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之天启帝国》小说章节目录魏忠贤,王守安全文免费试读

本来这挂了也就挂了,大不了早投胎就是,可偏偏不知道这是朱家祖宗保佑,还是老祖宗们合起伙来玩儿他!偏偏他就来到了明末,还附在了老朱家众多祖宗里传言最不靠谱的“木匠皇帝”朱由校的身上。

这刚来到这个时代,迷迷糊糊的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医院,后来怎么听也不像是在抢救室或者手术室。

而且自己是怎么挣扎,那也控制不了身体,后来更是好像神游体外似的能将屋内人的话听个清楚,却还是手脚毫无知觉,没法起身。

等他大概弄明白了情况,又觉得是在做噩梦。因为这一屋子人说的,怎么听都像在拍古装剧。

直到身体有了点儿知觉,又发现这梦实在是太长太真实了,他又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被人丢到某个拍戏的剧组里客串上了什么角色。

直到他意识完全清醒,朱修炎这才意识到,自己八成是穿越了。

一开始,朱修炎是想赶紧起来,看看能不能再穿回去。

可一来他控制不了身体,只能躺着任人摆布。

二来他也想好好听听,自己这是穿越成了什么人!直到他仔细分辨屋内人的对话,他赫然发现,自己居然成了天启皇帝,而且还是因为落水被一直救治的天启皇帝。

这下我们的小朱同志就有些懵圈了,多少了解一点儿历史的他知道,传说这天启皇帝的死因就是因落水引发的一系列并发症!

那这自己穿越来图个什么?难不成就为了客串上几个月的皇帝,然后把自己的弟弟朱由检叫来,有气无力的交代一句:“来,吾弟当为尧舜”,就俩腿一蹬去见他老朱家列祖列宗去?

而且他更怕自己起来后被一直在房内守着的那位九千九百岁看什么出纰漏,要是发现自己跟原本的皇帝对不上号,一上来直接把自己这个假皇帝给咔嚓了,那可连客串的机会都没有了。

但现在他是真的想起来了,他感觉到自己已经可以控制住身体,更重要的是—他饿了。

这躺了两天,其间除了喂了一些米汤,他这副身体就是灌药、灌水,他都怀疑这天启皇帝是不是饿死的。

本来魏忠贤不走,他也要起来,太饿了,就是被这些老太监发现自己是假的,那也得等吃饱了之后再说;更何况,自己装得像一些也不一定就会被发现。

想到这儿,他一骨碌身儿就爬了起来,结果在床两边站着的侍奉宦官、宫女却是吓得愣住了,站在床头伺候的大太监王守安,更是直接呆呆的看着起来的皇帝嘴唇哆嗦着却发不出一点声儿来。

就这么跟王守安大眼瞪小眼的看了有二十秒,先反应过来的王守安赶紧跪到地上大声喊着:“天佑大明,陛下醒了,老奴给陛下请安,陛下……”

“行了行了,别在这嚎了”,还没等王守安喊完,小朱同志赶紧打断了他。

“MD,起来猛了,这老杂毛嗓门还真大”,饿了近俩天,又被王守安一顿叫唤,朱修炎这脑袋嗡嗡的就跟被大锤擂过似的,不由得在心里骂了王守安一句。

“你……你去给朕整点儿吃的,朕饿了。”

朱修炎一指王守安,本来他也不知道现在成了皇帝该怎么吩咐这帮宦官和宫女,就只能学着电视上看的,再加上自己琢磨的话,直接就喊上了。

王守安却是不敢怠慢,魏忠贤临走之时也是吩咐过他需仔细皇帝的饮食用药,赶紧跑去御膳房盯着人准备吃食去了。

临走之时还对门口的小宦官打了个隐晦的手势,叫他赶紧给魏忠贤送信儿告诉皇帝已经醒了。

朱修炎在几个宦官的帮助下下了龙床,深呼吸了几下发现身体和内脏并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又抻胳膊抻腿的仔细验了一遍身子骨。

还行,不知道是不是穿越的功劳,这幅身体目前除了饥饿感强烈跟手脚发麻,还没什么叫他感觉不舒服的,朱修炎也是稍微安心了一点儿。

这小皇帝的身子骨除了瘦弱些也没什么大毛病啊,怎么历史上却因为这次落水没过多久就挂了呢?

