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高冷皇叔的傲娇白莲花》小说章节目录苏羽月,白静全文免费试读

苏羽月一阵头疼,听着外面一阵吵闹,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这里是……?苏府?

苏羽月头疼的闭着眼睛,她依稀记得,自己喝了毒酒死了,如今怎么却又在苏府醒来?

“小姐,白府的小姐听闻您昨日偶感风寒,今日特来拜会呢,您可醒了吗?”门外的小桃风风火火的冲进来,看着醒来的苏羽月一把拉起。

“白小姐已经等了您一个时辰了,再等下去太失礼了,您快起来,我替您梳妆。”

苏羽月恍惚的看着小桃,看小桃叽叽喳喳了半天才一把拉住小桃的手,温热的…又摸向自己的脸,想了片刻狠狠的掐了掐,感觉到一阵疼,才放开手。

“这是梦吗?怎么如此真实。”苏羽月低声喃喃道。

小桃满脸疑惑的看着自家小姐“小姐,您是不是睡傻了?”

苏羽月闻言抬头看向小桃“如今是何日?”

“四月啊…”

“是凤朝什么年?”

“凤朝四十五年…”小桃疑惑的看着苏羽月,拿手摸了摸苏羽月的额头,坊间传闻发热会将脑子变傻,难不成自家小姐真的傻了?

小桃想到这里有些担忧了“小姐,您没事吧?”

苏羽月心里大惊…凤朝四十五年四月,她还不认识凤凌天,难道她重生了?亦或是之前的一切都是她的梦而已?

苏羽月脑海中略略回忆,不可能,那肯定不是梦,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她重生到了没有认识凤凌天的那一天。

苏羽月向来不信鬼神之说,如今这一切发生倒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小姐…白府小姐已经等了您一个时辰了….您还见吗?”小桃踌躇的问着,小姐如今这样究竟是睡迷糊了还是发热烧坏了脑子?不行,她得去叫个郎中瞧瞧。

小桃这样想着,便对苏羽月说“小姐您等着,我先去喊个郎中来。”

“等等…你刚刚说谁等着?”苏羽月拉住小桃,这个小丫头怎么毛毛躁躁的。

“白小姐啊!”小桃疑惑,看着小姐不像生病,难不成真是睡糊涂了?

苏羽月心神一愣…白静之…苏羽月不自觉的将手握紧,指甲过长侵入皮肤不时血就流了出来。

“呀!小姐,您这是怎么啦?”小桃看着滴下的鲜血赶忙上前松开苏羽月的手,手心处全部都是血痕,连忙跑去拿药箱替苏羽月包扎起来。

苏羽月无意识的看着为她包扎的小桃,直到包好了才缓过神。“替我梳妆吧,也不好叫白小姐一直等。”

小桃怔怔的看着苏羽月,感觉小姐今日似乎有些不同,往日对白小姐总是很亲近,今日言语间却有些冷淡,看着苏羽月的神情,小桃试探的问道“小姐…不然今日就不见吧。”

苏羽月冷笑,不见?凭什么不见,既然给了她重生的机会,那她当然要好好利用打他们的脸。

“为何不见?白小姐白白等了我一个时辰可不好。”苏羽月压下心中的恼意冲小桃道“快些替我梳妆吧。”

小桃只能应是,半刻钟,在小桃的搀扶下,苏羽月才缓缓来到前厅。

苏羽月特意身着一身浅蓝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裙摆处绣着若隐若现的几朵桃花,微风吹过,给人一种仙气十足的感觉,一头青丝及腰处,头上斜插着淡蓝色簪花,如果细细看去,能看出上面泛着淡淡的微光。她本就生的好看,这份好看与京中大部分女子不太一样,她眉眼之处有着不一样的一股英气,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

苏羽月可记得清楚,前世白静之最喜欢蓝色,她为了不与她争风头往往避开,她嘴角含笑的朝白静之看去,白静之同样一身蓝衣,只不过看着可比苏羽月华丽多了,一头的钗环摇摇晃晃,腰间玉佩戴着三枚,比起苏羽月倒是显得有些过分华丽了。

白静之也看到了苏羽月,她一愣…全京中女子谁不知道她偏爱蓝色,往往大家都会因她身份故意避开不与她撞色,俗话说撞衫不可怕,谁丑谁尴尬,比起容貌,谁也比不过苏羽月…

白静之心里恼恨,面上却是不显一丝一毫,站起身迎了上去。

“我还想想着苏姐姐身子不适,明日桃花宴来不了,特来看望呢,但是如今看着苏姐姐面色红润,想来是好了,我也就心安了。”白静之言语间透着真诚,仿佛真的是担心苏羽月的身体。

苏羽月心里冷笑,亲昵的搀着白静之的胳膊“哦?是吗?妹妹如此担心我。”

白静之感觉身子一重,看着苏羽月半个身子都倚靠在自己身上,想不露痕迹的推开却是怎么也推不开。只能陪着笑脸。

“自然是担心的,你我在京中感情最好,姐姐身体有恙,自是担心的吃不好也睡不好,所以早早来了将军府,却不想等了姐姐一个时辰。”白静之笑了笑“还好看着姐姐无事,我这心也放下来了。”

苏羽月抬眸看向白静之,眼睛微眯,这一副情真意切的样子,若不是她知道白静之心里所想可真是会被骗过去。白静之真是 好手段啊。

“妹妹是在怪我白白让你等了一个时辰吗?”苏羽月一副天真的样子看向白静之,白静之一愣,赶忙道“姐姐说的哪里话,我怎么会如此想呢。”

“如今看着姐姐没事,我心下欢喜,明日桃花宴众皇子也会到场,姐姐可一定要来给妹妹捧场。”白静之亲昵的拉着苏羽月的手。

苏羽月心下一动,皇子也去?这不就是她第一次见四皇子的时候吗?被白静之那个女人害得故意出丑,得四皇子出手解围,也是那一日她开始喜欢四皇子。

呵…苏羽月心下冷笑,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那是自然,我向来可不得京中女眷的喜欢,如今除了白妹妹能邀我,旁人才不会呢。”

“苏姐姐说的哪里话,姐姐性情豪爽最是好相处。”

苏羽月又虚伪的和白静之交谈一会,白静之达到目的,坐了片刻便起身告辞。

原创文章,作者:伊涵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194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