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天启帝国》小说章节目录魏忠贤,王守安全文免费试读

“怪不得你对土豆跟徐光启的事知道的这么清楚。\”

“嗯,你,你去司苑局跟管事儿的交代一声,这小林子,朕要了!”

朱修炎一听这小林子熟知农事,而且人也机灵,心下倒是有了一些计较,就想着把他留在身边;当下随手指了一名宦官,叫他前去传话。

“陛下,这宫内宦官的人事调派,还需禀报魏公公老祖宗才可定夺,况且,况且……”

朱修炎指派的那名宦官却是有些犹豫。

“怎么着,朕要个随奉还得跟魏忠贤报告不成?你有话就说,在哪磕磕巴巴的做甚?”

朱修炎一听又提魏忠贤,却是心里不快,语气也是沉了下来。

“陛下恕罪,小人不敢欺瞒陛下,这小林子原本是王安的使唤长随;王安获罪伏诛,司苑局管事见他知晓农事,且跟着王逆时间不久,这才宽了他的罪名留在司苑局听差,他这等身份,怎能服侍陛下左右,还请陛下明鉴!”

一听皇帝语气不对,这宦官赶紧磕头告罪不已。

“哦!原来这小林子是王安的人……”

他知道点儿明史,知道王安是魏忠贤跟客氏联手弄死的,而王安与魏忠贤有恩,他老魏这么做,也确实不够地道。

这小林子既然曾是王安的长随,依着王安的性格,想来对身边的人不会太苛刻,但王安倒台,想来他在宫中日子肯定没有以前舒心,要说对老魏没恨意也是不太可能。

“朕说了,朕要他随侍,魏忠贤那里朕自会跟他去说,给朕该干嘛干嘛去!”

朱修炎眼珠一瞪,抬脚作势就要踢人。

这宦官见皇帝真火了,也顾不得体面,连滚带爬的起来去传话了。

“小林子,你跟这俩个,是什么关系?”

既然想拉拢小林子,朱修炎想着干脆好人做到底,就把这俩小宫女也给捎带上算了。

“启禀陛下!奴才跟瑞香、瑞雪是同年进宫,开始都在直殿监洒扫,后来王公公见奴才识字,才将奴才带到身边听用的!瑞香、瑞雪却是派到了坤宁宫处听用。”

小林子见皇帝问话,赶紧答到。

“嗯!很好,瑞香、瑞雪,你们俩也跟着朕吧!”朱修炎对着两个宫女说道。

“陛下,瑞香跟瑞雪是坤宁宫的人,陛下调她二人去乾清宫,是否跟奉圣夫人知会一二?”

小林子见皇帝要这两名宫女,却是未见有什么喜色,而是略有愁容的跟皇帝禀告。

“这怎么还有客巴巴的事儿?朕跟坤宁宫要人,与皇后说一声不就是了?”

朱修炎现在可是最听不得魏忠贤跟客氏。

“陛下,您怎么忘了,不是您下旨说宫内俱事,均悉奉圣夫人裁定!不然我跟姐姐又怎会连饭都吃不饱,就连娘娘……”

叫瑞雪的小宫女却是撅着一只小黑嘴儿抢着答话。

“瑞雪!住嘴,你怎敢乱说奉圣夫人的闲话……”

“陛下恕罪!瑞雪还小,不太懂宫里规矩,奉圣夫人是怕我等吃的太饱,有碍皇家天仪,还请陛下宽恕……”

一直不敢说话的瑞香听得妹妹居然在皇帝面前说客氏的不是,吓得赶紧捶了妹子两拳,又是跪在地上叩头请罪起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先起来,朕说了要你二人侍奉,你二人跟着朕就是。”

朱修炎可是真不适应这帮宫女、太监动不动就跪着请罪。

更何况深受后世影响,现在只要是跟魏忠贤、客氏扯上关系,他就是烦的很,总觉得这二人就像暗中的毒蛇,随时会咬上自己一口。

见皇帝如此说,本来一脸委屈撅着小黑嘴儿在一边抹眼泪的瑞雪是连跑带蹦的躲到了小林子的身后,冲着自己的姐姐做起了鬼脸。

一行人跟着脸色不好的皇帝回了乾清宫,却远远看见乾清宫殿前的空地上跪着十几个人,领头的却是御药房提督,大太监王守安。

“王守安,尔等这是作甚?”朱修炎见此也是奇怪的问道。

“陛下!老奴万死,老奴侍奉皇爷不周,老祖宗罚老奴在此听候陛下发落!”