我这穿过来就躺了一天一夜,这魏忠贤倒是一直小心伺候着,可老东西临走前跟刚才那个大嗓门太监嘀嘀咕咕什么呐?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鬼不成?

朱修炎却是坐在椅子上想着一些杂七杂八的事儿。

“陛下,御膳已准备妥当,是否传膳?”王守安这时突然在门外喊道。

“这个老太监的公鸭嗓哪天非得给他堵上”。

正在神游的小朱同志又被王守安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给吓了一跳,不由得在心里又骂了王守安几句。

“传”。

朱修炎也是没好气的冲着门外吼了一声。

“陛下有旨,传膳。”

本来兴冲冲等着想象着像后世电视剧一般,会有一个接一个的宦官跟宫女端上来各式菜肴的小朱同志看到端进来的东西却有点傻眼。

只见一个红木雕花大托盘上只有一碗白粥、两样小菜、两个鸡蛋、跟几样点心。

“这,就这些?你们就给我吃这个?”一着急,他也忘了皇帝都该称“朕”的,瞪着眼向王守安问道。

“陛下,陛下息怒,陛下已是昏迷两天两夜,这两日陛下除了用药、饮水之外仅仅进了一些米汤,腹中已无积食,若是醒后吃的太多,唯恐脾胃失和……”

王守安被皇帝看得头皮发麻,吓得两腿一软,赶紧跪地磕头,又怎能细究皇帝话中的毛病。

“算了算了,你也是好心。”

这才想起来,自己也算病人,这饿了两天突然暴饮暴食的确实不好,也就不再跟王守安计较,坐下来安心喝粥了。

吧嗒着嘴里的饭菜,他的大脑却是飞速转动着:“老子这铁定是穿越了,而且还是个皇帝,可就明朝现在这烂摊子,我这皇帝,估摸着也是个混吃等死的命。等过个十几年李自成打进北京来,照样得跟着这大明江山一块完蛋。”

“这江山虽说姓朱,可老子又不一定是他朱元璋的后人,就自己肚子里那点儿零碎,也没有给他的子孙后代擦屁股的本事。”

“再说了,就算叫我当皇帝,去享受一下三宫六院顺便下下江南调戏几个美人当当昏君还能凑合。

“可就眼下的明朝,关外的女真和蒙古鞑子们就不说了,国内过个一年半载的就该有一票造反的猛人,朝廷里的大臣们可是知道这大明快完蛋了,一个赛一个的都是玩儿命的捞钱,各地的总兵也有军阀化、私兵化的趋势,没见那关宁铁骑后来都跟着吴三桂打自己人么!”

又吃了一个鸡蛋,朱修炎接着瞎琢磨:“我上辈子就是个小公务员,还是最基层的,别说这当皇帝,上辈子自己见过最大的领导也就是一个正科级的镇长、局长什么的,这现在叫自己当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自己不会,更是不行啊。”

“所以这老子可不能陪着这大明江山一起完蛋,这好不容易捡了一条命,我得跑!

“可这跑路也得吃喝不是!嗯,对!还得多卷点钱之后再跑路,不然岂不是白白客串这个皇帝了么?”

“这明朝皇帝的小金库叫什么来着?反正应该有钱就是。”

“等有了机会,我就来他个卷包会;就算没有,那就狠狠的坑这帮大臣跟太监们一笔。”

“嘿嘿!那就卖官吧,这没本钱的买卖划算。”

“反正他朱元璋的子孙们做的了初一,我就做的了十五,搂够了卷了钱就跑便是。”

“不过,这下一步去哪儿好?南方?不行,鞑子早晚会打来,还是会被咔嚓了。”

“欧洲更不行,路远不说,人种不一样,语言也不通。美洲?现在的船能跑那么远吗?去澳大利亚?那地方目前还没啥人……”

“但这皇帝小金库有多少钱啊!买他十几条船够不够?带多少人合适?这每个人也得把保命的家伙带齐喽!而且这么远不能碰见台风吧!”

哎呦!头疼,头疼啊!突然的一阵头疼,朱修炎认为自己是有些用脑过度了。

“唉!这咋跑个路都这么多事儿,哎哟!这头真疼啊……”

原创文章,作者:三斤九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59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