下台去。

眼见这钱不是问题,朱修炎赶忙吩咐下去。

“好!既然有银子,那就好办事儿,魏伴伴,这划拨银钱采购土豆良种发与各皇庄之事就由你负责好了,事成之后,朕自有封赏。”

“小林子,你既熟知这土豆种植之事,你明日就启程去天津,给朕好好选一批种植土豆的好手。嗯,告诉他们,这件差事办得好了,朕重重有赏。”

“选好人后,速回京师,朕要亲自接见他们。”

有钱就有底气,朱修炎顿时豪气干云起来,说起赏赐也是毫不吝惜。

“老奴遵旨!”

“奴婢遵旨!”

魏忠贤跟小林子赶忙领旨。

“噢!对了对了,还有件事,瑞香、瑞雪,你们俩个进来!”

谈完正事儿,朱修炎却是想起来一直守在门外的两个小姐妹来。

听到皇帝叫自己两个,瑞香跟瑞雪却是小心翼翼的走进殿来,俯身跪拜。

“魏伴伴,这两个宫人,本是坤宁宫的杂役,朕见她二人还算勤快,以后就跟着朕了。你差人去坤宁宫知会一声就是。”朱修炎话很随意,可看着魏忠贤的眼神却是满含深意。

“这……”魏忠贤却是一愣。

本来今天皇帝的作为就已经叫他吃惊不小,深感今日的皇帝似是与往日大有不同,但多年的侍奉,他倒是没怎么太放在心上。而这两个宫女在那伺候,本来也不是大事。

只是按以往惯例,皇帝叫哪个宫女侍奉,都会跟客氏商量好了才会行事。今日却先是私作主张从司苑局要了个小太监,又要从坤宁宫要这两个宫女。

这要小太监的事儿现在看来却是皇帝一时兴起,想要推广土豆种植,而这小林子对此事恰好熟悉,倒也能说的过去。只是这宫女可不同,本来这宫中女子,皇帝叫谁侍驾甚至临幸谁,都是皇帝的自由,但自从客氏掌管后宫之事以来,谁敢不经她的同意就将女子送于御前?

“难道陛下对客氏……”魏忠贤心下一凛,却是想到了不好的事儿来。

“陛下,这两个宫女之事,是否与’奉圣夫人’商议后再定?”魏忠贤试探着问道。

“不必,这宫中之事,照例当由皇后处置,头些年也是皇后初掌后宫,朕担心难以服众,这才叫’奉圣夫人’暂代。想来皇后已久处宫中,这宫内大小事物业已熟悉,何况朕已成年,’奉圣夫人’为朕乳母,已不宜在宫内居住,内廷跟外朝对此早有非议,年深日久恐对’奉圣夫人’的名节有亏。”

“你二人既为对食,就由你安排她出宫居住吧!”

朱修炎眼下对这位“奉圣夫人”可是一点儿好感都没有。

这魏忠贤起码还能帮着自己办点儿事,至于这个女人,他可不认为自己能掌控这么一位跋扈惯了的皇帝皇帝乳娘。

而且,就她跟天启皇帝那点儿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他朱修炎也怕这事儿万一是真的,自己的脸还要不要了!

既然早晚都得办,莫不如趁着魏忠贤、客氏尚无准备给它来个“突然死亡”,既然都给你撵出去了,还能把你请回来不成?……额,虽然历史上的天启皇帝还真这么干过。

但他小朱同志跟这位“奉圣夫人”可没那么多冤枉债,以后老老实实的也就罢了,要是还敢扎刺,哼哼……

“啊!陛下,这,这,陛下,真的要’奉圣夫人’出宫?”

魏忠贤闻言可是大惊失色,一时间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对。

他跟客氏虽是对食,其实就是互相利用,互相借助彼此对皇帝的影响力来取信天子谋取各自利益。

只是这朝内朝外都知他二人互为盟友,皇帝叫客氏出宫岂不是要斩了他魏忠贤的一条膀子吗?刚刚安定下来的心,却又因为皇帝这一道命令,一下又揪到了嗓子眼儿。

没办法,他魏忠贤说到底就是个太监,外面虽然叫他“九千九百岁”,可他却是清楚的很自己无非是代天子震慑群臣的工具,不仅时刻要提防朝臣的攻讦,更要担心一旦失去天子宠信的下场。

而客氏,却正是取信天子的最好助力,但皇帝今日却要将客氏撵出宫去,这是不是说明天子已经不信任自己了?先是客氏,然后就会轮到自己不成?唇亡齿寒,唇亡齿寒啊!不论天子究竟为何突然要驱逐客氏,自己却是一定要保她啊!

“陛下,客氏自陛下幼年之时就侍奉陛下,这么多年对陛下一直忠心耿耿,而今并无大错,陛下为何要将她逐出宫去啊?世人愚钝,朝臣亦见陛下宠信与她是以编排诽谤,陛下万万不可轻信谣言而伤了抚育之情啊!臣还请陛下收回承命,还请陛下收回承命啊!”

魏忠贤又是赶忙跪下跟皇帝哭诉,替客氏说起话来。

原创文章,作者:三斤九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5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