王守安见是皇帝回宫,赶忙的跪地哭泣道!

“什么?魏大伴来了?”一听是魏忠贤责罚王守安,那他人八成就在这里!朱修炎的心里是微微一惊!

随即,这头又疼了起来。

“启禀皇爷,老祖宗正在殿内候驾,还请皇爷恕罪啊!”王守安又是磕头不已。

“唉!这该见的终究是躲不过去,罢了,现在老子是皇帝,他老魏还真敢对老子下刀子不成。”顾不得理会王守安,朱修炎赶紧迈步进了乾清宫。

乾清宫内,魏忠贤正跪在宫内正中,手里还捧着一份奏章。

“魏伴伴,你这是作甚?”朱修炎见殿内只有一红衣蟒袍老者手捧一份奏折跪在地上,便知此人定是大名鼎鼎的魏忠贤,但此也是奇怪魏忠贤这是做何?便上前一步问道。

“启奏陛下!老臣侍奉陛下多年,承蒙陛下不弃,委以司礼监秉笔、提督厂卫,然而老臣年老力衰,深感气血不济,朝中众臣党争不绝,关外后金寇乱辽东,臣已是勉力维持。”

“而今陛下圣聪决断,天威传于四海,臣唯恐有负皇恩,还请陛下体恤奴婢年老昏聩,万死冒请,万望陛下恩准,许奴婢回乡告老吧。”

言罢,魏忠贤已是泣不成声,长躬跪地不起。

头部突然一阵眩晕感传来,小朱同志一个不稳,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

“魏伴伴,你这是作甚?朕御极之始,众大臣欺朕年幼,先有迫李康妃移宫事,后有杨涟等人行串联逼宫事。这些年要不是你勉力支撑,辅佐朕整肃朝堂,这朝局还不知会乱成什么样子!何况大明如今内忧未尽,外患未除,更需魏伴伴这样的股肱老臣辅佐,请辞之事,魏伴伴休要再提!”

等那阵眩晕感稍去,朱修炎走到魏忠贤的近前,上下细细打量了一番这位千古名宦。

要说这老魏的样貌还当真不错,脸上虽然有几分清癯,但总归是相貌堂堂,这乍看之下,竟还给人一种和善的感觉,只是眼神里不时流露出的那股威严,让人一看便知此人定是久居高位之人。

他心里知道,魏忠贤不过是知道自己要了几个人又没跟他商量,觉得自己这是不信任他了,这才跑过来试探自己的心意罢了!

“陛下!老奴……”

魏忠贤还要说什么,朱修炎却是一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魏伴伴,而今之际,还需以国事为重,请辞回乡的事,还是不要再提了。”

“这……老奴谢陛下恩典,老奴定当鞠躬尽瘁,以报皇恩!”

魏忠贤见目的已经达到,也懒得再搞什么一推三请的勾当,只是一边儿抹着眼泪一边对着皇帝谢起了恩来。

“好了好了!今日朕在宫内闲逛,却是发现了这个小子有些意思!而且他对土豆种植的事情也有些见识,也就没跟魏伴伴商量,就将这个小子要来了。”

见魏忠贤不再哭哭啼啼的,当下就笑着将小林子的事直接说了。

“陛下要谁,那便是他的福气跟陛下的天恩!只是,这土豆却是何物?”

魏忠贤见皇帝并非是要拿自己开刀,也是心下稍安,也就没拿小林子的事儿当回事儿。

“朕正要跟魏伴伴说此事,这土豆么,可是个好东西,高产不说,且耐寒、耐旱,最是适宜在北方种植,若是大面积推广开来,岂不是好事一桩!而且徐光启在天津已经试种多年,想来天津对种植此物亦是颇有心得,推广开来也不算难事!”

朱修炎却是有点急不可耐的跟魏忠贤说起了推广土豆的事。

“额,陛下!这土豆之事,以前怎也未曾听陛下提过!陛下是从何处得知?若此物有此诸般好处,却怎未见工部有奏章上告?”

魏忠贤也是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朱修炎却是一时语塞,他总不好说自己这是后世得来的。

站在朱修炎身后的小林子,这时却站出来给皇帝解了围。

“敢叫老祖宗得知,这土豆之事,万历皇爷时的南京刑部主事蒋一葵就曾著书记录,徐光启徐大学士近些年更是极力于地方上推广试种,想来也陛下也是偶从宫中典籍中得来才是。”

原创文章,作者:三斤九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5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